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我不配 完结+番外完本[网游耽美]—— by:易修罗

麒麟Ⅴ战争之王 [出版]完本:读一百本军文,不如读一本《麒麟》红遍两岸,真正带有温度和力度的耽美小说代表作贺尔蒙无限蔓延的『致青春』读物,一点点的甜,一点点的苦,一点点的醉人,更多的则是永不磨灭的铁血军魂!麒麟之战争之王—海外护航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网游之我不配》作者:易修罗
网游版文案:
花五百块买了个人妖号,居然还附赠一个老公?
刚进入游戏就被告知此号欠下巨债,不得已卖身跟“老公”假扮模范夫妻。
这是一只才从虎口脱险的小羚羊,又不小心误入大尾巴狼怀抱的故事^_^
现实版文案:
小攻原本是位单纯的直人,被有恋靴癖的小受硬掰成GAY,经历了一系列复杂的心路变化,最终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冷酷腹黑S攻,所以这其实是一部攻主成长励志文XD
[这是攻主文,不是主攻文,主是主人的主不是主角的主,擦亮您的眼睛哟哟哟,非逼我把这句话写进文案=_,=]
凌扬:我买个号而已,为什么还强行送个老公?
叶朗:你也可以选择不要老公要债务。
凌扬:亲,赠品不要行不行?
叶朗:抱歉,捆绑销售,概不退换。
男尊主义直人攻X阳光欢脱恋靴受,受掰攻。
一群大学生的青春网游纪事,和谐有爱,轻松欢脱,想虐都虐不起来的甜蜜文!
全程1V1,人妖是必有的,大神是必抱的,狗血是必洒的,三角恋是必要的,HE是必须的!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契约情人 竞技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扬(铃铛儿/小羚羊),叶朗(夜狼)
配角:孟琥,白砻,徐贤,卫施,唐修文,戚风,贺家威,胡黎 ┃ 其它:键盘网游,高校生,恋靴癖
部分亲认为作者文中人物关系有些复杂,就目前出现角色,我做了简单对照:
@ 本名(外号) → 游戏名字 + (岱山旧服)游戏名字 = BBS称呼 and ¤ 一些附注 ¤
?烟山大学?
凌扬 → 铃铛儿 + 小羚羊(旧服)(第26章) = Antelope(小羚羊)
¤ 小受,之前在岱山旧服玩男号,现在来霖山玩买来的女号,见面会的游戏马甲是落冥影(第29章) ¤
¤ 和狼狼撒谎说自己是小羚羊徒弟,师父喜欢上他,而他不喜欢对方,所以换来新服(第27章)¤
¤ 和狼狼撒谎说自己在旧服叫小肥羊(第40章)¤
¤ 自然系祭司,前期主PVE,后期主PVP,二○一疯人院副帮主,疯人院一团MH(第64章)¤
徐贤 → 花满楼 = Hana(花花)
¤ 凌扬的室友,厨艺很好,目前准备把白砻拿下(第26章) ¤
唐修文(第47章)(小扣儿)→ 相公、请温柔地 + 琉璃扣(旧服)
¤ 凌扬的徒弟,在旧服和卫施是夫妻,现在正躲避对方,认识现实的卫施,但卫施似乎不知道他(第15章) ¤
¤ 凌扬的导员老师,其弟弟和凌扬认识(第19章),开假条让凌扬不用上游泳课 (第19章)¤
卫施(徒夫)→ 娘子、春宵苦短(第53+58章)+ 帝释(旧服)= Lionking(沉睡的狮子)
¤ 凌扬的班长(第19章),网文作者笔名卫思礼(第15章),旧服角色在逝汶湖痴情等琉璃扣(第17章) ¤
¤ 用小号落冥狮探查小扣儿的踪迹,已经得知相公、请温柔地就是琉璃扣(第49章)¤
-----------------------
?森蓝理工?
叶朗 → 夜狼 = Nightwolf(夜狼)(第70章)
¤ 攻君,是位直男,凌扬立志掰弯中,和徐贤是好友 ¤
慕容霏天 → 慕容霏天 = Murong(慕容小甜甜)(第44+45章)
¤ 叶朗的学长,少露面的剑情会长,和戚风弟弟参加2V2(第42章) ¤
-----------------------
?络明体院?
戚风 → 落冥风 = Sevenwind(风)
¤ 和凌扬在现实有相识(第21章),背号7号(第23章) ¤
贺家威(暴暴龙) → 贺大爷 = Qfnidaye(匿名)(第38章)
¤ 和戚风是一对,已经被对方吃掉了(第11章),背号14号(第23章) ¤
-----------------------
?钱唐军校?
白砻 → 白少堂(新旧服)(第63章)= Haku(小白龙)(第33章)
¤ 凌扬的发小,认识十六年(第24章),是弯的(第26章),第一章跟羊羊打赌大冒险的人(第38章) ¤
¤ 风息系法师,二○一疯人院帮主绰号:白少、院长(第63章) ¤
孟琥 → 孟加虎(旧服)(第64章)
¤ 凌扬曾告白过的好兄弟,是直男有女友,用恶劣态度和言语拒绝了凌扬(第30章) ¤
¤ 凌扬和白砻的发小,凌扬前帮会的副会(第60章) ¤
¤ 战士,双修,PVE防御系,PVP魔剑系,二○一疯人院副帮主,疯人院一团MT(第64章)¤
-----------------------
?岚山音校?
胡黎 → FOX(第66章)
¤ 或许是文中唯一反面主角,属于LM,敢与疯人院为敌的帮会(第66章)¤
¤ 幻兽系祭司,PVP高手,LM核心人物,第一届PK大赛3V3比赛冠军(第66章)¤
¤ 更为出名的,非网络身份,而是现实身份(第66章)¤
-----------------------
?额外人物?
戚影(作者jj回覆透露) → 落冥戚二少(第42章)
¤ 戚风弟弟,出国中,不喜欢哥哥取的落冥影的号,此号被凌扬借用(第28章) ¤
唐修武(第66章)
PART I:朗哥是个直人

第1章 同居生活初体验

作者有话要说:之前有人询问文案中的恋靴是什么意思,解释一下,这里所指的恋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喜欢看/穿/收集等等,而是一种颇为常见但却隐秘的性心理,属于恋物癖中的一种。
有恋靴癖的人会对靴子和对穿靴子的人产生性冲动,做出一些不同于平常H的性行为,普通程度的恋靴癖不被划分为性变态的范畴。
如果想更好更科学地了解这一领域,可以查询度娘百科,关键词:恋靴、BDSM。
本文中的主角小受是个无可救药的恋靴GAY,BDSM爱好者,从文章第二部分开始会陆续加入这方面的内容,到第三部分更是会大篇幅涉入。但是,本文不是纪实文学、不是同志文学,更不是色情文学,作者时刻牢记本文是耽美小说,并且是小清新向(?)的网游小说,因此涉及一切可能会引起不适的言语和场景都会以修正、拉灯、侧面描写和模糊处理进行,本文牵扯到圈内所有内容也尽可能以唯美的形式表达,化猥琐为卖萌,以力保不会使绝大多数人看到中途因为口味太重而弃文。当然,很多露骨的术语也会因此被模糊或者篡改,请专业人士不要为此挑错。
文内涉及到的论坛和微博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本文最大的雷点是,这是一篇主受攻主文----即主角是受,但攻是主人,用某些人的理解,攻受地位不平等(事实是他们是自愿的DS关系),因此请极端受控----尤其是看女王受喜欢代入者----绕道。
雷点二是全民BL倾向,主角有三角恋剧情,但绝对不苏,各种洁,1V1贯彻到底。
避雷守则已经写得很清楚,请确认好再阅读,以免浪费您的时间,谢谢。
PS,本文虽然是网游文,但作者网游部分比较无能/捂脸,网游无能还非要写网游文的猛士你拦得住么??(???)?
——————
凌扬终于如愿以偿搬出了寝室。
这意味着未来的日子他再也不用忍受慢到让人抓狂还时不时抽风的校园网,也不用争分夺秒地赶在十二点前下线关机,不然就会有因强制断电导致CPU烧坏的风险。
有一次他跟人打赌PK,P到一半时室友打开PPLIVE看小电影,导致他延迟一路飘红,直到剩30点血的时候画面才开始动,结局必然是毫无悬念地输掉了。
若是平时输了也就输了,偏巧那次的赌注是大冒险,输了就要跟自己最好的哥儿们告白,后来……后面的事不提也罢,总之结果就是自从那天之后他就下定决心要搬出来住。
凌扬之前没有出来租房是有原因的,单人公寓租金太贵,他又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合租对象。
但上天眷顾,就在他有了强烈的租房需求后没几天学校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事直接影响到了他日后的生活。
话还是要从他所在的大学的历史说起。
烟山大学是一所有着百年历史的老校……(以下省略一万字)
一所有着如此悠久历史的学校,一定也拥有诸多优质品格的沉淀,其中之一,就是其宽广的包容性。
不信的话你可以去任何一所百年老校实地考察,那种海纳百川的包容性给人的感觉是无处不在的,不管是卖二手书的,卖打口碟的,卖小黄片的,还是卖煎饼果子的,在这里都能找到一席之地。
这点当然也体现在学校论坛上。
烟山大学的校论坛是一个规模非常宏大的BBS,这里版块分类多,人流量大,话题开放,外校的人也都爱来此灌水,后来站长干脆跟大学城里其他几所高校的BBS站长一商量,搞了个联合论坛。
论坛里有一个情感区,区里有一个版块叫SEX,中文名叫两性关系。还有一个健康区,区里有一个版块叫SEX-HEALTH,中文名叫性健康与性心理,版上还有医学系和心理系的研究生博士生坐镇。
论坛的开放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凌扬知道有一伙人在站务版块里申请开新版已经很久了,但站长迟迟没有批准,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全站人都知道,还搞过联合签名。
一个连SEX版都敢开的论坛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顾忌?
只因为他们这次申请的新版名字叫HOMOSEXUAL,同志天地。
凌扬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旁观了整件事的全程,但始终没有参与其中,说实话他对这个版块能否申请成功信心不大。
所以当论坛发出开设新版的通告时他也吓了一大跳。
不愧是百年老校,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凌扬深深为自己能考上如此优秀的一所高校而自豪。
没错,凌扬是个天生的GAY,不仅是纯GAY,还是个纯零。
开版之初的斗争他没有参与,不代表开版之后他也要当个看客。
本身就是校BBS活跃用户、知名ID、资深水母的凌扬,很快就在HOMO版上灌出了名堂,还参与了版主组织的第一次版聚,认识了不少同类。
徐贤就是其中之一。
凌扬跟徐贤平时在版上就很有话聊,见面之后更是相见恨晚,当场结为挚交。
徐贤也打着搬出去住的主意很久了,苦于遍寻不到分摊水电费的室友,两人一拍即合,当下就开始寻找房源。
要说徐贤不想住宿舍的理由,同时也是凌扬不想住宿舍的理由之一,同时也是广大男同志不想住宿舍的主要理由,也要从学校的百年历史说起……
因为烟山大学的历史实在是太悠久了,最新的宿舍楼也是十二年前建成的,别说独立卫生间了,一层楼就两个公共厕所,洗澡都要去宿舍楼外的公共浴室。
公共浴室对于他们这种纯GAY来说,简直就是天堂和地狱的结合,向往与尴尬的所在。
哪怕仅仅基于这点,他们也非搬出来不可。
在他俩的低标准宽要求之下,很快两个人就选好了一个二居室,房子虽旧,胜在采光好,收拾得还算干净,最难得的是地理位置良好,就位于校内,连校门都不用出。
为什么在校内会有房子出租,这是因为他们是一所有着百年悠久历史的老校……(老校:泥垢了!)
不信你可以再去实地考察一下,任何一所上了年纪的高校都会有很多此类既不是校舍又不是宿舍的建筑,原本供教职工居住,现在教职工普遍有了钱,大多在外面买房,旧住宅就租给了学生。
在学校住有很多好处,既不用遵守宿舍的规定,还能享受校园的福利,无论去食堂还是叫外卖都很方便,知道老师要点名了也可以及时赶到。
更美妙的是,他们的楼里装了宽带,但依旧保留了校园网接口,想玩游戏就连宽带,想上BBS就接校园网,双线作业,不亦乐乎。
挑了一个良辰吉日,在凌扬室友熊哥的帮助下,把凌扬那点小行李从学校北门搬到了东门,两人就此开始了同居生活。
当然了,是纯洁的男男同居关系。
你问他俩为什么没有凑成一对?原因很简单。
两攻相遇尚能有一受,两受相遇就只能一起租房了。
哦,还可以做很好的闺蜜。
跟同类住在一起,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想方设法隐瞒自己那点小秘密,有时候还可以分享点猛男图片、GV种子什么的小资源。
放长远讲,就算带男人回来过夜也不会让对方觉得惊悚。
从各方面来看,徐贤都是个不错的室友,(他说)他会做饭,而且(他说)他喜欢打扫房间,最重要的是,(他说)他不会用PPLIVE看小电影。
这点简直太重要了。
凌扬装好电脑,插上网线,第一件事就是登陆了着名的非官方地下账号买卖网站——3715点康姆。
一切来历不明的游戏账号都可以这里明码标价出售,安全自理,风险自付,就算被人骗了也没人给你讨回公道。
但这里的生意还是不错,因为比起官方交易平台它有两大显着优点:一是便宜,不收中介费;二是快捷,不用走那些乱七八糟的转让手续。
只要遇到合适的,当天就可以跟卖家勾搭上,完成交易。
凌扬一直在玩一个叫《魂淡OL》的网络游戏,这个游戏做得不错,无论PVE还是PVP系统设计得都挺合理。
《魂淡OL》跟大部分国内网游一样,是按地域划分服务器的,在他们那个地区有两个服,一个是公测时就开放的老服岱山,一个是才开了半年多的新服霖山。
凌扬之前是玩老服的,随着时间流逝,一部分玩家AFK,一部分玩家转去新服,老服的人越来越少,经常打个团队副本都组不满人。
正好前不久凌扬遇到一位旧相识,曾经也是老服的玩家,半年前霖山刚开那会儿随着公会一块儿转去新服发展,现在据说混得不错。
他听说了老服凄惨的现状,索性邀凌扬过去,凌扬本来也不想在老服待了,便一口应允。
之后就是找房子搬家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等一切都安顿下来了,凌扬自然要重操旧业,想起那位旧相识的话,凌扬决定买一个新服的账号来玩儿。
要说凌扬玩儿游戏,兴趣面那叫一个广,既好刷副本,又好下战场,喜欢跑环、跑商、做任务,连抄书、种地、练生活技能这些枯燥乏味的事情他都能进行得不亦乐乎,唯独有一点,就是不爱练级。
他之前那个号完全是被两个一起玩儿的朋友强迫着拉扯大的,为了让他肯乖乖练一会儿级,那俩人求爷爷告奶奶,把他当祖宗一样供着。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凌扬是他们认识的唯一的祭司,俗称奶妈。
凌扬是个GAY不假,可他也是个纯爷儿们,很少有纯爷儿们会喜欢玩治疗。
当初建号的时候凌扬也想玩个弓手或者法师,他喜欢远距离玩弄对手,十步杀一人,寸草不沾身。
可是他从小到大的死党,他的好哥儿们,说团队需要一名祭司,而他无疑就是最适合的人选。
看在那么多年交情的份上,凌扬牙一咬,心一横,练了个奶妈。
凌扬在3715的资料库里寻找霖山服务器满级的祭司。
别问他为什么明明可以重新选择却还要玩奶妈,实在玩了这么久祭司他已经习惯了,而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而且他发现其实祭司也很有意思,真得深入进去,乐趣很多。
虽然不能像法师和弓手那样取人性命于千里之外,但是用无尽的奶水磨死敌人,看着对方咬牙切齿却无计可施的样子,也不乏是一种享受。
符合凌扬要求的账号有四个。
装备什么的凌扬都不在乎,那些都可以再刷,但名字可就改不了了。
选一个好名字,是成功的关键。
第一个名字叫“奥巴马夸我长得帅”,凌扬嘁~~,本拉登还夸我床技高呢。
第二个名字叫“相公、请温柔地”,呕~~~~~~
第三个是个火星文。
最后这个看起来不错,叫“铃铛儿”,也算是凌扬的本家,听上去清新又可爱,凌扬脑补了一个形象,一个眼睛大大的小萝莉,扎着两根长长的辫子,皮筋上分别挂着两个小铃铛。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