重生之宠你一生 完结+番外完本[重生甜文]—— by:白露未霜

[重生]小怂包完本[重生甜文: 《小怂包(重生)》作者:暗香漂浮文案上辈子,小怂包魏景为了引起父亲的注意,鼓起勇气和宠他的大哥争家产,争得头破血流最后被父亲赶出家门,出车祸而亡这辈子,他决定乖乖的做个好孩子,不哭闹,不任性,不和大哥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重生之宠你一生》作者:白露未霜
文案
叶屿原本以为,谢时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替身,一个闲暇时候的慰藉,直到谢时冰冷的尸体躺在眼前,才知道原来自己大错特错,幸好一切还能重来一次,这一次,我定用我一生宠你爱你。
渣攻变忠犬流氓攻,温柔可爱小绵羊受。
依旧是甜甜甜,这个主攻主受我也不太能确定,以攻的视角切入,事业线跟着受受走的,勉强算是主攻吧。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时,叶屿
第1章 何必当初
“文宣,生日快乐。”叶屿拿出手里包装精美的礼物盒递给面前白净斯文的青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裴文宣是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从他十几岁明白自己的性向异于常人时,便知道自己喜欢裴文宣了,只可惜裴文宣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直男,况且现在还有了个马上就要结婚的女朋友。
虽然说喜欢的人就应该勇敢争取,但是他也不屑于做这种挖人墙角的事,就像现在这样和他保持着哥们的关系,也挺不错的。
裴文宣当场就把礼物拆开,里面是一个巴掌大小的青玉茶杯,他有收藏古玩的爱好,有一套青玉的茶具,缺了一只杯子,怎么也找不着,没想到居然让叶屿给找着了。
裴文宣唇角轻勾,小心的把这杯子收起来,取了一只红酒杯递给叶屿,“谢谢了。”
叶屿淡淡的点了点头,饮了一口手里的红酒,酒是好酒,可惜他其实并不喜欢红酒的味道,不管喝了多少回,总是习惯不了。
不过裴文宣却是没有注意到,起身拍了拍叶屿的肩膀,笑道,“你就不用我招呼了吧,自己在这坐会儿吃点东西吧,我带小涵去跟其他人打个招呼。”
叶屿看着他自然的搂着未婚妻的肩膀,心头微微有些发苦,面上却是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来,摆了摆手,“去吧。”
裴文宣走开后,他才把手里的红酒杯放下,百无聊赖的取了一小块蛋糕吃起来。
作为一个将近三十岁的大男人,却总是喜欢吃这些甜甜的东西,为此裴文宣没少笑话他。
叶屿手里的蛋糕刚吃了两口,便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看着谢时的名字在上面闪烁,叶屿有些不耐烦的挂断了。
谢时是他的男朋友,或者说是小情人,一个十八线开外的小明星,模样长得和裴文宣有几分相似,叶屿一动念,便把他包了下来。
谢时性格温顺,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把他照顾的十分周到,连保姆的活儿都让他包了下来,也从来不会缠着他要这要那的,叶屿对他倒是有几分喜欢。
只是今天是裴文宣的生日宴,他心情本来也不大好,便有些不想搭理谢时。
手机屏幕暗了下去,过了半分钟居然又坚持不懈的响了起来,谢时很少这样,一般电话打了一次叶屿不接就不会再打扰他了。
可能确实是有什么事吧,叶屿犹豫了两秒钟,还是接起来,“什么事?”
“阿屿,你今天能早点回来吗?”谢时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依旧是软绵绵的,有些怕他的感觉,不过听上去好像比平时更加的有些有气无力,不过叶屿也没有放在心上。
“我还有事,你有什么事,我让小郝过去……”
“没有没有。”他的话还没说完,谢时就有些小心翼翼的打断了他,“我没事,你去忙吧,我自己可以的。”
算来谢时也跟着他四五年了,不过每次跟他说话都还是一副小心翼翼生怕惹怒了他的感觉,叶屿莫名的感到了有点不高兴,也不等他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想了想还是给自己的助理小郝打了个电话让他去看看谢时有什么事,谢时本来就是个什么事都喜欢闷在心里的性子,没事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的。
谢时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声音,有些苦涩的笑了笑,想了想还是挣扎着打算爬起来下楼去买个药。
他今天早上爬起来就觉得有点头重脚轻的,好像有点发烧,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捂着被子睡了一觉,没想到醒来之后好像反而更严重了。
谢时十分不喜欢生病的感觉,孤零零的自己一个人,有种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的感觉,所以他平时都很注意爱护自己的身体。
还好他记得不远处就有个药店,谢时晕晕乎乎的抓着钱包就出了门,脑子里闹哄哄的,直到面前刺目的白光照的他眼睛生疼,才反应过来,可惜已经来不及闪躲了。
……
谢时出了车祸,叶屿听着手机那边小郝急匆匆的声音,仿佛被人当头打了一闷棍,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
大约是叶屿的脸色实在太过难看,连还在与别人寒暄的裴文宣也注意到了,有些疑惑的看过来,“阿屿,怎么了?”
叶屿却没听清楚他说的什么,急匆匆的站起来,外套扫过桌上的红酒杯,酒红色的污渍晕染开了一大片也没有注意到,“我先走了。”
丢下这么硬邦邦的几个字,便脚步匆匆的赶了出去。
“阿屿可能是有什么急事吧。”裴文宣笑着向众人解释,大家也都纷纷笑着把目光收回去,客厅里很快恢复了一副其乐融融的祥和气氛。
叶屿赶到的时候,谢时已经被救护车接走了,只留下一滩半干涸了的暗红色的血迹,和散落在旁边的一袋子药片。
叶屿心头一痛,不敢深想,连忙发动车子急匆匆的又往医院赶,迎接他的,却只是一副盖着白布的冷冰冰的尸体。
谢时的脊椎都被碾碎了,根本没有等到救护车来,甚至当场就已经断绝了生机。
左脸上一大块的皮肉都没了,半点看不出原本清秀白净的模样,看起来甚至有几分狰狞。
叶屿颤巍巍的伸出手,将他搂在怀里,双手死死的箍着他,仿佛要将他融入自己身体里似的。
“叶总。”陪在一边的小郝欲言又止,还是没有敢出声打扰他,他甚至听见了叶屿细微的哽咽声。
他从来不知,他这个铁血无情的上司,有一天也会露出这样脆弱无助的一面。他不禁有些同情这个男人,只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叶屿就这样抱着谢时的尸体,在医院的走廊里坐了一晚上,完全无视了来来往往的人或诧异或同情的目光。
是他害死了谢时,若是谢时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能够早点回家,或者再不济,至少多关心他两句,或许,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
谢时的父母远在别的城市,还不知道谢时出事的消息,叶屿给他的父母打电话,处理他的身后事,机械的安慰着他的父母,整整三日,不眠不休,仿佛行尸走肉。
谢时的父母不知他与谢时的事,只把他当做谢时要好的朋友,悲痛之余还含泪感谢他的尽心尽力,叶屿自己却知道,自己根本当不起谢时父母的这一声谢,他是个罪人,是害死谢时的罪人。
叶屿守着谢时好几日,他的父母也都被惊动了,裴文宣也来劝慰了他半日,只是他现在已经什么也听不进去了。
谢时下葬以后好几个月,他才渐渐开始恢复了正常的工作和作息,吃饭,工作,好像一切都一如往昔。
只有他自己知道,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
回到家里,再也没有人会为他彻夜留一盏灯,为他端一碗热腾腾的汤,会给他一个低眉顺目的吻了。
这栋房子里满满的都是谢时留下的回忆,他在的时候不觉得,偏偏等人走了以后,才知道他有多不可或缺。
现在想想,谢时和他在一起将近五年,他其实早已经对谢时动了心。
一开始留他在身边是因为他长的像裴文宣,可是后来,他看着谢时的时候,又何曾再想起过裴文宣哪怕一次。
可惜,他明白的太晚了,谢时已经不在了,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失去了方知道悔恨,又有什么用呢?
叶屿自虐似的留在这栋房子里,这个他和谢时的家里,只是每每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心里都忍不住一片荒凉。他宁愿留在同样冷冰冰的公司里,看着那些冷冰冰的文件。
一开始他父母还催着他找个伴儿,后来见他这模样,也都不劝了,只是无奈叹息。
叶屿留在公司的时间越来越长,很多时候甚至是直接睡在了公司,像个机器似的连轴转没个停歇,身体也是每况愈下,不到五十岁便已经病倒了。
叶屿躺在病床上,手里捏着一只小小的小胖狗挂饰,是谢时收集家里狗狗的毛亲手做了送给他的,可惜他从前嫌弃这东西幼稚,从来没有用过。
狗是谢时捡回来的流浪狗,被谢时喂的白白胖胖,可惜它好像也通人性似的,谢时走后,连东西也不愿吃,每日里只守在门口,呜呜的等待着他的主人回来,不多久便迅速的虚弱下去。
现在连狗也不在了,只剩下这个小小的狗毛毡。
是他将谢时对他的好太视为理所当然,谢时太-安静,太温顺了,给他一种谢时会永远默默的在他身后等待的错觉。
其实如果没有这场车祸,他或许是会的,这个傻瓜,真是,太傻了。
叶屿握着小小的狗毛毡,安静的合上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题材是老题材,故事是新故事,最近还挺迷这种攻重生文的,所以开了这篇文,希望大家喜欢~
第2章 重生
叶屿有些恍惚的睁开眼睛,感受到怀里温热赤-裸的躯体,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把人推了出去。
他房里怎么会有人,谢时去世以后,他再没有和谁亲近过,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把人送到他的床上,这是叶屿的第一反应。
可是,他,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的身体早就已经不行了,缠绵病榻,就算勉强抢救回来,也不过是吊着命罢了,可是,现在他却有种久违的精力充沛的感觉。
“叶,叶先生。”那被他一把推出去的青年转过身来,脸上有几分黯然,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色,“对不起,我昨天不小心睡着了,我现在就出去。”
熟悉的白净清秀的面庞,如今尚带着几分青涩,叶屿猛的睁大了眼睛,这是,谢时,活生生的谢时。
谢时猛的被叶屿抓住了胳膊,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怎么又惹得叶屿生气了,刚想道歉,却被叶屿一把拉进了怀里。
“叶先生?”谢时有些疑惑,却不敢挣扎,乖乖的被叶屿抱着。
“谢时。”叶屿的眼眶有些湿润,没想到他居然还能见到谢时,还能这么安静的抱着他的谢时。
叶屿抱着软绵绵的谢时半天,才渐渐的冷静下来,他这是,重生了?
作为无神论者的叶屿,是从来不相信这种东西的,但是现在,却不得不信了,他真庆幸,居然能再有一次机会,这回,他一定会好好护着他的宝贝,再也不会让他受一点委屈了。
叶屿终于把谢时松开,伸手把床头的手机捞过来,一五年,他大概还有点印象。
这大概是谢时刚刚来他身边没多久的时候,他还记得那时候他不喜欢别人进他的房间,所以谢时每次夜里都是回自己房里去睡的。
哪怕被他折腾的站都站不稳,也不能留在这里,有一回谢时实在是累的睡着了,其实他自己也睡过去了,第二天发现谢时在他房里,却是对着谢时莫名的发了一顿火。
难怪谢时刚刚一副害怕的模样,叶屿心疼的要命,暗骂自己以前真是个渣渣。
要是重生的时间再早一点就好了,回到他还没有认识谢时的时候,这样他就能给谢时一个最完美的开始了。
不过现在也还不算晚,他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对谢时好,叶屿笑了一声,把谢时拉到怀里,“再陪我睡一会儿。”
谢时的衣服还没有穿起来,有些羞赧的往后缩了缩,“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没事,迟点去没关系。”叶屿把软绵绵的宝贝搂在怀里,亲了亲他的脸蛋。
谢时的脸一下子红起来,虽然跟叶屿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不过叶屿还从来没有这样子亲过他,他有点喜欢。
叶屿看着他微红的脸,昨日叶屿留在他身上的痕迹还没有消去,淡红的斑斑点点落在精致的锁骨上,看起来格外诱人。
叶屿一下子就有了反应。
叶屿过了这么多年的禁欲生活,现在一下子重生到了二十几岁,身体也变得像个毛头小子似的冲动起来,叶屿一乐,把谢时往身边搂了搂,故意让他感受了一下。
谢时的脸果不其然一下子变得更红,叶屿搂在他腰上的手不自觉的向下滑去。
他急切的想要和谢时融为一体,不仅仅是因为身体上的冲动,更是因为迫切的想要感受一下,谢时确确实实的在他身边。
他想念谢时想念的太久了,直到现在还不怎么有真实感,害怕谢时会突然再一次的在他面前消失。
谢时脸色通红,却丝毫没有阻止他的意思,乖乖的搂住他的脖子,任他的手在自己的臀肉上肆意揉捏。
叶屿面上的笑意更深,凑上去吻住这张他日思夜想的唇,用上全部的技巧取悦他的宝贝,直到把谢时吻的气喘吁吁才放开他。
叶屿一边断断续续的吻着谢时,一边伸手把床头柜的抽屉打开在里面翻找,却只摸到一个已经用光的空瓶。
叶屿的欲-望一下子被兜头浇了个透,把被子一把掀开,把谢时捞过来细细查看,谢时的□□果然已经红肿的厉害,还有点出血。
连润滑都没有用就直接上了,这还真像是原来的自己会干出来的事,叶屿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谢时维持着这个羞赧的姿势,十分的不好意思,看到叶屿一张风雨欲来的脸,又有些害怕的往后缩了缩,“我,我没事的,你可以……”
后面的话却是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叶屿这才反应过来,怕是吓着谢时了,赶紧把他放开,凑过去在他唇上吻了一下,“痛不痛?我去找点药给你擦。”
“叶……”谢时还没来得及拒绝,叶屿已经匆匆忙忙的跑出去找药了。
谢时呆呆的坐在床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叶屿,今天居然亲了他两次。
他跟着叶屿半年以来,叶屿还从来没有亲过他,现在居然还跑出去帮他找药,谢时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还没有睡醒,或者是叶屿还没有睡醒?
不过,谢时还是控制不住的觉得有点甜滋滋的。
他喜欢叶屿,不然他也不想红不想出人头地,若不是因为喜欢叶屿,根本不会答应他所谓的包养。
跟在叶屿身边的这半年来,叶屿一直都对他冷冰冰的,不过他还是舍不得离开,谁让他喜欢叶屿呢?
哪怕叶屿只是把他当做别人的一个替身,谢时的神色黯淡了几秒,不过很快又恢复了过来。
叶屿现在这样,是不是也开始有点喜欢他了呢,他一定会让叶屿喜欢上自己的,谢时弯了弯眼角,叶屿今天给他的这点阳光,足够他灿烂很久了。
“我回来了。”叶屿急匆匆的跑上来,家里也没备着点这个药,他急匆匆的跑到外面的药店顶着售货员八卦的目光买了点,“我给你擦吧。”
叶屿十分自然的把谢时翻了个面,谢时满面通红的挣了挣,“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叶屿完全无视了他微弱的挣扎,把他白嫩嫩的臀肉掰开,十分细致的里里外外上好了药。
只可惜这几天看来都不能够和宝贝亲近了,叶屿十分遗憾的收回了自己目光,给谢时把衣服穿上,顺便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吃了一圈嫩豆腐。
再一看谢时的脸,早就已经红的冒烟了。
叶屿一乐,把他抱在怀里亲了亲他冒烟的小耳朵,真好,他的谢时,又回来了。
第3章 笨兔子
“我去给你做饭吧。”谢时实在是有些不习惯这样,脸红红的在他怀里挣了挣,得了叶屿点头后,立刻兔子似的扭头跑走了。
叶屿自己一个人坐在床上傻乐了一会儿,抱着谢时睡过的枕头使劲闻了闻,上面还残留了一点谢时独有的味道,清清爽爽的,好闻的很,叶屿像个老变态似的深吸了两口气,才心满意足的放下。
老变态叶屿放下枕头,慢吞吞的踱下楼去看谢时做饭。
谢时系了一条白底小碎花的围裙,上面还印着一只毛茸茸的大脸兔子,大约是他从哪个超市顺手买回来的。
[穿书]城主总是不正经完本: 《城主总是不正经[穿书]》作者:公子湛一句话简介——这个城主看起来给力给气花草语言技能点满后,祁昭穿了书某天捡回一棵哑巴草,旦日便被附近城主带回了家城主颜高声正腹肌好,就是性子污力喜欢撩祁昭觉得还是自家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