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佞臣嫡子完本[古耽]—— by:解也丁

秋风误完本[古耽虐恋]——: 《秋风误》陌湘萘文案:天生百毒不侵的体质让他成了魔教里神医争夺的宝物,纵然自幼孤苦无依,可他从不曾放弃心中的执着,奈何,再见之时他们已注定错过了最好的年华——那年秋夜微雨,他浅笑着说:“阿无,很开心”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重生之佞臣嫡子》作者:解也丁
内容介绍
曾经的大梁国首辅顾凡双,如今却成了佞臣,为所爱他做尽恶事,骗尽了天下人,可是到头来最想他死的人,竟然是他的挚爱!
本应魂断大狱的他,一死竟阴差阳错化身成相国的嫡子张翼遥,一个爱他不惜被他所骗的男人,到头却成了救他的恩人。
可惜狠辣佞臣成为无能的废物嫡子,任人欺凌他该如何用张翼遥的手亲自拉开替他复仇的序幕?
杀奸臣,保家国,亲手将张翼遥扶上了青云之路的顾凡双,却爱上一个只爱张翼遥的男人,他是否该编织一个谎言,还是告诉他真相?
一场生死较量,爱人相杀,最后只为此生与你相守!
小说人物: 张翼遥,萧瑾奕,萧瑾瑜,张辰祈
作品标签: 阴谋 BL 宫廷 傲娇 复仇 作品系列: 再世重生
第1章 大牢
冬月初六,大梁国刑狱寺
寒冬飞雪,冰冷的牢房里冷的没有一丝人气,浓重的血腥气刺鼻的令人作呕。牢房里的守卫也冻的够呛,只能互相挨着靠着火盆取暖,偶尔喝上几口热酒算是解了乏。
“这都什么时候了……牢里的那位不会拖到年后吧!”张胡子摸了摸脸,低声道。
“谁啊?”
“大奸臣顾凡双啊!”
王班头心里一哆嗦,“拖不到年后,估计年前就能把他咔嚓了!“他一撇嘴道。
“他活该……死不足惜!“
“别让他听见!“
“就让他听见……大奸臣死有余辜,吾皇英明!这种人就应该千刀万剐死不足惜!“
再冷的天也抵不过顾凡双心,他冻的已经没了知觉,抬起头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墙,唯一能听见的是老鼠吱吱的嘲笑声,“吾皇英明!“他冷冷一笑,一个懂的利用人心,作践人心的人何尝不聪明,今日的结局他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想不到要取他性命的竟是萧瑾瑜!
“或许在别人的眼里我不过是长着腿的财狼虎豹,可是在他萧瑾瑜的眼里……我却是为他打下江山的一条狗。“他清冷的放声大笑,可这笑声却透着愚不可及。
萧瑾瑜原本不过是一个皇子,母不详,出身低微,无论如何是论不到他来做这个皇帝的,而他顾凡双,是顾家长子嫡孙,朝中父亲也是国之栋梁一代忠臣良将。顾凡双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人人唾骂的奸佞之人。
是萧瑾瑜毁了他的一生,但凡是萧瑾瑜想要的,他拼了性命也要为他夺来。但凡是他反对的,就算是他的师长、好友,顾凡双也会毫不手软的痛下杀手。
在顾凡双的眼里,萧瑾瑜是与日月同辉,高高在上的神明,温文尔雅、贤德待人的一代贤王,他英俊潇洒举手投足便如仙人下凡,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一步一步利用着顾凡双,用他的手去洗净皇位路上沾满的血污,他一步步进入他温柔的陷阱,竟将自己的忠义之心抛弃的一干二净。
顾凡双为他招兵买马,暗中拉拢群臣,甚至不惜以色示人,利用一切手段,栽赃、陷害、为了斩草除根甚至诛杀敌手满门,残忍到襁褓中的婴孩都不放过!他踩着鲜血成为大梁首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萧瑾瑜呢?他却成为了大梁的帝王,享受无上尊荣,万人膜拜!
再后来……他以为能够与他相伴到老,可是换来的却是自己结党营私,诬陷忠臣,贪墨河提钱银,罔顾百姓生命,那一笔笔一件件的死罪都历历在目。
他想不通……也不明白这个曾经与他秉烛夜谈,同床而寝。甚至在顾凡双身染恶疾,冒着生命的危险衣不解带的照顾着他的人,“生不能一起,若是死了便随他而去。”话忧在耳畔,如今却已物是人非。
顾凡双拼命的大喊:“我要见萧瑾瑜……我要见他!这到底是为什么?天下人恨我、杀我……无怨无悔,可是你为何却要置我满门于死地!我父母何辜?幼弟何辜?我顾家满门何辜!”他的哭喊声在空旷的监牢里不停的回荡,可是能听见的却只有他自己。
“喊……什么喊?”胡子张双手交叉,叽叽歪歪道。
“我要见萧瑾瑜,我如今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可是我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他双目圆睁,瞪着牢监。
“你还敢瞪我……我早看你不顺眼了,你可知道……当年王大人一门忠臣却被你无辜害死,家破人亡,王家待我有恩……老子今儿就替他们讨一讨。“
牢房外的狱卒早早便准备好了,只听一声令下,众人便将顾凡双团团围住。
“顾大人,也论到我们好好伺候伺候你了!”一声粗吼顿时把空旷的牢房里撕开了一个口子。
“你们这群狗贼,我顾凡双几时论到你们欺辱!”他嘴上硬气,可是手脚竟被铁链死死锁住,任他如何挣扎也是无用,眼前境地只能任人宰割!
胡子张冷冷一笑,一把抓过顾凡双,冷眼道:“听说顾大人才学敏捷,‘功夫’更是了得,今儿哥几个不嫌弃倒是想陪您练练!“
顾凡双心中一颤,早早便从他们淫邪的目光里瞄到了欲望的恐怖气息。
“你们敢……你们若是动我,陛下绝不会饶过你的!”
胡子张连同几个狱卒,互相瞄了一眼对方,哈哈大笑,一张张恐怖的笑脸,阴森的笼罩在整个牢房里。
“也不怕告诉你,今儿便是有人吩咐我们好好伺候你的,把你伺候舒坦了……好送你上路!“
顾凡双突然紧紧抓着胡子张,拼命的大声喊道:“你胡说……他怎么会如此待我……即便他想我死,为何却叫你们几个来羞辱我!“他张牙舞爪,不停的摇晃着胡子张的双臂,手掌的力道扣在对方的肉里。
“啪——“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顾凡双的脸上,他一个踉跄摔到不起,一颗牙混着满口的鲜血从他的嘴里流了出来,耳匡嗡嗡作响。
“别耽搁了……这事办了,我们好去领赏啊!“
一群人也顾不得廉耻,一哄而上,拼命的撕扯着顾凡双衣服,他的耳边充斥着他们的淫笑声,顾凡双隐约间看见牢房外有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
“萧瑾瑜!“他几乎是怒吼的声音,使尽全身力气拼命的喊叫,”到底是天下人要我死,还是你要我死……当年蕲州赈灾,你急需三百万两白银,我拦路堵截商货,烧杀抢掠、绑架勒索、无恶不作,我费尽心机替你筹措银两!我甚至为了你将翼遥逼到绝路……强取了他手中的封地予你囤积粮草,明知道他可能是这世上唯一真心待我之人,我为了你却辜负了他……”
“住口!”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冷的让人背脊发凉。
“你有什么资格提及翼遥?他虽然痴笨,可他却是个堂堂正正的人!而你?猪狗不如!”
那些狱卒见说话之人忽然噤若寒蝉,慌忙间散到一旁,俯身跪倒在地,强权之下他们没有言语,只是静静地等待指示。
顾凡双惊异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愣住了:“怎么是你?你不是死了吗!”
“你当然希望我死……可是陛下舍不得,自然要把我留下来。“
顾凡双满脸的惊异之色,这个平日里跟在自己身后的庶弟,一生都唯唯诺诺的顾晏,今日却好像变了一个人!
“你居然和萧瑾瑜……“
顾晏竟忍不住哈哈大笑,他的笑透着无奈、透着凄凉:“你是吃惊呢,还是替我高兴!论计谋、论相貌我顾晏又怎么会不如你,你不过是仗着父亲的宠爱,身为家中嫡子便不把我们几个兄弟放在眼里,却不想今日竟会落到我的手里!”
“顾晏,我可是你的亲生大哥,试问你出生后护着你、照顾你的都是我,几个弟弟我待你最好,教你读书识字……”
顾晏又一个耳光打在顾凡双的脸上,“住口……那都是你的施舍,你的计谋……你若真的护我,又怎么会任由我在府里被人欺负。若不是你有心借助张相国的势力,偷龙转凤的拿我去做交换,我又为何会嫁给一个男人,你明明知道张翼遥喜欢的人是你!我忍受你给我带来侮辱度日如年,是翼遥帮我度过了最痛苦的日子!“
顾晏的这番话竟叫顾凡双变了脸色,当年若不是顾凡双以‘色’蛊惑张翼遥,诱他不轨,又假借私会设计他和顾晏苟且,张翼遥虽痴笨,可是不糊涂……,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顾凡双利用,逼的他不得不娶了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
“你利用了翼遥的善良,你太了解他了……你明知道不管‘通奸‘一计是否成功,他都不会弃我于不顾。”顾晏说到这竟有些哽咽。
“翼遥他应该很恨我吧……”顾凡双低下头,冷冷的笑道。
顾晏阴鸷眯眼,薄唇缓缓滑动,忿恨道:“恨?我倒是希望他恨透了你!最可气的是他对你一片痴心,他到死都念着你,可你却根本没在意过他的生死,他病榻缠绵我与你书信,他苦苦等你你在哪儿里?“
“是萧瑾瑜……他将你差人送来的书信偷偷藏了起来,当我知道的时候翼遥已经……“
“多说无益!今日我便是要代替他好好看看你的下场。“
顾凡双没想到此时自己那颗被鲜血和权利麻痹的心,还能为张翼遥隐隐作痛。他的体内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一样,唯今生他最对不起的人便是那张翼遥,儿时的情谊竟被自己利用的丝毫不剩,一切的一切都只为成全自己的利欲熏心。
顾晏见他失魂落魄的模样心中很是得意,索性抬起脚猛地将他踢到在地,冰冷的地面,犹如腊月寒冬的湖水,钻入心扉,满是泥土腥臭的鞋底狠狠的踩在他的脸上。
“可是我不明白,就算你因为张翼遥恨我……可是父亲何错?他可从来没有苛责过你!你为何不求情救救他……”
血染长街,顾家满门被斩,他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任他如何哭喊嘶叫都没人理会,萧瑾瑜冰冷的眼神,丝毫没有怜惜,曾几何时他读的是圣贤之书,学的是治国之道,上忠君爱国,下体恤百姓,可是他竟然为了什么可笑的爱情,失去了一切。
第2章 恶鬼重生
“是你害死了父亲,你还有脸提及他?曾几何时父亲的眼里只有你,顾凡双这三个字在顾府便是金牌御令!可是你却让他一生忠义尽丧愧对天下,只有死才能让他解脱,是你毁了父亲、毁了顾家的英明,是你害的父亲愧对列祖列宗!”顾晏恶狠狠的扫了他一眼,看着他苟延残喘的模样竟让他十分痛快!
“顾晏我死不足惜!你杀了我,我绝不会有任何怨言,我竟为了一个虚幻的承诺背弃了所有的人,今时今日我无话可说,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他近乎绝望的看着顾晏。
萧瑾瑜面前阿谀奉承,轻信他信誓旦旦要与自己相守一生,顾凡双的愚蠢连他i自己都觉得无药可救!他为他做下的恶怕是这五湖四海的水也洗不净,
顾凡双任由顾晏拼命的践踏,他没有任何反抗,“我千刀万剐,我罪有应得,若是我再活一次,便依旧猪狗不如,但是我发誓若是有机会我一定会还大梁一个清明之地!”
顾凡双知道自己不过是痴人说梦,他没有机会了,今日便是他的死期,只是没想到自己竟将天下交到萧瑾瑜这种人,他恨自己的有眼无珠,他恨自己竟然为了这样一个男人,成为遗臭万年的奸臣,还要背负着生生世世的骂名!
“顾凡双你如今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天下都是萧瑾瑜的了,他要你不得好死,你便只能痛苦的死去!”顾晏冷着脸俯身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道:“我欠张翼遥……今日我便一并还给他!你欠他的怕是要来生还了……“
“你什么意思?“顾凡双不明所以,只是见顾晏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温柔,眼角低垂的笑意竟是说不出的苦涩。
“来人啊!好好服侍顾大人……你们也尝尝这大梁第一首辅是什么滋味!“
顾凡双心中一冽,看那狱卒由远极近,便知道大事不好……
就在那群‘恶狼’一拥而上,顾凡双的身体仿佛被压碎了一样,他猛的抬起头忽然见一团诡异的黑色凶光从暗夜的空中闪过,那形状,就是一条巨大的黑龙,仿佛一瞬间要冲破天际……
众人大惊,顾凡双趁人不备,宁死不肯受辱,一头撞在了冰冷的墙面上顿时鲜血喷涌而出。
相国府内
深夜的都城中谁也没有瞧见天空中竟有一团黑气在空中四散而去,相国府里这一夜炸开了锅,堂堂的相府嫡子淹死在湖里,相爷不是沉浸在悲痛之中,而是在想法子如何脱身。
昏迷中顾凡双的脑海里却出现了一个人身影……他看不清也摸不到,他缓缓的睁开眼睛,他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可是不知为何脑子里却有一股子不知道是谁的记忆不停的窜出来。
他缓缓起身,看着镜中的自己,摸着这张他在熟悉不过的脸,顾凡双忍不住大叫:“怎么是他……我怎么能是他!”
难不成今生今世我们依旧要纠缠不清吗?
顾凡双说的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相国的嫡长子,被他利用了一生的张翼遥。
他是当今太后的外孙,萧瑾瑜的堂弟,懦弱、无知、痴痴呆呆,天生又是个病秧子,一个不折不扣的傻小子,虽然是太后的亲外孙,凤仪公主的嫡长子,可是却是一个人人嫌弃,任人欺负的倒霉蛋。
他幼年便丧母,虽得太后庇佑却始终鞭长莫及,身为嫡长子却奈何活的连个下人都不如。
张自清虽然是大梁丞相,却对这傻儿子厌烦至极,他自认自己是非凡之人,仪表堂堂却为何会生出这么一个傻东西,适才这张翼遥在池堂边玩耍,可是却无一人在旁服侍,最后一个不留神便整个人却跌到了水中。
这一跌不要紧,却硬是了结了他的性命。可是谁也没想到,机缘巧合下,这原本想要寻死的顾凡双却又借着他的身体活了过来。
这是上天注定……还是有人刻意相助,不管如何佞臣顾凡双是活过来了!
谁也不会想到大奸臣顾凡双竟凭借着这具十四岁的尸体‘还魂‘而生。他慢慢的从冰冷的棺椁里爬出来,冷冷的看着张翼遥的灵位。
顾凡双轻叹了一口气,“想不到当年我害过你,可是如今却因你的死而救了我,既然如此我便不会让你白白枉死!”
或许冥冥之中便有注定,他和张翼遥之间有种莫名的联系。
张翼遥捋了捋身上的青黑色的锦袍,慢慢的从自己的祭堂里走出来,堂堂的相府嫡子竟沦落到这个地步,无人祭拜,无人守灵这当真是笑话!
他想到这忽然听到偏厅里有窸窸窣窣的声响,张翼遥驻步凝神不动。
“若是有人来了可怎么好?”一个男子轻声娇喘道。
“怕什么?他张翼遥死了倒是称了相爷的心意,不会有人来的,你我还是好好快活一番,免得这位嫡公子死的凄凉寂寥。”
看了张翼遥这位嫡长子当真是混的不堪,连一个守灵的奴才都胆敢羞辱他,龙阳之好也就罢了,竟然连死人都不放在眼里。
“疼!!轻一点儿!啊!”断断续续的男子的声音从传出。随之便传来急促的呼吸声和恼人撞击声。
张翼遥慢慢的走过去,面色晦暗无光,脸色苍白,散乱的头发,映着月光竟如鬼魅一般。
偏厅里,一个高大粗壮的男人正压着一个细皮白肉的男子,天地云雨不停的呻吟,正在兴头上二人却不知危险正在慢慢靠近。
安静的祭堂内这羞耻的声音分外刺耳,亡者为尊,这二人竟在自己面前做这种无耻勾当,想想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张翼遥是个毫无地位无人依靠的可怜人!他心中便忍忍作痛,恨自己为何当初竟毫不知情。
张翼遥轻轻的走到跟前,只见身下的男子抬起头,吓的茫然不知所措,忍不住大声喊道:“鬼…鬼啊!”
那高大粗壮的男子被他鬼吼一声,吓的一愣刚想回头却被只听见咔哒一声,那男人的脖子竟被生生的拧断了!
“公子……你可不是我害死的,冤有头债有主你可不要来找我!“那男子吓的脸色惨白,不住的求饶。
“你若不想和他一样,便闭上嘴巴。“张翼遥目露凶光,冷言道。
杀这样一个男人,当真是脏了自己的手,如今张翼遥就是顾凡双,凡是对张翼遥不敬者,顾凡双又岂会放过他,在死者面前竟做出这等淫邪之事儿,留着这种人也会脏了自己的眼睛。
[契子]星沉完本[bl同人]—: 《[契子同人]星沉》作者:凌岫池文案:本文为易修罗老师的《契子》同人文,也是一篇练笔,所以没有文案 主CP为飞景X踏云这对实在深入我心,忍不住想写一写 OOC肯定有的,私设满天飞,bug很多,应该会比较雷人,介意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