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学长是企鹅完本[耽美]—— by:倾思慕宇

[白夜追凶]赎完本[bl同人]: 《赎》作者:南山孟姜文案:文 案1.这是个真相大白后大关心态在崩溃边缘挣扎的脑洞2.并不知道大boss是谁,怀疑施广陵,所以暂时拿他的名字顶替3.无cp,亲情向友情向,弱化案情走剧情流4.狗血天雷ooc,请千万慎入5.四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隔壁学长是企鹅》倾思慕宇
文案:
莫名成鬼,心脏被自己亲生老子挖了,只为了救双胞弟弟一命。
大抵这世上没什么比这更伤人的了。
阎王那个太妹怕他成魔,把他丢回了十年前让他改变命运。
他才不稀罕什么改变命运,他要做的,是让那家人生不如死!
而隔壁那个冒充他的学长,就是他复仇的第一步。
只是……
为什么隔壁学长是只帝企鹅?!!!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过、陈亦深(齐扣扣) ┃ 配角:吕哲、王子曦 ┃ 其它:企鹅傲娇攻,人类腹黑受
第1章 莫名成鬼,地府一游
(陈亦深就是齐扣扣,就是企鹅QQ的意思……企鹅傲娇攻VS人类腹黑受,这是一个腹黑青年被亲生父亲利用挖心,重生回来报仇,结果被一只企鹅精坑蒙拐骗撩汉的故事,喜欢的亲们辛苦点下收藏~)
引子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就好像脑浆子被人抽走了,完全没有自己的意识,只知道盲目地跟人走。
一步两步。
他记得他走过一条长长的路,一条灯光昏黄、雾气朦胧的路;渡过了一条河,一条很宽很宽、腥臭作呕的河;还有一座桥,一座雕花诡异、泛着红光的桥。
奇怪的是,那座桥上很多人在排队,男女老少应有尽有,那些人很可怕,有的人在流血、有的人没有胳膊、有的人没有腿、有的人没有下半.身、有的肠穿肚烂。
他们排着队渡桥,走到桥中央的时候一个大胸美女发给他们每人一杯饮料,那颜色,像星巴克。
他想跟着排队渡桥,可是那个大胸美女看到他的时候吓了一跳,大喊大叫起来,叫来了一群西装男人把他抓走了。
再然后,他被带到了一个像是办公室的地方,这个办公室贼大,得有两百多平,可整个办公室只有一套沙发一张茶几和一张办公桌,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那些抓他来的西装男人,把他带到之后便松了开,然后整齐划一地站回自己的位置,他发现整个办公室里至少有上百个西装男人,分别站在办公桌左右两边,像是一群保镖,更像是古代衙门升堂喊“威武”的捕头。
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一大长溜。
办公桌前坐了个大概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身高中格子制服,头上还梳了个马尾辫,明显未成年。
不过即使未成年,少女长得格外好看,好看得逼人的那种,就是好看到都觉得,她不是人,似仙,或似妖。
少女正蹲在老板椅上盯着电脑,手里的鼠标快速移动着,键盘啪啪按个不停,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我靠,你是脑子有泡吗?这时候怎么能往后躲,迎上去放冰雨啊!”
“刺客隐身隐身!”
“血血血,老娘要没血了!”
“白痴你们蓝都没了,不加蓝等着天上下蓝雨呢……”
吧啦吧啦,诸如此类的。
然而他看到,少女并没有上YY或者直播什么软件,纯属是在自言自语。
“靠!”少女突然把鼠标往桌上一砸,从老板椅上跳下来,搬起椅子就要砸电脑,“大爷的,又输了,你这破boss就是死活打不过,老子打不过boss打你还不行么……”
少女刚要砸,站在她旁边,似乎是助理的一个中年男人,忙着过去缠住她的腰,“阎王大人啊,您可不能冲动啊,技术部最近紧赶慢赶才给您做出这么台电脑来,您再砸了,又得好几个月没电脑玩了,您要三思三思啊。”
“那就去阳间,多弄几个会做电脑的鬼下来。”阎王少女铁了心要砸。
“没了啊!”助理大叔一把鼻涕一把泪,“阳间会做电脑的鬼都被咱抓下来了,有的受不了压迫宁愿去十五层地狱寒冰里冻着,也不愿意给您做电脑,所以您真的不能砸啊,砸了就真的没了。”
阎王少女刚要说话,突然看到了站在办公室正中央的他,眉毛先是一挑,似乎很是惊讶。
“魔?”随即她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不对,人?好像也不是。”
他笑了笑,“来到这的,不都是鬼吗?”
阎王少女笑了,“对,就是鬼。”
“你那个副本,我能帮你过。”说着,他走过去,阎王少女一听忙着把位置给他让出来。
其实这游戏他没玩过,但玩过其他的,网游总有相似之处,而且刚才他看着阎王玩的时候,已经大致掌握了。
他重新组队,然后进副本,一边打一边给阎王少女讲解,“其实这里,你不用找T去抗,你是远程,只要血加得及时,你自己放风筝就能放死它。”
果不其然,过了没几分钟,电脑屏幕上出现通关的字样。(网游部分只出现这么一点,不会网游的亲别担心,以后没了)
阎王少女简直要抱大腿了,要不是看在这里这么多手下在碍于面子。
“你玩游戏好厉害,你叫什么?”阎王少女双手捧心一脸花痴地看着他。
“额,”他顿了顿,“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怎么又一个鬼死后失忆?判官。”阎王少女突然站直身子,威严无比道。
刚才死命保护电脑的助理大叔上前一步,“在。”
“把死神给我叫过来,是不是又是他干的好事,害得人家失忆。”阎王少女道。
“阎王大人,引大人跟顾秘书去马尔代夫旅游了。”判官回道。
阎王少女嘴角抽了抽,重新回头看向他,一眼便读出了他的名字,“你叫陆过。”
陆过……嗯,自己就应该有个这么霸气的名字。
“喂,陆过,你怎么死的?”阎王少女走去沙发前坐下,从兜里掏出盒巧克力棒吃。
陆过走到她面前,停在三米外的位置站好,两条浓眉微微皱起,“我、也不记得了。”
“也忘记了?”阎王少女仔细看了看他,道:“好大的怨气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怨气,奈何桥估计都撑不住你,怪不得孟婆把你送来了这儿。”
……孟婆你知道凡间电视剧把你毁成啥样了么。
“你一个凡人,死后居然有这么大的怨气,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你的怨气眼看就快要转化成魔气了。”
“你是阎王,难道看不出我的死因吗?”陆过问。
“当然可以,”阎王蹦跶哒地凑到他面前,突然一把扯开他的白衬衫,笑道:“这,就是你的死因。”
只见陆过的胸膛,腹部居然有一个豁大的伤口,鲜血淋漓,这还不算什么,真正触目惊心的,是他的心口,他的心口血肉模糊,胸膛里,却空空如也。
本该跳动在里面的心脏,没有了。
“为什么怨气这么大?”阎王少女跳回沙发上,继续嚼巧克力棒问。
“我、我也不知道,可能因为心脏被挖的原因吧。”陆过有些懵懂。
“外面肠穿肚烂的多了,不照样好好的,哪个像你似的,都快成魔了,”阎王少女傲娇地翻了个白眼,“谁挖了你的心脏?”
谁……是谁呢……
……
“小陆,对不起,叔叔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没有办法……”
“小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下辈子叔叔一定当牛做马报答你……”
“小陆,你别恨叔叔……”
陆过混沌的双眼一下子变得清明,清澈的双眸瞬间变得血红,杀气凛凛愤恨万分,像是要把天地吞没。
“是,我爸爸。”他的身体隐隐泛着紫光,“他为了救我的双胞胎弟弟,挖了我的心脏,是他杀了我!”
“为了救你弟弟,而杀了你?你老子也太偏心了吧。”阎王少女表示不理解。
“对,就是他杀了我,”陆过的身体有些颤抖,“他在我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把我骗到一个类似私人医院的地方,先给了我一刀,然后又跟一群医生打扮的人,把我绑去手术室,活生生,挖了我的心脏。”
阎王少女又掏出袋开心果继续吃。
“我弟弟躺在另一张床上昏睡着,我爸爸站在我旁边一脸歉意地看着我,还有,”陆过竭尽全力地回忆,“还有我妈妈,她虽然没有露面,但我听到了她的哭声,她在手术室外面哭……但是,没有进来阻止……”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原来是你家人做的啊,那你想开点吧,”阎王少女差点被开心果噎死,“你想啊,你虽然死了,可你弟弟带着你的心脏活下去了啊,他们三个还是幸福的一家人,牺牲你一个,成全三个人,你是身为他们的家人,应该觉得欣慰。”
“我为什么要觉得欣慰!”陆过突然咆哮起来,周身的紫光越来越盛,“当初是他们不要我的,把我一个人丢在那么可怕的地方,不顾我的死活!后来是我自己找回来的,我没想打扰他们,我也不想干涉他们的生活,我只是想离爸爸妈妈近一点,可是他们呢!”
“他们只是把我当一个容器,给他们小儿子养心脏的容器,一旦他们的小儿子有任何情况,就要牺牲我保全他,凭什么?凭什么!我不会放过他们的,他们想一家三口享尽天伦?不,不可能!想都别想!我要让他们不得好死!”
紫光越来越盛,充斥了整个屋子。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亲,很抱歉,这几天全文大程度修改,可能要麻烦亲们重新看下了,这次的引子和前因后果都写在了前面,为后文做铺垫,希望亲们喜欢。第一章 小攻并没有出现,亲们别急,很快就开始甜宠模式了,陈亦深就是齐扣扣,就是企鹅QQ的意思……企鹅傲娇攻VS人类腹黑受,这是一个腹黑青年被亲生父亲利用挖心,重生回来报仇,结果被一只企鹅精坑蒙拐骗撩汉的故事,喜欢的亲麻烦点一下收藏哈
第2章 陷入魔道,被迫重生
阎王少女咽了口口水,完了完了,她本来是想好好安慰他,好让他放下自己心中的怨念重回正道,怎么还适得其反了呢。
阎王少女忙着跳起来,“要入魔了要入魔了,快快快,快给死神打电话啊!”
判官无语地提示,“阎王大人,说过了,引大人去度假了。”
“那白砚?那只死熊猫呢?让萧知把他老公叫过来帮忙啊!”阎王少女急得直跳脚。
“砚殿下和萧助理去玻利维亚看盐湖了。”判官扎心地再次提示。
阎王少女不跳脚了,耷拉着眼皮看向判官,“去,给我拿把枪来,我要毙了他。”
“为什么?”判官一愣,“这小伙子挺好的,我看了看他生前的事迹,没做过什么坏事,反而干了不少好事呢,咱们可不能滥杀无辜,这会违反20XX年新地府律法的。”
“白痴!你看不出来他要成魔了嘛!”阎王少女把半包开心果丢到判官脸上,“万一他成魔后滥杀无辜,你负责把他抓回来?”
判官赶紧拿枪去了,他就是个文官,打架的事还是交给黑白无常吧。
“成魔?”陆过冷笑着看着自己周身的紫光,“那我是不是就有法术了?是不是……就可以报仇了?”
……还真要去杀人!
“判官你给我快点!”阎王少女忙着催道。
哪想判官还没回来,牛头马面先冲了进来,似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气喘吁吁的。
“禀、禀告阎王大人,打进来了……”牛头话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果不其然,外面传来打斗的声音,噼里啪啦的。
“谁打进来了?”阎王少女问。
“齐、齐、齐……”马面说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
“齐什么齐啊!”
还不等牛头马面回答,外面传来一声男人的大喝声。
“阎王,你把人给我交出来!”
这声音,不知道为什么,陆过觉得有些耳熟,但是又想不起来。
听到这声音阎王脸色一变,“怎么是他啊,他说把谁交出来?”
牛头道:“他说咱们抓了他的心上人。”
心上人?阎王少女朝陆过看去。
陆过正研究着能不能变成孙悟空呢,完全没注意到阎王的眼神。
阎王想了想,突然凑到陆过身边,本来想勾住他的脖子,可发现陆过太高够不着,索性改成搂住他的胳膊了。
“小陆啊,你想不想要一个重来的机会啊?”
陆过看着这个明显长得比自己嫩的女娃娃管自己叫“小陆”。
“重来?什么意思?”
“你今年多大?”阎王少女问。
“真实年龄三十,身份证上二十八。”
“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回到十年前,重来一次,如果你能改变自己被挖心的命运,你就能获得新生,可以在那个时空继续活下去,直到自然死亡;如果你还是免不了被挖心的结果,你就会回到这里,回到这一分这一秒,要么乖乖投胎,要么被我一枪打死,怎么样?干不干?”阎王少女挑着眉毛忽悠。
“额,穿越啊?”
阎王少女俩眼亮晶晶地使劲点头,“嗯嗯,总是看电视穿越,想不想自己感受一下?”
外面那人还一边打一边嚷嚷着让阎王把人交出来,眼看就要打进来了。
陆过从来是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人家找心上人关他什么事,专心复仇才是关键。
陆过果断摇头,“不想,我觉得,还是成魔回去复仇比较快……”
“我说让你回你就回!再吵吵我毙了你啊!”
“可我……”陆过话还没说完,只见阎王少女大手一挥,人已经不见了。
门外的人终于打了进来,气冲冲地朝阎王冲过来了,“他人呢?”
“在人间潜伏多年,终于舍得现原形了。”阎王少女又回沙发上去了,不过这回她没零食了。
“我问你陆过人呢!”他急着找陆过,真不想跟这个腹黑女多纠缠。
“回十年前了。”阎王少女笑得那叫一个笑靥如花,“我把他送回去的。”
他不禁急得焦头烂额,逆转时空这种事,只有神族的人才能做到,然而他不是。
“想去找他吗?”阎王少女问。
他忙着使劲点头。
阎王少女笑了下,再大手一挥,他人也不见了。
判官从办公桌底下默默钻出来,“阎王大人,您把他也弄回十年前,不怕他改变历史进程,产生蝴蝶效应啊?”
“不怕,陆过回到过去是我批准的,所以他的记忆还在,可这个姓齐的嘛,是被我打回过去的,所以记忆只停在当年。”姓齐的有句话说的没错,她就是腹黑,怎么样,你咬我啊~
“可是您强行逆转时空十年,不怕玉帝叨叨您啊?”判官问。
“不怕,凡间十年也就是天上的十天,我听说昨个玉帝找太上老君下棋去了,他俩每次下起码得半个月以上,时间够够的。”
判官秒懂,“还是您高,姜还是老的辣,果然不愧是好几万岁的阎王大大。”
阎王少女开心了。
十年前,十年前他在做什么来着?十年前他身份证上十八岁,啊对了,在考大学。
那年……
十五坪大的小公寓里,白色的墙面因年代太久已经有些发黄,水泥的地板坑坑洼洼有些不平,水龙头滴滴答答地滴水,套间里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桌子和几个凳子,衣柜和桌椅上的油漆有些脱落。
窗户已经关不紧了,被风吹打着发出吱呀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惊悚。
突然的手机铃声使陆过从床上惊醒,他猛地坐起来,喘着粗气打量着四周,似是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这里……是他家?那个故意租在那所学校附近的小公寓。
他,真的回来了?
他有些不敢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是热的,还有心口,里面有跳动的触感。
是心脏。
他的心脏。
还跳动在他的胸膛里,没有被挖走的心脏。
手机铃声还在继续,陆过这才回过神,顺着声音找到手机,手机还是有键盘的,他拿在手中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他按下绿色键。
“陆过!”一接通,对方的大嗓门从听筒里传来,“我刚旅行回来就听说了,你高考满分啊!”
“嗯。”好半晌,陆过回了这么一声,对方的声音他很熟悉,这是他高中的铁哥们杨天宇,只是可惜大学他去了美国,杨天宇去了英国,直到他死,都再没见过面。
突然再听到,他竟觉得鼻头有些酸。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