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豪门之养夫完本[耽美]—— by:蒹葭妮子

这个主人是我的完本[灵异神: 《这个主人是我的》喵类欢鱼文案:1、在吴立记忆中小橘猫是一只胆小的小奶猫,可是今天居然跟着自己走了这么大截路,是因为他帮助过它吗,他觉得有几分好笑调侃道:“小家伙,这跟屁虫的习性倒是和小狗很像呢小家伙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豪门之养夫[娱乐圈]》作者:蒹葭妮子
文案:
丁澄在国外一海岛晒着太阳,在要睡过去的时候,接到国内好友的电话,随后他坐海岛最早回国的航班,赶回了北城。
“这是小爷喜欢了十年的人,你们谁敢碰他一指头试试!”
丁澄青灰着脸,像是炸了毛的小兽,将齐家这些唧唧嗡嗡的亲戚们全赶出病房去了。
“你也太没用了,小爷只是离开两年,你就成植物人了……”
丁澄这辈子也就为齐陵哭过,他抹去眼泪,抓住了齐陵的手,“以后,我养你。”
重生攻原本只是想借机钓出些不安分的鱼,才装的植物人,却不想把上辈子早早和他没了关系的小妻子给钓回来了。
豪门少爷娱乐圈赚钱养夫蜕变史。你养我,我宠你。甜甜甜,宠宠宠~~~主受,1v1,he。
1.豪门狗血+架空娱乐圈,请勿代入现实世界,架空!架空!架空!
2.苏爽甜,不适请止步;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重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丁澄,齐陵 ┃ 配角: ┃ 其它:
第001章
北城西郊国际机场,1区出口处,一短衫夏装青年提着电脑包大小的箱子从里面走出。
众多接机的行人都将目光聚了过来,除却这凛冬时青年过于异样的装束外,还有就是这人的模样气场都很出众。
身高腿长,至少一米八五,带着墨镜,看不清楚眼睛,可依旧能感觉出是个好看又耐看的青年,鼻梁高挺,唇形饱|满,肤色偏白,可不是那种没见过阳光的白,他的白配合他的身材,给人一种相当健康阳光的感觉。
年岁二十出头间,相当年轻,被他目光扫及,一些女性的心跳不由得就加快了。
他的目光毫无自觉地在人群中扫过一遍,然后脚步加快朝一个方向走了过来。
那一片区域议论的声音低了低,却已经有很多人在怀疑,这是不是某个刚出道的男星了,但是很快,在他们还没琢磨清楚的时候,青年就跟着一西装披大袄男人走出机场了。
“我说丁少爷,你再匆忙也得带一件风衣裹着,北城现在什么天气,你不知道啊。”
西装男人皱眉看了一眼他身侧没多少言语的丁澄,他嘴|巴动了动,没再多说,他先开了空调,然后去后备箱给丁澄找衣服。
“穿上,别他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你自己先病了。”
西装男人叫陆铭,其实也就比二十一岁的丁澄大了两岁,但今年夏天开始,他被他老爹弄到公司底层里历练,他刚刚是去接待了一个客户,再赶过来给丁澄接机,装束就略正经了些,可怎么也比丁澄大冬天穿着短袖要正常多了。
“嗯,”丁澄终于应了一声,他穿上羽绒外衣,随手把墨镜摘下来,顺便又吓了陆铭一跳。
标准的双凤眼,长长的睫毛,可平日里干净清澈的眼中,此刻却有些藏不住的疲惫红丝,从陆铭把齐家的消息告诉丁澄到现在,他怕是没合过眼睛。
“去医院。”丁澄随即和陆铭这么说,他脸上的神色比之前更严肃两分,陆铭想和他打哈哈,缓解缓解气氛都不不知道能找什么话了。
车启动,迅速往北城最好的私立医院开去,丁澄偏头看向窗外,天空又飘起了鹅毛大雪,大衣裹在身上他依旧没感觉到多少暖意,就和这窗外的雪似的,凉得他整个人发懵。
车在医院前停下,丁澄抓过他放着重要证件的箱子,他偏头对陆铭说了一声“谢谢”,就下车快步往医院大楼走去。
“喂,丁澄你等等我!”陆铭急忙喊了一句,他要是放心让丁澄自己来医院,他就不用这大雪天亲自去接机了,可丁澄估计没听到他话,就没影儿了。
“平日里多精明一人儿啊,怎么遇到齐陵就犯傻个没完没了呢!”陆铭把车停好,又不解气地踢了一脚地上的雪,可丁澄心甘情愿,他这最好的朋友又能如何。
丁澄在护士那里问好位置,踏入电梯开始,他的心跳又再次失控,以前是对着齐陵紧张羞涩的失控,现在是被压抑得失控。他想不明白,怎么好好的一个人说出事儿就出事儿了呢。
从热带海岛到凛冬北城,短短两天时间,他的心境翻天覆地。
丁澄推开病房的门,还未能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就先被眼前的场景再刺激了一下。
足足九人围在病房前,六个保镖装束的人相互对峙,其中一人就守在门口边,还有俩人就在床前,不知道正在对齐陵做些什么。
“他|妈的!你们在做什么?”丁澄推开门口边想拦住他的男人,大步上前又一把扯开了围在病床前,面相较为年轻些的男人,随后再挤开了另一个同样西装革履的老男人。
丁澄像炸开了毛的刺猬,额头的青筋微微鼓荡,完全被激怒了。他随手抓过水果篮边的水果刀,带着哑色的声音发出,莫名受伤。
“小爷喜欢了十年的人,你们敢碰他一指头试试!”
丁澄挥着水果刀,出手姿势,甚至他的神情都足以说明他不是在开玩笑,这些人再敢碰齐陵一下,他绝对会和他们拼命。
“你是谁?我哥的……情|人?”
齐威依稀觉得眼前的人有那么些眼熟,可又想不起他是谁来。
“爸,你就让他和我这么说吗?滚,你们都给我滚!”
齐威没能认出丁澄,丁澄却认出这原本不知要对齐陵做什么的俩人是谁了,齐威是齐陵后妈的儿子,这中年男人正是齐陵的亲生父亲齐柏。
“是澄澄啊……”齐柏面色浮现明显的尴尬之色,可丁澄不仅仅是他大儿子联姻来的小妻子,也还是丁家老爷子的幼孙。
别看他对丁澄一直严格要求,丁澄一旦有不如意,为他出头的人里绝对会有丁老爷子在内。
“滚!”丁澄手中的水果往一边扔去,直接嵌入到病房内的实木桌子上,手劲儿看着还真不小。
齐柏虽然觉得被冒犯了很不高兴,可丁澄这副架势,他也不想再触他霉头,何况他今日过来要做的事儿也已经弄好了。
他脸上浮起十分僵硬的微笑,“澄澄你误会了,我和威儿担心阿陵的病情,来看过他几次,可这些人不识好歹,我是他父亲,如何不能探病,我这也是没办法。”
丁澄冰冷的眸光没有任何改变,齐柏按住齐威的肩膀,让他不要发声,他继续道,“我和威儿看过阿陵就好了,我们还有事儿,过几日再来看他。”
他说着偏头对他带来的人点点头,然后和频频回头若有所思的齐威走出了病房。
陆铭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大帮子人,他捏紧手机,到底没要报警,那当中的齐柏和齐威,他也是认识的。
“你们打不过,就不知道叫人,或者去报警吗?”丁澄看着那三个人高马大的保镖,其中一个他还留有些印象,的确是齐陵身边的人。
他语气低沉下来,又瞪了他们几眼,身体才缓缓侧过去,却看到被包得只剩一双眼睛在外的齐陵,可即便如此,他也认得,那是齐陵的眼睛。
齐陵的眼睛很漂亮,也很冷,看人时总给人一种要被冻着的感觉,可那双总带给人莫名压迫感的眼睛,此刻却是闭着,而不是意味不明地看着他了。
眼前这个给不了他任何回应的人就是齐陵,是他死心塌地喜欢了十年的人。
“你也太没用了,小爷只是离开了两年,你就变成植物人了……”
丁澄鼻头微酸,忍了三天的眼泪直接砸落在齐陵的指尖上,他拉过凳子坐在病床前,抿着唇,死死地忍耐,可没办法,看到齐陵这幅模样,他心头的所有情感都面临着崩溃。
他抓着齐陵的手控制不住地颤|抖,眼泪又再次落下,他这辈子除了小时候不懂事被他爸揍哭过一次,其他时候也就为齐陵哭过了。
“齐陵,我喜欢你,喜欢到快要疯了,如果不逃出去,我都不知道我会做些什么。”
丁澄的眼睛酸涩得厉害,他迷蒙的视线中,只能看得到齐陵,除此外的一切人一切事儿都被他忘记了。
他忍了这么多年都说不出口的话,却不想是在这种时候告诉齐陵。
他的手轻颤着抬起,落到齐陵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脸颊上,轻轻一抚就离开了。
“齐陵,你别怕,以后我会养你,我会努力赚钱,带你找最好的大夫,找最好的护工,我不会放弃的,所以请你也不要放弃。”
三个保镖对视一眼,又继续往后退了几步,丁澄真情流露,并非齐柏齐威之流要在齐陵身上图谋些什么的人。
陆铭也退回到门边,他轻轻摇头,对于丁澄的死心眼也算是无奈了。
明明心里喜欢人喜欢得要死,甚至去丁老爷子那里求来了这个联姻,可又能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毅然出国,到如今距离丁老爷子给的期限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又出了这事儿。
现在无论谁和丁澄提离婚,他都不会再肯了。
丁澄去找丁老爷子时,和他有过一个约定,如果三年内他没办法让齐陵也喜欢上他,他就必须主动和齐陵离婚,结束这段在很多人觉来都是错误或者不必要的联姻。
因为从后来齐陵的作为看,他的能力根本就不需要联姻,丁家是有带给他助力,但没有丁家,他一样可以牢牢把控住齐家。
而这三年,丁澄出国就有两年多的时间,在国内的时光只怕见齐陵的次数都少得可怜,别说追人,怕是齐陵到现在都不知道丁澄这么喜欢他。
陆铭对那三个保镖扬扬手,那三人稍稍迟疑,就和他一同退出了病房,将空间留给情绪依旧难以收拾的丁澄,以及病床上毫无反应的齐陵。
顺便陆铭还要从保镖那里知道齐柏和齐威是做什么来了,就丁澄那死心眼,他要护齐陵,就必然和齐家的那俩人以及那些糟糕的亲戚对上,他们的来意就有必要弄清楚了。
丁澄心情收拾比陆铭以为的还要快些,陆铭和三个保镖话没说完,他就出来了。
“已经被按了指纹了。”
丁澄说着眯了眯眼睛,齐陵拇指上留有印泥的痕迹,他方才注意到了。
第002章
而丁澄本人除却微微发红的眼眶,已经不大看得出来其他,可他话一出来,那三个保镖都低了低头,他们保护齐陵的工作没有做好是绝对的。
“何大哥你去给我再叫些人来,不仅病房前,就是医院大厅附近也给我守着,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探视齐陵。”
丁澄和何力对视,他是齐陵相当信任的人,丁澄就不能直接做主将他解雇,可这样的失误再出现一次,丁澄就不会再念这些旧情了。
“是!”何力端正了神色,应了话,随后他走到一侧去打电话叫人,而他也终于认出眼前的人是谁了,齐陵三年前结婚的丁家少爷,再没有人比他更有资格说这样的话了。
“你有什么打算,如果需要我帮忙,尽管说,”陆铭拍拍丁澄的肩膀,从他给丁澄打那个电话开始,他对眼下的情况就有大致的猜测了。
如果没有这样的意外,丁澄应该会按照他和丁老爷子的约定主动离婚,可现在绝无这样的可能,以后无论齐陵是好是歹,丁澄这一步迈出来了,便不会再退回去了。
可原本就是这般利落性子的丁澄,在对面齐陵的事情上,竟是拖拖拉拉了这么多年,也是没有想到的事情。
“我不会和你客气的,”丁澄对陆铭点了点头,又再次郑重地道谢,“谢了。”
如果不是陆铭告诉他齐陵出车祸的事儿,丁家和齐家这边都不会主动把齐陵的情况告诉他,或许还会捏造些什么糊弄他,时间多耽搁下去,他都不知道齐陵还会被怎样对待。
他们说完话,陆铭陪着丁澄去找了齐陵的主治大夫姜肃文,那个人据说还是齐陵的高中同学,他们聊了很多,齐陵的情况比丁澄以为的要好一些,至少没陆铭听传言听来的那么绝望。
“是我们的疏忽,之前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的,今天的探视时间……算了,你保持安静,可以再多待一会儿。”姜肃文送他们到病房前,最后只有丁澄自己再进去。
“他就是三年前和齐陵成婚的那个丁家少爷吗?”
姜肃文低语问了一句,似乎只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审视些什么。
陆铭听到这话,脸色就淡了些,到底是为丁澄感觉到不平,丁澄喜欢齐陵喜欢得要死,齐陵却从头到尾什么都不知道。
“他就是,你有意见?”陆铭偏头看一眼白大褂的姜肃文,越看越觉得不顺眼,如果不是他知道丁澄的死心眼,他估计也和丁家那边一样的态度,希望丁澄和齐陵早点离婚。
“病房外的摄像头是摆设吗?发生那样的事,整个医院一点反应都没有,如果不是丁澄和我赶来……”而事实是他们赶来了也没用,齐柏和齐威已经给齐陵按指纹。
那文件其实不难猜,应该是齐家产业的股权转让或者管理委托书,齐家掌权落在齐陵手中,齐柏和齐威一直都不平,说不定这次齐陵出事就和他们有关系。
“抱歉,这的确是我们的疏忽,”姜肃文摸摸鼻子再次道歉。
陆铭也不敢真把齐陵这主治大夫给得罪了,他走到一侧坐下,等丁澄出来。
按照姜肃文所说,齐陵还没有脱离危险期,每天探视的时间有限,丁澄再想在里面陪着齐陵,也不能因为自己耽误了齐陵的医治,他又坐了有半个小时就出来了。
而那边何力已经叫了足够的人过来守着了,丁澄又仔细叮嘱了几遍,他才和陆铭从医院离开,他两天没合过眼睛,这羽绒服里还穿着夏天的短衫,不能不去收拾一下自己。
丁澄没回丁家,而是让陆铭送他到一个高档小区里,他在这里有一套住房。
他要养齐陵,要赚钱,要有能力负担起他和齐陵的未来,就不能再是之前那般混吃等死到处玩的状态,有些事情,他也需要点独立空间好好想想了。
至于医院这头,姜肃文让护士将齐陵推到手术室里,手术灯亮起,里面只有姜肃文和齐陵二人,他拿起针剂正要给齐陵注射,却见原本应该继续昏睡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
“看样子……你都听到了?”
姜肃文继续将针头推入到齐陵手臂的血管内,要真的像是植物人,仅仅靠装是不够的,可齐陵意识能清醒那么快也在他的意料之外。
齐陵没有应只扫了姜肃文一眼,他又缓了好一会儿,才自己坐起来。
五天前他的确出了车祸,车是摔得挺严重的,他除了脚受点伤,人没有大碍,可他还是安排何力和姜肃文演了这一出戏,就是想引齐柏和齐威,以及一些暗中算计的人出来。
齐柏齐威跑来医院的所作所为在齐陵的意料之内,可丁澄的回来,还有他说的那些话,却全然在他的意料之外。
齐陵轻轻捏了捏指尖,那里似乎还残留着丁澄眼泪的温度,这让一贯以为透彻洞察的齐陵感觉到茫然,十年,丁澄说他喜欢了他十年的时间,这就不是什么一时冲动的话了。
姜肃文打开手机,将一段视频资料传到齐陵的手机上,正是不久之前病房里发生的一切,不仅病房外有摄像头,这病房里面也有,只是位置相对隐蔽,比较难被发现。
否则姜肃文也不会放心让完全失去行动能力的齐陵,去面对为了掌家权已经有些丧心病狂的齐柏齐威父子。
齐陵打开手机,一段纷闹的声音后,属于丁澄的声音清晰入耳,“……我喜欢你,喜欢到快要疯了……”
可是他不知道,今日之前不知道,甚至上辈子也都不知道。算时间应该是在一个多月春节元宵过后的那一天,丁澄来找他,他们去民政局办了离婚,第二天丁澄就出国了。
他偶尔会听到丁澄在国外拿奖的消息,但人一直在他死前他都没再见过。
在他的印象里,丁澄只是世交家族中比较听话争气的一个豪门少爷,他们结婚就是一段全无私人情感在内的商业联姻,时机成熟了,他便放他们彼此自由。
可现在丁澄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赶回来了,对要成为植物人的他告白,并且说以后要赚钱养他。
“你准备怎么办?”姜肃文拉过椅子坐下,他陪着齐陵演了好几日的戏,挺累人的,特别之前又应对了丁澄那一番细致的询问,更是如此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