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夫郎以为我是渣 金推完结+番外完本[重生甜文]—— by:指尖繁华

"胖"小厨完本[古耽甜文]—: 《“胖”小厨》九月雨纷纷文案:莫庞“王爷新品可还合口”李洵“还是小莫最是可口”莫庞“........”莫庞“最近似乎又长胖了些许”李洵“王妃怎样都是好的,这样抱着才有手感”莫庞“.....”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甜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重生之夫郎以为我是渣》作者:指尖繁华
文案
被渣过的夫郎重生了,还以为我是前世的那个渣!但是,我只是给穿越者背黑锅了。
渣攻重生并重生对穿越的梗。
婚后福宝夫夫的甜宠温馨日常。
提示:重生后不虐攻受,两人互撩的傻瓜日常。爷、哥儿世界,有生子。主攻双重生,攻受双视角,甜文,双洁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宇、宋言蹊
作品简评
宁宇是宛城最有名的第一纨绔,并有一个第一美人的未婚夫,却因一次坠马,被穿越者占了身体。宁宇很苦逼的看穿越者顶着他的身体享用他的一切,左拥右抱,冷落他的夫郎,令他的双亲和夫郎后半世凄凉,抑郁而终。重生归来,他只想把他的夫郎抱在怀里,却没想到被渣过的夫郎也重生了,还把他当做前世的那个渣!全文轻松暖萌,撒糖无虐,两个小傻瓜的互撩温馨日常。尤其是宁宇一本正经的撩宋言蹊时很蠢萌搞笑,两人互动很甜很萌。
第1章
宁宇看到床上躺着的人时十分震惊,第一个念头就是莫非他已经死了?看到自己的身体躺在床上是件十分奇妙的事情,而且他现在的状态也是十分奇妙,没有一点重量,他如平时那样走路,心念一动,却冲出了墙外,砸向墙的瞬间已经止不住了,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结果却透过墙出现在院子里。
宁宇觉得十分神奇,在空中飘来飘去,玩的不亦乐乎。看到他爹爹红着眼睛过来,宁宇飘着过去想向他爹爹看看这样好玩的事,却没想到他爹爹目不斜视的从他身前穿过。宁宇回头看着他爹爹疾步向他屋子走去,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
跟着他爹爹进屋,就见他爹爹压着声音趴在他身边哭的很伤心,宁宇忙飘过去,“爹爹,爹爹,你不要哭,我没事,你看我,会在空中飞。”宁宇一边说一边挤眉弄眼,想把他爹爹逗笑,奈何他爹爹充耳不闻,只顾小声的哭着。
宁宇想抱抱他爹爹,却透过爹爹的身体和床重叠在一起。宁宇急的团团转,不知道该怎么办。看见他父亲也过来了,眼睛一亮,“父亲,你劝劝爹爹,让他不要哭了,会伤身体,你看我好好的。”
宁渊拍拍宁爹爹的肩膀,“好了,不要哭了,也该让这混小子涨涨记性,看他还敢如此胡闹。”
宁爹爹生气的推开宁渊,“不是你生的你当然不心疼。袁家的小儿貌丑心恶,怎敢如此害宇儿?等宇儿醒了,我饶不了袁家的小儿,给宇儿出口气。”
“好了,好了,大夫不是都说没事了吗?”
“可宇儿都躺了两天了,为什么还没醒?”
“大夫不是说了宇儿摔着了脑袋,要休息几天才会醒吗?你就不要担心了。这小子肯定是担心受罚,才故意不乐意醒,等他醒了,看我…”
“看你如何?”
宁渊不自在的摸摸鼻子,“我不如何,看我吩咐厨房,多给宇儿做些好吃的。”
“哼,还用着你吩咐,我告诉你,你要是动宇儿一下我与你没完。”
“是是,宇儿受了伤,我怎么舍得动他呢?你去梳洗一下,要是让宇儿醒来看见你这个样子,又该心疼了。”
宁宇在一旁看见他爹爹走了,他父亲坐在他身体旁边,捏了捏被角,叹了口气,“臭小子,就知道惹事生非,被个小哥儿打下马,丢不丢人?把你父亲我的脸都丢尽了。睡够了就赶紧醒,伤口都好了,还不醒,身体真弱,我早不该心软,等你醒了,要好好操练你才行。”
宁宇咽了口唾沫,他最讨厌练武了,又累又烦,每次都是逃到爹爹那里,让爹爹护着,看他父亲急的跳脚,他在他爹爹身后乐呵。不知这次爹爹还护不护他。
宁宇想起袁家的小哥儿,怒火中烧,那个丑八怪,挡他路不说,竟敢用鞭子惊了他的马,不然他怎么会掉下马,摔了头。看他伤好后,一定饶不了那个丑八怪。
宁宇向他的身体冲去,却怎么也到不了身体上,这时,宁宇才急了,该不会回不去了?瞬间一股害怕的情绪浮上心头,他不能死,他这么年轻,他父亲爹爹该怎么办?他爹爹肯定会哭,还有他漂亮的未婚夫,怎么能便宜其他人。
宁宇急的团团转,试了各种法子,跳着进身体,倒栽葱式的,平躺着飘进去的,都没什么用。
第二天,宁爹爹把一个香囊放到宁宇床头,“这是宋家小哥儿送给我的,能驱邪避祸,身体安康,就放宇儿这里吧。”
宁宇哼了一声,“什么送给爹爹的,分明就是送给我的,让你带给我而已。这个样式分明就是男子用的,还想骗我不成?”
宁宇惊的往后飘了一大段距离,反应过来爹爹还在那里,忍着恐惧又飘了过去,“爹爹,你快走,有妖怪。”
宁爹爹听不见宁宇的话,欣喜的看见床上的‘宁宇’睁开了眼睛,小心的扶他坐起来,嘘寒问暖,又端来一杯茶,慢慢的喂给‘宁宇’。
宁宇急的头顶都冒烟了,“爹爹,那不是我,你快走。”宁宇围着宁爹爹转圈圈,色厉内荏的朝‘宁宇’叫嚣,“何方鬼怪?占据我的身体意欲何为?你要是敢伤害我爹爹,我就、我就和你拼了,快滚出去。”
可,不仅他爹爹听不到他的声音,那个妖怪也听不到,看不到他。
“你是谁?这是哪?”
宁爹爹一听就要哭了,“我可怜的儿,我是你爹爹啊,你不记得我了?”
“宁宇”有些尴尬的看着一个清秀的男人在他面前哭哭啼啼的,还拿着手帕,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忙一手摸着头,闭着眼睛,“哎呀,我头好晕。”
宁爹爹一听,忙扶着‘宁宇’躺下,“宇儿,你伤着了脑袋,千万别乱动,好好休息。等你好了,爹爹带你去袁府出气。”
宁渊听说‘宁宇’醒了,忙不迭的过来。
宁宇在一旁看着那个占了他身体的妖怪装模作样的说他失忆了,气的他踢旁边的桌椅和花瓶,无一例外,都穿过去了。
‘宁宇’的表情很奇怪,怎么这有一个爹爹,还出来一个父亲,他这是到什么奇葩的地方了,老天,你玩我不成?
之后,宁宇就看着那个妖怪占了他的位置,吃他父亲和爹爹夹的菜,竟还敢暗中嫌弃,宁宇在背后对着‘宁宇’拳打脚踢一顿,发现对那妖怪一点影响也没有,更生气了。
晚上,宁宇跟在那妖怪旁边,自从发现那妖怪看不见也听不见他,宁宇就不怕他了。但是,宁宇有些泄气,他想打那妖怪也打不到。
“名声还真是不好,无法无天的纨绔子弟,也是,被那样的爹爹溺爱,长歪也正常。”
宁宇听不太明白,但也知那妖怪说的不是好话,“混蛋,不许说我爹爹。”
“当街纵马,被打也是大快人心。也罢,既然我来到这里,也是缘分,我就替你好好活下去。”
宁宇气红了脸,虽然他现在的脸不能变色,围着假宁宇破口大骂,“不要脸,谁要你替我活下去,你这小偷。”
等宁宇冷静下来,发现他这样自说自话很傻,也就不说话了,在一旁盯着假宁宇。
假宁宇用着失忆的借口向他的小厮打听了许多的事,把他周围的人哄的团团转,安分待在书房,老老实实的看书,他父亲说是他这次吃了亏,碰了脑袋,开窍了。
宁宇看着他爹爹带假宁宇去袁府,袁府的家主和夫郎在一旁陪着笑脸,连连道歉。假宁宇在一旁,脸上的笑很僵硬,与爹爹站远了很多。死妖怪,我爹爹在为我讨公道,你竟然还敢嫌弃,抢了我的爹爹,还觉得我爹爹丢脸,怎么那么无耻!
“小哥儿要温柔贤淑,你看看你家的小哥儿,整天玩刀弄鞭不说,竟敢当街行凶,伤了我家宇儿,我家宇儿卧病在床了好几天,孩子不好好教导,这么凶,怎么嫁的出去?”
“是是,我家置之是不小心错手伤了宁公子,我已经拿家法教训他了,过几天,我们就带着置之亲自上门给宁公子赔礼道歉。”
袁置之风风火火的跑到客厅,看见‘宁宇’,就翻了个白眼,满眼的不屑,“叫我道歉,想的美。他在闹市骑马惊扰四周,摔死了也是活该。”
“闭嘴!”宁爹爹气的大口喘着气,“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宁宇急的去拍宁爹爹的背,给他顺气,手却穿了过去,对着一旁的假宁宇说:“喂、喂、我爹爹要喘不过气了,你快照顾他啊。”
假宁宇却看着一旁的袁置之,自语道:“终于看到一个正常的男人了,不再是搔首弄姿,妖里妖气的人妖了。”
袁置之看见‘宁宇’看他,哼了一下,满脸的厌恶。
“你们听到了,小小年纪,心性如此恶毒,你们若是管教不了,我们就去知州那里问问他,故意伤人罪该如何处置。”
袁爹爹一听就急了,“置之,快给宁公子道歉,说你知错了。”
“我就算去坐牢,都不会给这种人渣道歉。”
袁家主一巴掌打在了袁置之的脸上,寒着脸,“逆子,休要胡言乱语。”缓和了脸色对宁爹爹道,“莫要听他乱说,来人,请家法。”后一句扬声对外面的小厮喊道。
“爹、爹,”‘宁宇’别扭的叫出两个字,“算了,我也没受什么伤,况且那天确实是我不对,街道上行人众多,两旁是拥挤的商贩,我纵马又骑的很快,很容易伤到人,袁公子也是为了众人着想。”死了还要留给我一个烂摊子,给你背黑锅。想我可是尊老爱幼,三观极正的三好青年。
宁爹爹一听这话,一口气憋在胸口险些没上来,虽然欣慰于宇儿的懂事,若是在自己家里,宁爹爹肯定会喜极而泣。现在,他在前面为宇儿讨公道,宇儿却当面如此拆他的台,让他如何收场,颜面何存?
第2章
‘宁宇’对着袁家主夫夫怪模似样的作揖,“我爹爹也是太过担心我的身体,情绪有些激动,还请不要见怪。晚辈身体并无大碍,就不要追究彼此的责任了。”
袁家主愣了一下,都知道宁家的小子无法无天,宠的过头了,性子霸道,从来没有他吃亏的时候,他还以为今天怎么都无法善了,置之会受几下皮肉之苦,没想到宁家小子还有知书达理的一面。
“贤侄深明大义,是个清楚的。”
宁爹爹心里暗恨,这话里话外都在挤兑他是个不清楚,胡搅蛮缠的,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宁宇在一旁快气死了,这个妖怪,伙同外人一起竟敢欺负他爹爹,等他、等他,宁宇颓然的松了肩膀,很是沮丧,依他现在这种样子,什么都做不了。
袁置之十分讨厌宁宇,见面总是不屑于顾,有时还会动手,‘宁宇’技高一筹,袁置之想要整‘宁宇’,每回都是自己吃亏,更加恨上了‘宁宇’,于是更加的针对‘宁宇’。
宁府中,宁爹爹唤来了‘宁宇’,“宇儿,你受伤,宋家很是担忧关切,你现在既然伤好了,就随我去宋府报报平安。我也许久未见言蹊这孩子了。”
‘宁宇’在心里嘀咕,是不是他错觉,总觉得宁爹爹提起言蹊时表情很是意味深长。
随着宁爹爹一路来到宋府,管家已经等在门口了,“宁主君,快快请进,我家主君早就盼着您来了。”
宁宇在一旁百无聊赖的听着大人们寒暄,忽然听到宋主君说:“宇儿怕是不耐烦听我们发牢骚,言昊,你带着宇儿四处转转。”
宁宇知道,言昊是言蹊的大哥,在军队任职,年纪轻轻就已经当了副将,平时不苟言笑,宁宇还是有点怕宋言昊的。
宁宇眼看着‘宁宇’和宋言昊走远了,看了看和宋主君相谈甚欢的爹爹,转了两圈,还是忍不住跟着‘宁宇’的方向追去。
繁华绿叶掩映中,一个身影坐在廊间的凳子上,一头青丝如瀑,肌肤白皙,吹弹可破,眼睛似是藏着一泓溪水,波光粼粼,像是满天闪耀的星星。
宁宇一直都知道,宋言蹊是他们宛城富有盛名的大美人,他当初陪爹爹去寺庙,偶然看见宋言蹊的容貌,惊为天人,一眼惊艳之后就打听是谁家的小哥儿,缠着爹爹去说亲。
当时宋言蹊还未成年,宁宇等不及,就让爹爹先定下来,免得以后被别人抢了去。还被爹爹笑话。
“我不管,要是以后被别人抢走了,我上哪哭去,爹爹上哪去给我找这么漂亮的小哥儿。”
“比你爹爹我还漂亮?”
“哪能啊,爹爹是世上最漂亮的哥儿,一个黄毛小哥儿怎么能和爹爹比呢?”
宁爹爹笑着点点宁宇的额头,“就你嘴贫,好了,我已经去请媒人了,也给宋家主君下了帖子,是你的,别人想抢都抢不走。”
想起往事,宁宇有些难过,蹲在宋言蹊眼皮下,可是他漂亮的未婚夫看不见他。
‘宁宇’心里有点打鼓,宋言昊把他带到这里之后,就离开了,那个小厮打扮的少年捂着嘴看着他偷笑了两下,跟他的主子说了什么就退下了,徒留他一个面对着眼前这个妖气十足的妖孽,长成这样,一看就阴气十足,还低着头绞手帕,天呐,他最讨厌这种扭捏做作的人了,娘里娘气的,像是个变态。
‘宁宇’不说话,宋言蹊低着头,脸都要烧起来了。
好不容易熬到宋言昊过来,‘宁宇’松了口气,迫不及待的和宋言昊离开,随着宁爹爹告辞离开了宋府。
宁宇很厌烦‘宁宇’和袁置之争吵,打斗,要是他,他根本都懒得理会袁置之。不过,‘宁宇’十分奇特,明知和袁置之遇到没什么好事,是总会被骂一顿,下次,‘宁宇’还是很乐意的凑上去。
这日,‘宁宇’刚被袁置之甩了一鞭子,‘宁宇’牙尖嘴利,说的话把袁置之堵的无话可说,袁置之气的跳脚,追上去打‘宁宇’时,踩到了衣摆,快要摔倒时被‘宁宇’一把抱住。
“无耻之徒。”竟敢用他的身体抱其他小哥儿!
之后,宁宇就跟在假宁宇身旁,心里气的呕血,假宁宇狗腿的追着袁丑八怪,被袁丑八怪冷嘲热讽还一脸宠溺的看着他,用他的身体做出此等丢人现眼的事情,宁宇就恨不得把那妖怪从他身体里赶出去。
‘宁宇’很不耐烦陪宁爹爹,嘴里应和着,心思却不知神游到哪了,直到宁爹爹开口道:“言蹊这孩子是越发标致了,还是宇儿眼光好,在言蹊还未长开时就急匆匆的定下,言蹊也快成年了,我和你父亲与宋家商议过了,言蹊成年之后就让你们成亲。”
“什么!”宁爹爹的话不啻于一个晴天霹雳,劈的‘宁宇’外焦里嫩。
“高兴傻了?瞧你这点出息。哎,转眼间,宇儿都长大了,都快要成亲了,想当初还是一个粉嫩嫩的小团子,整天喊着要爹爹,没想到现在就要成亲了,我也老喽。”
‘宁宇’没心思听宁爹爹的唠叨,只想着他要和那个妖孽成亲,浑身打了个寒颤,不行,绝对不行。
‘宁宇’拒绝和宋言蹊的婚事,宁父和宁爹爹不解又生气,坚决不同意悔婚,连‘宁宇’跪祠堂都没松口。
百花节的傍晚,年轻的男人和小哥儿都出来游玩,小哥儿会准备一个自己亲手绣的香囊,男人会准备玉佩,若是有意,就送予对方,小哥儿若同意,就回赠香囊。
不过,若是有主的小哥儿,腰间挂的就不是香囊,而是玉佩,男人也一样,腰间挂着小哥儿送的香囊,表明不是单身。
‘宁宇’出门,腰间却没有带宋言蹊送的香囊,宁宇在一旁跟着假宁宇,‘哼’了一声,“算你识相,不要觊觎小爷的人,你还配不上我貌美如花的未婚夫,一个来历不明的妖怪。”
不是冤家不聚头,街道这么大,竟然碰到了袁置之,宁宇在一旁翻了个白眼,看完两人例行拌嘴之后,‘宁宇’竟然伸手抢走了袁置之的香囊,宁宇在一旁气的头顶都冒烟了,“那个香囊那么丑,你什么眼光?”
余光看到灯火昏暗处那个清清淡淡的身影,宁宇‘嗖’的一声飘过去,看到宋言蹊腰间带着他之前送的玉佩,心里十分满意,“宋言蹊,不要仗着你长的好看就到处招蜂引蝶,算你有自知之明。”可是宋言蹊目光却直直的看着他飘来的方向,宁宇顺着视线看过去,气的围着宋言蹊团团转,只见‘宁宇’把袁置之的香囊举高,逗着袁置之蹦起来去抢,袁置之落下来的时候跌在‘宁宇’怀里,‘宁宇’伸开双手,看嘴型似在说‘主动投怀送抱’之类的,惹的袁置之气急要踩他的脚,两人闹做一团,最后‘宁宇’还强制的把自己的玉佩系到袁置之腰带上。
寻欢 完结+番外完本[甜文]: 《寻欢》季墨央文案:贪吃的仙君三番两次潜进远古大神的后花园里偷吃,常在河边走,终于湿了鞋,被远古大神抓了个正着……短篇,小甜饼,全文存稿,随手写的,请不要在意逻辑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