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豪门之养夫完本[耽美]—— by:蒹葭妮子

这个主人是我的完本[灵异神: 《这个主人是我的》喵类欢鱼文案:1、在吴立记忆中小橘猫是一只胆小的小奶猫,可是今天居然跟着自己走了这么大截路,是因为他帮助过它吗,他觉得有几分好笑调侃道:“小家伙,这跟屁虫的习性倒是和小狗很像呢小家伙

齐陵将视频关了,眼睛闭了闭,却没有回答姜肃文的问题,但他也没有以前一样,立刻就拿过电脑开始工作,他不回答不是不愿意回答,而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很显然,当年他和丁澄结婚,再到丁澄出国,这当中一定有着他不知道的事情,甚至到现在丁家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也该是和丁澄有关。
“我倒是觉得这小少爷挺有意思的,”姜肃文本想缓解一下气氛,可齐陵看过来的目光,让他一愣,又再恍然。
他摆摆手,“行,我说错了,是嫂子。”
说实话,今日之前丁澄的存在感小得可怜,因为他长久不现身,他们很多时候都会下意识忘了齐陵三年前和人结过婚的事儿。
“你告诉何力,让他通知王海和陈律师,可以着手准备了。”
齐陵说起正事儿,面色比之前更严肃些许,可也更正常了些,显然,他一时也没想好该怎么处理丁澄告白的事情。
至于丁澄在回到他的住所后,清理屋子,让人送衣服,自己洗澡吃饭,一直到晚上七点他才忙完,倒头睡了一觉,天蒙蒙亮,他就打车往医院来了。
但他人还没进到病房里,就先接到了他大哥丁博的电话,他爷爷有四个儿子,四个儿子生的孩子,加上他足足有九个男孩,就没一个女娃,丁澄最小,他亲大哥比他大了整整十二岁。
“哥,”丁澄一直走到廊道尽头的楼梯口里接了电话,他心里清楚,他不主动告诉,丁家那边最多一天也能知道,现在和预料得差不多。
“回国了?”丁博坐在卧室的沙发上给丁澄打的电话,显然秘书才把这个消息告知他,他这就把电话打过来了。
“我在医院齐陵这儿,”丁澄没有隐瞒,他继续道,“以后……无论齐陵是好是坏,我都不会再出国了,等这边情况稳定了,我会回来和爷爷亲自说。”
因为年岁相差太多,丁博和丁父丁瀚德对丁澄都是近乎纵容的溺爱,除却老爷子根本没人能管住丁澄,当然丁澄除却少年时胡闹过一段时间,也没有真的算浑的时候。
“在这之前,请大哥先不要告诉爷爷我回来的消息。”
丁博闻言皱眉了又皱眉,很多时候,他都想把齐陵抓过来打一顿解气,他沉默了许久,还是低低应了一句,“我最多帮你隐瞒到这周末,再久是不能的。”
丁老爷子虽说不管事儿了,可家里能瞒他的事情不多,尤其是丁澄的事儿。
“好,谢谢大哥。”
丁澄道了谢,挂了电话,他松下口气,丁家那边的事儿,他暂时还没打算去烦恼,他回到病房前,深吸口气,把门打开。
他走到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下,手抬起轻轻搭在齐陵的手肘上,声音放低,温柔又好听,“齐陵,我来看你了,你昨天睡得好吗?”
丁澄问着话,也仔细地看齐陵,昨天整个脸都被包起来,今天倒是多露出半个脸来,但头依旧包裹得严实,丁澄估摸着那里便是他重伤的地方。
“好像还可以,”丁澄深吸口气,抬起手,指背轻轻碰了碰齐陵的脸颊,感觉到属于活人的温热,他的心才真正安定下来,活着,活着就好了。
“我知道你喜欢安静,可你睡着了,我要把你叫醒,就不能按照你喜欢的来。”
他的指背继续在齐陵脸上抚了抚,才似有留恋地收回,他语气带点茫然地道,“我以前可想摸你了……摸哪儿都好,可我怕你讨厌我,很多时候紧张到话都说不出来。”
丁澄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在面对自己喜欢人时都和他一样,变得患得患失,变得过分小心,也过分懦弱,他不敢表达,不敢告诉齐陵他的心意,不想面对齐陵绝对会给的拒绝。
可他又不甘心,用尽一切手段占据齐陵身边最重要,也最名正言顺的位置,他知道齐陵,他和他结了婚,就不会和齐柏一样外面养人,即便齐陵不喜欢他,也不会喜欢其他人。
然而他爷爷不给他这样卑劣的机会,他只给他三年的时间,可这三年又是齐陵最重要的三年……
“齐陵,你会讨厌我摸你吗?”丁澄问着随后又叹了口气,现在的齐陵对外界什么感觉都没有,他说的话,他摸他,齐陵估计都不知道。
可即便如此,丁澄又再次抬手,不再是指背轻蹭,而是掌心落在齐陵的脸颊处,就这么放着,让齐陵尽可能地感觉到他。
第003章
丁澄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给齐陵说起他在国外两年的经历。
除却上一些感兴趣的课,他经常世界各地到处跑,偏僻的山区,广袤的草原,热带的海岛,他正经学位还没到手,一些乱七八的证倒是考了很多。
而听着这些话的齐陵感觉也很微妙,丁澄来得这么早,姜肃文根本没来得及给他注射些什么,比起昨日略有勉强的意识,今日丁澄的话和触碰,他都感知得一清二楚。
“齐陵,我出去接一个电话,很快回来。”
丁澄又在齐陵脸上摸了摸,他才起身离开病房去接电话,而在他将病房门打开又再关上时,齐陵的眼睛睁开了。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碰触,他现在就可以回答丁澄,不讨厌。更多,他没有感受过,所以还没有办法回答。
丁澄去接的是来自国外的一个电话,半个月前他到南太平洋的一个海岛,可不仅仅是晒太阳去了,而是应邀去拍摄一组照片,但当时他会想考虑的事情,现在却不能了。
“伯尔先生,我已经回国了,M国那边休学的手续,我已经让我的同学帮忙在办,短时内我不会再去M国,我们之前谈的事情,没有办法再继续。”
卢克伯尔是丁澄在M国认识的人,是一个经济公司的星探,他们交涉有一段时间了,原本丁澄是有些意动,但那些意动里齐陵的原因还是占了主要。
曾经就连他都没办法欺骗自己,之后不久他就要和齐陵离婚。而他定居国外,也是他自我疗伤最好的方式。
可不甘还是不甘,由此卢克伯尔找来,就让他多了一个想法,他人虽然不在国内,可依旧可以在齐陵面前刷存在感,只要他够出名,让广告海报挂满夏国,齐陵就一定会看得到。
到此时此刻,他这个想法依旧没有消失,而是再这之上又多了一个赚钱养齐陵的理由。
卢克伯尔那边依旧在劝说,可曾经丁澄能为那略为幼稚的想法去考虑,现在因为齐陵回国就更不会有动摇了。
他挂了电话,回到病房内,看到齐陵,释然一笑。
“齐陵,我知道我该怎么赚钱了,”他稍稍低头,让自己脸贴在齐陵的安然放着的手背上,“说起来,你可能会笑话我,可我就是想让你随时随地都能看到我。”
“打开电视看到,打开网页看到,或许还能路人口中听到……你说,我是不是想当然了……”对于娱乐圈,他半点基础都没有,可却有这样大的期盼,从目前来说他是有些自不量力的,但他依旧不打算改变自己的目标。
齐陵的眼睛再次睁开,却只看到丁澄紧紧偎着他的后脑勺,可这一刻的感触尤甚初听到丁澄告白时的感受,丁澄他做到了,他后来的确经常看到他,也听人议论他。
原来这些都是因为他吗?不,不都是,但至少起因是,还有便是丁澄自己的天赋和努力,才有他后来的星光璀璨。
姜肃文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美好得让他觉得自己唐突的画面,“咳,嫂子,我要给齐陵检查了。”
“哦,好……好的,”因为姜肃文闯入,原本还有略有警觉的丁澄因为这声“嫂子”莫名红了脸颊,连应话都磕巴起来,可若对话的换成齐陵,他估计磕巴得更严重。
换成陆铭的话说,丁澄对上齐陵就是那种“秒怂”的状态,在他面前比小白兔还要乖。
丁澄回头看一眼齐陵,突然而起的不好意思散去些许,他起身又再弯腰和齐陵说话,“我就在外面守着你。”
丁澄离开,齐陵再次睁开眼睛,他盯着门口的方向,神色若有所思,而姜肃文则是为齐陵松一口气,这植物人可不好装啊。
“怎样,还要我给你打针吗?”
姜肃文走到床边,低声问道,没有丝毫意外,就见齐陵摇了摇头。
“不用,”齐陵将目光收回,看向了自己的腿,“将腿伤说得严重些吧。”
当然到目前为止,他装植物人,以及之后装残疾都不是因为丁澄,而是因为齐家的几个人,他的宽宏大量并未能换来他们的安分,人心不足,他们只会越来越得寸进尺。
齐陵现在二十六岁,上辈子他四十岁死的,这一次的车祸和齐柏齐威无关,可那一次,他亲眼看着齐柏开着车朝他撞过来。
如果那个人换成齐威,他没有一点意外,可那个人却是齐柏,他喊了四十年爸爸的人,父子情感淡漠,可虎毒不食子,齐柏永远只偏爱齐威,对于他一次比一次狠。
当然,要说齐陵多伤心也没有,父子关系到这种地步,他早有打算,他死了,齐柏坐牢,他护着的齐威也别想落着好,齐家到他手中,就没有他们再染指的余地。
可原本他以为没人会伤心,现在却发现不是,至少在国外的丁澄会为他伤心。
“齐陵,齐陵……”五日前,他在车后座小憩突然就被这声音唤醒,可时间不再是鲜血淋漓的世界,而是回到了十四年前,他接手齐家不过三年的寒冬。
那个声音是谁?这是齐陵醒来之后一直在疑惑的问题,从丁澄闯入时就得到了解答,是他,那个唤他醒来的声音是丁澄的。
姜肃文给齐陵的腿换了药,看齐陵依旧没开口说话的欲|望,他没打扰,将东西规整好,他就出了病房。
“齐陵的情况比我预想的好,这几日很关键,你多和他说话,有很大希望能醒来。”
姜肃文认真地和丁澄说话,他眼前的那双眼睛瞪得很大,那眼眶里有晶莹的东西在晃动着。
丁澄的紧张和欣喜一眼可见,他深吸了口气,郑重点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谢谢你。”
丁澄回到病房,依旧没法控制心跳的速度,他坐在病床前,好一会儿才伸过手去重新抓住了齐陵的手,“齐陵,姜医生说你有很大希望可以醒来,请你一定要醒来,即便你醒来不让我碰你也没关系。”
希望齐陵活着,希望齐陵一切都好,这个念头依旧胜过一切,甚至胜过那种强烈想要和齐陵在一起的心情。
“你醒过来,我会再次和你告白,正式追求你。”
原本打算立刻睁开的眼睛的齐陵,在丁澄深情的告知中,莫名有些慌神,心跳徒然加快,让他犹豫这是不是睁眼的时机,会不会让彼此太过尴尬?
然而在他还无法决定的时候,一个区别于丁澄手心温度的触感落在了他的脸颊处,他被偷偷亲了一下。
丁澄的眼睛依旧睁得很大,脸颊的红晕蔓及耳垂,他吐出口气,然后步履蹒跚出了病房,跑医院廊道的窗口透气去了。
他一时冲动,居然就这么亲了齐陵,而且还很怂没敢亲齐陵的唇,但只亲到脸颊,他也觉得心脏要跳爆炸了。
“我亲齐陵了……”丁澄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
丁澄跑冬天的窗?div align="center"> 文库(danmeiwenku.com)是完全免费的,要充钱请别相信,关闭即可,微信dmwk520大家务必都加上、有腐利。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П咦阕愦税敫鲂∈辈呕氐讲》浚趾靡换岫鸥抑匦挛兆∑肓甑氖郑缓蠼幼胖暗幕疤猓绦肓晁邓诠獾氖虑椤?br /> 在齐陵最忙的两年,丁澄也遇到很多事情,这其中还包括甚是危险的经历。
“其实我早应该明白,明天和意外并不知道哪个会先到来,以后便是你还不能接受我,我也不走了,就在国内,就在北城里……守着你。”
现在他占据齐陵法律伴侣的位置,可以名正言顺地守着,如果到时候他们不能在一起,他就换一种方式守着,那很难,比现在这般还要难,可这次的事情,他没法再承受一次。
他希望在齐陵遭遇什么时,能第一时间赶到,陪他度过,或为他抵御风雨。
丁澄话落再抬头去看齐陵,就见他不知何时睁开眼睛,这么静静地看着,那眸光一如过去,可似乎又多了些什么。
丁澄一愣,随即站了起来,因为动作太过突然,他坐着的椅子都被带起,掀翻在一旁,可他都来不及注意,他嘴唇颤了颤,依旧握着齐陵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齐陵,齐陵,你醒了吗?”齐陵睁眼在看人,可丁澄还是觉得不能相信,他狠狠眨了眨眼睛,把眼中的湿润眨掉,终于确定齐陵真的醒来了。
“齐陵,你在看我……”
“嗯,”齐陵应了一声,他的确在看丁澄,在看他的模样,其实他对于丁澄的模样并不陌生,可他记忆里的丁澄是光环加身,获得无数荣耀的他,而非眼前干净又执着的青年。
丁澄的心跳在齐陵这一轻应了又失控了,他小心地放下齐陵的手,又退后了一步,“我,我去叫姜医生过来。”
“不用,”齐陵被放到床铺上的手稍稍握紧,他再抬眸看丁澄,继续道,“你按那个,他就会过来。”
齐陵说着指了指床边的一个按钮,它一按,医护室里的灯就会亮起,之后就有人过来,便不用丁澄惊慌失措地跑一趟了,当然,最关键是……他还没看够人。
“坐下,”齐陵再次开口,就见丁澄和过往每次见他的反应一样,木愣愣的,好一会儿才明白过他的话,同时也很愿意执行。
丁澄感觉自己胸口跳动的频率愈发不争气了,他把椅子摆正,按照齐陵的话重新坐下,然后低着眸光,明明特别想看齐陵,可偏偏他就是不敢。
但和以往有差别的是,他没和齐陵对视,手却抬起重新握住了齐陵的手。
“你睡了好几天了,我在这里陪你等姜医生过来。”
他握住齐陵的手,倒没有什么旖旎的意思,他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齐陵,他在,他陪着,齐陵能醒来是万幸,其他一切就有他和齐陵一起担着。
齐陵的目光从丁澄的脸庞,落到了他被握着的手上,丁澄依旧怂得微微颤|抖,这些颤|抖之余还有丁澄的决心,即便他醒了,丁澄也没有食言的打算。
第004章
姜肃文来得很快,他进来时就感觉到这莫名尴尬的氛围,为了缓解这种尴尬,他让丁澄出去了。
可齐陵却为此皱了皱眉,虽然不明显,可姜肃文能感觉到齐陵对丁澄已经有些不同了。当然,这种不同估计齐陵自己都还没多少感觉。
一番检查之后,姜肃文又和丁澄到谈了许久,大抵意思是齐陵醒了,但留有后遗症,估计要在轮椅上坐上一段时间,至于这个时间长短姜肃文也没给,说要看齐陵的恢复情况。
丁澄听完后,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看向姜肃文,“这个消息暂时不要对外公布,齐家那边我要看看他们到底要干嘛。”
其实这样对齐陵的计划来说,才是最恰当的,现在醒来,纯粹是齐陵不想让丁澄那么担心,至于腿伤则是为后续的计划铺垫,只能先瞒着丁澄了。
“齐陵那边我会和他说,”丁澄说着站起身来,和姜肃文点头致意,便从他的科室离开,回到齐陵的病房里。
齐陵没有睡着,他看过来的目光,给丁澄一种他在等他回来的错觉,丁澄嘴角轻轻扬起,给了齐陵一个相当久违又相当迷|人的微笑,他是真的高兴。
“齐陵,你还……认得我的吧,我是……”
“丁澄,”丁澄的话没说完,齐陵就先道了他的名字,丁澄这个名字在他的记忆里,其实并不是那么没有存在感,只是曾经他也觉得他们分开是对丁澄好。
“嗯,”丁澄点点头,又悄悄眨了眨眼睛,将那些突然泛滥酸酸甜甜的滋味都眨掉,他重新坐下,视线和半躺着的齐陵齐平,丁澄的脸又不争气地红了。
丁澄对着齐陵特别容易脸红这点,齐陵是知道的,只是以前他甚至很多人都觉得丁澄是怕他,紧张到脸红,听了他的告白之后,齐陵就不能再这样觉得了。
丁澄的脸红就是羞涩,对着喜欢之人的羞涩,那不是害怕,是不能控制的喜欢。
“姜医生说,你的腿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好,”丁澄稍稍移开目光,看向了齐陵的腿,他脸上倒没多少忧色,他相信齐陵能醒来,就也坚定地相信他能完全康复。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