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羚羊与夜太狼外传逝汶湖畔 [出版]完本[网游耽美]—— by:易修罗

网游之我不配 完结+番外完: 《网游之我不配》作者:易修罗网游版文案:花五百块买了个人妖号,居然还附赠一个老公?刚进入游戏就被告知此号欠下巨债,不得已卖身跟“老公”假扮模范夫妻这是一只才从虎口脱险的小羚羊,又不小心误入大尾巴狼怀抱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小羚羊与夜太狼》当中最虐恋情深你追我跑双重人格计中有计的一对师生恋!
小扣儿与帝释的故事,欢脱登场!

唐修文,中文系老师,以其高冷和俊俏外貌,闻名烟大。
琉璃扣,又称小扣儿,是大神小羚羊的徒弟,和他的师父一般疯癫不靠谱。
两个性格南辕北辙,琉璃扣却是一向不近人群的唐修文,
为了改变自己所打开的一个窗口。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与他假结婚真挡桃花的「帝释」,
不仅仅是游戏里众多女孩眼中的男神,
不仅仅是他名义上的「老公」,
他的真实身份,居然是自己的学生卫施!?
第1章
“那么这堂课我们就上到这里,上周鉴赏作业没有交的同学,现在补交一下。”
随着唐修文的一句话,教室里的同学开始收拾书本陆陆续续离开,也有几个人拿着随身碟过来补交作业。
“又是昨天晚上才提出来的吧?”唐修文无视其他人,唯独盯准了其中的一个,“凌扬同学。”
被点到名的凌扬尴尬了一下:“老师您知道就行了,何必说出来呢。”
“老师,这是我的。”另一个同学打断他们的对,将手里的文件袋递了过来。
“哇,”凌扬连忙借机岔开话题,“班长你都这么晚才交,不符合你一贯的作风啊?”
唐修文也有点意外,不过不是意外对方交得晚,而是其他人交的都是电子稿,唯独卫施交了纸质稿,接过来的时候他顺手捏了一下,大约有七八张纸的厚度。
“因为学校图书馆没有我想要的书,花费了点时间找资料,所以晚了。”卫施解释。
卫施是系内有名的优等生,同样是延迟交作业,凌扬会被默认是贪玩拖延,卫施就一定是为了精益求精,是以唐修文也没有说什么。
等最后一个同学拷贝完作业,唐修文收拾了所有的东西离开煮熟,在教工食堂门外遇到了学院的刘老师。刘老师是个四十余岁的热心妇女,在大一担任辅导员工作,由于唐修文年轻又是孤身一人,平时对他很是照顾。
“小唐下课啦。”
唐修文礼貌性地一点头:“刘姐。”
“今晚咱院跟外语学院有个青年教师聚会活动,你可要记得出席。”
唐修文根本没有打算出席:“我有晚课。”
“这样啊,那太可惜了。”刘老师遗憾,“你应该找机会多跟其他同事接触接触,不要总是一个人,会闷出毛病的。”
唐修文应付得毫无破绽:“多谢关心,我会的。”
+++++
结束了这个最后一堂晚课,唐修文回到他一个人的宿舍,等待笔记型电脑开机的过程中,唐修文顺手拿了卫施的作业来看。
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他以为文件袋里装的是列印稿,不承想竟是满满九页的手写稿,这年头已经没有什么人会这样交作业了,更何况是写了这么多。现在的人多打字,能写得一手好字的人已经不多,卫施的字如行云流水,第一印象就能给人带来好感。
这次作业的内容是文学作品鉴赏,学生自主选题,卫施选择的是一部较具争议的近代小说《琉璃扣》。很巧唐修文本人也很喜欢这本书,曾数次在课堂上引用过,见卫施评析的是这一本,当下便细读了起来。
待他完整地翻阅完九页纸,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十分钟,笔电上的登录画面早已换成了荧幕保护。然而唐修文并没有接着去检查其他人的作业,而是拿起桌上一枝红笔,认真地在卫施的手搞空白处写起了批阅。他的笔谈灵动飘逸,比起卫施又是另一种风格,两种字体排列在一起,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待写满最后一行,唐修文方停笔,卫施有些观点与他不谋而合,但也有部分略有出入。唐修文没有去校正,而是以探讨的口吻写下自己的想法,不像老师对学生传道授业,倒像是一对志趣相投的人在自由交流。
完成批注的他又从头到尾读了一遍,略微修改了其中几处,心里有更多的想法想要表达,无奈空白有限,许多观点只能浅尝辄止。若其他学生也能像卫施这样用心,他也不介意与他们深入地交流接触。
唐修文把卫施的作业放到一边,这才打开同学们拷贝作业的资料夹,凌扬的名字正在很醒目的位置,本来就记不住几个同学名字的唐修文,率先点开了他的文档。
可打开后唐修文轻蹙起了眉头,这是什么东西?
正当他莫名其妙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考。会来他这里敲门的人可不多,唐修文满心疑惑地起身开了门,就见到跑得气喘吁吁的凌扬单手撑在门框上,额头上都是汗。
“老……老师……我……作业……”
“歇好了再说。”唐修文打断他。
凌扬深呼吸了几次,终于缓了过来:“老师,我下午拿错了随身碟,作业交错了。”
唐修文其实在他出现的那一刻已经猜出了几分:“我还以为你的作业别出心裁呢。”
凌扬有些不好意思:“您都看到了啊,让我换过来呗修文哥?”
“别套近乎。”唐修文让了让,很久之前就因为弟弟的关系认识凌扬,对方是少数几个到过他宿舍的人,修文哥也是那时延续下来的称呼,“进来。”
凌扬把新带来的随身碟接上笔电,重新拷贝了作业进去,他之前那份错误的文档还打开着,上面又是图片又是文字,足足写了十几页,比做作业还要认真。
“这是什么?”唐修文问他。
“是给杂志写的游戏攻略,我们好几个人一起研究出来,我总结的。”
“游戏攻略?”
“《魂淡OL》,网路游戏,老师您玩游戏吗?”
“小孩子才玩游戏。”
“哪有!”凌扬怪叫道,“我们帮会里连四十几岁的大叔都有,您看,就是这个。”他指着荧幕上某个壮汉示意给唐修文看。
“穿得好难看。”唐修文评价道。
“那是他长得丑,您看我,我够帅吧?”
唐修文仔细看过去,画面中的人物身穿浅绿色长袍,手持一把长长的武器,大概是法杖一类,顶端还泛着金光。
“哦,对了。”凌扬指着他身边的游戏角色,“这个是老虎,这是小白龙,您都见过的,您看小白龙穿得骚包不?”
“他们不是在读军校吗,也有时间玩游戏?”
“偶尔嘛。”凌扬眼珠子骨碌一转,“修文哥您要不要一起来玩,我带您呀?”
“不用了,”唐修文面无表情地拒绝,“你还是专心学习,不要每次拖到最后一刻才交作业。”
“那是因为我之前在赶这个攻略嘛,我们跟杂志社有合约的,每个月交一个专栏,明天就截稿了。”
唐修文对此并不感兴趣:“你的作业拷好了吗?这次不会错了吧。”
“不会不会,下午我直接拖过去,连档案名都没看,这回不会了。”
凌扬拔出随身碟,起身告别:“我回宿舍了,修文可要是想打游戏的话一定要来找我啊!我在湖朔区岱山服,名字就叫小羚羊。”
“没兴趣,快走吧。”
唐修文无情地赶人,凌扬熟悉他也不介意,笑嘻嘻地跑掉了,宿舍里又只剩下唐修文一个人。
关掉了凌扬的文档,唐修文又开始检查其他人的作业,有的人写得认真,也有人明显是应付,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没有再让唐修文产生共同讨论的冲动。整整齐齐的方块字,看不出打字者任何的情感,能让唐修文产生很近、很想进一步探讨的作业,也只有卫施一个人的了。
因为被卫施勾起了兴趣,唐修文花了几天时间又重温了一遍《琉璃扣》。每一次阅读,他都深深感受到作者人物塑造的功力之深,换成是他,绝对无法做到。难道真的如刘老师所说,是他的封闭不与人接触,限制了对人物的把握和想象力吗?
可是他不愿意也不擅长与人交流,除了自己的弟弟,他很少能与谁闲聊超过五分钟以上。
想到弟弟,他拨通了唐修武的电话,对方没有在站岗,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喂,哥,”唐修武永远精力十足的声音从扬声器中传来,“下课了啊?”
“嗯,你没执勤?”
“今天夜岗。”
“怎么又是夜岗,”唐修文口气有些不悦,“为什么总是把你排在夜里?”
“你想多了哥,”唐修武忙解释,“按顺序排的,大家都一样,你觉得总是我是因为你只关注我而已。”
唐修文并没有被安抚到:“警卫班还是太辛苦了,要不要想办法找人调换一下?”
“别别,要调就只能调到炊事班去了,我可不想洗菜养猪。再说了,咱也没有关系啊,现在这样挺好的,我喜欢警卫班,能带枪呢。”
唐修文听他这样讲,只能作罢:“那你自己休息好,不要太累。”
“放心吧哥。”唐修武把话题从自己身上转移过去,“明天周末了,你什么打算?”
“留在宿舍里看书。”
这样的回答出唐修武所料:“你也别整天一个人闷着,这样不好。”
“你这是反过来教育我了吗?”
“我也是为你好啊,我觉得哥哥你也有必要交几个朋友,报纸上说这样时间长了会自闭的。”
这已经是短短几天唐修文第二次听到这样的话了,还是出自自己弟弟之口,分量比刘老师高了许多。
“知道了,我会尽量的。”
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才挂断,唐修文刚拿起书打算继续看,耳边就响起弟弟的话。
交朋友在凌扬那种自来熟的人看起来易如反掌,可对他来说谈何容易,几番思索后,他想起了凌扬几天前提到的那个网路游戏。
当时凌扬说的名字他早就忘了,不过好在凌扬误交的攻略文档还没删除,唐修文很快从里面提取了关键字——《魂淡OL》,并百度到了官网。
魂淡OL的用户端并不小,校园光纤也不是那么给力,以至于用户端下好后,时间已经又过去了十二个小时。对网游一窍不通的唐修文顺着官方指引注册了账号,申请了试用点数,最后进入到了选人介面。
既然是上游戏来体验生活的,那就选一个跟自己截然不同的形象。抱着这样的想法,唐修文创建了一个女性角色,在输入名字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卫施的作业恰巧放在手边,他下意识地敲下了键盘——琉璃扣。
+++++
小镯子:美女,是新人吗?
小镯子:美女,有人带吗?
小镯子:美女,一起练级吧?
唐修文很是花费了一番工夫来适应网游的介面,在关掉新手帮助后很久,才意识到面前这个不停跳来跳去的人是在跟自己说话。
虽说他是因为弟弟的话才来玩游戏的,但在别人主动与他交流时,冷淡的性格又占了上风,不管对方再怎么热情邀请,唐修文都没有与其搭话的想法。
小镯子见这个叫琉璃扣的妹子越过自己往新手指引NPC所在的方向跑,一边刷着宽面条泪表情一边跟在后面。
小镯子:美女好冷淡。T_T
小镯子:美女理理我嘛,一个人做任务好无聊,组队打怪好不好?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话早已进入了唐修文的自动遮罩系统,还在那里自娱自乐地说个不停,唐修文对游戏一窍不通,光是理解新手任务的内容就已经花费了全部的精力,哪还有闲暇顾及聊天框。
等唐修文再次注意到这个拼命刷存在感的人,已经是在他升了五级之后的事了。
琉璃扣:?
小镯子:555美女你终于注意到我了。
小镯子一边说话一边蹦,整个人就像个大跳蚤。
琉璃扣:什么事?
小镯子:求组队一起做任务!
琉璃扣:我是男的。
小镯子:囧
世界一下子清静了不少,唐修文在新手村花费了一番工夫,等他来到主城时,伺服器里的人已经渐渐多了起来,做生意的、刷本的,都陆陆续续刷起了世界,还有一大批PVP党,在城外的广场上插旗切磋。
唐修文一传到地图上,就看到一个醒目的名字在发言。
小羚羊:哈哈哈哈~~承让承让~~
路人甲:我去,再也不跟自然祭司打了,就是个打不死的小强啊,我都快憋出肾结石了。
旁边有看热闹的补充:
路人乙:你这还算好的了,上次他跟另一个祭司打,打了半个小时两个人还是满血,围观路人都快睡着了。
小羚羊:{路人乙},来一局吗?
路人乙:突然想起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注:/+运作,为游戏当中角色运作的指令。)
小羚羊:啊啊啊好无聊啊,都没人跟我打。
小羚羊:求插旗求切磋的对手~~无敌好寂寞~~
唐修文跑到凌扬跟前,右键点了他的头像,想加好友,却因为操作熟悉误点到切磋,一杆大旗从天而降,横在二人面前。
凌扬见到弹出的对话方块反射性地点了接受,倒计时时才发现点他切磋的是一个小号,觉得十分好笑。
小羚羊:十级也来PK,精神可嘉XD
他说完这句话,读秒已经结束,小羚羊头顶的名字变成了红色,唐修文试着点过去,滑鼠已经变成了武器的形状。
小羚羊:来呀来呀~~来打我呀~~~~
凌扬一边刷,一边围着初出茅庐的小法师跳,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唐修文试着用新手村学到的知识,对凌扬施放魔法,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这个时候的他还不知道法师的单体法术只能对正面的对象攻击,而凌扬每次在他吟唱快结束时,都狡猾地绕到自己背面,强迫法术终止。
凌扬逗了小法师一会儿,发现这好像真的是个新手,读条的时候完全不会保持面向,于是停下来打字。
小羚羊:原来你真是新人,我还以为谁的小号过来逗我玩呢。
——我是……
唐修文刚想表明身份,就看到凌扬又道:
小羚羊:刚好我有个任务还没做,我收你当徒弟吧。
唐修文想了又想,把已经敲好的几个字删掉,刚删完,对方的收徒邀请也发过来了。
他点了同意,对话方块中刷出了好几条系统讯息,其中不光有他的,还有小羚羊的成就通报。
恭喜你与{小羚羊}结为师徒,请打开师徒面板查看。
{琉璃扣}完成了成就{拜入师门}
{小羚羊}完成了成就{初为人师}
地图上立刻有人说话了“
路人丙:晕,小羚羊都满级多久了,居然会跳这个成就。
路人丁:你难道不知道吗?小羚羊从来不收徒弟的。
小羚羊:哈哈哈,我也是有徒弟的人了~~
说完他扬手一个森林之力,绿色的木锤从天而降,敲到琉璃扣头上,还在切磋状态下的十级小萝莉当场就跪了。
小羚羊:谢师礼就免了,快快请起~~
琉璃扣:……
唐修文突然有点期末当掉他的冲动。
就在这时画面上又多出几个人,都是唐修文在凌扬的游戏攻略里“见”过的,而自己刚拜的无良师父一见到他们,就高兴地做起了介绍。
小羚羊:快看,我新收的徒弟妹子,萌不萌?
白少堂:你还能收徒弟?别祸害人家了。这位姑娘,我建议你趁早与他解除师徒关系,不要浪费时间。
小羚羊:臭小白,我怎么就不能收徒弟了?
白少堂:你自己升级都是我们带的,我不信你能反过来带人练级。
小羚羊:有什么不能的,走,徒弟,为师带你练级去!
孟加虎:你不是说今天要去打无涯?活动只开放一个小时,现在不去就赶不上了。
小羚羊:啊啊啊啊啊啊!!
小羚羊:我忘记了!555555
小羚羊:徒弟弟T_________T
唐修文虽不全懂,但也明白个大概,他本来也是不喜欢麻烦别人的性子,甚至会主动拒绝别人的好意,当然也不会在意这个。
琉璃扣:没事。
小羚羊:你先自己练一个小时,一小时后我就来带你!
白少堂:一小时后你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小羚羊:你起开!徒弟等我~~~
唐修文没有再接话,几个人上马走远,地图上还留下了他们的对话。
小羚羊:我们几个人刷不够吧?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