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肯分手的男友重生了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强强]—— by:花心者

攻破霉神完本[网游甜文]—: 《攻破霉神》一夜木文案:公元2300年,人类的科技已经到达了全息时代,江至作为一个黑户,被教管局抓住,送到了传说中的青年监狱利亚学院,第一次接触到全息游戏,并且救下了处于绝望之中且自带霉神光环的玩家阎镇,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书名:不肯分手的男友重生了
作者:花心者
文案
男朋友占有欲太强,喜欢控制他的一切,短信、电话、所有通信记录都要给他看。
许鹤一怒之下跟他提了分手,但是男友死不同意,还以养病的名义圈养了他三年。
三年都在他病态的依赖,和变态一样的占有欲中生活,许鹤每天过的如同水深火热。
好不容易上天给了他一次机会重生,回到告白的那一天,只要拒绝告白,今后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然而……
攻:感谢上天又给了我一次重新追求你的机会。
万万没想到男友也重生了(ー△ー;)。
痴汉攻×男神受,苏苏苏,宠宠宠,甜文不虐
背景除了同性结婚合法,其他和现代一样。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鹤王修 ┃ 配角:许娜 ┃ 其它:宠,苏爽
第1章 重生归来
六月的天雨水多,空气微微潮湿,风从窗外吹来,还带着些许凉意。
许鹤躺在床上,半张脸陷进枕头里,他皮肤白皙细腻,和暗色被单形成鲜明对比,就像被布小心包裹的白玉,露出通透无瑕的光泽。
雨后的天灰蒙蒙的,阳光不太强烈,许鹤迷迷糊糊睁开眼,浅浅看了一下,突然惊醒。
这不是他住的那个屋子!
他住的那个屋子是落地窗,在农村,阳光充足,窗外是蓝天白云,鸟语花香,现在明显在城市里,窗外是一栋栋高楼,一座座大厦,隐隐约约还能听到车子的笛鸣声。
许鹤有些不确定的抬手挡了挡阳光,迟疑的掀开被子起身,赤脚走向阳台。
外面是小区公园,正对着窗户,没有遮挡,一眼能看到公园内玩耍的孩子、健身的老人、和打篮球的半大小子。
再远一些是高楼大厦,青瓦白墙,四通八达的交通遍布每个角落,无数男男女女匆忙而过。
“这……”许鹤皱眉,“是我以前的家?”
在没被王修带走之前,他就住在这里,旁边是许娜的阳台,许娜是他姐,依稀还能看到他姐在阳台上晒衣服。
2018年,一个很平常的晚上,许鹤坐在钢琴前,弹了一首很喜欢的曲子,因为困,弹着弹着就睡着了,再醒来就到了这里。
许鹤家里以前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年入上亿,后来因为经营不善,反倒欠了银行不少贷款,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家里还有些基础。
父母望子成龙,从小给他报了各种学前班,以接班人的身份培养他,希望他能出类拔萃,过不一样的人生。
父母的期望,父母的辛苦,许鹤都懂,遭受巨变的他也懂事,比之前更加努力,基本科科都拿第一。
如果没有遇到王修,他大概会接他爸的班。
他爸生意失败后接手以前朋友的公司,依旧是房地产生意,做的风起水起。
许鹤在屋里四处打量,匆匆一瞥突然看到墙上挂的日历。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号,旁边用红字写了小字。
暑假考?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好像就是这天接受了王修的告白。
那时候的王修还很胖,性格胆怯懦弱,经常被人欺负,许鹤看不惯会帮他说话。
也不知道怎么得,王修喜欢上他,经常偷偷摸摸跟在他后面,或者偷拍,或者送东西。
这事很快被好事者发现,推着他向许鹤告白。
因为围观的人太多,而且大多都是来看笑话的,如果许鹤拒绝,王修就会成为整个学校的笑柄,人们也会落井下石,更加欺负他。
所以许鹤接受了,事后虽然说清楚了,但是王修不死心,依旧坚持给他送东西,每晚默默送他回家。
许鹤为了让他打消念头,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要求。
如果王修能在下学期读完之前减肥到正常人的体重,他就答应做王修的男朋友,如果做不到,王修以后就再也不能缠着他。
事实证明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身高一米七八的王修不仅在下学期读完之前减到140斤,还窜高了一头,比许鹤高两厘米,关键他居然成了健身达人,八块腹肌人鱼线一样不少。
无奈之下许鹤只能答应了他的要求,不过有名无实,他俩依旧相敬如宾。
后来许鹤发现他偏科严重,索性又借此机会提了个要求。
如果王修的英语成绩能在两个月内超过他,他就答应让王修牵手,但是如果做不到,俩人就会正式分手。
这要求委实有些高了,他的英语基础是十几年积累下来的,但是王修只是临时抱佛脚,而且只有两个月的时间。
事实证明王修的存在就是用来打破常规的,这家伙居然只用了一个多月就打败了许鹤,成为年前第一。
他还坚持认为许鹤这是为了他好,以身为诱,逼出他的潜力,宛如再生父母。
许鹤:“……”
这其实是个误会。
后来王修还主动以此提出要求,比如篮球赛打第一就亲他一口,在实习中脱颖而出就跟他滚床单。
慢慢的许鹤也习惯了他的存在,甚至觉得没他在身边还有些不自在。
王修也因为他,从一个懦弱受人欺负的胖子,变成了积极向上爱竞争的红人,学校里又一个校草,甚至各项排名都在许鹤前面。
再也没人敢欺负他,他也欣喜的对许鹤说,“我终于可以和你站在同一条风景线上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许鹤提出分手,一来,王修已经不需要他了。
二来,王修越来越变态了,白天晚上的折腾人,一个萝卜一个坑,他俩尺寸不合适。
三来,王修这个变态占有欲强的吓人,什么都要管,早上不吃饭、晚上没按时睡觉都能折腾死他。
四来,学业加兼职,还要应付王修,许鹤压力越来越大,得了抑郁症和焦虑症,总喜欢无缘无故发火。
他怕伤了王修,自己也消受不起,索性提了分手。
王修当时愣了半天,过后又说尊重他的选择,结果转身就带着他跑去乡下养病,跟着煞笔似的学起了心理学,非要给他看病,这一看就是三年。
三年只看一张脸,他不腻许鹤都腻了。
许鹤自觉自己没病,不想看,而且要看也是出去旅游,但是王修不知道怎么取得了他父母的同意,强行带着他去了乡下。
名义上养病,实际上圈养,虽然各方面都依着他,但是不许他出门,没有自由,还要忍受一个对他有着病态依赖和占有欲变态的人每天刷存在感。
亏的他心理强大,要是一般人早疯了。
最重要的是王修并不是打算圈养他三年,而是圈养他一辈子。
要不是重生了,这会儿他肯定还被王修养着。
也幸好老天爷对他不薄,又给了他一次机会重来,这辈子还没认识王修,正是摆脱他的好机会。
只要拒绝了王修的告白,今后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大好前景等着他。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请注意:
本文攻三观微妙,偏执,病态,但是受三观超正,为什么这么安排,就是想让受一步步引导攻,我拯救你,你拯救全世界。
不喜欢的不要勉强,也不用告诉我,我看到点击少了就知道了,谢谢!(⊙v⊙)
第2章 准备偷溜
他隔着阳台,欣喜的跟他姐说了几句话,受他姐提醒,匆匆进屋收拾了几本复习书,塞入背包中,背上就打算走,刚走两步又退了回来,拿起桌上的水果刀。
水果刀昨天刚用过,上面有点水迹,不过依旧锋利不影响使用。
许鹤把刀藏在袖子里,捏着头出门打的,花了二十分钟才赶去学校。
这会儿早自习已经过了,学校的门也关了,外面有两个经常迟到的学生,被看门大爷关在外面。
许鹤也不理,在门口喊了几声,看门大爷一瞧见是他,都没问怎么回事,麻溜的开了门,“是不是复习功课太晚了?你看你,学习虽然重要,但是也要爱惜身体。”
其实并不是,但是看门大爷先入为主,觉得像他这种学习好的同学,加上正好考试,八成复习到很晚。
“昨天刚买了一本复习题,想着做完再睡,没想到做完已经一两点了。”许鹤十分配合演戏,“麻烦大爷了。”
他以前跟哥们张楠生一起打游戏打到很晚,第二天一起迟到,但是看门大爷还是会放过他,然后把张楠生关在门外。
“不麻烦不麻烦,你跟他们又不一样。”说着瞪了另外两个迟到的学生,“这俩货肯定又去打游戏了!”
游戏这东西其实每个人都爱,许鹤也喜欢,而且跟人家打的时间一样不短,但是他成绩好,说什么都是对的。
“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许鹤礼貌道歉。
看门大爷挥挥手,“快进去吧,别耽误了学习。”
许鹤点点头。
他进了学校,第一件事就是赶去教室,监考的是班主任。
班主任问他怎么回事?
许鹤拿出敷衍看门大爷的说辞糊弄班主任,因为学习好,班主任也没有计较,嘴上说了句‘下不为例’就让他进去了。
考试的卷子放在讲座上,许鹤随手拿了一份回到座位上,打开一看。
还好还好,全部都学过。
再一动笔……
……
……
好多都忘了。
(;一_一)
时隔三年,再加上交往的那两年多就是五年多,从来没沾过高三的题材,即使是曾经的学霸,现在也有点Hold不住。
许鹤第一次在自己的强项上犯了难,黑笔写写停停,最后一个才交卷,期间好些人给他传纸条,他都没空理,自己还剩下两题没解答,更何况给别人传小抄。
下课后别人都去玩了,有几个抱怨他不够意思,没给传小抄,许鹤也不管,淡定的复习起下节课的考试内容。
这些东西他以前考过,即使三五年没动过,也不应该是这个结果。
许鹤对自己很失望,所以要赶在考试前把考试重点复习一遍。
好在他本来就学过,有些内容也简单。
就像平时一些很常见的字,你觉得你会写,一开始写,又忘了个精光,许鹤的情况类似,所以稍微复习复习又立马记住了。
下课时间很短,不够他整本复习的,所以只挑了重点,到试卷真的发下来才松了一口气。
情况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比第一次好了很多,第一次一点准备都没有,这回中上游应该没问题。
上午考两场,下午考三场,一天的考试很快过去。
放学铃声准时响起,老师布置下复习重点和作业后离开,同学们也三三两两的散了,好哥们张楠生过来搂住他的肩,“还有一天就放假了,要不要出去玩?”
许鹤坚定摇头,“不去。”
上辈子就是因为被张楠生强拉着去玩,在校门口碰到王修,然后被他告白。
这辈子绝对不能重蹈覆辙,要把告白这种事扼杀在摇篮里。
让他当着许多看笑话人的面拒绝王修,还是有点做不到,不仅做不到,他还要找人帮忙,替王修化解了麻烦,必要时自己出手。
刀就是这么用的。
因为他不能放任以前的王修被人欺负,就像他得了抑郁症和焦虑症之后,不想连累王修,结果王修还是一意孤行,怕他自杀,知道他压力大,带着他去乡下养病,替他还了天文数字的债务,不让外界的烦恼干扰到他,安安心心在家打游戏,看漫画和电影,时不时小说,当个彻头彻脑的宅。
但是宅偶尔也是想出去的,王修是掺杂着私心,借养病的机会圈养他,不让他出去,没有自由。
还以替他还下债务为由,让他心生愧疚,这么多年不敢跑,偶尔想跑了,一切逃跑的可能也被他杜绝,根本跑不了。
所以许鹤对他的心思其实很复杂,既有感恩,又有恨。
当然那都是上辈子,这辈子王修没有替他还钱,他也没有得病,也不想以后再被圈养,所以要跟王修彻底断绝关系,再也没有往来。
第3章 都被收买
许鹤抖了抖书,慢条斯理的收进背包里,“你别等我了,我今天状态很差,想一个人静静。”
张楠生一脸遗憾,“真的不去?外面给你准备了惊喜。”
“嗯?”剧本不对吧?
上辈子他也拒绝了,但是张楠生并没有说过这句话,而是直接拉起他就跑,怎么重生了就变了?
难道是蝴蝶效应?
因为他重生了,所以身边的人也受到了影响?
“什么惊喜?”先问出来为妙,“不会是告白吧?”
难道王修是他逼着告白的?
张楠生想看王修出丑,于是带人推着王修找他告白?
张楠生一脸吃惊,“你怎么知道?”
“我不仅知道,我还知道是谁。”许鹤冷笑,“是王修吧?”
张楠生瞪大了眼,“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了?”
原来真的是张楠生搞的鬼,但是没必要啊,张楠生为什么要这样做?
而且以张楠生的人品,也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毕竟许家生意失败,以前跟许鹤玩的好的人都背叛离开,有些还会反过来狠狠踩他两脚,只有张楠生还跟他哥俩好。
许鹤也是那时候幡然醒悟,知道靠家庭条件吸引来的朋友都是狐朋狗友,只有靠真材实料赢来朋友才是真朋友。
于是他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学习上,凭本事当上校草,并且结交了新的一批朋友。
其实也没几个人,除了张楠生,还有他妹和几个班里的同学,其他都是点头之交。
“说吧。”许鹤决定诈诈张楠生,“瞒了我什么?”
张楠生抓抓头发,一脸讪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王修说他喜欢你很久了,让哥几个配合配合,打算跟你告白来着。”
???
“哥几个?”
不对吧,王修什么时候跟张楠生搞在一起的?
“王修给了你什么好处?”许鹤怀疑的看着他。
张楠生垮下脸,“说什么呢,我像那种人吗?”
他想了想道,“其实就是觉得你们两个是真的配,他也是真的喜欢你,上次你扮女装去漫展被人跟踪,把我急得不行,要不是他,你这会就要被猥琐大叔按在角落嗨嗨嗨了。”
???
“我扮女装去漫展?”有这回事?
张楠生语重心长,“可不是吗,以后不要觉得自己是男的就安全了,我告诉你,只要长的好看不管男的女的都会被人惦记。”
这话倒是没说错,许鹤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惦记了,他还小的时候长的粉琢玉雕,一眼看去就让人有亲亲摸摸的欲望,但凡到哪都会有人对他动手动脚,一会儿亲一下,一会儿摸摸脸。
因为小,家长都不当回事。
稍微大了之后他姐还喜欢带同学回来给他化妆穿女装,又是拍照又是留影,玩的不亦乐乎。
当然也因为小,没人当回事。
再大一点,开始有女同学喜欢他,小孩子的喜欢很奇怪,想方设法吸引他的注意力,比方说欺负他,抢他的东西之类的,许鹤也因为小时候的经历对女孩子有点阴影。
到十三四岁的时候,五官长开,更加精致漂亮,偏向中性美,跟人一起打球,别人会借助碰撞和玩闹跟他身体接触。
这时候的许鹤已经有了意识,本能的排斥,后来再也没有玩过有身体接触的游戏,也因为这样,他成了白斩鸡。
本来皮肤就白,再加上许久不见阳光,更加雪白雪白,一白遮百丑,离老远一看,好俊的小伙。
王修之所以喜欢上他,容貌也占了大半的原因吧。
砰!
教室门突然被人推开,许鹤另外两个哥们急匆匆跑回来,拉着他就要往外拽,“你俩怎么这么慢?快点吧,底下的人都等不及了。”
???
“你们也被王修收买了?”
什么情况?
王修什么时候有这么大能量?居然把他身边的人都收买了。
而且跟以前不一样,上辈子王修明明是被逼着告白的,怎么这辈子变成了主动告白?
第4章 再见王修
许鹤一头雾水,不过还是知道下去就麻烦了,尤其是在搞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谁知道会面临什么,所以扒住门框不肯走。
“别拉我,我不会去的,要去你们自己去!”
碧玉年华完本[耽美甜文]—: 《碧玉年华》闵华文案:曾有人对我说过,“有些秘密,永远只能封存在记忆里,谁都不会知道,除了我自己”没有年少轻狂过,没有哭过、笑过,没有叛逆过,没有暗恋过,那都不叫青春!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