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二少富甲四方完本[系统修真]—— by:渊虚

[娱乐圈]豪门之养夫完本[耽: 《豪门之养夫[娱乐圈]》作者:蒹葭妮子文案:丁澄在国外一海岛晒着太阳,在要睡过去的时候,接到国内好友的电话,随后他坐海岛最早回国的航班,赶回了北城“这是小爷喜欢了十年的人,你们谁敢碰他一指头试试!”丁澄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书名:二少富甲四方[穿书]
作者:渊虚
文案:
有比被退婚流主角的前未婚妻拦路告白更糟糕的事情吗?
身负藏剑系统、爱好重剑照脸抡的穿书者谢涸泽可以肯定地回答:有,那就是在被告白的时候,主角就在边上看热闹。
而更糟糕的是,这主角是个爱好“喝酒玩鸟打女人”的丐帮,每天墩墩墩啪啪啪,打得别人蹦蹦跳跳。
恍惚间修罗场重现人间,新欢旧爱,一触即发。
然,事无绝对。
一身金灿灿的藏剑看了看丐帮,只有一条裤子穿的丐帮也看了看藏剑,在某个前未婚妻惊恐的表情中四目相对——
一见如故,惺惺相惜。
郭峻琰:他是壕,神壕,我要和他做朋友!
谢涸泽:我给你钱,我求你走!
郭峻琰假装自己谈过很多对象:既然不能做朋友,那你还缺一个男朋友吗?
谢涸泽表示拒绝主角这烂桃花:……这位英雄请住手,我觉得我还缺一个朋友!
从此,富家少爷和乞丐取长补短,一个富甲三山四海六合八荒,一个……终于买得起必备物品搓衣板了。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穷得恨不得上天要饭丐帮攻×富得能震翻八荒六合藏剑受
食用注意:
1、二少作为贫道徒儿,坚信庄花最帅最美;
2、丐帮很穷,穷得掏不起X房的钱,一百岁也没对象;
3、主角智商约等于作者智商,作者智商只有5;
4、贫道坚持“战场可以输,丐帮必须死”;
5、真·全文存稿,正文合计100章,如果晋江不抽,每天11点准点存稿箱更新。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系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涸泽 ┃ 配角:郭峻琰 ┃ 其它:剑三
==================
第1章 第1章

谢涸泽怀疑自己是个假的人生赢家。
他出身西陵石函城谢家山庄,是谢家嫡支的二少爷。在这个土豪聚居的地方,谢家山庄占据着石函湖畔最大的一块地,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庄内八景名传西陵。
除了前七样自然景观,谢二少日常被人当街示爱也是城中一景。
作为不继承家业的二少爷,谢涸泽不止天赋出众、长相俊美,还非常有钱。在没有家族资源倾斜的情况下,仅仅他明面上的个人财产就足足有整个谢家山庄财富总额的三分之一,更别说他暗地里还有私人产业。
这是个壕,神壕。
然而面对这样一个神壕,前赴后继的妹子们示爱理由通常奇葩到令人难以直视的地步,比如“你衣服花纹好看”“你手里小吃很香”“你武器还算顺眼”。
谢涸泽:你们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对于自己这种招蜂引蝶的非万人迷体质,谢涸泽脑中其实有很多想法,但到了嘴边,往往就变成了一句“姑娘,我们不熟”。
而今天,有点例外。
谢涸泽爱马爱兵器也爱酒,他的坐骑当然不是一般的马,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霸红尘。
没错,就是霸红尘,继赤兔之后令无数剑三玩家为之疯狂的奇遇马。
谢涸泽很喜欢霸红尘,经常打马去买酒。今天在他回来的路上,示爱者便以一种无比强势的姿态拦住了他。
作为一个自带系统的穿越者,谢二少怀疑自己身上除了一出生就有“虚弱”debuff外,还有什么了不得的隐藏buff,比如“遇人不淑”,比如“吸引怪胎”。
这次的姑娘就是如此。她是隔壁姚家的大小姐,长相天赋皆是上佳,被大宗门收为嫡传弟子,背景相当硬气,就是谢涸泽这样的神壕也需要多掂量。
乍然被阻住前路,谢涸泽为了避免伤亡立刻控马止步,霸红尘极为顺从地停步,轻轻打了个响鼻。
乞丐站在人群中,眼神就是一亮:宝驹!
和凑热闹的路人不同,乞丐是特意来这里找人的,却没想到竟能遇上一场好戏。他看了看含羞的姚大小姐,姚大小姐却没看见他,只仰头看着俊美的谢涸泽,破天荒地觉醒了少女心。
别说什么姚大小姐九十多岁了怎么还可能还有少女心,修真界的妹子普遍冻龄,她的外貌和十九岁的少女没有什么差别,怎么就不能有少女心了?
“多谢郎君三年援手。”姚大小姐羞涩地表示自己有话说,“你我三年情谊,终该迈出一步。”
虽然以前有很多妹子对谢涸泽示爱,但是姚大小姐觉得自己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谢涸泽帮了她足有三年,可见她才是谢涸泽的红颜知己兼真爱。
谢涸泽看着喋喋不休他有多慷慨的大小姐,沉默地露出个一言难尽的表情,脑中尽是关于姚家炼丹术的信息。
围观群众也是一言难尽的表情,脑中尽是谢二少的“情史”。
“谢二少经历坎坷,终于迎来英雄救美、日久生情这等正常理由。”
“然,谢二少并无愉快之意啊。”
乞丐对这情景啧啧称奇,却听有人道:“为何如此?”
不为何,因为谢涸泽,是个穿越者。
姚大小姐名叫姚诗涵,曾有个未婚夫叫郭峻琰,六十多年前被大小姐退婚,如今已经是名满天下的乞丐元婴。这么经典的剧情,这么充足的信息,足够谢涸泽判断出来这是一本小说构筑成的世界。
虽然谢涸泽并没有看过原著。
这本小说号称晋江神作,男主郭峻琰不但是少有的被退婚退到成为乞丐的神人,还是穷到连后宫都养不起只能一夜风流的小可怜,就连平时花销也都是乞讨所得,被称为晋江男频“十年难见的悲剧”。
但无论如何他都是个男主,一般人,还真不敢掠其锋芒。
而谢涸泽不是一般人,甚至不是一般的壕。
他眼风一扫,就见人群中一人境界已至元婴,打扮却极其落魄。披散着杀马特风格的中长发不说,还只穿着一条破破烂烂的裤子,光着的膀子上有大幅纹身,腰间的短棒和酒壶比他的外形更加显眼。
眸光一闪,谢涸泽表情蓦然一动:瞧这杀马特的造型,丐帮?
国际惯例,丐帮必须死。
于是他转头道:“姑娘,除了借钱以外,我们不熟。”
姚诗涵突然被打断美好的回忆,脸上的羞涩还没有退去,又添上几分茫然,在视线触及谢涸泽俊朗如画的眉眼时都变成了温柔。
“郎君莫要害羞。”她道。
谢涸泽手指安抚着躁动的霸红尘,同时用一种极度复杂的口吻道:“借钱三年,你终于准备赖账了?”
本来只当谢涸泽脸皮薄的姚诗涵愣住了:“郎君何出此言?我何时赖账了?”
这从何说起?
一直盯着谢涸泽的丐帮也有点愣,他知道这些年他重新崛起,前未婚妻的家族未必会好过,只是借钱三年……
姚家已经糟糕到如此地步?
不过想了想自己的情况,丐帮陷入了沉思,表情一言难尽。
他很穷,非常穷。
仿佛是从得到金手指的那一刻起,他身上就背负上一个名为“赤贫”的debuff。想他如今在修真界也算是威名赫赫,身上却从未有超过一壶廉价酒的灵石,其中心酸难以言喻。
不是他挥霍无度,他也曾努力劫富济贫、乞讨要饭,但最后各种各样的意外让他身上根本留不住灵石半个时辰。不止如此,他还不能乘坐飞行法宝,只能靠自己的双腿或大轻功赶路,否则指定莫名其妙从半空中摔下来。
目光落在谢涸泽身上,丐帮见他一身金色长衫贵气逼人,背上的轻重双剑闪烁着独特的金橙色光芒,不由琢磨着这小少爷可真是富贵,不如支援点给他?
劫富济贫,起码喝坛酒。
大概他的眼神太过热烈,谢涸泽忽然偏过头看向他。
目光交错的刹那,两个人眼神胶住,一场厮杀无声到来,却在发现对方身上的特殊状态时乍然停住。
冷意一触即离,别有意味的笑蓦然出现,谢涸泽移开眼睛,那人的视线却仍然凝聚在他身上,灼灼盛烈、宛如实质。
谢涸泽脊椎窜上战栗,面上却是云淡风轻。指尖轻点在腰间造型独特的玉坠上,越显修长如玉。
丐帮扫了眼玉坠,眼中划过了然。不动声色提起酒坛轻抿一口,酒香在风中弥漫。
谢涸泽垂眸敛袖,在酒香中勾起嘴角,语气森寒道:“姑娘不准备还钱?”
作者有话要说: 贫道携二徒儿闪亮登场!怎么样,是不是出了庄花,贫道顶天立地地帅气?
此外,再重复一遍食用注意:
1、二少作为贫道徒儿,坚信庄花最帅最美;
2、主角智商约等于作者智商,作者智商只有5;
3、贫道坚持“战场可以输,丐帮必须死”;
4、想起来再说。
第2章 第2章

姚诗涵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只是觉得谢涸泽的说法非常不可思议。
姚诗涵所在的姚家不太一般,在西陵这种土豪扎堆的地方,她家这些年受到前未婚夫的牵连,是独树一帜的真穷,现在还能维持体面的生活,背后原因可想而知。
而谢涸泽从来没有随意宣扬别人负债情况的爱好,石函城修士们不知道个中缘由,却清楚姚家早已不同往日,家中可能并没有太多余粮。
但不管是谁都没想到,这三年来姚诗涵在宗门的花销和姚家的嚼用竟然全部来自谢涸泽。
就连姚诗涵自己也没想到。
她知道谢涸泽对她多有援手,但是并没有注意到全局,因此思索半天,只道:“郎君说笑了。”
“姑娘贵人多忘事,容我提醒两句,”谢涸泽不意外姚诗涵的反应,只是微微一笑,语气非常礼貌,行为却相当霸道,“自我三年前借出一笔灵石给姑娘解围,此后姑娘每次从宗门返回,都会与我借债。”
三年来姚诗涵的债务零零碎碎算下来竟有五十多笔,总额对于普通人而言简直是天文数字。
谢涸泽知道姚家情况不好,他不强求姚诗涵尽快还钱,但他也没有吃亏的爱好,如果不是因为姚家有一门炼丹绝技,他绝对不会借出这笔灵石。
毕竟姚家人向来不思进取。
穿越前,谢涸泽这个人就吃什么都不吃亏。哪怕父母去世得早,他这个富二代仍在群狼环伺中飞快撑起了家业,没让父辈的苦心付诸流水。
但也是因此,他的身体迅速垮掉,年纪轻轻就闭上了眼睛。
常言道本性难移,这辈子谢涸泽的身体算不上好,就更不喜欢吃亏了。
灵石,他是准备要回来的。
围观群众光听这个令人咋舌的数字,第一反应就是献上自己的膝盖:这么大一笔灵石说借就借,这要说姚诗涵不是谢二少的真爱他们都不信!
丐帮也很诧异,差点就怀疑姚诗涵这个前未婚妻是小少爷的真爱了。只是在他看到谢涸泽气定神闲的样子后,马上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这样一个精明的小少爷是会做亏本买卖的人吗?显然不是,他肯定另有打算。
丐帮眼中带上了明晃晃的兴趣,视线从头扫到脚将谢涸泽完完整整打量了一遍,唇边的弧度扩大了不少。
谢涸泽斜睨了那个存在感极强的丐帮一眼,随即转过头看着一脸呆滞的姚诗涵,再次问道:“姚姑娘想起来了吗?”
姚诗涵正和她的侍女凑在一起,掰着手指头比划这些借款,算到后来整个人都在发抖,听到谢涸泽这么一声,差点没汪的一声哭出来:“这竟不是借口?我原以为,郎君不过是做个幌子。”
这个想法可有意思了。
谢涸泽挑眉道:“……谁的灵石是大风刮来的?姑娘如果遇到这么不求回报只管搭幌子的富豪,不如也介绍给我。”
嘴上这么说着,他心里想的却是姚家炼丹秘法的传闻,手指在腰间的坠子上划过,背上轻重双剑的橙光如同呼吸般闪烁。
丐帮眼神微闪,目光落在剑上,见那光芒闪烁宛如邀战,唇角高高扬起,狂放不羁和赞叹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顺手将酒壶挂回腰间,五指落在短棒上,轻轻按住。
姚诗涵却注意不到这么多细节,她现在整个人都心乱如麻,不由脱口道:“你难道不是在献殷勤?”
谢涸泽眉头一动:“我为什么要讨好你?”
姚诗涵理所当然道:“我容颜秀丽、性情温婉,如何不值得被追捧?”
姚诗涵是天水灵根,非常适合做道侣,在宗门内就被追捧惯了,有这想法不奇怪。更何况在她看来,谢涸泽这么殷勤怕也是有家族原因在的。
谢涸泽可是天金灵根,放在一般家族中那是含着也怕化了的宝贝。金能生水,姚诗涵如今卡在筑基大圆满,需要一个契机突破金丹,谢涸泽的举动自然就有些意味深长。
姚诗涵身边从来不缺跟班侍女,这群狗头军师分析道:“谢家虽然富贵却只是普通修真世家,靠山终究不足,大小姐您背靠大宗门,他们想要攀附也在情理之中。只是谢家竟能舍了嫡支二少来联姻,这份狠心着实令人惊叹。”
她们的分析相当有道理,结合谢涸泽的俊朗眉目,姚诗涵毫不挣扎地接受了这个结论。
谢二少是真帅,帅得眉目含情的那种,就算姚大小姐九十多岁了,这个少女心也死不了。
鉴于她想早点突破,可谢涸泽迟迟没有踏出关键那步,姚诗涵实在等不及了,只好自己开口捅破纸窗户,可现在看来这似乎只是误会?
当姚诗涵将这个问题问出口时,她看到那个总是温和微笑的年轻少爷猛地沉下了脸。
“你的侍女和‘朋友’分析的?”谢涸泽的口吻相当严厉,带着属于上位者的气势,“她们倒是很能耐。”
姚诗涵被谢涸泽这种变化惊呆了,一时间失去了言语能力。
而谢涸泽见她如此,猛然转头看向丐帮,两人遥遥相对,目光再次交织在一起,彼此表情微动,气氛突然怪异起来。
姚诗涵又不迟钝,顺着谢涸泽视线的方向看过去,当下就变了脸色:“郭峻琰,你来做甚?我们早已退婚!”
显然,姚诗涵认出了丐帮,并以为丐帮是为她而来。
围观群众顿时哗然。
“乞丐元婴!”
“什么?他竟来了——”
郭峻琰从人群中缓步踱出,目光依然黏在谢涸泽身上,闻言便带点痞气道:“来看新欢?”
这词让谢涸泽挑眉,背后的轻重双剑光芒越发炙烈,眯起的眸子里满是凛冽:“新欢?”
郭峻琰一语双关,意味深长:“新欢。”
颇有些古怪的对话被旁观者忽视,因为他们之间的气氛越发紧张。
谢涸泽的手指已经从腰间移向背后,郭峻琰的右手也握住了腰间的短棒,两人面上都露出一点挑衅,目光却仍然是沉着的。
见火药味越来越浓,姚诗涵上前一步挡住谢涸泽,冲郭峻琰冷笑:“欺负筑基初期的小辈,你却是越发能耐了。”
郭峻琰乍然被挡住视线,顿时沉下脸来:“与你何干,走开。”
姚诗涵怒道:“我便是见不得你欺负弱小!”
郭峻琰嗤笑:“好没道理,你怎知我不是与他一见如故惺惺相惜?”
这神发言当即惊呆了众人。
而恰在此时,谢涸泽不动声色看向姚诗涵身后的侍女,她被这变故吸引了注意力,神色突然变得诡异。
作者有话要说: 嗯,贫道十分同情姚姑娘啊,她的旧爱看上了她的新欢,还当着她的面……
来给姚姑娘点一箱蜡烛。
第3章 第3章

姚诗涵尚且不知自己侍女的异状,闻言冷道:“笑话!”
郭峻琰说的话,她可是一个字都不信。
先不说郭峻琰是个什么性格,就凭两个人可以称得上天然敌对的立场,郭峻琰就没可能对谢涸泽一见如故。更别提他身为堂堂元婴真君,竟和一个筑基初期的小辈玩什么惺惺相惜,更显可笑。
郭峻琰却懒得理她,有些话和外人是说不通的。
所以郭峻琰直接一提短棒将她拨开,冲着谢涸泽露出一个颇有些玩世不恭的笑容,道:“小少爷,我想与你交个朋友。”
不看浮于表面的情绪,郭峻琰眼中尽是诚恳,只有言辞间暗藏的侵略性让人一阵酥麻战栗。
忽略掉滚在地上一脸懵逼的姚诗涵,郭峻琰的确足够真挚,但谢涸泽不喜欢把主动权交到别人手上,故而毫不客气道:“丑拒。”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