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Ⅴ战争之王 [出版]完本[耽美]—— by:桔子树

[穿书]二少富甲四方完本[系: 书名:二少富甲四方[穿书]作者:渊虚文案:有比被退婚流主角的前未婚妻拦路告白更糟糕的事情吗?身负藏剑系统、爱好重剑照脸抡的穿书者谢涸泽可以肯定地回答:有,那就是在被告白的时候,主角就在边上看热闹而更糟糕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读一百本军文,不如读一本《麒麟》。
红遍两岸,真正带有温度和力度的耽美小说代表作。
贺尔蒙无限蔓延的『致青春』读物,
一点点的甜,一点点的苦,一点点的醉人,
更多的则是永不磨灭的铁血军魂!
麒麟之战争之王—海外护航
书写海外护航的日日夜夜,
描绘异国他乡的战火硝烟,
讲述鲜为人知的绝密行动,
坦陈神秘之师的男儿柔情。
既有耽美小说的赏心悦目,又有对人生、社会、战争等宏大主题的思考。
如果你恰好是军文的拥护者,那就更不能错过!
「你为什麽选择当军人?」
「我选择成为一名军人,是为了保卫我的国家,为了让我的亲人永远都不会在自己的家门口,亲身经历最真实的杀戮与战火。」
麒麟之战争之王—浴血南珈
耽美小说的顶尖之作再次重量级出击,惊爆眼球,绝对有料!
突入绝地,虎口拔牙,这是一群特别有种的男人,他们经历无数子弹与硝烟的淬炼,忍受生与死的考验,上天成雄鹰,落地是猛虎。
在最危急的时刻,在最需要挺住的时刻,麒麟来了,夏明朗来了,陆臻来了……
麒麟之战争之王—劫後重生
当爱无拘无畏,麒麟成龙成凤
两岸读者佳评如潮,真正带有温度和血性的耽美军文力作。
陆臻目瞪口呆地看着镊子上夹的那个东西,虽然刀锋抹去了上面所有的字迹,把雕花划得乱七八糟。可他作梦也不会认错,这个藏在夏明朗血肉里的「弹片」,竟然是自己的麒麟军牌。
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第一册 麒麟·战争之王·海外护航
第一章 鬼影幢幢(1)
引子
夏明朗忍不住笑,从军裤口袋里扯出一条银色的链牌甩出去:“哎,接着!”
陆臻愕然回头,看见一道银色的弧光,在爬升到最高点时闯入太阳的领地,迎光一闪,将陆臻的眼睛刺得一痛,在视网膜上留下一个淡淡的印迹。
一、
“得令,保证完成任务!!”
陆臻进门时听到夏明朗喝了这么一声,声音很硬,字字咬紧,好像每个字都由生铁铸造,四四方方,见棱见角,砸到地上都带着响。
“什么事儿啊?”陆臻一时好奇。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夏明朗竖起食指摇了摇,抱着电话筒平躺在椅子上,他在进行这个严肃电话的同时让身体放松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于是,座椅往后倾倒,只剩下两只椅脚支撑,整个人维持着一种摇摇欲坠的平衡。
秋日午后的阳光带着煦烈的味道从窗口铺进来,大约是空气过于纯净的缘故,阳光与阴影的过渡比别处分明,夏明朗的脸隐在暗处,只露出一点似笑非笑的影子,肩上的三颗星泛着微光。
陆臻“切”了一声,忽然一下飞踢高高跃起,跨过夏明朗并不宽大的办公桌直取胸腹,腿法干净利落,已经颇有几分陈默的风范。在陆臻的计划中,像这样的急攻夏明朗要么往后倒直接栽下去,要么往前挡,总得蹭着点。没想到夏明朗不摇不晃地硬碰硬,一掌斜劈直接对上陆臻的小腿迎面骨。陆臻疼得呲牙,身子一斜劲力已经走偏了去,为了保住夏明朗的电脑和桌子上堆积如山的文件夹,陆臻差点在这个窄小的桌面上做了一个托马斯全旋起倒立。
“都跟你说了,别老是玩这种华而不实的招数,没用!”夏明朗不动声色地活动了一下手腕,坐正身体。
“那什么招数华而又实的,我亲你一下吗?”
“哎,这个问题值得考虑。”夏明朗眉开眼笑。
陆臻郁闷地站起来磨了磨牙,忽然又笑了:“得,我还偏不问了,我就不问,你也甭告诉我,我看你瞒到什么时候去,我憋死你!”
夏明朗忍不住笑,从军裤口袋里扯出一条银色的链牌甩出去:“哎,接着!”
陆臻愕然回头,看见一道银色的弧光,在爬升到最高点时闯入太阳的领地,迎光一闪,将陆臻的眼睛刺得一痛,在视网膜上留下一个淡淡的印迹。
陆臻在半空中截住那道银辉,入手有微微暖意,还带着另一个人的体温。
“什么呀?”陆臻左右翻看,掌心里握着的是两个椭圆型的银色金属牌,四周包边,军牌上半凸刻着一只威武的兽头,下半冲压出他姓名的罗马拼音与血型、出生年月日和队中编号。
“军牌喽。”
“什么人设计的啊?”
“总部支队的一个干事,好像姓余的什么什么……那名字忒怪了,我没住。”
“就这?就这样……”陆臻撇嘴,很是嫌弃的模样。
“行了,知足吧,就这就不错啦!”夏明朗态度诚恳地:“你看南京军区那条龙都肥成什么样啦?”
“您是故意知道小生出身东海是吧??君子不辱旧主!”陆臻瞪眼。
“得,得了,其实吧,你看,你们南京也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空降。哎,知道不,他们本来应该叫伞兵特种,好吧,队标出来,大队长不干了,说这怎么行啊,SBTZ,那不就成了傻B特种了嘛?不行,绝对不行。好吧,改,结果人现在就叫空降了……”夏明朗狡猾地眨了眨眼睛,“结果更惨!”
“更惨?”陆臻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叫空降怎么了?”
“惨在你小子从来干不好的那事儿上。”
陆臻还在琢磨,心道小爷跳伞不错啊。眼角的余光中,夏明朗忽然轻舔了一下食指,眼神勾人。陆臻一愣,登时醍醐灌顶,恍然大悟到连耳朵尖都烧得通红。
“你你……我说你这人!!”陆臻哭笑不得。
“这我可冤枉啊,这事儿不是我发现的,他们家换第二任老大就发现了,听说把那哥们郁闷的……不行不行的。老许记得吧,那小子特训队结业给他两个选择,一个是空降一个是东北虎,那小子看完队标之后默默地奔了东北。”
陆臻痛苦地捂住脸:四总部都让你们气出血了。
“所以,做人知足,就这……”夏明朗从领子里扯出自己的军士牌,凑在阳光下端详:“就这样的,算不错了,真的。”
“是啊,还好叫麒麟啊,你说咱们要是叫麒舰什么的,那不就完蛋了么?”陆臻无奈。
夏明朗一愣,脸黑了一半,忽然发现笑话别人是蛮开心的,可要是笑话到自己头上,那还真挺郁闷的,他决定以后看到空降的哥们,态度都得好一点。
陆臻是说了不问了,可临了他的耐力总是不如夏明朗强悍,因为队里最近的莫名异动太过频繁,陆臻撑了两天还是破功。
太好奇了,没办法。陆臻为自己开脱,谁让我是个科学工作者呢,对吧?
老实讲有时候陆臻特羡慕陈默,因为全队上下也就陈默能钉定夏明朗。可是,不自觉的,他又想起夏明朗哄他的:宝贝儿,咱活人有活人的活法儿,别跟那些个心智不健全的人学哈!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陆臻总觉得自从那次在雪地里仿佛无理取闹的真心话大冒险之后,夏明朗对他的态度变了很多,不再是那么威严霸道的样子,真正进可攻退可守,能屈能伸大丈夫。陆臻偶尔也有些沮丧,最初其实是想着要不惜一切去成就他的,可是最后却是这样的,被他细致妥贴地包裹着溺死在那片无边的海里。
只愿长醉不愿醒呐!
陆臻非常唾弃自己,只是,温柔乡素来就是英雄冢,古有明训,罢了罢了。
到晚上,陆臻索性来个直接的,单刀直入扯着夏明朗问:“到底什么任务?”
第一个请路人向老婆求婚的是天才,第二个请路人向老婆求婚的是人才,到了第三个……那就是庸才了。同一个事儿,玩少了是有趣,玩多了就成肉麻。所以夏明朗笑了笑说:“上面打算抽一批人去水鬼营加训,增强海战的能力。”
“就这样?”陆臻怀疑地皱起眉。
“要不然呢?”
陆臻握紧拳头伸到夏明朗面前,忽然一松手,银色的军牌坠下来,两块链牌碰到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嗯,怎么?”夏明朗微笑。
“我今天才发现,老宋没配发这个。我本来以为这次是全军大换装,经费直接从总后专项拨下来,可现在不对啊,这钱得从总部支队的账上走。结果我就纳了闷了,你说就凭罗长宏那个雁过拔毛的个性,他能好端端的给咱们做这么个玩意儿??南海舰队啥时候这么有面子了,去他们哪儿试个训还得专门做套牌儿?”
夏明朗苦笑:“您能别这么明察秋毫吗?”
陆臻笑眯眯地摇了摇头:“不能。”
“行,跟你说实话吧,海训只是第一步,这次是公开外事任务,所以需要做身份识别牌,不光是这个,电子识别会集成在新的战术手表里一起下来。”
“什么外事任务?”陆臻的眼睛闪闪发亮。
“索马里护舰知道吧,前几批轮岗发现一个问题,除非在海上直接解决问题,否则一旦对方登陆了,海陆特种的人数和陆战能力都不足够。所以现在打算从我们这里挑一批人进去组建一个混编队。”
“不会吧,建制跨度这么大,上面怎么协调啊!”陆臻顿时愣了。
“我倒觉得这可能刚好也是主要目的之一,同时邵将军对这件事非常的关注,一直以来他都希望麒麟能走向天空和海洋……”
“全世界,全天候,随时随地,无处不在,无所不能。”陆臻轻声念诵。
这是麒麟藏在内部秘而不宣的口号,可是它却比那句刷在总部支队高楼墙面上的“勇敢!忠诚!首战用我,用我必胜!”来得更深入人心。或者,只因为这是一句更切实大胆的誓言,不像“勇敢、忠诚”那么流于形式,也不像“用我必胜”那样空泛,这是值得仰望也可以企及的理想。
“但是,会有伤亡的。”陆臻微微皱眉。
海盗的武器装备轻型化,最猛的火力就是RPG,所以假如是海战,在舰载主炮和和副炮密集阵的掩护之下,护舰任务很难会出现什么伤亡事故;然而……陆地是另外一种天地。索马里人手一枪,百万人民百万兵,千里海岸千里营,失去重武器的掩护,只依靠轻武器作战的地面突击人员会直接失陷在人民战斗的汪洋大海里。
那种情况会有多恐怖,没有谁会比中国军人更了解,我们曾经这样战斗过,也曾经遭遇过这样的战斗。
“可能吧。”夏明朗漫不经心的。
“为什么?这不像我们的风格啊……”陆臻眉头绞紧。
夏明朗不露痕迹地叹了口气,怜爱似的勾着陆臻的脖子把那颗高速运转的小脑袋拉过来顺了顺毛,然后一记深吻暂时终结他所有的思考。
二、
也是,闷在深山里憋屈这么多年,平日里要么偷偷摸摸,要么小打小闹;难得有一次公开的外事任务,可以堂而皇之地挂上肩章和国旗出战,而且有可能遭遇真正的实战危机,这种机会谁原意错过,请战书能淹没夏明朗的办公桌。所以狡诈的夏明朗同志说一半藏一半,只说要去南海跟着海陆的水鬼营加强海训,战士们热情大减,没了死乞白赖要跟上的,没了选不上闹情绪的,夏明朗顺利完成前期准备。
初训选派30人,几乎抽走了一中队的大半精英,所有的武器装备全由基地直接带走,分门别类地安放在一立方米的弹药箱里,一共装了两个防弹箱式车。主要是陆臻的设备占地方,队里刚上了最新的战时数据链体系,邵将军指名道姓地要求陆臻和他的设备一定要带上,为了保证新装备能充分发挥作用,陆臻差点把一中队的通信人才全带走,只留下一个老宋留守。
宋立亚听完交接班要求,极为谨慎地问了一句:“你跟队长都要去?”
陆臻笑着说是啊,宋立亚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问道:“陈默也去?”
陆臻僵硬地点了点头,心想,不光陈默要去,狙击组高手尽出,只留下一个肖准,突击组也差不多,这次任务特殊,不得不郑重对待。
老宋唔了一声,不再多言。陆臻感慨,这年头怎么都是些明察秋毫的人呐。
原本夏明朗建议全部人员装备从军区借运输机走,可是后来后勤保障的罗长宏中校算了算时间也不紧,感觉那路上也不远,就别败家子烧钱了,不如省点儿,就当是演习一次依托公路网的长途机动。
陆臻心怀不满,还想据理力争,挡不住严正欣然点头,于是大锤落定。
只是麒麟基地一直没有配备过专门的长途运兵车……当然让所有人挤在大卡车里撑过那一千多公里,也不是什么问题。可后勤支队陆地机动组的哥们到底心疼人,花了仨小时改装了两辆解放大卡,在后车斗里焊上铁架子,各装了五组三层一共十五张吊床。当然,这玩意儿给普通人睡,估计大家还是吓得宁愿去蹲地板,可是麒麟们野外生存的时候手臂粗的树枝都能当床睡,一尺宽的吊床那简直就是席梦思的待遇,一个个跳上去睡得那个香甜。
从麒麟基地到琼州半岛的最南端徐闻县海安镇全程1300多公里,夏明朗挑了个下午发车,两班司机轮换,全程北斗导航,第二天早上九点左右,车队顺利行至海安码头,吃饱睡足的麒麟们一个个精神抖擞。
按前期沟通的,水鬼营会派人过海来接,果然渡口还远电话已经追到。夏明朗把车载电话的信号接进喉式通话器,耳机里传出来的声音意外的低沉柔和笑意满满。夏明朗随口问怎么接头,对方笑着说船已经包好了,到渡口不用买票,前方三百米有加油站,可以加油。
开车的常滨从群通里听到,嘀咕了一声:“油还有啊。”
“因为过了海汽油就贵啦,海南没有过路费,都算在油价里。OH My God!!罗总管果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陆臻夸张地大叫。
说话间三百米已经开过,路边的加油站生意兴隆,大多是准备过海的货车。两个穿07海洋迷彩作训服的军人站在其中显得特别醒目,夏明朗目光锐利地看到其中一人领章上的少校衔,果然车还没停稳,对方已经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
“幸会幸会,路上辛苦了,在下柳三变,也可以叫我柳三,陆战四旅两栖侦察一营副营长。”海陆少校十分热情地逐一握手,抓握很满,用力很紧。
博闻强记的陆臻同志愣了一愣忽然反应过来……什,什么?柳……永?这时候,柳三变已经握手握到后面去了。
夏明朗走南闯北,什么人都遇过,冷不丁撞上柳三变这种热情满表的自来熟也没什么不自在。
从海安到海口大约12海里,船行两小时,穷极无聊,只能各自找事儿干。
夏明朗和柳三变两位主官正捧着电子地图沟通下一步的路线;陆臻则揽着方进和徐知着聊天八卦。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陆臻虽然已经死会,但是遇上好看的男人还是会忍不住多瞄两眼。细看这位柳少校,肤色黝黑,面容清秀,一双凤眼笑成月牙状,样子温柔可亲相当讨喜。可是陆臻瞄着瞄着,慢慢感觉眼熟起来,那边的讨论大约是进入了一些实质内容,柳三变慢慢收了笑意,露出严肃思考的表情,无意中抬头,陆臻看清了那张脸,眉色浓烈斜挑入鬓,眼睛狭长……
“啊,哦……”陆臻忽然一拍巴掌,激动地扯住方进:“你看他长得像谁?”
“谁啊?”方进莫名其妙。
“陈默啊!”陆臻压低声音。
“不……不会吧!”方进吓了一跳,连忙扭头去看。方进看人一贯比较生猛,柳三变诧异地冲他笑了笑,眼睛又弯成了月牙状。方进做贼心虚,连忙调转视线投向陈默。陈默正靠在车身的阴影里闭眼假寐,忽然睁开眼睛看过来……这于陈默而言大约已经算最温柔的询问,可还是如刀似剑带着冷兵器的锐利。
“是……是蛮像的啊!可是,这个,怎么会这样啊?”徐知着声音有点抖。
“神了……”方进抱头,百思不得其解,眼前下意识地闪现陈默弯眉笑眼,冲他柔柔一笑的画面,顿时方进吓得一个哆嗦,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侯爷啊……”陆臻声音沉痛地揽住方进的肩膀:“我以前一直以为默爷那是天生的,老天爷赏这么一张脸,也就无力回天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的啊。”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