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仙师十二载 完结+番外完本[仙侠耽美]—— by:一封情叔

十七年蝉完本[耽美]—— b: 《十七年蝉》马克嗡嗡文案:有些人没有生存下去的欲望,不是对这个世界感到失望,也并没有对命运感到绝望,而是因为失去了对自身的认可和归属感假如你也如此,在某一时刻厌恶放弃自己,希望你能坚持,再给自己一点点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仙师十二载[重生]》一封情叔
文案:
《道界铭》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众仙之志,有灵则鸣!
斯是仙境,弟子很行。下山捉妖去,人间乐满盈。
有友常在侧,往来无心机。可以看话本,逗逗比。
有世俗之烦忧,有执念逆天行。
仙说无果语,魔道不可去。
我便云:何惧之有?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独善,褚仙 ┃ 配角:江言照,方游,方客天,江帆,江麓,江倚生等 ┃ 其它:重生,仙师,HE等
第1章 楔子
南有大宗,北有昆仑。
大宗谓之东陵西镜,几百年前就和昆仑齐名的一座灵气仙山。据说山上最开始仅有两名修真者,也就是后世百姓宗派的开山祖师,他们同时也是最早的仙师者,广开仙路后东陵西镜就开始日益壮大起来,发展到有数万人的门派时由于仙山上的位置建造不够,所以众多弟子开始往山的四周迁移,如今也把那一片土地唤作为东陵西镜。其规模浩大声势之强,乃是天下第一大宗。
昆仑多仙人,山上奇物遍布,天生有灵气,天生三仙九君闻名天下,乃是道界第一领袖!
而大宗江派最出色的弟子江独善,修为异于常人,短短十二年便让自己挤进仙师的行列,成为让无数人为之羡慕的对象。正当逍遥的日子将要来临时,结果被扒拉出一系列不齿之事,事态严重足以遗臭万年,乃是门派第一贱人!
而故事要说的,就是这个贱人的二三事。
江独善,男,年龄二十九,汉族,老家京城。是个人时,家里家财万贯,古院大宅,亩田万顷,是当时赫赫有名的巨富之家。是个弟子时,修为高深,十分风光,是众弟子中的佼佼者。是个怪物的时候,受人唾弃,被人咒骂,死于大宗与昆仑之手,饱受抽骨分离之痛,一生无法解脱!
他一个仙师枉死同门之手,哪能甘心?
于是被锁住的灵魂整日的就在身体里撞啊闯啊,受着痛苦还要想着法子避免痛苦,结果就是闹得越来越厉害,折腾的三魂七魄都只剩下那么一点点,这也让他感悟了一个道理。
不作死就不会死!
最后他干脆以硬碰硬,作死算了,只有灵魂没有驱壳的日子实在太难熬!
这么一作死,他就作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那是个春暖花开的世界!
多久没看到大太阳高挂?多久没闻到鸟语花香?多久没听到蝉虫鸣叫?江独善不知道。
所以来到这儿的时候,难免有些懵圈。
他试着采下一朵花,结果立马被人一把夺走,对面顿时金光肆耀,差点把他眼睛给闪瞎了。
“谁……”
“此花是我栽,此地是我开,要想在此地……”
江独善想都没想直接拔起一堆花草砸了过去,接着他的话道:“砸中就能来!”
“……”
看着原本光华万照的人满脸尘土,江独善心里十分的爽!受了那么久的气,可算能解解恨了!
拿着花的人两眉倒竖,江独善一见不妙赶紧撒蹄子想往四处跑,岂知那人手一伸,一把就把他拽了回来。两目相对,擦出一串噼里啪啦的怒火之花。
“噗!”
“……”
“道友,先把泥擦干净,不然看着太损形象。”
“你可知道我是谁?”
“称你道友,自然能猜出你也一定是修道之人,可能修为还在昆仑九君之上,不然我肯定来不了这里。”
那人擦去一脸的泥垢,重新露出光彩,而且他身上还有光芒映出,没有使用任何的法术却让自己,没有办法动弹,这让江独善不得不收起嘲弄的嘴脸,严肃认真的看着他。
“呵,可算有点样子了。”
“你到底是谁?”
“本座唤名褚,可曾听说?”
“褚仙!?”
江独善瞪大了双眼,昆仑三仙之一曰褚,亦是九君之师!道界之领袖!
褚仙松手放开他,按住他肩头,两人席地而坐,他道:“若不是本座救你,恐怕你早已魂散西东,不知所踪了。”
“我本来就没打算活。”
“要是本座想让你活呢?”
“那我就好死不如赖活。”
褚仙摸摸他头,赞赏道:“好孩子。”
江独善翻了个大白眼,骂了一声老变态!
“本座知道你的一些事以及关于你修炼的禁术。”
江独善顿时呼吸急促,脑子剧痛,死了之后他很多事都忘记了,也不知这褚仙用了什么法术,让他以前的一幕幕全部在脑子里涌现了出来,身体开始抑制不住的发抖。
道界修仙讲究一个‘灵’字。而灵根,乃是个人手心处的金黄纹路,上古便有祖训留下,无灵者无天赋,无仙缘也,亦不能成仙师者,则弃而不用。那这是于道最简单而又万万不能缺乏的标志。
江独善脉络顺畅,筋骨俱佳,但却是个没有灵根的弟子,因为家中有万财,请了一个邪门道术的人来为自己施法,竟是骗过了掌事门主,得以入大宗修行。
然修道术,非缘而不可为。他无缘,只靠造缘,终自食恶果!
大宗术法谓之仙阶心法,分为十二阶,每升一阶最短需要一年时间,最后两阶尤为艰难,想要突破这最后的一道关卡成为仙师,靠的不是心法的强大,而是自身与修道的机缘。
江独善从来就没有这东西。
他进大宗修行,也定了个小目标——让无灵根者也能成大宗!
可是,做事总是比定目标要现实的多。
第一阶至第三阶的心法还算简单,江独善能依靠勤修苦练来完成,但是到第四阶之后,他的身体就开始发生了变化,手心假造纹路慢慢变淡,修为日益无起色,他心里像是着了火,急的快要被烫死一般!
正规正矩的方法无所帮助,邪门禁术却是大有所获,但也是铤而走险,稍有不慎就是落得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所谓的禁术,自然是见不得人的。
道界有□□,名曰《断章》,其中记载:灵者,根也。天生地气,术法习得,可食。
想要继续修行,便要害人而行。
江独善瞒着所有师父和同门手足,悄悄在暗中修炼着……
褚仙看着他额头直冒冷汗,便将他的意识拉了回来,稍作安抚,江独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半响,江独善怒瞪着褚仙。
“莫慌,本座就是想看看回忆杀。”
“……”
“后来如何了?”
江独善垂着脸,不肯说话。
“好,那我们以后再说来,本座先赠你一物。”
褚仙身后一挥,他们旁边多了几个躺着的人。
哦不,是尸体,面青口唇白的那种。
“干什么?”
“你选一个喜欢的。”
“干什么?”
“本座会让你重新活过来。”
“干什么?”
“……”
褚仙掐着他耳朵,眯着眼微笑道:“快选!”
江独善起身看了看,左看右挑,半个时辰了还没有结果。
褚仙上前问道:“不如本座还是把你送回原本的身体吧!”
“滚!你还不如直接让我就死在这儿。”
抽骨分离之痛,江独善无论如何都不想再经受一次!
“褚仙为何要让我活过来?”
“自是有用,日后再说。”
“……”
有种比死还不明不白的感觉是咋回事?
“本座喜欢颜好的,便帮你选了吧!”
“喂……”
褚仙抬脚一踹,江独善顿时一头栽进中间的尸体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清理掉剩下的几具尸体,褚仙满意的摸了摸江独善新生的脸,再一脚把他踹到他该到的地方去。
脚法利落自然,极其的干脆。
作者有话要说:
开点不一样的脑洞。。
第2章 天下大宗(一)
“啪叽!”
轰隆一声响,梦境顿时塌。
“……”
江独善打了个激灵,脑袋一痛,被人狠狠地甩了一棍子。
“……”
“是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睡觉?不想考试的赶紧滚下山去!”
“……”
这人十分极其的面熟,哪里见过?
江独善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了一阵,终于想到了!
这不就是大宗招收弟子的修行考试里的主考官方派方回大掌事?!
这地方是东陵西镜?!
这考试是大宗的修行考学?!
江独善又头痛了一阵,方才想起梦境中与褚仙的对话!他给自己找了一具尸体,未明缘由未说实情,一脚就把自己踹回了东陵西镜!
着实的粗俗!
“都抓紧了啊!什么时辰了有人还一道题都没打出来!你们干哈吃的来了?”
江独善也管不得三七二十八了,拿起笔刷刷的写。直到距离考试还剩一刻钟时,终于赶上。
方回脾性暴躁,有些拖拉着的人被他一掌拍飞,直接抽卷。
江独善交完快速的跑,还差门口一步就被纠回来,耳边是方回的大嗓门喊道:“就你,跑得比兔子还快,留下打扫屋子,不干净我就让你干净!”
“……”
一模一样!
前世跑得慢,被罚打扫屋子。
今生跑得快,被罚打扫屋子!
……果然,那些趁着人多才走的人,绝对是人精。。
修行考学是大宗招收弟子的第一道关卡,后面还有修行考据,查探灵根仙缘等等,不仅严谨,还特么的麻烦。。
江独善把屋子扫干净之后,去了修行考据,也就是所谓的看你吃不吃得料库,受不受的了罪。
当然,都是满满的套路。。
排队的人看不见头瞅不见尾,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轮到自己,江独善开始发呆胡思乱想。
要不别修仙,成魔吧!回来把这地全占为己有,也好报自己的一世之仇。
要不下山吧!成人吧!娶个媳妇生个娃,让他坐上高官,然后回来铲平这地方!
要不就留下,做回江派弟子,接着把仙阶心法透露给外人,让大宗不毁自灭。
嗯。
江独善突然发现自己非常的有想法,条条都是让大宗灭亡的伟大目标!
“啪叽!”
一人从后面撞上来,差点没把他这破烂身子的腰给撞断。
正想着发火怼人,后面就噼里啪啦的骂了起来。
“都怨你!瑜丫头早就催你出门,你看,现在这队排上一天都轮不到我们。”
“轮不到更好,走,下山。”
“滚粗,站好了,敢动一下剁了你腿当烤肉。”
江独善:……
说话的清秀小少年回过头来,见江独善盯着他看,就露出虎牙微微一笑:“兄台没吃饭?”
“……”
“我这儿有馒头饼子和糖葫芦,吃的都不缺。”
后面那人悠悠的来了一句:“就是缺心眼。”
“你还缺□□呢!”
江独善:……
天干物燥,防火防盗防人叫。。
炎炎夏日,考试的人晒了一个多时辰,竟然是没一个中途走的,后面还有愈来愈多之势,都快拍到山下去了,而这只长龙仍旧以龟速的速度前行。
江独善不忍了,反正不成仙就做魔,受那么多苦,结果还不是一样,一句“修炼邪术没资格成仙成道”就让他十二载修行悉数毁去,还饱受抽骨之痛,谁知今世是否又会有缘于此?
于是他果断的想当逃跑第一人。
而通常上天赋予你一个想法时,一定会给你配把钥匙,直接让你没办法动弹,并且设下难关看你是怎么把这想法给扼杀死的。
“……”
江独善看着拉住自己的人,狠狠地瞪了一眼。。
少年眨眼说道:“不能去茅房,不然待会儿就要被挤到后面去了。”
“……”
你好烦。
“要不我们替你守着吧,你快去快回。”
江独善唰的走出一大步,道:“位置给你,再见。”
“哎哎,茅房在那边。”
他旁边的少年急忙拉开他的手,对着江独善笑笑,道:“抱歉,这人有点缺根筋。”
“嗯。”江独善颇为赞同的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他能有一个。”
他走后,清秀少年疑惑问道:“杨陌,他刚才是不是在骂我?”
杨陌:“……”
江独善寻着下山的路,拐过最后一道弯的时候,风景立马变了模样,又是那个开满花的小树林!
“……”
有人捂住他的双眼,温柔道:“猜猜是谁?”
“啪叽。”
江独善伸手一拍,某仙眼圈黑了。。
事后,江独善被悬空掉了起来,他嚷着道:“你他娘的放我下来。”
褚仙捂着自己的左眼,用右眼瞪他道:“尊师重道怎么写?说不出来本座弄死你!”
“……”
两人闹了一阵之后,终于消停,面对面的泡茶正经聊天。
“为何半路逃走?”
“……你属千里眼的?”
还能看见我逃跑?
“……”
江独善恹恹道:“修仙不如当官。”
“觉得没意思?要不本座给你个动力?”
“你给我个解释,要我帮你做什么事?”
江独善摊手:“大人物绝不无故人,仙者亦然。”
褚仙微微一笑,伸手在空中施展法术,两人眼前出现了一本黑皮书,上面烫着两个古金字体,霸气侧漏。
江独善微微一愣,不明所以然。
褚仙开口说道:“此物你最清楚不过,本座从九君手下将你偷偷解救,正是为了这本《断章》。你是最后一个接触它的人,也是第一个能掌握它的人。”
“此书在我死的时候已经消失不见,我没办法找到。”
“此书已吸取了你身上的灵气,化作人形,自然会消失。”
江独善皱起眉头,还记得他修炼禁术一事被举报之后,这本《断章》就没了踪影,当时用它大大的提升了自己的修为,还巩固了假造的灵根,都是予他有利的事,哪里吸了他的灵气?
褚仙看穿他的心思,然后将两指戳向他的眉心,江独善脑子真心一抽,眼睛紧闭,突然间就看到一连串画面。开始还蛮和谐与世无争的,后面就流血天下大乱什么的,既血腥又暴力。
“如何?知道这是什么吗?”
“沃日!眼睛要瞎了。”
“……让你瞎的,就是你自己。”
“你错乱了?我不是那么死的。”
“晚一些时日,你就会那么死。”
“……”
仙者之语,不是人能懂。。
褚仙给他解释了一下,江独善听后怒瞪着说道:“你也认为我应该死?”
“非也,若是真觉得你该死,本座何须白熬费力气去救你?”
“也许你吃饱了撑的。”
“……”
褚仙抓住他头,一顿爆栗。
“说正经的,你究竟要让我做什么?”
褚仙露出微笑:“给你看《断章》,就是想让你找到他。”
“……搞笑!你不是说他已化作人形?我跑遍天下也不一定能找得到,更何况这破身体一点心法也没有,如何找?”
“所以本座才把你送回东陵西镜,谁知你那么牛逼,白白机会都不要。”
“……”
“本作会再送你回去,切记这次莫要逃走了!”
“我要是不帮你找那本破书呢?”
“《断章》只有虚灵没有实体,它能躲到本座都找不到它,你可知是为何?”
江独善摇头。
“因为它的实体,就是你的尸体。”
“……”
“它要是做坏事弄得天下大乱,这锅你背不背?”
江独善猛地捶桌子:“坑我还害我?不能忍。”
褚仙满意的道:“那具身体是你的,唯有你能感应,你帮也得帮,不帮本座就让你脱光光!”
“……”
老流氓!
“我若帮你除去大患,有何奖励?”
“你重生成人,已是最大的奖励,本座这买卖已经先付账了,你还不满意?”
江独善噘嘴凝思。
“好了,赶紧回去,不然你赶不上下一道考试了。”
看他要赶人,江独善闭上双眼,捂着自己的屁股躺好。
褚仙:“……脑子抽了?”
江独善狠狠甩了个白眼:“你不是要踢我回去?”
[gl]我的机器人女友完本[g: 《我的机器人女友》作者:香草筑室文案cp:无情无义女教授vs百依百顺机器人 (互攻文)“哼,你这卑贱的机器人,竟然连路都不会走吗!?”“哼,你这卑贱的机器人,竟然连家务都不会做!要来何用!?”“哼,你这卑贱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