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Ⅴ战争之王 [出版]完本[耽美]—— by:桔子树

[穿书]二少富甲四方完本[系: 书名:二少富甲四方[穿书]作者:渊虚文案:有比被退婚流主角的前未婚妻拦路告白更糟糕的事情吗?身负藏剑系统、爱好重剑照脸抡的穿书者谢涸泽可以肯定地回答:有,那就是在被告白的时候,主角就在边上看热闹而更糟糕

方进惊吓过度,愣愣地点了点头,半晌不回神中。
方进为免心理阴影,那么爱凑热闹的一个人,下船时愣是不肯顶常滨的班开越野指挥车,宁愿悄没声儿地溜到后面去开防弹车。柳三变很郁闷,他有点想不通那个粗眉大眼看来虎虎有生气的中尉怎么上船时还好好的,下船时就眼神闪烁地躲着他走。陆臻和徐知着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代表,腆着脸强烈要求坐进指挥车,徐知着没位置甚至自告奋勇地要求开车。夏明朗被这几只搞得莫名其妙,瞪了陆臻好几眼都被无视,心里感慨这年头娶进门来那就是不值钱了啊。
就这样,车队再次起动时,柳三变坐在指挥车的副驾驶位上引路,徐知着开车,陆臻眨巴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严肃地审视相似面目下截然不同的气质问题,夏明朗一头雾水地坐在一旁,不动声色地思考。转瞬间,他已经把柳三变同志是否真是一位同志的可能性都思考了一通,可惜全无头绪。
车队在海口港上岸,绕城而过,陆臻看着远处的高楼映着纯蓝的天幕,注意力渐渐转移,忽然笑道:“哎,我差点儿忘了,我们家在三亚还有房子呢。”
“真的啊?可惜了,我们到不了三亚,直接从牛山港上船去营地。”柳三变接起话来又快又自然:“不过,等任务完成了,应该还是有空的。”
“有空也没用,我没钥匙,也不知道我妈卖掉了没有,好几年前的事儿了。”陆臻乐了。
“千万别卖,真的!听哥一句话!”柳三变转身严肃地按住陆臻的肩膀:“最近这房价涨得比飞机还快,都翻倍了,千万别卖。”
“真的啊,三哥也有房子在海南吗?”陆臻与人打交道最不扭捏,顺着杆子已经叫起了哥。
“我哪儿买得起啊,就那么点儿工资,再说我们住营地的,哎……以前就买不起,现在更甭指望了,”柳三变开了对讲机询问:“小马,你叔家三亚那房子多少钱了?”
柳三变的副手小马少尉此刻正开着最后一辆卡车押队,回复的声音又酷又冷干净简洁:“哪间?”
“三亚湾的。”
“三万。”
“我靠!”
“真的啊……”
别说陆臻了,这下连柳三变都吓了一跳,拍拍胸口:“我上次进城的时候听说才两万,也没这么快吧。”
“三哥您上次进城什么时候?”陆臻怀疑的。
“一两个月前吧。”
陡然涨了百万的身家,陆臻有种错愕的兴奋,特不真实的感觉,他转头瞅了一眼夏明朗,欲言又止,一会儿又瞅一眼。夏明朗一声轻咳,坐直了身体,陆臻取下喉式送话器,俯耳过去悄声说道:“哎,我送给你做聘礼吧!”
夏明朗面无表情地挑眉扫了他一眼,继续把视线投向窗外,陆臻顿时困惑,顶了一脑袋的问号。夏明朗坚持不懈绷着脸,忍不住想乐,又没舍得。
三、
这是海口市郊的环城路,路面上车辆不多,徐知着轻松开到最高限速。前方同车道一辆小车忽然横向越过徐知着,压双黄线180度调头变向。徐知着猝不及防,连忙大打方向盘,连累车队后面几辆车一起紧急刹车,差点追尾撞在一起。
夏明朗眼尖,错身而过的瞬间已经看清了对方的车牌,轻声笑道:“军牌儿啊!”
柳三变脸色微变,敏锐地捕捉到夏明朗眼中那一丝不以为然的调侃,拧开对讲器沉声下令:“小马,截住他。”
“明白!”
“方进,配合一下。”夏明朗看着柳三变微微一笑。
这车拦得毫无悬念,前后一堵已经被拦在路边。那辆军牌车里坐了个青年的少尉,对方显然不服,探身出来嚷嚷:“什么事儿!!”
“你说什么事儿!!”柳三变开门下车,怒气冲冲地走过去。陆臻好看个热闹,索性跟了过去。
对方一看到柳三变就愣了,夏明朗的车队做过伪装,表面上所有部队的标志都被清除得干干净净,麒麟诸位也都是普通便装。那中尉只当是一般的送货车队,没想到居然跳下个少校来。
“军官证。”柳三变冷着脸,见对方还想迟疑,忽然伸手扯着他的衣领把人拖出来顶在车门上:“按说这事儿也不归我管,但撞上了,就算你倒霉。”柳三变侧身错开一个角度,压低了声音凑近说:“看后面车上,别惹他发火。”
夏明朗已经下了车,见对方向他张望,微微眯了眯眼,没穿军装却仍然天成一派威严的气势,少尉下意识地抬手,柳三变已经先他一步把军官证从他内袋里掏了出来。
“哎,你……”少尉急了。
“三天后到稽查大队拿证件。”柳三变把人塞回车里,抬手一挥,呈半月型包围的车队四下散开,归为直线开走。犯事儿的少尉这才反应过来军官证让人给收了,吓得变了脸色,可是犹豫了良久到底也没敢直接跟上去讨要。
“最不懂事就是这些小军官、新兵,刚有了点苗头就不知道自己是谁。”柳三变上车翻了翻收来的军官证,一边嘀咕一边拨电话:“张队长,刚替你办了个事。”
对方大约还在发愣,柳三变顿了顿笑道:“最近的小朋友胆子越来越大了啊,连我的车都敢别,直接调头,我差点撞上去。也幸好遇上我了,真出了车祸怎么办?影响多不好?我把他证给扣了,回头找人给你送旅部去,我让他后天去你那儿拿。”
“三哥威武!”陆臻看柳三变收线,马上做狗腿状。
“见笑见笑。”柳三变抱拳求饶不迭。
“都说在海南是军老大、回老二、政府排老三,果然不错。”夏明朗笑道。
“您看这话说的,我怎么跟您……”
“不不不,别紧张,千万别紧张,你看我们在驻地就没这待遇,眼红啊!”
柳三变脸都急得皱起来了:“要这么算起来,广州那边更威风啊,那咱们过去开会也夸他们一把……真,真不是什么特光彩的事儿,这都是历史遗留问题,在治理。现在比过去好,将来肯定比现在好,真的。”
夏明朗只是习惯性地戳人心窝子,不料柳三变态度如此诚恳,一时之间倒有点不好意思,陆臻难得看到夏明朗被人闷住,转过头,无声地狂笑不止。
所谓的牛山港是一个地图上找不见的小型军港,驻守着一个排的兵力,负责海外野训基地的后勤运送调配工作。夏明朗他们在这里封存了所有的车辆弃车登船,船行三个多小时之后调头向东,绕过一个突入大海的小半岛,眼前豁然开朗。夏明朗这才明白柳三变为什么一定要用船把他们送进来。
两栖侦察营的野外训练营地建在一个C型的海湾里,入海口最窄处不过几百米,海湾南部有一片不大的新月型沙滩,四周礁石林立,背后就是尖峰岭的支脉,雄壮的大山巍然挺立,山上是密不透风的原始热带雨林。
如此天险,从陆路,那是绝对进不来的。
浪高船小,麒麟众部没什么坐船的心得,大半被晃得有些晕乎,只有陆臻还乐呵呵地趴在甲板上看风景。不远处的码头上站立着穿常服的哨兵,一水儿的小白服,钉子似的扎在黑色的礁石上,映着身后的青山碧海蓝天白云,那叫一个养眼。
陆臻忍不住哀叹:“哎,还是海军的常服最漂亮啊,我就是走早了,要不然赶上07换装也能帅一把。”
刚巧柳三变从舱内出来,闻言笑道:“你喜欢啊?回头送你一套。”
“哇,三哥您真大方。”
“没关系,我们这儿常年配发三套夏装……”
陆臻刚想说真奢侈,就看到柳三变笑了笑说:“我们这儿不发冬装。”
呃……陆臻一时语塞。
柳三变却忽然变了脸色,错愕地看向码头:“我靠,这……这是什么人抽了啊?”
“怎么了?”夏明朗听出异常。
“没……没什么大事。”柳三变一把扯过小马少尉,指着码头问:“你知道怎么回事儿吗?怎么都穿上常服了?”
小马愣了一下,摇头。
“穿常服不应该吗?”陆臻不解。
柳三变苦笑:“你看这天,你看这地,你再看这衣服,穿一次就得洗,混了砂进去就根本洗不出来,得拿去海里漂,沾着海水太阳一晒料子就得黄,还得先给它用淡水泡,穿一次得洗半天。”柳三变郑重其事看着夏明朗说:“夏队长,还是你们有面子,上回旅长过来视察工作,让他们穿常服出来,一个个抱怨得那是……”
夏明朗眨巴眨巴眼睛,实在不知道应该给他个什么样的表情,最后只能受宠若惊地哦了一声。
虽然形象工程是不当什么,可是船行入港,看着两岸的礁石上隔开三米就扎上一位笔直的小白杨向你立正敬礼,那感觉……还真是超规格的。要说没有一点暗爽那简直就是骗人的,就是看着柳三变的表情越来越严肃,夏明朗在这暗爽之余,心里多少有了那么一点莫名的忐忑。
等船下了锚,麒麟们两人一组抬着弹药箱上岸。仿佛有无声的命令劈下,码头上的士兵们“哗啦”一下跑步集合,站成条线笔直的方阵,山呼海啸似的吼出一声:“热烈欢迎陆军的领导来我部莅临指导!!”
这吼声太过响亮,音潮凝聚成墙在整个海湾里回荡,回音不绝。
夏明朗一愣,下意识地回头去看柳三变,后者丢给他一个无奈的眼神。夏明朗慢慢收回视线,一声轻咳,双手背握跨立,站出最稳定的姿势。
四下里静了下来,仿佛连风声都已经停止。
夏明朗凝立着不动,身后,几十位麒麟的视线越过夏明朗直扑过去,面前,上百名水鬼的目光灼灼而来。
夏明朗却忽然笑了:“都热了吧?”
呃??
“热了都回去换衣服吧?整什么呢?虚里胡哨的吓唬我们好玩儿呢?我们来,想学的,是真本事;我们带过来的……”夏明朗回身指一指泛着冷光的军械箱:“真家伙!大家既然站在一块石头上,那就是兄弟了,兄弟之间不玩儿虚的,我们不是什么领导。大伙儿都散了吧,该干嘛该干嘛去。”
“听见没,把衣服换了,该干嘛干嘛去,都不训练了啊?酱仔,你们今天下午没科目了吗?连你也过来凑热闹……”柳三变拍着巴掌出来打圆场,扯着打头那排一个中尉的肩膀硬把人转回去,屁股上踹了一脚:“滚,干活儿去。”
雪白的常服上印下一个黑色的脚印,大家一阵哄笑,气氛终于缓和下来。
四、
夏明朗笑得粗豪,一把揽过柳三变的脖子,仿佛极为亲热地穿过水鬼们的列队,暗地里握拳已经顶到柳三变的肋下:“好小子啊,有种,敢阴我!亏老子一路过来把你当自己人看。”
“我我我,我真不知道……”
“你他妈不知道才有鬼,你自己带的兵你不知道!!”夏明朗咬牙切齿。
“夏队,真的真的,我真不知道。在下,兄弟我一向都有那么一点治下不严。”柳三变尽可能小幅度地挣扎,露出些许不好意思的笑。
夏明朗忽然停住,一手按住对方的脖子直看到他眼底去,柳三变大吃一惊,背后生出一道冷意,笑容顿时僵硬。
文库(danmeiwenku.com)是完全免费的,要充钱请别相信,关闭即可,微信dmwk520大家务必都加上、有腐利。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给兄弟们指条明路嘛,你看这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们这群远来的羔羊就算是陷在您的狼阵里,也得让我们死个明白吧?”陆臻笑容和煦,一手搭上柳三变的肩膀柔和地施力,把人从夏明朗的怒视中搭救出来。
“前几批,都是直接从别的陆战旅挑的人,这批轮到我们营……你们来了。”柳三变说话很有保留。
夏明朗微微点头:“不服。”
“搁您那儿,您能服吗?”柳三变微笑。
“也不服!”夏明朗笑出一口白牙,殷勤地帮柳三变整了整作训服,做出一个您请先行的手势。
因为最初的海训不用实弹,所有从基地带过来的装备都得先找个稳妥的地方存着。水鬼营的武备库建在海边一个巨大的岩石内部,与山体连在一起。
夏明朗他们绕过开口处打掩护的礁石,里面豁然开朗,挑高的洞穴黑漆漆的通向看不见的深处,中间是钢筋水泥砌成的宽阔水道。洞穴两侧的山壁上嵌着几扇铁铸的水密门,柳三变在其中一扇门前停下,按了密码开门,指挥大家把武器入库。
陆臻趁柳三变不注意丢了一块珊瑚入水,发现水道颇深,足可以进出基洛级的潜艇。都说外行谈战略,内行看后勤。面对这样的营地,看到这里的种种设施,陆臻心里那点下意识的所谓陆军巅峰的骄傲也都渐渐淡了去。
海军陆战队虽然是旅级建制,但是从成立的第一天起就是精兵战略,即使是最基本的新兵兵源也是全军首屈一指的。陆臻虽然在东海呆得不久,而且多半是以储备干部的身份在基层体验,还没等真正参与到什么核心环节就已经被麒麟挖角,可是他在心里还是一直把海军陆战队当娘家看,现在看到一母同胞的兄弟单位如此高水平的营地与库房,心情很是复杂。
等所有的装备都安置好,夏明朗他们从库房里出来时已近黄昏,远处的大海上低低坠着硕大浑圆的落日,一层一层的霞光把海水染出瑰丽的色彩。陆臻不自觉地深呼吸,南中国海的海风与东海不同,这里的空气几乎没有一点海腥味,只有波澜壮阔的纯净的水,仿佛浩瀚无疆,然而他也知道,就在这平静深海的正前方,不过百余海里的地方,危机已经隐隐地潜伏着。
陆臻当年初到麒麟基地还没有看到夏明朗之前,对基地的第一个坏印象就是:这地方的军容军貌也太他妈的差了吧!来来往往那么多人,就没有一个扣牢风纪扣的。可是等他看到日落西山之后的水鬼营地,才发现其实麒麟的军容军貌还是相当不错的,至少麒麟们还有风纪扣可扣,不像水鬼营。
趁着夜色涉水而归的水鬼们几乎是清一色的光着膀子,黝黑的皮肤与夜色融合在一起,即使走近,也只能看到鬼影绰绰。柳三变正带着麒麟们熟悉营地,夏明朗看着由桄榔叶和椰子树搭起来的棚子一时惊叹,柳三变尴尬地笑了笑说因地制宜。也是,这鬼地方处得偏僻,一砖一瓦都得由外面用船运进来,有那么点钢筋水泥花在刀刃上造个潜艇码头就不错了,住人的地方哪儿还有什么可讲究的。
粗陋的草棚,大通铺,直接就搭在沙滩上,下床就是沙。床上除了枕头一无所有,连解放军标志性的豆腐块都看不到,当然,在这儿也用不着。陆臻拍着柳三变感慨说你们一定从来拿不着内务标兵红旗。柳三变闻言大笑,说我们回旅部时偶尔也是能争取一下的。
没有食堂,晚餐就是在露天解决的。有用切碎的小螃蟹熬的粥,每人分了两条烤鱼,还有一些咸水煮的贝类,钢精大桶里滚开了蛤蜊煮的汤,极为鲜美。没有蔬菜,每个人发了两只芒果补充维生素。
陆臻最喜欢吃海鲜,轻而易举地干掉两碗米饭,幸福地捧着肚子说太奢华了,太奢华了。柳三变苦笑,真希望你一个月以后还这么想。
在野外,柴油和电都是需要节省的东西,司务长生了几堆火。彼此陌生的队员们在各显神通地勾搭老乡,熟悉环境。方进忽然扯了扯陆臻的胳膊指向一边:“哎,你看,那两小身板细得,比你还像娘们。”
陆臻额头青筋一爆,心想老子啥时候成了娘们的标准了,当下笑眯眯地说:“是啊,比你还矮点儿,真不容易。”
方进顿时脸就绿了。
柳三变坐在对面努力打眼色,示意他们别再说了,方进却惊叫起来:“哎呀不对,真是娘们,那那……俩是女的啊!你们这里怎么会有女人?”
柳三变无奈地说:“我们这次专门抽调了全旅最优秀的潜水员过来帮助你们训练。”
方进张大嘴巴愣了半天,忽然摇头大声说:“那那,那可不行,反正我不要女人跟我一起训练。”
柳三变痛苦地捂住脸,咬牙切齿的:“你就不能小声点儿吗?”
方进吼得太响亮,真是让人想听不到都难,两位女兵一声不吭地走到火堆前,抿直嘴角气呼呼地瞪着方进。
柳三马上笑着站起来打招呼:“秦月,哎呀筱桐也来啦……你们队长……”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