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荀]归去来完本[bl同人]—— by:云山有美

啊喂!面瘫人设不能崩啊!完: 《啊喂!面瘫人设不能崩啊!》云深慕鱼文案:①本文主受不主攻,不喜请叉,②本文伪兄弟,不喜请叉,③本文并不保证三观端正,不喜请叉,④本文作者不接受不喜欢的批评,不喜请叉,⑤作者文笔渣,逻辑死,不喜请叉我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曹荀]归去来》雲山有美
文案:
中平六年,这一年洛阳城颇不太平。
短短一年间,从换了光熹、昭宁、永汉三个年号可以看出宫廷里流了多少血,刀下躺了多少亡魂。时值董卓入京废少帝刘辩,改立刘协,自拜相国,封郿候,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
至此,洛阳城最黑暗的时代来临了。
本文不短,也不长,属于严肃中透着活泼的历史向清奇重口味脑洞文
再次强调,口味略重! 与你们想象的清新小甜文画风不一样,但是糖还是糖,滋味没有变罒w罒。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曹操,荀彧 ┃ 配角: ┃ 其它:三国
第1章 委托

中平六年,这一年洛阳城颇不太平。
短短一年间,从换了光熹、昭宁、永汉三个年号可以看出宫廷里流了多少血,刀下躺了多少亡魂。时值董卓入京废少帝刘辩,改立刘协,自拜相国,封郿候,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
至此,洛阳城最黑暗的时代来临了。
委托
冬十一月末,洛阳大雪。
竹林道上走看一个蓑笠皂衣的男子,帽檐压得很低,瞧不清面容几何。他腰间佩剑,步伐矫健。穿过竹林,前面是一片望不尽的湖水,水面似镜,飘雪落入其中静默无声。岸边茅草亭中坐了一个身披氅衣、两鬓斑白的老翁。
“你来了。”氅衣老翁转过头,开口淡淡打了个招呼,赫然是被董卓强召入京的蔡邕。董卓以灭三族为威胁,逼令躲在吴地隐居的蔡邕接受征召。蔡邕入朝后,举高第,补侍御史,又转持书御史,迁尚书,三日之间,周历三台。可见董卓权势滔天,肆意妄为之极。
皂衣男子向上托了托笠帽,露出一张双目精神轮廓硬朗的面孔一一他正是不满董卓倒行逆施而打算变易姓名,逃离这是非之地的曹操。他与袁绍约定起兵反董卓之事,不料袁绍那人空有一张嘴,见到董卓三千兵马入洛阳都慌了神直接拍屁股溜走了。袁绍早早地逃跑了,他自然也不能在洛阳等着送死。
蔡邕从衣袖里取出一个布包,在递给曹操之后突然又拽住他手腕,压低了声道“身份符节我可以给你,但是另有一桩委托需要你相助,事成后必有重金回报。”
曹操拆开布包,里面有两张符节,一张上面写了“魏吉利”,是他改易的姓名;翻出另一张,上面写了“张采”。“我只要一个身份,怎么这里有两张符节?难道蔡公委托我的事是一个人?”
“不错。”蔡邕颔首。
曹操当即回绝,“我一个远走都有些困难,现在蔡公又让我多带一个人,到时候我们一个都跑不了怎么办?”
“孟德你是个很有办法的人……此人是我好友之侄,因遭董太师软禁而受困于禁中。既然我知道了这件事,不忍袖手旁观。”
曹操默默把“张采”这块符节退还给蔡邕,他不答应就不会多问,因为多问一句意味着此事尚有回旋的余地,他不想给蔡邕这种错误的信号。蔡邕没有伸手,任由曹操的手停在半空。他站起来负手而望雪湖,问了一句:“你离开洛阳,是打算招兵买马闯荡一番吧?”
“不瞒蔡公,正是如此。”曹操实话实说。他与蔡邕亦师亦友,相交多年,很多事他没必要撒谎。
“招兵买马需要钱财,你打算变卖家产来凑一支你自己的军队吗?”
曹操又点了点头。
蔡邕回过身,注视着曹操,道:“凑一支兵马你尚需散尽家财,那么凑成之后呢?你还要养这一支兵马,钱从哪里来?”
曹操别过头不语,捏着“张采”符节的手紧了紧。
蔡邕目光更柔和了,循循诱道:“如果你把这项委托完成,所得的酬金足够你养一年的兵马,如何?”
曹操终于忍不住诱惑,把心中的疑虑抛了出来,“张采也是个假名号?他是谁,怎么会被董卓软禁?”
蔡邕知道他的内心开始动摇了,于是硬了硬语气,道:“这是秘密委托,你不需要知道他是谁,只需知道你把人安全无伤地送回颍川郡治所阳翟官署驿站,然后把‘张采’这符节交给颍川太守阴修,他便明白了。至于酬金,阴修会亲自为你写一封信,拿着信去陈留找在襄邑的孝廉卫兹,他会资助你一笔钱财。”
曹操惦量了一下,问:“就这么简单?”
蔡邕道:“就这么简单。”
曹操把两枚符节仔细收进怀里,终于答应接下了这个委托。交易达成,气氛轻松了许多。他那略不正经的脾性压不住了,笑谓蔡邕:“蔡公可千万别诓我,到时候接过来一看结果是让我送个女人……那我可真把人纳回去做小了。”
蔡邕板了脸,不带火气地骂道:“胡言乱语,说了是友人之侄,怎么能是女人!此地不安全,你赶紧滚吧……”
曹操嘻嘻笑着,还是站在那里不动。
蔡邕怒问:“不是让你滚吗?”
“蔡公气糊涂了吧,还没告诉我几时何地接人呢?”
蔡邕哑然失笑,叹气道:“十二月初二是董太师迎征召的名士陈纪、韩融,并为他们接风洗尘的日子。申时三刻正是酒宴高潮之时,你去南市附近找到一根写着元贞酒肆的破旗杆子,那里是偏僻的后院,平常没有人会经过,最适合当接应地,我会派人把人送过来。”
“一起征召的不是还有荀爽和申屠蟠么,怎么只来了两个?”
“荀爽还在路上,申屠蟠笑而不应,陈纪和韩融先到了洛阳。”
曹操想了想,不放心地问:“我怎么知道接到的人是不是蔡公委托之人,万一中途被人调了包或者被董卓识破了来个顺藤摸瓜一网打尽……”
“你狗嘴里能不能吐点好话?就你小心谨慎是不是?”蔡邕瞪了一眼曹操,继续道:“你尽管躲在暗处,他们把人放在旗杆子下就走。你确认四周没有被监视后就上前查看,那人手腕上会系一根红色的绳子。一接到人,你就赶紧想办法把人带出城,千万别耽搁。”他再三叮嘱,“一定要在落日关城门前离开洛阳,晚了若生变故你们可能真走不了了……”
曹操见蔡邕说得十分严厉,心中暗生悔意,这分明是一件苦差事,弄不好就是惹火上身。但想到自己追求的理想还差不少银子,他不得不咬牙干了。
蔡邕瞧出曹操那点心思,急忙抓住他胳膊问:“你可听清楚了?”
“哎哎,蔡公你手劲忒大了点!”曹操连连点头发誓,“我曹孟德一定不负蔡公所托,安全无伤地把人送回颍川。”
蔡邕这才松手,但神情不见缓和,而是愈发凝重,郑重拱手道:“此途多舛,望君珍重。”
曹操压了压笠帽,转身离开前轻声道别:“蔡公放宽心,孟德就此别过。他日若重回故地,必携美酒拜访。”
原以为是一次普通的道别,没想到成了两人最后一次见面。
冬十二月,洛阳南宫正殿。董卓借天子之面,宴请洛阳百官。
天子处理政务起居的宫殿被董卓鸠占鹊巢,遑论北宫后妃居所,更是惨遭人任意淫辱。用董卓粗鄙的话说,小皇帝才九岁,毛都没长,空占了一屋子的女人看看有什么用。反对质疑的那几个官员基本都被以割舌断肢等残忍的方式杀害了,朝堂之中霎时噤若寒蝉,无人敢站出来再替天子发声。
陈纪冷眼看着昔日粉黛宫娥被悉数收归于董卓府中肆意玩乐,今日又被拉出来歌舞助兴,王将不王,刘氏江山炭岌可危。宴半,董卓小解离席,陈纪悄悄跟上,实现他此行的另一个目的。
“董太师,能否借一步说话?”
董卓转身见是陈纪,微微挤了个笑容,伸手一指殿内一间空置的房间,“陈公愿与卓和睦相谈,自然欢迎。”
他对这些名士态度上还是非常收敛,特别陈纪是以德行高尚著称于世的陈寔之子,现在颍川陈氏的领头人,讲话也与他带来的西凉部下不一样,用词尽量文雅,且毕恭毕敬。说起来,自董卓专政以来,提拔显赫的多是各州名士,而非自己的旧部亲信,这为他日后死于非命埋下了隐患。陈纪默默相随,与董卓一同落座。“不知陈公欲谈何事?”
“在下受好友荀慈明所托,想问董太师可知他的从子荀彧的消息。”
陈纪与荀爽是好友,同时收到董卓征召,又听闻其以夷三族要挟蔡邕重新入仕,亦不敢不从。荀爽遇疾暂缓了几日出发,于是陈纪先带着他的儿子陈群到达洛阳。荀爽之兄荀绲早逝,留一子荀彧,少有才名,举孝廉在天子身边任守宫令一职,董卓专政后便渐渐失了音信。兄长幼子,如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荀爽非常忧心。
董卓一哂,“陈公倒是热心,别人家的从子比自己儿子的前途还放在心上。”陈纪听后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一个不好的念头。董卓皮笑肉不笑地继卖道,“荀彧我在禁中见过一面,何颙那句‘王佐之器’当之无愧,是个品貌出众的少年。我初来作到洛阳,正是需求人才的时候,早些日子便任命他为亢父令,即日赴任。怎么,路上走了这么久,他都没到任吗?”
陈纪讶然,荀爽的意思是荀彧根本没出过洛阳城,他所寄之信一封都没有回,应该处于人身自由受限状态;董卓的意思是,荀彧已经出了洛阳城去往兖州任城国亢父县就职,并且最后一句反问又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而荀彧最后一封家书所写的是,董卓乱政,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明确表示有弃官回乡之意。如果董卓所言是真,那么难道荀彧在弃官回颍川的途中遭遇了什么不幸?
“荀彧没有到任,莫不是弃官而走了?难道他瞧不起我董卓?”董卓咄咄逼人,陈纪不能回答是,也不好回答不是,神色略显尴尬。董卓威慑的目的已达,不再为难自己千辛万苦请来的名士,而是打了个圆场,“大概路上有事耽搁了吧,大雪封路,难免走得慢些。还请陈公转达荀慈明,让他不要担心,安心来洛阳,我董卓自然以礼相待。”
说完,董卓拂袖离去。
但他没有返回宴会之殿,而是悠哉悠哉坐辇去了北宫。那里是后妃居所,他出入如自家府邸,无所顾忌。只是今日与往常不同,说不出哪里不对劲。等他进人偏殿,竟无一人迎候,心中顿生惊疑,大步穿过屏风进入寝居室,粗声粗气地喝问:“人都死了吗?”
桌案边坐着一位极年轻的男子,听到这一声粗鲁的嚷嚷,似是非常不满,微微蹙了眉头。董卓见他软禁的人还在,神色缓和了许多,上前一把捏起那男子的脸,虽是一脸病容,但眉眼精致秀气,笑道“你那叔父人还没到洛阳,到先请人来问你的下落了。我在想,要不要好好打扮你一下,成全你们叔侄见上一面……”
被软禁的年轻男子正是此前音信全无的荀彧,刚被董卓任命平原相荀爽的从子。荀彧听到董卓的言辞轻浮,有些厌恶地别过头。刚被软禁之初,董卓就试图用各种方式羞辱荀彧,次次都碰了个软钉子。他终是耐不住脾子,想来强的,结果荀彧脾气更硬,直接吞了毒。
董卓再次把荀彧的脸捏回来,冷冷一哂,“你就这么不想听我说话?真失望你现在是个哑巴,不然……”心中的火气上来,董卓拖拉着荀彧往床榻中走。荀彧当然不从挣扎起来,今日原本计划好脱身离开这里,没想到董卓提前离席来到北宫。眼看约定接头的时间即将到来,荀彧有些心乱,重重踢了董卓几脚。董卓从跟羌人玩要,一股子蛮力,几时受过这种气,也不客气地一巴掌甩过去,荀彧的半边脸立即肿了。
“你倒是比某些胆小如鼠的士大夫有骨气多了,宁可服毒求死也不肯屈从。”
董卓从榻边小柜子里抓过一个扁圆形小瓶,用嘴咬开瓶盖,手指扣着荀彧下颚往里灌药丸。也不管这药丸有多少猛烈的药性,反正一股脑儿地逼他咽下去。“倒是看看你能忍多久!求死不成反被救回来,这就是天意,呵哈哈哈……”荀彧喉结不停地滚动,却一声都发不出来。董卓见之一啧,“可惜你的小嘴叫不出声,真是不够刺激。”
当初服毒后在鬼门关里转了好几日,人是救回来了,但产生的后遗症令他失了声。董卓召太医过来诊治问情况,回答说是毒性未彻底消除,慢慢调养或可恢复。既然能治,那便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开始撕扯衣服,准备把之前一直想做而没做成的事做完,于是强横地托起荀彧后脑吻了上去,舌头刚嚣张地深入口腔探索,忽的就眼前一黑。
“公子快逃吧一一”一个小黄门法生生地举着一个瓷花瓶,朝荀彧笑了笑,“往小东门那个流水亭子走,那边有人接应。”荀彧推开一时昏迷不省人事的董卓,有些犹豫地望向小黄门。这小黄门放下花瓶,抹了把额头的冷汗,催促道,“公子再不走就真走不了了。”又小心凑上前扶了荀彧一把,“我曾受人恩惠,现在不过以性命报之。公子快走吧!”
荀彧不再迟疑,忍着身体的异样一路往目的地跑去。
作者有话要说:
试发文
第2章 夺路
夺路
曹操准时等在那根旗杆下,此时距离城门关闭还有一个时辰。他心里盘算着这桩买卖,洛阳到颍川治所阳翟大约三百里路,顺利的话正常骑马五六天也就赶到了,然后他再去陈留拿他的酬金,不算太绕路。
不知道送来的人是个什么样的脾气,要是不好伺候的公子哥儿,一路上挑三拣四把自己惹毛了,反正他是不会管那点银钱的面子而手软,该揍就揍,只要把人安全送到就算完成委托了。
天寒地冻的,曹操忍不住伸手呵气,正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着,远处来了一辆不起眼的驴车。他赶紧躲到角落里,暗中观察情况。那驴车在旗杆下停了,赶车的夯汉跳下车便溜,须臾就没了影。等了一会儿,驴车一直没有动静,说好要护送的人呢,怎么不下车?他心里有些纳闷,不解地上前拍拍车门,里面一点声响都没有,于是小声提醒,“有人吗?想回颍川就赶紧下来,不然要关城门了!”
还是没有回应,难道还要自己恭恭敬敬迎接?
曹操不高兴了,一脚踹开了车门,只见里面蜷缩着一个年轻男子,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瞧不清是个什么状况。他探进身体试着拍了拍那人的腿,开口问:“喂,你……你不要紧吧?”毫无回应。隐隐约约有股撩人的气味钻入鼻腔,一直挑逗到下腹。曹操心中一惊,大胆上前抓住那人的手腕,腕间系着红绳结,是蔡邕委托要护送的人没错。
那人微微睁了眼,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盯着曹操。曹操上前抱起他,看见这人额头湿漉漉的,身体抱着那股热气不断散发出来,还伴着浓郁旖旎的香味。这状况曹操想继续当傻子都不行了,他抬起这张脸一打量,虽然半边脸有点红肿,不过还真挺好看的,越看越喜欢的那种好看。之前开玩笑说是个漂亮女人他就纳回去做小,现在到手是个漂亮的 “活色生香”的男人。
荀彧被那药丸逼得跟渴在岸上的鱼一样,脸上一片潮红,两眼红通通的泛出水意,意识已经迷迷糊糊,突然脸上有一只冰凉的手抚过,忍不住迎上去蹭了蹭。大概觉察到哪里不对,突然瞪大了眼睛惊慌地看着曹操。曹操咧嘴一笑,伸手往他身下一摸,果然湿得一塌糊涂。
大概是被人下了药救出来的,衣服料子用的是繁复华丽的绮罗,宫中贵人最喜欢用的织物。不过这颜色和花样也太艳了,不像是正经公卿门第会选的样式。莫不是哪家豪族养的伶人,犯了事要想逃命?但蔡邕的为人,犯不着骗自己干这种缺德事。更何况,蔡邕也不会跟身份那么低微的人称兄道友并出手相救吧。
曹操一扯衣带,荀彧大惊往后缩去,用力拂开他的手。他从宫里一路逃出来,那小黄门只说有人在宫外接应,却不知是何人,心中很是忐忑不安。现在见到曹操面目凶煞,还动手动脚的,更生了戒备之心。曹操看着自己被拍红了的手背,有点儿恼火,“装什么装,赶紧把你那看着碍眼的衣服脱了换这身!”
丢过去的是普通百姓常穿的褐色粗麻衣裳,因为是冬天,里面夹了棉,厚实点保暖效果更好点。荀彧缩着身体不动,两腿绞得紧紧的,没有理会曹操的话。曹操朝外张望了一下天,再拖下去那就耽误出城了。急火上头,揪住人往车外拖,不管那人挣扎的多厉害。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