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赎完本[bl同人]—— by:南山孟姜

记忆中触不到的你完本[耽美: 《记忆中触不到的你》濬河文案:三年前,案件发生后,顾凌昔陷入了不可逆的昏迷三年间,在陆启轩无微不至的的照顾下,凌昔终于恢复了意识,然而再次回归人世,世界却似乎已经脱离了凌昔的认知,案件因何而起,又有着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赎》作者:南山孟姜
文案:
文 案
1.这是个真相大白后大关心态在崩溃边缘挣扎的脑洞。
2.并不知道大boss是谁,怀疑施广陵,所以暂时拿他的名字顶替。
3.无cp,亲情向友情向,弱化案情走剧情流。
4.狗血天雷ooc,请千万慎入。
5.四五万的短篇就不写文案了,想到什么再补充。
★ 本文为白夜追凶同人,时间接案件水落石出之后 ★
纯剧情典型同人文 | 全文完结 | 努力保持人物不走形 | 欢迎勾搭欢迎提意见
内容标签: 制服情缘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关宏峰、关宏宇、周巡 ┃ 配角:高亚楠、周舒桐、刘音、林嘉茵 ┃ 其它:白夜追凶
第1章 (一)
后来尘埃落定,2.13津港灭门案真相大白,关家兄弟沉冤得雪,警队蛀虫相继暴露,每个人的生活又重新回归正途。若不算幕后主使施广陵依旧在逃,让人稍稍感觉有那么点儿美中不足,结局就像所有大团圆的故事一样完美。
关宏宇的物流公司在朋友帮助下重新开张,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还真就给他办得红红火火。不过半年功夫,当初名扬津港大街小巷的灭门案嫌疑人,俨然变身事业有成的小老板。欠高亚楠的婚礼早在冤屈洗雪后不久便热热闹闹地补办过了,娇妻幼子在怀,关宏宇只觉人生真特么圆满,嘚瑟得往日吊儿郎当的德性蠢蠢欲动着想要冒头,也自然毫无意外地被高亚楠逮个正着,抱着小饕餮又是好一通□□。
周舒桐经此变故,也眼见着快速成长起来,从最初青涩的实习生,到如今支队像模像样的外勤女警,直叫人刮目相看。要说最大的受益者还是现任支队长周巡,自从识破关宏峰关宏宇合唱的双簧,智商终于触底反弹,陪着关家哥俩儿下了好大盘棋,最后收网论功行赏,这功劳自然就顺理成章地记在他头上。周巡倒还晓得要客气客气,奈何关宏宇压根儿瞧不上那点儿荣誉,而关宏峰——终究还是没有再回警局。
倒真不是支队过河拆桥。打案子刚破的时候,局长顾海潮就找关宏峰谈过,希望他能够重新回到队里,官复原职。周巡听说领导撂了话,天没擦黑就拎着啤酒烧鸡去敲关宏峰家的门,本想提前替他庆祝一下,谁知道那人顶着张万年不变的刀疤脸站在门边,还没等他开口,就是一句:“我已经谢绝顾局了。”周巡当场傻了眼。
后来周巡想着,怕不是关宏峰多心,索性掏心掏肺地表白:“老关啊,说认真的,只要你回来,我周巡第一个,肯定二话不说,还给你打下手当助理,心甘情愿!”关宏峰的声音还是那么不温不凉,回答得也依旧惜字如金:“我知道。”灯光在头顶亮得晃眼,周巡心想着老关家的灯瓦数是得多高,可到底没看清那时他是不是笑了。
周巡脾气爆,但骨子里却相当有韧劲儿,当初认定关宏宇就是灭门案凶手的时候是这样,现在隔三差五往关宏峰家跑劝他回警队也还是这样。关宏宇打趣他说:“我说周巡,要不是知道你是就个直男,我还真以为你看上我哥了!”周巡心说有这功夫,我就是真追个姑娘也都该追上了。深吸口气咬了咬牙,到底忍住一拳砸在这欠揍老孩子脸上的冲动:“关宏宇,我就不明白了,你哥为什么不愿回支队?你说他不干警察还能干啥?”
周巡还真不是诚心损关宏峰,就是替他觉得可惜,明明为刑侦而生的人,明明一切都已经柳暗花明,怎么就偏是他关宏峰放弃了初心,甘愿埋没了那副好脑子泯然众人。关宏宇自然不爱听:“嘿呦,感情我哥这辈子还就得给你们支队卖命了是吧?你说说,这么多年,白天黑夜的给你们破案追凶,伤这儿伤那儿的,小四十了连个女朋友都没谈过,回头叫人陷害了,就数你们自己人盯得最紧,抓得最利索!怎么的,还想再把我哥骗回去往死里坑啊?”
自从关宏宇洗清嫌疑,不用顶着杀人凶手的标签躲来躲去,这招惹人的本事是有增无减。周巡让他怼的牙根痒痒,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忍住,直接动手撸袖子——这嗑没法唠了,关宏宇,你特么闲得发慌想找人练手就直说!男人和男人之间嘛,讲不通道理最好办,动手解决,自然这次周巡依旧没赢,可也没让关宏宇多好看。
打完人周巡依旧雷打不动地买了烧鸡啤酒去找关宏峰,连对方要是问自己怎么脸上挂彩的说辞都想好了,就直接承认“被你弟打了”,指不定还能叫那人良心发现,让自己多蹭几顿饭吃。可没想到人家压根儿无视了他脸上颜色,倒是副“你怎么又来了”的神情看得人心里发虚,鬼使神差就来了句:“老关,就算不待见我,看在老虎的份上也得让我进门吧?”
说完他就想抽自己一嘴巴,老虎早就不在了,关宏峰栽赃亲兄弟关宏宇那事儿败露的时候,就亲手炖了它下酒,连那剩下的水族箱也早给砸了个干净。周巡还真想过那时关宏峰是个什么心情,可他到底不是什么善解人意的红颜知己,这念头在脑子里一闪也就过了。当下还是腆着脸给自己找台阶下:“嘿,我就是想找你喝个酒,还不行啊?”
关宏峰倒没说不行,但答得也相当耿直:“我不喜欢喝酒。”周巡终于忍不住捋了他从上楼来就没动过的小刘海儿:“行,那你吃着,我喝。”蹭吃蹭喝这种事儿,说白了就看谁脸皮更厚。但不得不说,关宏峰下酒菜做的是真对味儿,有时候周巡甚至想不起来,当初到底是关宏峰缜密的逻辑思维还是在他家里蹭的饭更吸引自己。十五年了,他再不是当年颓废的小警察,关宏峰也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种子选手,偶尔想想还挺感慨的。
那天晚上周巡不知不觉喝多了,拉着关宏峰口不择言地就问:“老关啊,我今天跟你掏心窝子说,你可别嫌弃我……你说出了这档子事儿,工作也辞了,房子也换了,兄弟俩白天黑夜地倒了一年多,是,咱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可就你那点儿积蓄,估计也光得差不多了,关宏宇也是有家室的人了,总不能下半辈子让你弟弟养着吧!”
舌头越僵,越是喋喋不休地说个没完,“回来吧,到底为了什么啊,啊?我特么才不信你放得下咱们支队,更不信你不想当这个警察了……黑暗恐惧症算个屁,不还有我嘛!我跟你保证,2.13不会再有了,保证,不然我……我……周巡……就跟你姓……”话没说完,倒是先争气地吐了对面一身。印象中是关宏峰皱着眉头扶他在椅背上靠稳了,还有个声音柔和得要命,也说不准是不是自己幻听:“你呀,别瞎折腾了,好好干吧。”
周巡不记得那天晚上自己怎么在关宏峰家睡下的,只依稀记得自己顶着头疼起夜,看见客厅里灯火通明,关宏峰支头坐在沙发上,露出半截光亮亮的额角,看不清是汗水还是反光。周巡习惯性地看了眼表:凌晨三点。他晃了晃身子站稳,摇着垂到眼前的刘海说:“老关,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关宏峰好像是回了句“我也起夜”,周巡也没当真往耳朵里进,木涨涨的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来回晃悠:头疼,分明没喝多少的,太失水准了。
第二天周巡满头乱毛地在床上醒来,看了眼时间,不由庆幸自己真有先见之明,掐算着避开了查班点卯的日子。关宏峰已经从外面卖了早餐回来,看见他起身,照旧语气平淡地招呼:“过来吃点儿?”“那感情好,正好过会儿还得去队里一趟。”周巡看来是饿了,倒没客气,扒开塑料袋,也不让让正主,便就手一口一个包子地往嘴里塞。
吃到一半,关宏峰的声音又平平响起:“有件事儿还是告诉你,我找工作了。”顿了顿,语调愈发波澜不惊,“保安服务公司,提点儿安保建议,写写公文,挺清闲的。”周巡没料到他突然提起这么句,冷不防一口卡住,差点儿没让包子馅噎死。等他梗着脖子拼命把东西咽下去,你你你地结巴了半天,到底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也是,难道自己能找出更好的说辞吗?没有血淋淋的尸体,没有穷凶极恶的歹徒,没有昼夜颠倒黑白错乱,没有背后伤人的陷害、怀疑和背叛。每□□九晚五,该睡时自然睡,该醒时自然醒,悠游自在,像老干部似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关宏峰说的没错,少了谁支队都能照样运转,还能说什么呢?如果关宏峰真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他没有任何理由和立场阻止。周巡烦躁地捋着刘海儿,满肚子的话,终于还是生生憋了回去。
第2章 (二)
自那天后周巡去找关宏峰的次数明显少了。关宏宇看在眼里非常欣慰,在他心中警队就不是啥好地儿,周巡那小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自然离他那倒霉哥哥越远越好,完全没留意自己这状态就跟操心家里适龄姊妹被人拐跑似的,怎么说都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
倒是他和周巡两人,也算不打不相识,竟混得愈发熟稔起来。周巡闲暇时候,十次里面倒有九次是找关宏宇喝酒蹭吃,偏两个都天生争强好胜,刚开始还能心平气和地聊天聊地侃大山,后来不知怎么就切换到了拼酒模式,回回喝得东倒西歪,满身酒气还不自知,非要凑趣儿抢着逗弄小饕餮玩,气得高亚楠也顾不着客气了,直接一人一脚踹去沙发上醒酒。
不过干刑警的总归是忙多闲少,有次队里案子急,周巡连轴转了三四天,终于抓住嫌疑人,撂了证据和口供,又一口气敲下证人证词,猛抬头才发现车子刚好就停在关宏峰家附近。周巡瞅着那几排密密麻麻的居民楼,想了半天还是决定不上楼了,就搁旁边摊位上买个包子,车上啃两口垫饥,调头回家睡个天昏地暗去。
卖包子的是一六七十岁的老大娘,满头白发银丝儿似的,倒难得精神矍铄。装个袋的功夫,瞅见他盯着关宏峰家窗户出神,嘴上的话就把不住了:“小伙子,看你有点儿面熟,是认识那家人吧?就三楼亮灯那户,管多一人儿住,穿身大衣挂条围巾,清早出去不到傍晚就回来。我看他这会儿在家,你是他朋友吧,咋不顺道儿上去坐坐?”
周巡着实累了几天,这会儿脑子也不转了,心道我和老关眼瞅四十的人,还一口一个小伙子,过两年都该老了!想着再看眼对面,得,倒也是,别说叫小伙子了,就人家这岁数叫他娃娃儿都得受着。本来打算随便敷衍句“还有急事儿”就走人,可顿顿脚功夫,开口的话已经不由自主地变成了:“大娘,你咋知道他这会儿在家?”
银发老大娘眼神温柔得像关爱傻孩子:“我搁这儿卖了这么长时间包子,闲的没事儿啊,就爱瞧这过路的住家的。那户大小伙子呀,不管白天晚上,只要回家就开着灯,你不用瞅别的,看看里头有没有亮儿,就知道人在不在了。”眼看周巡发怔,换个话头又继续唠叨着,“我老早就想说句了,可咱这身份不合适。你不是他朋友吗,回头说说他,现在不都宣传什么节能环保低碳生活么,这大白天的,还是长点儿心省点儿电吧!”
周巡听着是哭笑不得,心说老太太,您这思想觉悟还真高。他自己也了不得,不知道突然从哪儿来的耐心,愣硬生生挤出副乖学生受教育的表情,把老大娘哄开心了,然后隔条街卖了烧鸡啤酒,上车调头找关宏宇去了。周巡敲开小关家门时,忍不住嘿呦了声。关宏宇正穿身黑背心,左手拨浪鼓右手玩具车,不厌其烦地哄着婴儿床里的小饕餮,瞧着架势还真像浪子回头、迷途知返,从此收心养性立志做二十四孝老爹。
关宏宇看看站在门口的周巡,又回身看看窗外挂得老高的太阳,再转头回来,不耐烦三个字已经明晃晃地写了满脸:“我说周巡,大中午头的,你这也不是找我喝酒吧?别学拐弯抹角的,有事儿直说!”周巡想这小子明明还是这么欠揍,可今天自己怎么就一点儿都气不起来呢?于是他难得没脾气地绕过关宏宇进屋坐了,解开塑料袋,两副一次性筷子摆一双拿一双,搓搓毛刺儿就自顾自地吃起来。
关宏宇瞧着他饿死鬼投胎的样子,心里先没底儿了:“嘿,怎么了这是?”周巡吃咸了,就牙咬开酒盖,咕咚咕咚灌进半瓶,打了个饱嗝,这才一本正经看着关宏宇,问:“小关,你是不是老长时间没见你哥了?”关宏宇乐了:“你们警察连这事儿都管?给你闲得吧!”周巡扒着刘海,也没好气儿:“我这刚下案子,还想回去补觉呢!问认真的,别啰嗦!”
看周巡表情也算严肃,关宏宇不知他这是唱的哪出,事关亲哥,想了想还是答道:“前天才见过,这几回都是我哥来,说饕餮还小,总带过去不方便——怎么了?”周巡站起身走到婴儿床边,叉手看着咿咿呀呀的小饕餮:“我今天路过你哥楼下,临街卖包子的说,他现在整天整夜地开灯,你们以前一块住那会儿,也这样?”
关宏峰家隔断多,窗却都不算大,平日里当中几间也总显得不够亮堂。互换身份那会儿,担心身份暴露,兄弟俩无论白天夜晚都拉着帘子,只要有人在家肯定开灯,但周巡显然说的不是这个。关宏宇的脸色沉了沉,听周巡继续说:“我突然想着,那会儿总上他家,有次喝多了,吐他一身,也不知道怎么睡的。大半夜的起来,凌晨三点,看见老关就坐在沙发上,衣服整整齐齐穿在身上——我觉得老关,可能不太好。”
屋里安静得只剩下婴儿在被褥里不停翻腾的细响,周巡沉默着逗小饕餮玩了会儿,撩把刘海儿往门口走:“行吧,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去了。”关宏宇没说送也没说留,站在原地看周巡自己自己关门走了,拿着拨浪鼓转了两声,想想又放下,拿过手机给高亚楠打电话:“亚楠,咱晚上带着小饕餮去趟我哥家吧!”
天刚刚擦黑,关宏宇一家三口就站在了关宏峰家门外。屋里的监控早就撤了,门铃响起来的时候,关宏峰看了眼手机,还认真地思考了会儿这时候有谁会来找自己。然后他打开条门缝,就看见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说着“surprise”,笑得快比怀里饕餮还显小了。关宏峰愣了愣,赶紧把人让进屋里:“过来怎么不说声,大冷天也不怕冻着孩子。”关宏宇应得那叫一个没心没肺:“放心吧哥,我的崽儿肯定像我,体格必须没的说。”
关宏峰皱眉教训:“多大人了,还和个小孩儿似的。”见哥就怂的关宏宇歪头向自家老婆大人投去求救的目光,高亚楠收到感应,看着这性格天差地别的哥俩,清清嗓子接上话来:“大哥你可不知道,我现在呀,家里头一大一小,简直就像养了俩儿子!”亚楠牌实力插刀,品质有保证,三座大山压迫下的关宏宇彻底怂到没脾气。
正说着话,襁褓里小饕餮突然睡醒,睁眼眨巴眨巴,也不知哪里不得劲儿了,小嘴张张合合,哇地就是一通嘹亮的大哭。关宏宇登时手忙脚乱,高亚楠接过孩子摸摸,包裹没湿,温度刚好,上车前才喂过,这会儿估计是没睡够想闹腾,只能抱着来来回回走着哄着。关宏峰在旁边看着,想了想到底还是去门口调低了灯光亮度。
三个大人好半天才终于把小祖宗哄安生。关宏峰照例言简意赅地说:“我去做饭。”没等起身就让高亚楠拦下,怼得也没客气:“行了大哥,你们兄弟俩半斤八两,还是我来吧!你和宏宇看着小饕餮。”关宏峰没说话,除了在武力值上,他对自己向来很有自知之明。关宏宇夫妻来得匆忙忘了买菜,关宏峰独居也没有多少余存,好在高亚楠搜刮完屋里所有能吃的东西,连碗带碟加上从关宏峰卧室顺来的保温杯,也算凑够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酒足饭饱,外面已经黑得星星都出来了。关宏宇附耳跟他哥说:“哥,今天你可比上回见面多笑了两次。”退开两步,不出意外看见关宏峰耳根红了。于是心满意足的关宏宇乐颠颠儿把碗筷收拾好,招呼高亚楠回家给小饕餮加餐,意料中地又被高亚楠踹去先热车。关宏峰没送高亚楠和小饕餮下楼,临出门的时高亚楠顿住脚,回头盯着他夜色般深沉的瞳孔,叹口气:“我看见那些瓶子了,大哥,听我一句,安眠药不能这么个吃法。”
第3章 (三)
隔天关宏宇就抱着被子摁响了他哥的门铃。关宏峰开门看见双明明该跟自己哪儿都一样的奶狗眼,嘴角不由自主抽动两下,开口便道:“关宏宇,你又闹什么幺蛾子?”关宏宇端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就差像小时候被爹娘揍过似的抱着他哥哭了:“哥,亚楠不要我了!”关宏峰眉头皱了皱,撤开半步不动声色地打量他亲弟:“怎么回事儿?”“都怪周巡那老小子,非拉着我喝酒,然后不就喝大了嘛,亚楠她一生气就把我赶出来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