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亡命之徒救援队完本[魔幻强强]—— by:褚迟

第七个季无付完本[系统架空: 《第七个季无付》在里文案:已完结各位熟悉或者陌生的朋友,如果有缘能看到这段文字的话,麻烦心平气和地听我说几句吧这个故事从五月停笔到现在,我终于下定决心锁掉第一部以外的章节了并没有挣扎不舍,反而非常轻松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亡命之徒救援队(末世)》作者:褚迟
正经版文案: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顾城
更正经的文案:
有任务打别人,没任务打自己人!
我们的宗旨是:打架打架打架!
最正经的文案:
顾鑫长了一条猫舌头,无鱼不欢,看着队员吃甜点,于是评价一句: “你们又吃土呢?”
吃土众人,彼此对视,得出结论:“打!”
队长任河枫,慢悠悠走出来。
顾鑫一下扑到他怀里,“亲爱哒,他们要打我。”
任河枫微微一笑,看向众人,“你们想打他?”
众人异口同声:“没有!”
晚上回家,任河枫一巴掌拍了拍顾鑫,“你就是欠揍。”
“嗷,老公。”
本文由很多小故事组成,卷毛正太、异装美人、制服帅哥……总有一款,你会喜欢。
武力值爆表嘴贱美受VS腹黑强大攻 强强
文中人物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作者文笔废逻辑死,大家和谐看文。弃文随意,请不要留言告诉我
内容标签: 强强 奇幻魔幻 欢喜冤家 末世
主角:顾鑫 ┃ 配角:任河枫 ┃ 其它:主角们每天都在打架
第1章 新文开坑
幽深的巷子里,一个女孩仓皇地跑着,她的喘息声,在这黑夜中显得异常明显。
她不敢叫,因为末世里,叫喊会引来丧尸,她只能逃。
身后的男人依旧跟着她,她觉得自己好像是蝼蚁,怎么都逃不出男人的掌心。
巷子的尽头到了,她看着被堵住的巷口,终于绝望地倒了下去。
男人一步步上前,神态轻浮,语气猥琐。
“还跑吗,小宝贝,我说过了,我是异能者,你是逃不掉的。”
说完,男人就开始脱衣服,他得意地看向女孩,说:“我的身材好不好?放心,没听说过吗,既然无法反抗,就好好享受。小宝贝?”,
女孩满目惊恐,终于在这暗夜里大喊出来:“救命!救命啊!”
男人却依旧不紧不慢地解衣服,“哈哈哈,你喊吧,要是末世之后,会有人半夜出来,那要么是异能者,要么就是丧尸。”
丧尸两个字让女孩又闭上了嘴巴,她害怕丧尸,这是本能,她亲眼见到过丧尸如何将活人一口口吞进腹中,她也亲眼看到过,原本好好的人,几小时内变成凶残的丧尸。
女孩眼泪哗啦啦落下来,她跪在地上乞求:“求你放过我吧,求你了,念在我们都是人的份上。”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呀,完事我还会送你回家,怎么样?”
女孩吓得浑身发抖,男人却疯狂地笑出来,那笑声在这小巷里,显得异常恐怖,仿佛末日里女孩躲在桌子下时,那些丧尸的吼声,令人胆战心惊。
“求你了,求你了……”女孩只能不住地哀求,她能如何呢,一个异能者和一个普通的女孩,两人之间实力悬殊太大了。
女孩疯狂摇头,男人立刻不乐意了,按着女孩,就趴到了她身上。
女孩拼命挣扎着,这凄冷的夜让女孩的挣扎声显得愈发可怜。
“哟,兴致不错呀,兄弟。”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将两人都拉回现实。
男人恶狠狠地回头,却没有从女孩身上起来的意思,他咬牙切齿地对这个打断他好事的男人吼道:“滚开!”
新来的男人却微微一笑,两手一摊,表示:“抱歉,滚的话会弄脏我的衣服,这可是我唯一一套像样的衣服了,我还打算穿着它找工作呢。”
“快滚!我是异能者,小心我杀了你。”
“哟,真巧呀,我也是异能者,那要不要一块喝一杯?我没钱,你请客,怎么样?”
“你找死!”说完冲着新来的男人,他一个雷电异能就扔了过去。
新来的男人随便一跳,结果竟然跳到了墙壁上,居高临下,他依旧笑着说道:“哎哎哎,别火气这么大,气大伤身,火大伤肾,肾不好,你那东西才这么丑的吧?哎哟哟,这丑的哟,我得回家好好洗洗眼睛才行。”
“你,也是异能者?”
“对呀,我刚才就说了呀。丑男人,要记得听人说话,不然,你看,就错过了这么重要的信息了,对吧。”
“少废话,你异能几级?”
“嘿嘿,不告诉你,”新来的男人神秘一笑,接着说,“但是我可以给你演示一下。”
女孩在两人说话的过程中,偷偷溜走了,而那个高墙之上,新来的男人唇角微扬,他说:“看好了,对啦,要好好感受!”
说着,他单手随便打了个响指,便没了别的动作。
而下面那个男人则痛苦地哀嚎起来,他的那话骤然间,被从根部直接弄断了!
“你看我几级呀?”高墙上的男人还是笑着,仿佛地上那人痛苦的样子根本没有入他的眼。
“算了,你不说话,我就再给你演示一下吧。”
又是几个简单的响指过后,一开始那个男人已经四肢尽废,奄奄一息。
从高墙上轻轻一个跳跃,顾鑫落到男人身边。
“兄弟,你有钱吗,我饿了,想去买份虾吃。”
奄奄一息的男人,再次看一眼顾鑫,头歪到一边,死了。
“真可惜,我还没告诉你我叫什么呢,到了鬼门关,你可别惦记着我,我最怕鬼了。”顾鑫起身,踢踢那具尸体,转身吹着口哨走了。
走了一段路后,顾鑫又回去了,因为他真的饿了。
走回去后,顾鑫就看到几条狗在咬那具尸体,可是那几条狗看到顾鑫,却乖乖退到了一旁。
顾鑫摇摇头,轻叹一口气说:“小黄、小黑、小白、小……花,你们怎么能吃这么脏的东西,会拉肚子的。”
四条大狗,乖乖蹲着,没敢动。
顾鑫从男人脱掉的衣服里掏出一个钱包,将里面的钱拿出来,将钱包扔到那具已经没有人样的尸体上。
“钱财乃是身外物,兄弟,你可别生气,我不过拿来挥霍一下,几天就花光了,放心放心。”
顾鑫走后,四条大狗才又跑出来,继续啃食那具尸体。
这是末世第十年,丧尸几乎消失,国家也已经再度恢复秩序,异能者们也被要求注射某种药物,这药物会使异能消失。
只是世间事总有意外,有部分异能者的异能在注射药物后并没有消失,他们被政府分配到各个城市,来处理末世遗留问题。
政府规定,所有的异能者,必须在六月一号前去注射,今天就是六月一号。
坐在一家难得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快餐店里,顾鑫边剥着虾壳边自言自语:“要是吃虾的时候,有人给剥壳,吃鱼的时候,有人给挑刺,那就好了。”
旁边桌上坐着一个男人,闻言看了顾鑫一眼,而后继续吃饭。
顾鑫也瞥见了他看向自己的目光,于是端着自己两盘菜,顾鑫坐到男人对面。
“你好呀,我可能今晚就死了,临死之前,你能给我剥几个虾吃吗?”
对面男人眼皮稍稍一抬,回答:“我拒绝。”
“哎呀,别这么干脆嘛,很伤人哒。大哥,你要学着圆滑点,棱角多的人,会经常碰壁的,对吧?这种时候,遇到无理取闹的人,你就该无理取闹回去,比如,我这么说,你就说……”
“我可能今晚就死了,临死前,你能让我上一次吗?”男人没让顾鑫说下去,而是自己冷然接了这么一句,可这一句硬是让顾鑫闭了嘴,随后男人接着说,“我做得是不是很对?另外,你确实是无理取闹。”
第2章 失控
“大哥,你套路太深,小弟甘拜下风。”顾鑫端着自己一盘虾和一盘鱼又走回了自己刚才坐的地方。
任河枫原本心情并不算好,可是看对面这好看的男人一脸吃瘪的表情后,竟然莫名有点愉悦。
今天是六一,所有的异能者都要去注射异能消退药的最后一天,这天过后,他想,或许也意味着国家进入了另一个时代,至少末世算是完结了。
小店灯光昏黄,店主原先是一位军人,末世里爆发成为异能者,现在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小店老板。
任河枫喜欢来这里,尤其是心情不算好的时候,总觉得这个小店给人的感觉很安心。
顾鑫也喜欢来这里,不为别的,只因这老板做的油爆虾可是一绝。
其实一年之前,国家就已经免费提供异能消退药了,而且恢复成正常人的异能者,国家还可以提供工作,所以其实一年之前,绝大部分异能者就都已经变成了普通人。
剩下的异能者大约剩下百分之一,而这剩下的百分之一中,又有一部分却是恶徒。
几番行凶之后,整个国家都陷入了一种恐慌里,那就是人们开始不再惧怕丧尸却开始惧怕异能者。
多可笑!
可现实就是如此,人们总在矛盾着,挣扎着……
丧尸横行的时候,人们拥戴异能者,可是丧尸消失了,人们又开始厌恶异能者,因为他们有超越常人的能力,这能力对普通人来说是威胁。
异能消退药发明出来时,国家一开始是不鼓励不反对,异能者们想恢复成常人就去注射,不想去也不强求,而几个月后,国家就开始使用强制措施,让所有异能者们必须注射。
至于国家的态度为什么会转变,忙着活下去的人们没时间去思考。
看看墙上的表,还有二十分钟,顾鑫轻叹一口气,端着自己那两盘菜又到了任河枫面前,这一次他没有坐下,而是放下菜,一脸遗憾地说:“便宜你了,我还有事,这两盘菜送给你了,要好好吃,一点都不能剩,剩了你就是罪大恶极。”
都是经过末世的人,自然也知道这两盘菜到底都多难得,现在虽然到了重建时期,但是这些东西有多贵,任河枫自然也知道。
现在这个时代,暂时不会有人说什么这是剩菜,如果能突然被送来这样两盘菜,大多是感激的。
任河枫抬起头,看着那个略显瘦弱的男子,他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给人感觉多了几分魅惑,鼻梁高挺,嫣红的双唇有点薄,看上去有点薄情,而他右侧眼角处鲜红的泪痣,则显得他愈发妖艳。
“是个美人”,任河枫在心里这么说,可惜是个神经病。
“你那是什么眼神?”顾鑫注意到任河枫的眼神,于是刚准备走,又是一阵不爽。
“没什么,谢谢。”任河枫回答。
顾鑫想要说什么,又说不出了,因为这男人明明说着谢谢,那语气里可是连半点谢意都没有。
一屁股又坐了下去,顾鑫思索一下,才开口道:“哎,你这人说话的感觉,怎么比我还贱呢?大哥,你肯定是个人才。”
“彼此彼此。”
“好吧,大哥,我是真服你了,这两盘菜你要是不吃,就放着,我会回来吃的,店主认识我,会帮我放好的。”
“行,那你忙。”
顾鑫:“……”
感情这位大哥开始赶人了,哎哟喂,顾鑫在内心告诉自己不要上火,上火伤心伤肝伤脾伤肺,还伤肾,这才起步离开。
深夜的街道非常安静,安静到落针可闻,一共也没有几盏路灯,或者说,这刚刚重建起来的国家,根本没有那个实力去养路灯这种东西,而且这里还是帝都,可想而知国家其他地方。
若说末世里,人们生活在无尽的恐惧中,末世之后,那些遗留下来的问题,则让人们依旧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安静的深夜,顾鑫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那声音很小,很弱,若是不仔细甚至会被忽略,可是那之后,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那是一位母亲,轻声唱着舒缓的摇篮曲。
顾鑫微笑的唇角,稍稍拉平,心里的那点不知名的东西,莫名被安抚了。
异能局门口,顾鑫见到自己那位老朋友楚来,那个和自己一起战斗了许多年的死党。
“我就知道你会来,所以在这里等你。”
顾鑫一笑,“麻烦你了。”
进了异能局大门,顾鑫问:“要去哪儿登记吗?”
“不用,我已经帮你都弄好了。”
“对我,你不用这么周到,楚来。”
“对你,才更该周到。 ”楚来笑道。
要是用一个词形容这两人的关系,大概就是生死之交,彼此都不知道救过对方几次命,了解彼此,相信彼此,却终究不是一类人,不过不是一类人,也能求同存异,只不过许多事情两人谈不得而已。
注射室内,还有几名医务人员,似乎都有点疲倦,大概对上夜班的人来说,疲倦就是常态。
楚来走到其中一个医务人员身边,简单说了几句话,而后那人看向顾鑫,点了点头,大概意思是会照顾楚来的朋友。
顾鑫当做什么都没看到,而后他就被叫进了旁边的一个房间,房间里那个刚和楚来说过话的医务人员声调非常温和:“顾鑫是吧,不要怕,不会疼的。”
顾鑫点点头,那医务人员接着说:“可能有些副作用,大概就是异能消失后的头几天你会很累,偶尔有人会头晕,但是一周左右这些反应就会消失,你就是正常人了。”
顾鑫不喜欢他口中的“正常人”三个字,好像现在的自己不是正常人一样,不过他也配合地点了点头,因为他看到楚来正等在外面。
手指粗的针筒里,盛着湛蓝色的液体,看上去晶莹剔透,很漂亮,甚至还有点亮闪闪的,仿佛是折射了钻石的光芒,这就是异能消退剂了。
那名医务人员拿棉签沾了些棕色液体擦到顾鑫手臂上,而后拿着针筒靠近顾鑫,又温和地说了一句:“别害怕。”
顾鑫想说,别对他这么温柔,他此生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怕他受伤似的轻言细语,他是个粗糙的男人,粗糙到骨子里的那种,承受不了温柔的重量。
“嗯。”
针尖入肉,一刹那的疼痛后,顾鑫看到那湛蓝的液体被一点点推到了自己手臂内,而后便是一阵莫名的心悸。
稍稍控制一下,顾鑫试图将这心悸压下去,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做不到,相反,他感觉到他的心脏跳动越来越快,快到他自己都觉得可怕。
“医生,我现在心跳加速,而且觉得非常热,请问这是正常的吗?”顾鑫尽量保持清醒。
那医生回头,依旧笑得温和,他说:“是正常的,这说明你的异能在消失,别怕,很多人注射完会心跳加……”
医生的话没有说完,因为顾鑫已经不受控制了,他双目赤红,脸色却变得苍白如纸,所谓的“不疼”根本就是个笑话,他很疼,非常疼!
意识开始不清,顾鑫在最后那一秒钟,将那个呆住的医生扔出了注射室。
他已经控制了力道,可是那医生还是被扔到了墙壁上,瞬间额头血流如注,几分钟之后,医生便昏死过去,而门里面的顾鑫却彻底疯了。
楚来看着里面的老友,轻叹一口气,心想,果然是夜鸦队的队长,真是什么时候都不能让人省心。
第3章 欢迎
末世爆发后,一年内,楚来就在基地内组成了第一支异能小队,名唤夜鸦,意思是他们比末世更黑暗,所以永不畏惧,永不放弃。
夜鸦小队一共十人,现在活着的还有五人,而他们是曾经最顶端的异能队,十年末世,也只剩下一半而已,更别说别的异能小队,更别说普通人。
整个华国,从十亿人口,降到现在的一亿人口,九成的人都死了,而这个比例在全球来讲还算是高的,有的国家,甚至直接从地球上消失了。
楚来一直盯着注射室内的顾鑫,六个小时之后,顾鑫开始恢复理智,七个小时之后,顾鑫从注射室内出来了。
双手一摊,顾鑫说:“我异能现在是九级了,进去的时候是八级。”
楚来无奈地低头一笑,“顾鑫,你终究还是要归我管,走吧,我带你去见我们局长。”
顾鑫不置可否,因为他知道楚来是为国家工作的,而顾鑫之所以一直和楚来保持距离,就是因为他不愿意为国家工作,现在倒好,他不得不受到管制。
异能局规定,若是异能无法消失,那么就必须到异能局报道,他们会给异能者新的工作机会,而且不容拒绝,否则就有可能被抹杀。
顾鑫原本想的是,异能消失,他可以不接受国家给的工作,说不定可以找个餐馆打个工,反正也饿不死,现在倒好,他终究还是来了异能局。
友情和爱情之间/一半完本[: 《友情和爱情之间》相思引文案:一个受慢慢正视自己内心的故事取文名好难啊,随便重新想了一个,以前叫《一半》,也是乱想的,虽然我已经忘记了当时为什么要取那个名字就是了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