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宿世劫完本[bl同人]—— by:小草19960211

上仙养成手札 完结+番外完: 《上仙养成手札》作者:纳兰轻内容介绍他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怎么就不小心招上了一尊上仙?他得承认,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真不是故意打扰上仙的三世情缘的,他真不是故意去做上仙绊脚石的啊!毕竟,你瞧,他三世可也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宿世劫
作者:小草19960211
文案
《把酒问青天》(又名《傲剑江湖》)鉴于对结局的不太满意,还有火莲跟展爹的空白太多,引发无数自行脑补情节而写的续,故事就从“凉亭话别”之后开始……
父子情,二十年角色反转,恩怨情仇,不是亲生胜似亲生,身世大白,仇人之子,何去何从,复仇与天下,边关与京城,身世宿命的劫数,难舍难分的亲情,血海深仇,该如何取舍。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阴差阳错 相爱相杀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火莲,展颢 ┃ 配角:方旭,驼子,冷清,定王 ┃ 其它:父子,相爱相杀,宿命,身世
真相明火莲心伤
火莲从新宅出来后,一路上强忍着的悲伤终于无法控制,他来到这个唯一属于他的湖边,一头扎进冰冷的湖水里,眼泪借着湖水的掩盖,肆意流淌。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湖里爬起来的,只是静静地待在湖边,夜里寒风刺骨,身上残存的冰凉的湖水冷冷的刺痛着他,就好像他此刻的心。想着,不禁嘴上浮起一丝惨淡的笑容,像是对他这短暂一生的嘲笑。罢了,反正明天一切就都结束了,转身离开了湖边,头也不回地朝开封府走去,只是越走却越觉得自己的心痛得厉害,为什么,为什么呢?这不是最好的结局吗?反正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也是多余,谁也不需要我了,再也不需要了。啊,小离,哼,算了,嫁给我她只会受苦,他这么好的女孩应该有更好的人生。
开封府
包拯正和公孙策为余影的事商议对策,突然只听砰地一声,火莲推门而入,还没等包拯问出口,火莲便举起手中带血的枪头,一把扔在地上,“在下刚刚砍了丞相王佑的脑袋”。
凉亭
展颢独斟苦酒,虽是两坛酒下肚,.却是毫无醉意,想必这些年借酒消愁已成习惯,现在连酒也不能让他短暂的逃离这残酷的现实,借酒消愁愁更愁。抬头望望已经渐渐吐白的天空,“秋娘,一个人活着真是太寂寞了,我这是怎么了,这不是你二十年来最想看到的结果吗?让火莲痛苦,让他们父子相残,王佑死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除了那个狗皇帝还活着,不过就算没有弟兄们,要杀他我也是易如反掌,可是我为什么一点都不觉得高兴,甚至,还有一点点伤心呢?为什么?难道是为了火莲,不,不可能,他是狗皇帝的儿子,是展氏一族和赵家村血海深仇的仇人的儿子,我怎么可能为他难过,我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
而就在此时,皇宫
仁宗,包拯和方旭等人正在加紧商议该如何救火莲,包拯摇头叹息道“只怕是火莲自己死意已决,以他的性子,是不会听我们的劝告啊!”“这,那就想办法让他必须听我们的安排。”仁宗若有所思的说到。“可是他什么时候听过圣上的旨意啊。”方子庵问道,“想要他听话就必须找到他的弱点,而他的弱点除了展颢,就是无间道了。快,起驾,朕要连夜去开封府和他谈谈。”
天牢
月色惨淡,月光惨白的照进天牢,照到侧身靠在墙上的火莲,显得越发苍白。火莲神色平静,就像这无风的夜,只有隐隐作痛的伤口在提醒着他,他又一次想到了爹在天牢里的那个夜晚,如今爹那些刻在心里,融入血中的伤和痛有没有好一点呢?如果可以,我愿意,我愿意替他承担这一切,我愿意,可是,爹他不会相信的,他不会相信,因为我根本没有资格。想着不禁体内气息紊乱,轻咳了几声。突然,牢门打开了,火莲慢慢抬起双眼,见是仁宗来了,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火莲。”“火莲,戴罪之身,如何劳烦圣上亲自跑一趟,火莲受之有愧。”说罢便别过头去,不再正眼面对他。见他如此,仁宗到了喉头的话也都咽了下去,“朕知道你为什么杀王佑,也知道这是朕欠展家的,欠赵家村的,既然王佑是罪有应得,那你又何须死罪。”“罪有应得,何罪因何事,您能说吗?您能还展家一个公道吗?现在火莲只不过代为赎罪而已。”方旭终于忍不住了,“代为赎罪,你何罪之有?火莲,你在想什么?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火莲自是叹息,喃喃道“你不明白。”“咳哼,好,余火莲,你说你想代为赎罪,那好朕就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别忘了,无间道那么多人都还在朝廷手里。”听到这,火莲突然顿了一下,仁宗接着说“既然展家四百一十九口人是含冤而死,朕自会还他一个公道,只要你能说服这些人以后不再做危害朝廷百姓之事,朕可以放过他们。”“危害百姓,无间道虽不服朝廷控制,但绝没有做过危害百姓之事。至于我爹,我想只要你能还他一个公道,我想他会放手的。只是,既然是放手,总得双方都放手才算公正。”火莲一气呵成地说完,看了一眼仁宗。包拯却突然发话“本府认为,赦免不难,但尔等若是再犯,则必须加倍责罚,才算公正。”“行,就此说定!”“既然如此,你可以走了。”看火莲迟疑了一下,“你替展家伸冤,何罪之有,既然无罪,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
大街上
火莲出了天牢天已大亮,街上下着蒙蒙细雨,漫无目的在街上晃着,我还能去哪呢?我已经没有家了,再也没有,放我出来做什么?我倒宁愿死了算了。突然耳边响起了一阵孩子的哭声,只见一个小男孩趴在地上大哭,远远地一个男人正跑过来抱起小男孩。怎么了,摔哪了,没事儿,爹抱你飞怎么样?说着,一把抱起孩子转了几圈,孩子脸上顿时笑逐颜开。火莲怔怔地呆在那看了许久,却是眉头紧锁,不知不觉眼眶已经湿润,他逃也似的离开了,不知过了多久,天渐渐暗了下来,雨越下越大,火莲却如无家可归的孩子一直在雨里淋着,抬头一看,竟已来到新宅,“啊?我还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你以为爹还想见到你吗?你以为你还是无间道的少主吗?不,你什么都不是了,你回来干什么?”心里这样想着,脚步却不知不觉的接近了,算了,只是看一眼就好。
凉亭前
钱富正向宗主汇报,各分舵的兄弟皆已于今早释放,现已回城中各分舵,而且城内都在流传着一则皇榜,是关于王佑和展家二十年前的冤案。“什么”背对着钱富,展颢突然一震,没想到他竟然会为展家,哼,倒是把自己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躲在树后的火莲露出狡黠的笑容。“只是……”“什么,说。”“少主至今还没有回来,属下是不是派人去找找。”“不必了,他爱干什么干什么去?下去吧!”“啊,爹,二十年了,难道您对孩儿真的一丝感情都没有,难道之前您所说的一切真的只是为了让我帮您完成复仇大业,不,不”泪水夹杂着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方旭,他怎么在这,呵,我忘了,他才是爹的儿子,我不是。”看到方旭的那一刻,展颢露出了难以察觉的笑意,但火莲还是看出来了,越发觉得心痛,爹对他的冷漠和对方旭……那是火莲不曾得到的,“你怎么能这样,你可知道是他给那些人争取来重获自由的机会,他为了你什么都做了,还不够吗,你当真正对他如此绝情,如此残忍,他昨天还受了你一掌,而你竟然毫不关心。”“那是他自找的,是他祖宗的罪孽。”展颢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而这一眼让火莲彻底死心了,我来干什么?真不明白,那天晚上的事还看不清楚吗?为何还要一次次的证明。就在火莲入神的时候,方旭愤愤离开,火莲一个闪身躲过了方旭,却没想到还是被他看见了。“火莲,是你吗?火莲,等等。你,你都听到了。”“方旭,爹其实心里很苦的,你就不要再伤害他了。”“都这时候了你还在替他说话,你……”“方旭,从今往后就剩你和他了,好好过日子吧,别再惹他生气了好吗?答应我。”说完也不等方旭回答就一跃而起不知去向了。
其实,那天晚上,展颢找过他,毕竟是养了二十年的孩子,他虽恨他的血缘,但却没想过要伤害他,一想到那天挨了他那一抓,伤口的血还在他手上,可是当他赶到湖边时火莲并不在那,春山书寓也没有,他还能去哪呢?算了,无间道的弟兄刚回来,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忙,再说,他还能到处乱跑证明他没什么事。
误会深展颢误伤火莲
边关
一切皆是草木萧条,连夜骑马赶路,火莲终于体力不支从马上摔了下来,“啊……”伤口这么来回折腾怕是早已裂开,等他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马早已不见踪迹。“快了,就快到了”火莲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一路上踉踉跄跄走到将军府。一进大门一眼就望见那棵梅树,一下子跪倒在坟前,“娘……我还可以叫你娘吗二十年来我一直以为您就是我娘,以前爹从不让我来这里,这是他和您独处的地方,他怕我会打扰您,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总是偷偷过来见您,每次被发现都会被爹训斥。现在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讨厌我来这里,因为我根本不配。”说着不禁泪如雨下“娘,爹是个很好的人,虽然他不喜欢我,他恨我,可他是真的很爱您,也很爱方旭,原谅我,我不该来的,可我不知道该去哪?该找谁?这么多年了,我已经习惯了,把您当成娘,把这当成家,我只是想要个家,我……我有错吗?”说着手中的拳头一次又一次捏紧,不知不觉在地上留下了几条痕迹。
突然觉得身后一股劲风袭来,只见一个披发黑衣的身影从身后迅速扬起一只袖子,一下把他甩了出去。“谁叫你到这来的?”看着地上那一道道泥土的划痕,气就不打一处来。展颢到总坛办完事,路过将军府却见大门开着,进来就看到了这个的场景。“爹”。“别叫我爹,我不是你爹。你到这来把坟前弄成这样,你想干什么?”说完便蹲下来心疼的看着秋娘的墓地。爹,难道您就这么不相信孩儿吗?孩儿怎么会拿娘来报复您。也罢,要是能死在爹的手里我也算安心了。火莲迅速转动眼珠,倏一下从地上站起来“是没错,我就是想报复您,我就是要毁了这里。”一听他这么说,展颢顿时怒火中烧,狠狠地朝他劈了一掌,火莲顺势一个闪身从展颢背后躲过,一下子跳到他的身后,背对着展颢站在埋葬秋娘的地方,这里本是他为秋娘留下来的最后一块属于他们的地方,怎么能让赵氏子孙糟蹋了,举手又是一掌,这一掌可谓是用尽全力,火莲自然也是感受到了身后的杀气朝他扑来,他缓缓地转过身,眼神里充满绝望和痛苦,看着他的眼睛展颢竟然觉得一阵莫名的心痛,正诧异着,火莲的眼睛慢慢闭了下来,就像要平静的接受死亡的降临,这时展颢才发现不对劲,连忙手掌可为时已晚,那一掌还是重重的打在火莲的胸口,火莲一下被弹出去,倒在了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你不是想要报仇吗?”展颢本能的想要扶起他,脚步却迟疑着没有挪动。火莲艰难的撑起身体,胸口的疼痛激的他吐了一口血,过了一会才喊了一声“爹”,虚弱得简直听不见,“爹,二十年来,不管您如何看孩儿,可您始终是孩儿的爹,孩儿怎么会对您下手呢。孩儿,孩儿只想问您,您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哪怕一点一点也好,可展颢却怔在那里,似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一切。“啊……”火莲身体摇晃着快要支撑不下去,展颢下意识的上前扶住他的肩膀。“爹”看到展颢还是过来扶住他,一阵哽咽,而后就像一个几乎绝望的人拼命想要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伸手向展颢的衣袖抓去。与此同时展颢猛地一惊,转头向那只手望去,只见那只手突然停在半空,慢慢的握紧了拳头,火莲,你醒醒吧!这么多年,你被推开的还不够吗?如今至少他还愿意这样扶着你,可是如果……如果你再碰他,你就连最后一点温暖都没有了,他一定会把你扔下再也不回来了,爹不喜欢你这没出息的样子。虽然理智上这么想着,可身体上一阵紧似一阵的难受还是让他不由自主的颤抖,只能闭上眼睛,用手抱住自己的肩膀。看到他这副忍痛的模样,虽然难受还一直咬牙坚持着不肯吭一声,想想自己这么多年来对他真的太严苛了。火莲的意识渐渐模糊,喃喃说道,“爹,孩儿好累,真的好累,好想休息。”突然展颢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不,本宗不让你死,你还不能死,还没到时候呢,别睡。”火莲被这一抓似乎恢复了一点神志,“冷,好冷,孩儿真的好冷。”看着他如此苍白脆弱的样子,展颢终于再也忍不住,一把把他抱在怀里,当展颢抱着他的时候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仇恨啊,这分明就是一个孩子,他的孩子,“火莲,火莲,孩子你千万不能有事啊!”这时的火莲已经失去意识,展颢赶紧从身上掏出续命丹,喂他服下,可自己出来的时候走得急,身上除了这一颗续命丹外,什么也没有,而将军府早已荒废多年,哪还有什么药,火莲现在这副模样,就算要把他带回总坛,他哪里受得了颠簸。转念一想,从身后掏出一枚信号弹朝天空发了出去,这是宗主的信号,他以前从不轻用的,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还在总坛的钱富和驼子等人正为无间道的事忙着,一颗信号弹打破了沉寂,钱富一脸迷惑“这是宗主的信号,怎么回事?”而驼子却看出了是将军府的方向,莫非是将军府出了什么事?二人不敢多想,稍作准备就匆匆往将军府赶去。
就在等待的时候,展颢把火莲抱回房里,才发现手上沾着血,随即解开他身上的衣服,后心上的伤口又裂开了,而且火莲的衣服竟然还有一点湿,这孩子,肯定又下水了,这要搁平时也就算了,可现在伤口未愈合又在水里泡成这样,而前胸又刚刚中了他一掌,前后两掌,这要是伤着心脉……哎,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下手把他打成这样。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先帮他运功疗伤,可没想到才一会,火莲突然一阵瑟缩,吐出一口血,惊得展颢赶紧收手,点住他身上的穴道,才慢慢扶他躺下。看着原本生龙活虎的孩子如今面如死灰的躺在床上,展颢心里突然感到害怕,害怕他会离开,原来他早已习惯了有他在身旁。“为什么?火莲,这结局不是我想要的,我虽恨你的血缘,可从没想过要你死啊孩子。”说着不自觉的伸手轻轻抚摸他的脸颊。
门外,驼子和钱富匆匆赶来,只见院子外的地上血迹斑斑,不知发生了何事。“进来吧!”“宗主,啊,少主这是怎么了?”驼子和钱富一起问道。“别说那么多了,带药了吗?快拿出来。”不一会儿,桌子上就摆满了好几瓶药,展颢先是跟驼子帮火莲上药,留下钱富在外面守着。“嘶……”哪怕在昏迷中,疼痛还是让他不住地瑟缩着。而后展颢又开了一副药方让驼子去抓。自己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火莲身旁,以前一心想推开的孩子,现在真的要走了自己竟如此不舍。
蓦地一转头,墙上那个大大的悔字一下子映入眼帘,展颢下意识地走上前查看。怎么回事,这刀不是早被方旭揭下来了吗?怎么会?难道是火莲,是他把它拼回去的。他又转身朝屋外走去,看着秋娘坟墓上的几道划痕,其实并不深,走近一看才发觉,泥土是湿的,又想起了之前为了确定方旭是否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曾经挖开过坟墓,难道说,是因为之前动过土加上连日的雨水才导致坟上轻易就被划开,根本就不是火莲故意的,是自己错怪他了。“咳咳,爹,爹你在哪里?”展颢正想的出神,听见房里有动静赶忙回到屋里,火莲没有醒,但双手好像要抓住什么似的在空气中乱抓,“我是谁,我在哪里,爹,您别走,您不要丢下孩儿好不好,爹我什么都听您的,真的,您让我干什么都行,爹。”展颢上前几步握住他的手,在他床前坐下轻轻拍着他的肩,“没事,爹在这呢!”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这么烫”,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边关的夜晚,阵阵寒风袭来,这破败的将军府,根本抵不住这寒冷,这里却是连点取暖的东西都没有。再这样下去,火莲这虚弱的身子如何受得了。驼子见展颢已经守了一天,加上早上为了救火莲耗了不少真气,不免担心他会吃不消,“宗主,我看您还是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看着就行。”可是展颢执意要留下来,好像生怕一不留神他就离他而去。驼子看着他,只道是这父子一样的执拗啊。“宗主,大局为重啊!万一您要是有什么闪失,无间道该怎么办?少主又该怎么办?再说,我照顾了他十几年难道您还怕我照顾不周。”“也罢,本宗先回总坛,明日再来。对了,这府邸该修一修了,小心别再让他着凉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