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得之我命完本[bl同人]—— by:与风绵

隔壁学长是企鹅完本[耽美]: 《隔壁学长是企鹅》倾思慕宇文案:莫名成鬼,心脏被自己亲生老子挖了,只为了救双胞弟弟一命大抵这世上没什么比这更伤人的了阎王那个太妹怕他成魔,把他丢回了十年前让他改变命运他才不稀罕什么改变命运,他要做的,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得之我命(剑三)》作者:与风绵
文案:
二十年前,扬州巨贾一夜之间惨遭灭门,牵连无数。此事本应震惊朝野,却人人自危,缄口不言。
他是火海中唯一的幸存者,亲眼目睹了家人的死亡,便誓要不惜代价报仇。他隐姓埋名,一步步精心策划,机关算尽,却没想到把自己也算了进去。
他是江湖一代名侠,亦是他仇人的儿子。他天性善良正直,拥有世人皆羡的一切却只对他倾心。而面对他的步步紧逼,正义面前,他又该如何抉择?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虐恋情深 游戏网游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泽漆,叶明悠 ┃ 配角:陆微生,秦云洛,叶明溪 ┃ 其它:剑三,藏剑,唐门,纯阳
第1章 第一章
夜凉如水,白日熙攘繁华的扬州城已是零星灯火,几盏通红的灯笼在夜里忽明忽暗,微弱的烛光扑在街口一个步履蹒跚的醉汉身上。
男子身怀酒坛,衣衫不整,嘴里不时发出怪异的低笑,脑子里一边想着刚才那个娇滴滴的小娘子脚又不听使唤的往回挪去。
黑夜里只剩下风吹树叶的声音,男子急匆匆加快了步伐,心里总好像有块石头压着,堵得慌儿。
“这位大人,深夜寂寥,可否陪在下喝两杯?”
四周突兀响起一个清冷的男声,惊得醉汉酒醒了大半。可四下瞧去不见人影,只有摇曳的树影和叶子的沙沙声,此刻就连被称为顺风耳的沈意也听不出人在何处。
四周安静下来,连风声也戛然而止,沈意只觉得额头有些冒汗,仿佛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直勾勾盯着自己。“谁……谁在装神弄鬼!出来!”沈意大声喝道。
“我不就在你面前吗。”那声音阴阳怪气的,好像是从前面的暗处传来。
沈意揉揉眼睛,借着酒胆儿往前走了两步,前面的黑暗里果真有一团模糊的影子,只是自己在明处不好察觉。
“你是谁?”沈意问道。
黑影不作答。恍惚间,沈意感觉眼前一空,随即发现前面的黑影居然不见了!沈意大吃一惊,哆嗦着腿往墙根退去。“鬼——鬼啊!!”沈意大叫出来,拔腿想跑可腿竟发软完全不听使唤。脖子后面阵阵阴风,沈意一回头,这一回头不要紧,红色烛光里,一个身着黑甲的男子静静的斜倚在墙上,虽然是侧脸对着他,但是男子脸上的那半边银色面具是他永生难忘。
啪啦——
手中的酒坛摔在地上,酒水四溅。男子转过脸,一双杀气腾腾的眸子紧紧盯着他,嘴角微翘像是在嘲笑自己的猎物。
“唐……唐……”沈意张嘴结巴着,却怎么都叫不出那个他认为罪孽深重的名字。
“看来你都记得。”男子邪恶的勾起唇角。一句平淡的像问候的话在沈意听来就像阎王点名,他看着男子慢慢的抬起了手,又轻轻放下,像是在叫他过去,但是耳边却清晰的响起空气被撕裂的尖鸣声,他什么都看不到,只觉得脖子一痒,话被堵在喉咙里,身体已经抽搐着往后倒去。
“唐鸩羽。”男子淡淡的说完,黑色的身影已经融入夜里。身后,一片翠生的绿竹叶儿打着旋儿落下,正巧落在尸体脖子的细小伤口上。
旁边的杂草堆窸窸窣窣响了一阵儿,里面探出一个白色的小脑袋,接着身子也钻了出来,是一只毛色白亮的猫儿。那小猫儿凑到那滩酒水前,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一口,突然像吃到了坏掉的鱼,咳咳的不停吐舌头。它滚圆的异色瞳瞪着男人消失的那片黑暗,一个蹿步不见了。
白天的扬州城热闹非凡,南来北往的商人络绎不绝。街边的各种店铺美食整整排了好几条街。在一家包子铺的门口拐角处,一个流浪的乞丐死死盯着蒸笼里皮薄馅大的肉包子,口水都流到了胸前,眼看着大肉包子出锅,打开蒸笼,香气四溢,小乞丐再也忍不住,扑到门口,伸手就要抓包子,结果被彪悍的铺主一把撂倒就要报官,叫花子急了:“别报官!别报官!俺有钱,俺不是来偷得!”
此时包子铺门口已经聚集了好多看热闹的,为了不把事儿闹大招来官兵,叫花子把包子铺主叫到一旁,匆匆从破衣服里掏出一个小包袱。小叫花子咽咽口水,小心翼翼的将包袱层层打开,顿时,一条金灿灿的金鲤鱼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鱼有两只巴掌大小,通体黄金塑身,黄澄澄的鳞片历历可数,鱼尾呈摆动之姿,鱼身呈遨游之态,尾鳍刻画的栩栩如生,每一片鱼鳞上都精雕细琢着复杂的花纹,只不过鱼身蜿蜒的纹路上却渗着细细的泥土,就好像在地里埋过一样。再细看这锦鲤,总给人特别怪异的感觉,但又察不出哪里不对,仔细一瞧竟发现,这鱼的鳞片竟然都是逆着生长!
那卖包子的一见这架势,虽心中贪婪,但见其物必是及贵重,再说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他要收了这锦鲤,不免被歹人盯上,心中思忖再三,还是性命要紧。反倒是这叫花子,出身低贱又怎来的这珍奇宝物,还是报官吧。说着就要拉人去衙门,谁知那叫花子耍起了无赖,一屁股坐在地上,喊道:“俺这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你凭什么带俺去衙门!”
“你一个小叫花子吃了上顿没下顿,哪来的这等宝贝,还说你不是偷的!”
“你先听俺说。俺这个东西,是在城南挖的,年初城南发大水,冲垮了唐家老宅,地下冲出不少宝贝,好多人都去挖了,不信大家伙去看看,地底都快挖穿了。”小叫花子说书一样道出这笔意外之财,大家都是将信将疑,谁都知道,唐家老宅荒废二十余年了,当年一场大火,唐家上上下下一百零八口人命无一生还,还经常听过路的人说,夜半老宅里都有鬼哭声。
人群里一片嘈杂,有胆大的提议一起去看看,也有人说,拿了这笔钱财会遭到冤死鬼的报复,还是性命要紧。
对面茶楼上,一个明黄衣衫,容貌俊美的男子细细品着手中的龙井香,神态悠然自得,楼下的嘈杂丝毫入不了他的耳,清香的茶味化入口中,有涩有香。一碗茶品完,男子掏出一袋钱来,唤来随从,吩咐道:“去把这个乞丐叫来。”
一旁正在调戏清秀堂倌的人转过脸来,剑眉微挑,眸如星子,手中扬开的折扇掩住半边脸,神秘的说道:“大哥,你可知唐家人是怎么被灭门的?”
那个被称作大哥的黄衣男子啜了一口茶,看都没看他,“这种事还是不知道的好。”
叶明悠挑挑眉,又继续逗着旁边羞红脸的堂倌。那小堂倌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了,黄衣男子看不下去了,重重咳了几声。叶明悠才极不情愿的收手,从袖里掏出一大串钱扔给堂倌,摆摆扇子让人退下了。
“你再这么下去,扬州城就无人不晓叶家二公子好断袖之癖,再传到父亲的耳朵里,到时我也帮不了你。”黄衣男子望着楼下的光景,神色平淡的说。
“谁敢多嘴我让他第一个服侍本少爷。”叶明悠满不在乎的给自己斟了碗茶,慢悠悠的吹着杯中浮茶。
黄衣男子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他一把夺下叶明悠手上的茶碗,沉声问道:“你这么做可对得起芸洛?”
叶明悠一愣,默默垂下眼掸掸溅到衣服上的茶水,沉默了良久,才缓缓道:“既然我会娶她,那就一定会对她好。”
两人都不说话了,思绪又回到幼年时三个人竹马绕青梅的情景,那时候谁也不懂情为何物,叶明悠不知道自己会偏好男风,叶明溪不知道幼年秦芸洛已经深深烙在自己心上。真是世事弄人,现如今叶明悠被迫娶将军之女秦芸洛,而叶明溪却只能把这一切藏在心里。
“小二!拿酒来!”叶明悠叫道。
“二少爷,咱这是茶楼,喝酒……您……您得到对面去。”一旁侍奉的小二战战兢兢的说。
叶明悠拿出一把钱来拍到桌子上,不耐的说:“买去!”
叶明溪无奈的摇头。
吩咐下去的随从已经回来了,带了一个衣衫破烂的乞丐上来。那乞丐知道,这位富家公子不会无缘无故找自己,铁定是为了自己挖的这宝贝。“叶大少爷,您找我来…?”乞丐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
“你刚才楼下所说,都是真的?”叶明溪开门见山的道出目的。他已经盯着那条锦鲤有些时候了,从破布里一拿出来,便进入他的视线。
“是真的是真的,大少爷我可不敢骗您,您找人打听打听就知道了。”
“好,你这东西外面当铺不敢收,我出一千两,你意下如何?”叶明溪不紧不慢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小乞丐眼睛都亮了,他知道当铺是当不了这么多的,如今有人买这烫手山芋,自然是好,当即就答应下来,喜滋滋的奉上宝贝。
叶明溪心知此宝贝很可能是家中长辈曾提起的,记载绝世武学的逆鳞鲤。
“逆鳞鲤?”叶明悠半眯着眼睛,手支在桌上撑着个下巴,随意扫了一眼叶明溪手中的宝贝。
“你知道?”叶明溪惊讶的问道。
“书上见过。”
“我先回庄了,你也早回。”叶明溪包好宝贝,看了眼正在把玩折扇的叶明悠,起身离开了。
叶明悠撑着个脸百无聊赖向对面酒楼望去,两家中间虽隔着一条街,但仍能听到对面不绝于耳的噪杂,他是最不愿意去那种地方的,他宁愿来喝茶。
买酒的小二噔噔跑上楼来,把酒坛往他眼前一栽,气喘吁吁道:“二少爷,您要的梨花春卖……卖光了,您要不尝尝这曲米酒?”
“卖光了?”叶明悠一听打起了精神,质问道:“怎么偏偏本少爷想喝的时候卖光了?”
小二为难道:“小的刚才去的时候……碰巧有位公子包场了,只许喝不许带走。”
“谁家公子出手这么阔绰?”居然不给他面子,这偌大的扬州,有谁不认识他叶明悠的,哪家没跟叶家有点生意来往。
“是个生面孔,长得挺好看的,您去的话一眼就能认出来。”
“早说。”叶明悠拿扇子敲了下小二的头,喜滋滋就往对面跑。怪不得方才他看对面人平白无故多了许多,原来有免费的酒吃,他倒要看看是何许人也。
“哎呦,叶少爷,请留步!”
叶明悠还没来得及踏进酒楼的门槛就被人叫住,一个体态臃肿衣着富贵的胖子急匆匆拦住他,把他拉到一边,看这扮相□□是这家酒楼的老板。
“贾老板?瞧您急的这一头汗。”叶明悠扇子点点他的手背,示意他松手。
“是是,难得叶少爷认得我。”贾老板抹了抹脑门上的汗珠,道:“叶少爷是来取这梨花春的吧,都给您留着呢。”说着另只手掏出个白瓷细颈瓶来颤巍巍送到他面前,却被叶明悠用扇子挡下了。
“这么一壶酒就想打发我?咱不是说好,我付你十倍的价钱,这梨花春就给本少爷留着,怎么今天有人价钱比我高,贾老板就按捺不住了呢?”叶明悠没好气的道。
“少爷,这……人家那位公子包了场的,我本来是想给您留着这酒,结果楚公子点名要梨花春,我实在是……不好做啊!”
“楚公子?什么门道?”这整个扬州还没听说有这么号人物,就算江湖上的也得给叶家几分薄面,这人如此不识抬举,怕是专门找不痛快的。“罢了,我自己去看。”叶明悠绕过贾老板肥胖的身子,摇着折扇挤进人堆里。
贾老板在后面急的直拍手,今天这生意怕是没得做了!他急忙跑到叶明悠前面,一边让小二赶紧关门一边吆喝道:“让让!快让让!叶二少爷来了!都别挤!”
噪杂的酒客顿时安静了许多,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盯向叶明悠,都等着看一场好戏。
叶明悠毫不在意的走到柜台前,点点桌子道:“十坛梨花春,送到山庄。”
人群一片哗然,这梨花春价格不菲又难喝,全城的酒馆总共也不过存了十几坛,一半都在西江月,他居然开口就要一大半。
“这……”掌柜的翘着胡子望向自家老板,有些不知所措。
贾老板也讪笑道:“二少爷,没那么多了。”
“有多少要多少。”叶明悠扔出自己的钱袋子,打开里面全是金珠银珠,抓一把在手里沉甸甸的。
贾老板眼睛都冒光了,心想给就给吧!为了一个场子得罪扬州的地头也不值当。“那……那请少爷回庄等候,一会儿就给您送回去。”贾老板搓着手笑道,眼睛都挤成了一条缝。
这还差不多,给钱岂有带不走之理。叶明悠拿过贾老板手里的酒瓶仰头饮了一口,清雅的梨花香沁人心脾,令他浑身自在。“这个,代我送给楚公子,本少爷请他的,不要钱。”他把喝了一口的酒瓶又塞回贾老板手里,剑眉一扬,粲然笑道。
“贾老板,我要的梨花春怎么还没上来?”
叶明悠抬脚刚要走,后面突然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他循着声望去,却没瞧见人。一会儿楼梯上徐徐下来一人,水蓝色长衫,头发半束,敛目低眉,面若皎月。他手持玉樽,步伐不疾不徐,恍然间若天上谪仙,举手投足极尽风雅。
看热闹的都看愣了几个,叶明悠也意味深长的看向他。
贾老板急忙迎上去道:“楚公子,您看这……叶家二公子提前预定的梨花春,您要不……”
“我也是给了钱的。”那个姓楚的边说边抬眸看向叶明悠,细长的眉目清清冷冷,眼里不落半分浊世影子。
叶明悠没说话,四周静了片刻。这俩人一对上,便如同针尖对麦芒,互不逊色。论样貌,一个似南国的金风细雨,霁月光风,道不尽的风华;一个如北国落雪琼枝,簌簌清萧,出尘绝俗。论家世,俱是一掷千金或挥金如土的主儿。不过这两样都是表面的,大家更在意的是,一会儿如果打起来,这楚公子拿什么跟叶家少爷比,众所周知叶家乃神兵世家,一把长生剑天下无人不知,而叶明悠正是这把长生剑的主人,少年时剑术便已登峰造极,这姓楚的来时也不打听打听,什么人都敢惹。
“既然楚公子也想要这梨花春,那不妨一人一半?”叶明悠想了想,还是先退一步。
谁知那姓楚的根本不买他的帐,语气生冷道:“我全要。”
这下人群又不淡定了,纷纷议论这人不知好歹,叶家公子给他面子都不要,成心想找死。
叶明悠也不得不承认,自己面对“美人”耐心不是一般的多。他低头俯近他耳边,小声耳语道:“今天这梨花春说什么我也要带走,要么……楚公子陪我一晚,如何?”看着他渐渐发红的脸,叶明悠心里乐开了花。
楚泽漆恼羞成怒地推开他道:“登徒子!”说完掌刃就朝他劈来。叶明悠轻易躲了过去,一手握住他的手腕把他往怀里一带,另只手抓住他的手连同手里的白玉樽,举起来,倾下,一饮而尽。
“好酒。”叶明悠在他耳后吹了口气,满口酒香。
楚泽漆被他气的面红耳赤,周围很多人都在拍手叫好了,绕他是冰窖里的冰也经不住这般戏弄,他红着脸挣脱开,怒道:“我当叶公子是正人君子,没想到也这般轻浮!”说完气呼呼的就要走。
叶明悠闻言也是一愣,追上去问道:“敢问公子大名?”
“……”
“楚公子也爱喝这梨花春?”
“……”楚泽漆板着脸不理他,叶明悠锲而不舍的追在后面。街上人来人往,不免有异样的眼光,他终于忍不住道:“你若再跟着我,休怪在下不客气。”
叶明悠嘴一抿冲他笑:“不客气就不客气,反正你打不过我。”
楚泽漆懒得与他多说,瞥见一家青楼,一头钻了进去。叶明悠前脚跟着他迈进去,后脚又退了出来,抬头望望门上匾额,又心虚的瞄了瞄四周犄角旮旯,他目光所及的地方一个脑袋迅速缩了回去。叶明悠轻笑一声:“算了,本少爷有的是办法找到你。”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希望大家尽情bb!!
第2章 第二章
叶老庄主这个时辰正在拭剑园中练剑,虽已年逾半百,但身体极为年轻硬朗,在江湖上颇有声望,叶明溪很敬佩自己的父亲。在一旁欣赏完一套梦泉虎跑,他心里暗想,如此浑厚的内力再配上这绝世武学不知会有怎样的效果。
“在一旁看为父舞了这么久,可有感悟?”叶老庄主放下轻剑,慈祥的倒了碗茶递给叶明溪。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