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喂!面瘫人设不能崩啊!完本[穿越耽美]—— by:云深慕鱼

[影视]宿世劫完本[bl同人]: 宿世劫作者:小草19960211文案《把酒问青天》(又名《傲剑江湖》)鉴于对结局的不太满意,还有火莲跟展爹的空白太多,引发无数自行脑补情节而写的续,故事就从“凉亭话别”之后开始……父子情,二十年角色反转,恩怨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啊喂!面瘫人设不能崩啊!》云深慕鱼
文案:

①本文主受不主攻,不喜请叉,
②本文伪兄弟,不喜请叉,
③本文并不保证三观端正,不喜请叉,
④本文作者不接受不喜欢的批评,不喜请叉,
⑤作者文笔渣,逻辑死,不喜请叉。
我知道这个世界流行穿越!
不穿越都不好意思说自己“读书万卷”
但是!但是!
现在的穿越越来越不值钱了吗??
我只是怼了作者,
就穿越了?穿越了?越了?了?
什锦只想骂一句“mmp”穿就穿,问题是,为什么穿成一个出来不到2章的连男二都不算的角色?
迷之微笑,好吧,我顺应剧情早点死可以不?
你说什么?死了就回不去了!!真死??
这特码不按套路出牌啊!自古穿越小说,不都是死了就穿回来吗!!
什锦懵了,我只想好好活着啊,心痛到不能呼吸!
“雾草,主角你在做什么!”什锦望着正在扒他衣服的主角,在风中凌乱了。
这他妈是言情!言情!不搞基!不搞基!
妈妈我要回家!!
作者:额。。。。。什锦加油!!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锦(宴之锦),瞳燃 ┃ 配角:宴春熙,团团 ┃ 其它:面瘫
第1章 一个不会穿越的编辑不是一个好读者
身为一个宅男,看小说已经成为了沈锦的一个爱好了。
沈锦其人,搁在人海里就是一陌生人。
长得普普通通,工作也普普通通。
他是一家小说网站的编辑,长期的熬夜和审核文字,让他显得很清瘦,黑眼圈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长期戴眼镜,一取下眼镜,他的眼睛总是有些失神,这是近视的人的一个特征,更别说他一个视力高达1000度的“瞎子”了。取下眼镜,就跟活在梦里一样,还是那种模糊到不行的梦。
想当初,同事们听到“沈锦”这个
名字的时候,对他可是充满了期待,单单从名字来说,沈锦这名字很雍容富贵。
后来同事们见了沈锦后,不但幻想破灭,还被沈锦用“什锦”洗脑了。
虽说沈锦什么都一般,但是好在性格很好。在编辑部也算得是顺风顺水。
身为编辑,那看过的文,就多了去了!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催字,审字,催催催,审审审。
虽说工作有些繁琐,但是他手下的作者们倒是个个比较听话,倒是没遇到什么不服从管教的。
“乖宝宝们,记得定时交稿(><)。”打完这条消息后,沈锦披上了自己的小号马甲。
这年头,网文那么多,网站又那么多,想火必定离不开撕逼。
沈锦深谙其道,所以他取了个“槽尽作者千千万”的小号,在各行各类的小说的下面去吐槽,引发各种撕逼。并且玩得不亦说乎。
“什么!作者写的主角太烂了吧!”
“情节太差,看不下去”
“配角比主角还厉害,作者这写法要不得啊要不得”
沈锦自认为诸如此类的吐槽无伤大雅,怪只怪那些粉丝们见风就是雨,“槽尽读者千千万”这个号一度被很多书迷拉进黑名单。
这不,今天逛网站。发现了一部新小说,提纲还是不错的,大概就是讲一个阳光积极的少年慢慢成神的过程。这类小说目前比较吃香。看来这个作者还是挺关注读者喜好的嘛。
“让我来助他一臂之力”沈锦哒哒哒的敲着他的键盘。
:“这作者是新人吧,瞧这大纲,啧啧啧”这大纲写得不错啊不错啊,。
:“更得太慢,差评”慢是真的,不过框架那些在,应该不会太差。
:“男二长得太美了,男主抢不到女主该怎么办,作者傻了吗?”就喜欢这种不要整天除了谈恋爱就是谈恋爱的小说了。
果不其然,追这本书的书粉们开始对他进行围追堵截。
@:“雾草,又是你!”
@:“作者写得很好啊!众口难调,你不喜欢就滚”
@:“有本事你来写啊,废话真多”
@:“三个字,滚滚滚”
@:“原来我那么出名啊”
@:“哎呀,我滚不来,滚不来”
沈锦披着马甲玩得不亦说乎。好比吃了兴奋剂一般,结果把作者炸了出来。
:大家别吵了,谢谢大家看文。比心。
沈锦看炸出来作者,便下了线。之后一直忙着编辑,倒没上过线了。
这一得空,便又披上了马甲。一登录,就收到了一条消息。
“提示:您收到一条私聊”
沈锦点开来看,是那个作者的私聊。
:谢谢你对我的作品提出意见,不足之处会进行修改。
“雾草,修改??!!”
沈锦赶紧点进那个作者的头像,去看他的作品。
随后,他受到了雷霆暴击!
我的阳光积极少年郎呢?
我的后宫美女如云呢?
我的幸福和谐兄弟情呢?
雾草雾草,搞什么黑化啊!!
:“作者真听话”求求你,不要听我的话!
@:“大哥,你赢了!我的美少年没了,没了!!”
@:“活的!活的!第一次碰到传说中的吐槽大神!”
@:“坏事做多了,容易被雷劈。阿门。”
沈锦默默地看了眼大纲,悲从中来。
好好一美少年修炼成神,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变成了美少年受尽欺辱,堕落成魔,毁灭世界的故事!
沈锦专注的悲伤的,没注意窗外传来的阵阵闪电。
“啪”一道闪电打了进来,刚好击中沈锦。
果真应了那句“天打雷劈”。
作者有话要说:
划重点,文中关于这个职业我是胡编乱造的,真的没有对任何编辑不恭敬的意思,然后我是想塑造沈锦比较逗的属性。
所有关于编辑的都是我胡编乱造的。
如果冒犯了编辑们,请原谅,请原谅,请原谅,请原谅。
什锦:我想知道是谁(微笑)
作者:哈哈,额,哈哈
什锦:呵呵哒
作者:乖,去找你家小攻去
什锦:什么!我是受!!
作者:不然呢?你是攻?
什锦:我是受??
作者:乖
第2章 什锦:冷你大爷,静你祖宗
沈锦□□了一声,便悠悠转醒。
“好痛”沈锦望着这素净的帷幔,有些诧异,说出来的话却显得有气无力。
“少爷!你终于醒了”
“我睡了很久吗?”沈锦下意识的看向那个老伯。
“少爷是落水受了惊讶,已经昏睡了整整5天了!大夫说若是再不清醒,恐怕对于根基有害。庆幸如今你可算是醒了。”那老伯自顾自的说着。
沈锦暗自揣摩,根基?仿佛我是被雷劈穿了?
沈锦琢磨了一会,并不说话,那老伯也不再说话,谁都知道这星河城的城主仅得一子,城主和城主夫人对这个儿子那可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这小少爷因意外落水,当日值班的奴才全部都受了处罚,熬得过的还在养病,熬不过的,早早被扔进了乱葬岗。
而且按理说,这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少爷,应该很可爱才对。可这位爷,从小到如今,就没笑过几回,冷冰冰的,对爹娘也是如此。
“放下药,我随后喝”沈锦毫无起伏的语调在房内想起,这听在老刘的耳里简直像天籁。
沈锦接过药碗,却望着自己的手发怔。
这,这手生得极好看,可是,再好看,这也不像一个成年人的手啊!
“锦儿!锦儿,你可算醒了!”只见一个风华绝代的男子冲了进来。
“之锦,有哪里不适吗?”沈锦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个衣着华丽的美人深情的望着他。
“无事”沈锦憋出两个字来。雾草雾草,这两个又是谁,谁来告诉我!金手指在哪?在哪!剧情呢!剧情求科普啊雾草!
说完,沈锦再次紧紧地闭紧了双眼。
沈锦也很绝望,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回答都会露馅的好嘛!最好的办法还是装晕吧。
知更诚内
“小贱蹄子,让你去偷东西!让你偷东西!”一个凶狠的女人正狠狠地踹着脚下的一团。
“我……没有……偷东西”若不是偶尔还冒出几句话来,那一团仿佛是个死物。
“还嘴硬!让你嘴硬!让你嘴硬!”那个女人继续狠狠地踹着。
“不是我……不是我”那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哈哈,小贱蹄子,怪就怪你生错了人家,还怪你你毫无灵力可以修行!”女人怪笑着,正准备再提一脚,将那一团彻底踢死。
“啊!鬼!鬼!鬼!”遥远而荒僻的院落里,只传来阵诡异的呼救声,然后归于寂静。
“锦儿,你是说你要外出修炼?”坐在上房的白衣青年温柔的问着。
“是”沈锦,哦,不,宴之锦望着这个看着不过20来岁的青年,他名义上的爹,直愣愣的回答着。
“你还小,不适合出远门,爹爹怕你受欺负”宴春熙作势拍了拍胸口。
“……”宴之锦手一抬,一把剑凭空而出,“啪”的一声,门劈成了两半。
“之锦如今的修行,放眼整个星河城恐怕也没几个能打赢他,久呆星河城,于他修为并无长进。”宴之锦的娘发话了。
“卿卿,我也是担心锦儿,他还那么小,呜呜呜……”宴春熙竟然掉了眼泪!
宴之锦惊得眼睛都瞪大了一倍,虽然在别人眼里他和刚才并没有区别。
“我记得有人5岁就去外面修炼了,然后结实了一堆一堆的神仙姐姐,美人妹妹”王卿卿皮笑肉不笑的接话。
“咳咳,锦儿,此番出门,定要好好收拾一番,我还有事,就先撤了”宴春熙睁着美目,一个口诀变消失了。
宴之锦:“……”
“之锦,娘知道你这孩子面冷心热,只是外面不比在家。记得报平安回家”王卿卿摸了摸宴之锦的头。
“嗯”宴之锦慎重的点了点头。
“你说你是天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宴之锦看了看四下无人,便心里默默地问着。
“哼,若不是你,老夫怎会如此狼狈!!竟然将整个天道寄托于你的身上。”
宴之锦皱了皱眉头:“啊喂!这都能怪我!我怎么知道他一下子就把拯救世界变成了毁灭世界啊!我我现在比你还惨好吗!你说你让我穿成什么不好?这连配角都算不上,这就是个炮灰啊!炮灰,出场两章不到就死的那种啊!”
“你死不了”天道沉闷的说。
“呵呵,你都自身难保,还保得住我?”
“你死了,就真死了”
“哦。什么?你说什么?其他穿越小说都是死了就回去了!!”宴之锦感觉内心之焦灼。
“雾草,你别装死啊!喂!啊喂!”久久,也没人回答他。
宴之锦虽然猜测到了自己可能穿越到了他被雷劈之前点评的那个小说了,但是当被证实的时候,他是真的晕了一次。
如果作者没有改大纲,这真的是一部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小说,男主女主一派和谐,而且这是个修仙的时间,人的生命可长可长了。
但是!!作者他换了提纲啊!!
宴之锦穿的可是一个十足十的炮灰,死得真的是连渣渣都不剩!蹦了不到两章就领了便盒那种!!!
男主是本来名门正派的身世,硬生生换成了怪物啊!这他妈怎么活啊!
宴之锦想到这里,不由得脸又黑了几分。
不行不行,什锦你要冷静,冷静!冷你大爷!静你祖宗!
宴之锦整个人都透着股寒意。
小厮:我的主子好可怕啊好可怕(T_T)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小攻,小受好像不太接受你。
小攻:没事。
作者:真的吗
小攻:(抿了抿嘴)做到他接受
作者:Σ( ° △ °|||)︴
第3章 月黑风高天,杀人放火夜
宴之锦领着暗影出城后就乱七八糟的瞎逛着,差不多游荡了半个月,终于来到了知更城。
“你,等”宴之锦对着暗影扔下一句话,便闪出了客栈。
暗影:主子,你是不是无意中加了禁制,为什么我动不了了('' )
宴之锦怕暗影偷偷跟来误事,加了禁制后,便安安心心的换掉这身白得发亮的衣衫,穿上他自己偷偷准备的夜行衣。
“天道,我穿过来的时候,剧情没到世界毁灭,只记得个大概,你快跟我说说怎么去拯救男主世界观!拯救世界!”宴之锦尝试着与天道进行沟通。面上却保持着一贯的冷若冰霜。
“爱”天道久久才回了一个字。
“爱?爱?那简单!简单!我帮主角建立他的后宫佳丽三千!你说怎么样?”宴之锦松了口气,觉得这个挺简单的。
“天道?天道?你死了?雾草,又不说话了!”直到宴之锦溜进了瞳府,天道依旧没有说话。
“谁!竟敢闯进我府!”宴之锦还没溜到客厅,就被一阵灯火通明包围了。
“……”草草草,大晚上的不睡觉,你们一个府的人在搞什么!
宴之锦很想扶额。虽说他这个身体小小年纪便是修得金丹,委实是个天才。但是知更城瞳家也是个修仙大家啊!他一个人还真打不赢人家,一不小心,被破了金丹才是让人绝望!
你说为什么宴之锦不光明正大的去拜访?
哈?能光明正大的去拜访吗?
要知道,在原著剧情里,第一个被灭的就是知更城瞳家!
——原文
逃过一劫?呵呵,宴之锦却是知道,那几个逃过一劫的也是被悄无声息的暗杀了的。
所以综上所述,不能跟瞳家有一点牵连啊!这个身体的身份本来就是炮灰了,就别急忙忙的去送死了吧!
正当宴之锦不知如何办的时候,突然一声尖利的叫声传了过来。趁着瞳府的人走神的片刻,他果断遁走。
当他逃出瞳府,正准备松口气的时候,天道终于说话了。
“回去”
“回去??我怀疑你在逗我”宴之锦置之不理,反而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这是第一个转折,主角黑化的第一步”天道冷冰冰的说。
“握草!”宴之锦不得不停了下来。我到底是回去呢?还是回去呢?宴之锦皱着眉头。

“怪物!怪物!”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跌跌撞撞地从封印之地冲了出来。
瞳府众人脸色一变。下一秒,只见一个头上长着犄角,脸色煞白煞白的“人”慢吞吞的出现在众人眼前。再仔细一看,那“人”的身后还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不过那尾巴似乎受了极大的伤害,有些地方露出了骨头。
那“人”抬起头,咯咯地笑着。
“众弟子听令!击杀此魔修!”瞳家大长老此令一发,众人纷纷献出兵器,准备一同绞杀那个“人”。
突然跳出来一个人,抱着那个“人”就往东跑去。
众人急忙追着过去。
不一会,这里便恢复了安静,听不见一丝声音。宴之锦这才念了念口诀,捆仙索对着禁地入口处一扔,卷了个东西过来。跳上自己的剑就开始狂奔。跑之前还放了一把火,多拖延一些时间。
宴之锦得意的想:“哈哈,让你们追,追一个口诀去吧”随后低头看了一眼他捆着的那个“人”刚好撞进一双血红色的眼瞳中。宴之锦吓得一哆嗦,差点摔下剑来。
瞳燃冷冷的看着这个将他捆着的少年,突然笑了。
不过换个地方换个人来虐待他而已,等到他恢复了力气,这些人,一个都逃不了。
宴之锦突然觉得有些发冷。
瞳燃尽管有很强大的毅力,但是奈何伤得太重,终于昏睡过去。
宴之锦再使了个口诀,将他们两个的气息完全掩盖了,悄悄找了一个离自己客栈最远的客栈,将那“人”扔到床上。又赶紧从储戒里拿了一大堆药出来。一股脑的都想给他灌下去。可瞳燃别说吞药了,一口水都没吞下去。
“我的美少年,怎么就成了这个鬼样子”宴之锦内心很痛苦,手上轻轻的给瞳燃清理着伤口。
瞳燃在昏睡中,只觉得有一股冷香袭来,若有若无的,煞是好闻。
醒的时候,只看到一片白色,自己头上的犄角仿佛有人在戳着。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