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长安 完结+番外完本[古耽]—— by:卿卿如我

小羚羊与夜太狼外传逝汶湖:《小羚羊与夜太狼》当中最虐恋情深你追我跑双重人格计中有计的一对师生恋!小扣儿与帝释的故事,欢脱登场!唐修文,中文系老师,以其高冷和俊俏外貌,闻名烟大琉璃扣,又称小扣儿,是大神小羚羊的徒弟,和他的师父一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岁岁长安》卿卿如我
文案:
第一杯谢铜板,雪里送炭
你说古来王侯生贫贱
第二杯谢肝胆,相照无端
付命也开颜
第三杯谢豪权,生杀由断
直把那少年心性荡个遍
—《棠红棣雪》青释
安逢渊之于沈长生,是摘不到的白月光,磨不掉的朱砂痣。
古早口味狗血虐文,很短,适合一口气看完。
前期温柔后期黑化美人受(沈长生)X风流霸道帝王攻(安逢渊)
相杀 √
义父子 √
强制梗 √
囚禁黑化 √
攻万花丛中过 √
要骂请骂男主拜托不要骂作者 √
内容标签: 强强 虐恋情深 边缘恋歌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长生、安逢渊 ┃ 配角:都是龙套 ┃ 其它:狗血
第1章 雪中送炭
沈长生伸手握紧那壶热酒,灼热的酒壶贴在皮肤上,烫到他甚至出现一丝快意的痛感。
他的眉毛极黑极浓,剑眉下是星辰一样的眼眸,不说话时带着阴郁和杀气,每当他用这种神情看人,被看的人只觉一股摄人之气袭来,不由自主地浑身战栗——那是多年的战场征伐骨血浇灌出的。
但他面前没有敌人,只有自己的义父。
十多年前,他还不曾手握利刃,是个快要饿死的小乞丐,趴在长安城的大雪中,把冰冷的雪往嘴里塞,企图填补肚子里饿的感觉。
他这样的乞丐,在大衍末年数不胜数,活的还没有死的值钱。死人好歹能卖些钱财,一刀刀切开,大腿和臀部的肉最是丰腴,往火上一烤,烤到滋滋地流出透明的油脂,一咬,那滋味绝了。唯一不好的是不能多吃,吃多了容易死。
沈长生还没死,他浑身冻疮,乌黑的头发结成一缕一缕,腿因为争食物被打断了,伤口处只是化脓,他无比庆幸因为天太冷,没有蠕动的蛆虫和嗡嗡叫嚷的苍蝇围绕。
周围的乞儿虎视眈眈,只等他一死,立刻撕扯他肉吃。
沈长生想活下去,他拼命吃着雪,冰冷的雪黏在口腔里,化成冷水,顺着喉咙滑下去,像是一把把冰刀破开喉咙,凿进五脏六腑。
模模糊糊间,有个男人走到他面前。
那人穿的是什么衣服,长得是什么样子,他当时根本无力注意,只知道那个男人蹲下来,把他捧雪的手拍下去。
沈长生蓦地涌起一股力气,疯了般地伸手往男人身上挥去,但那只手在男人看来软绵绵的,打到他身上甚至不如小猫的轻轻一挠。
男人攥住他的手,不顾冰冷和肮脏,一根根掰开他的指头,在他掌心看到一个烙印。
烙印是极其滚烫的铁烫出来的,烙在原本清白的皮肤上,印记很深,周围皮骨筋脉长了多年,结成完好的脉络,与烙印互不相犯。
这是很久之前留下的了。
安逢渊大笑出声,他伸手在怀中攥了一把碎银子,洒满了沈长生的身上,哗啦啦的碎银子砸到雪地里,轻微的声音传遍四周,瞬间,沈长生被蜂拥而来的乞儿围起来。
安逢渊退开几步,好整以暇地观察。
想当他的儿子,没点本事怎么行。
洒在沈长生身上的银钱眨眼就被其他人抢走,他们见沈长生的右手牢牢地攥起,于是拼命掰开,折开他的手指。
沈长生发出低哑的嘶吼声,用尽全力去推开他们,一人骑在他身上,扯住他头发狠狠地给了他耳朵一拳,沈长生浑身哆嗦一下,脑袋砰地摔在雪地,手无力地摊开。
那块小小的碎银子立刻被几人拿走了。
他被方才安逢渊找到他时还落魄凄惨,像个死人一样瘫在地上,耳中有鲜血溢出,落在污黑的雪地上。
安逢渊露出满意的笑容,大步走近他,伸手一指:“我在离你最近的客栈里,若你不甘过这样的日子,就去找我。别的不敢保证,保只有你欺凌别人的份儿,别人永远不能欺凌你。”
他大笑着远去,对沈长生会来找他一事毫无疑问。方才他瞧得仔细,少年将一块银子迅速地藏在衣内,碰也不碰,捏紧的手却故意彰显在众人眼前。
“你的儿子是匹狼崽子啊。”男人心里默默念道。
**
沈长生找到安逢渊时,已经换了身衣服。
粗布麻衣,眉眼俊秀,脸上的伤口经过简单的处理。他的眉尾,有一点殷红的痣。
安逢渊注意到那点红,心里有些感慨,早知道这个孩子会继承父亲的这点,何苦要给他掌心烫下烙印。不过也没做错,些许长着长着,这点痕迹就消失了。
沈长生恭恭敬敬地朝他跪下,头磕到地上,一声不吭。
他不知道男人想要什么,只得摆出这样温顺的姿态,把生杀夺于权尽皆交给他。随便他要什么,再坏,也不会比过去更坏。
安逢渊击掌而笑:“好!你叫什么名字?”
“沈长生。”少年的声音嘶哑,他被风寒冻坏了嗓子,吐出每一个字,都像是有刀锋划过,刺痛难当。
“你从此就是我的义子了,跟着我,听我的话,终有一日,我会带你把江山握在手中。”
少年把头重重地磕在地上,直到额头渗出血,安逢渊把他扶起:“记住,你是我的儿子,以后除了我,不需要跪任何人。”
**
沈长生在军营里待得久了,伤势慢慢养好,也渐渐懂了些东西。
安逢渊是大衍八柱国之一,被封长远侯。天子暴毙,天下大乱,大衍失其鹿,军阀混战不休,普通百姓的命如柳絮飞蓬,比什么都贱。
安逢渊趁乱世崛起,剑锋所指,与群雄征战天下。
沈长生的父亲是安逢渊的故友,为保护他而死,临死前托安逢渊找到沈长生。
沈长生于是被安逢渊领回军队,给他吃穿,让他如普通士卒一般上阵杀敌。
有了饱饭和住所,不必吃不到饭饿死,沈长生训练比谁都刻苦,上阵杀敌比谁都狠厉,安逢渊经常把他带在身边,教他军法谋略,培育之情再明显不过。
安逢渊少年成名,十二岁就上了战场,亲历前线与士兵奋战。等他逐天下时,不过刚刚弱冠,沈长生每次听他说起战术,自己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想着,他什么时候也能这么厉害。
义父像是一座巍峨的高山,他进步越快,离得越近,便越觉得高不可攀。
沈长生跟了安逢渊两三年,攻打重镇知页,沈长生第一次担当重任,独带一支队伍去攻南边城门,春日的风刮过粗糙古朴的城墙,旗帜飒飒作响,他的人马不停地堆上去,一个又一个士兵从高高的城墙上掉下来,血肉飞溅到肮脏的土地上。
北城传来阵阵欢呼,一支小队带来安逢渊的口信:“守将投降了!”
他们鱼贯而入,接手知页。知页繁华无匹天下闻,当年异族铁骑就因为一句“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而南下渡河。今日沈长生第一次踏入知页,尽管早有耳闻,还是被知页的景色惊住。
江南小桥流水,春日的溪流清澈见底,一朵朵春花绽放,脉脉水悠悠,市列珠玑,胡盈罗绮。即使天下大乱,也不影响知页的繁华。安逢渊命令部下秋毫无犯,一队队将士井然有序地换上原先的人,接手粮仓武库。
安逢渊骑马过来找沈长生,他后面的将领正在跟他说话,脸上带着期盼神情,安逢渊听到他的话,鞭子轻轻一抽,笑骂道:“知道了,明日轮流放你们假,让你们去放松。”
“儿子!”他盔甲都没有卸下,朝沈长生喊,“明天爹带你去开荤!”
沈长生脸上沾着血迹,闻言冷冷地朝安逢渊望过去,安逢渊笑得开怀,他后边的人一哄而上,打趣道:“小将军还是个雏儿,侯爷别吓到他。”
“嘿,不小了,我像他这么大,连儿子都有了。”
“小将军能跟你这种见到头母的都要上的人比吗?”
沈长生没理他们,他们也不介意,小将军性子怪癖不爱说话,众位将领早都熟悉。他偏偏打仗打得极好,即使年纪小,却没人敢小瞧他。
沈长生拽着马缰,马蹄踏过知页的垂柳落花,缓缓归家。
攻下知页的那天晚上,他做了个梦。
他极少做梦,这个梦做得很长也很真实。他梦到义父从漫天大雪里把他抱起来,他仰头望着他。
义父身上的体温温暖,他偎依在他怀里,久违的轻松舒适。
但他记得很清楚,义父初见他时,并没有抱过他,那是堪称惨烈凄厉的场景,远远没有温馨轻松这种情绪。
这个念头一起,漫天大雪急转而下,场景顿转,那是靡靡之音,西苑的花园中,几株朱瑾花开得正好,春风和煦,吹过义父的衣袍,他的玄色衣角被拂起。
安逢渊长得很好看,是男女都觉得好看的容貌。眉峰锐利,桃花眼多情,鼻梁挺直,专心盯着对方看的时候,偏生不正经得很,一副浪荡风流的模样。
有人跟他开玩笑说起,安逢渊一脸无辜:“长什么样不是本侯能决定的。”
他又道:“哪位美人这么有眼光,不妨跟本侯在红帐中谈谈这件事。”
安逢渊说这话时是笑着的,齐王妃恰巧转过长廊,看到了这副场面,当场红了脸。
但是这么好看的容貌,刚进侯府的沈长生是毫无察觉的。
他连饭都吃不饱,衣都穿不暖,对人的美丑已经失去辨别能力了。直到安逢渊攻下齐王府,专门让齐王府上的厨子做宴席,三五不时带他去吃饭。
安逢渊带他赏花时,也不忘让厨子做些点心,安逢渊看花,沈长生专心吃东西,不多看一眼。
安逢渊满心对美的感慨,转头见到沈长生跟饕餮转世一般,又气又想笑,看他吃的脸上都是,伸手抹了下他的脸。
沈长生抬头望向他,就见到安逢渊一双波光粼粼的桃花眼盯着他,眼中似笑非笑,因为长期握刀带有薄茧的手指触摸到他的唇角,温热的肢体接触转瞬而逝。
院中花香弥漫,浓郁得让人沉醉。
沈长生立刻低下头继续吃东西,脸慢慢地红了。
他对义父,数年来一直是孺慕崇敬之情,沈长生不信宗教,不信万佛,义父把他从尘埃里救出来,就是他唯一的神。
然而次日一早,沈长生从床上起来,黑了脸。
屋中有股若隐若现的香气,被褥上一片粘稠,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这是他第一次情动,梦中除了义父,并无他人。
他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巴掌,憎恨恶心羞耻的心情轮番浮上来,他静坐在桌前,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门笃笃地被敲了几下,不等他开口,来人推门而入。
沈长生刀都握在手里,看见是安逢渊,想放下刀,又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刀鞘。只有粗粝咯人的刀鞘才能给他带来些许的安全感。
“就算打下了知页,也不能睡到这么晚,忘了今天要去清歌楼了?”
安逢渊笑着说,他的目光转了转,沈长生心下一惊,大脑一片空白,还来不及让他出去,安逢渊就看到了摊开的床被。
“哦……”安逢渊挑眉,意味深长地说,“原来是迫不及待了。”
沈长生的脸色白了又红,他砰地把刀按在桌上,不敢看安逢渊。安逢渊以为他害羞,他强忍住笑意,转身出了门,“我在门外等你,快点,兄弟们都等着呢。”
第2章 冠盖京华
清歌楼是知页最顶尖的青楼,知页最美的女子、最知晓男人心的女子,都在这里。
这次安逢渊撒了重金,包了清歌楼一个月。第一波跟随安逢渊来的,都是他最依仗的将领,众人在美人的起哄下喝过一轮酒,安逢渊更被四五位美人簇拥着劝酒,有位舞女手持一朵刚摘下的桃花,靠近安逢渊献舞,那朵美艳的桃花拂过他的面颊,安逢渊用嘴咬住那支花,桃花从她手上脱出,安逢渊眼中带笑,朝舞女看去。
舞女抿了抿唇,低头但笑不语,她身边的姐妹们笑着推搡。安逢渊玩够了,他将花放到一旁沉默不语的沈长生手中,“今日重要人物不是我,是我儿子,他入本侯麾下,正是最艰难的时候,这么多年连个女人都没有,这回打下了知页,你们说,要不要让沈将军尝尝女人的滋味?”
桌上爆发出一阵“要!”的喊声,加之让人脸红的话语。花魁靠着安逢渊,柔声说道:“侯爷别心急呀,早就给沈将军备好了,是个姒族美人呢!”
“姒族人?”安逢渊有些惊讶,转而笑道,“你们可是下了本钱呀!”
“那当然,侍奉侯爷,还能不尽心尽力吗?”
在座的将领有的惊呼,有的疑问:“什么是姒族?”花魁掩唇娇笑,“各位贵客有所不知,姒族无论男女,天生美貌无比,床上更是……勾魂夺魄,与寻常人大不相同,尝过一次就再难忘怀。最妙的是,他们情动时,身上会有异香。”
安逢渊说:“我在大衍时听过一二,但是他们徒有美貌,族人稀少力量薄弱,因此被人掠夺私藏,人数越来越少,没想到在这里能够见到。”
他感慨了一阵,想起什么:“我还听说,姒族人有个缺点。”
花魁笑吟吟说道:“侯爷真是见多识广,姒族有一处不好,嗓音不好听,所以大多都会剪了舌头,或是弄哑他们。侯爷仔细想想,美人哪怕在最惬意的时候也叫不出声,只能发出低低的急促喘息,难道不会更妙吗?”
在座的男人们勾勒了一下那幅画面,不由自主地浮想联翩。
有人说道:“这是天生的尤物啊!”
“看来这个族群天生适合做娼妓……”
“这可是以前皇族才能享有的娼妓,可不是普通的娼妓。”
安逢渊对花魁说道:“有心了,把人请出来吧。”
他心里怜惜沈长生,沈长生出生以来,过的一直是贫贱的生活,好不容易到他身边,也是连年征战,没有机会放松下。像他们这种武夫,指不定哪天就死了,可不能让沈长生死前还没尝过女人。
这回清歌楼请出了姒族人,他心里好奇,也跟着众人一起看去,一个娇娇怯怯的美人拾阶而上,清歌楼灯火通明,然而这个美人一出现,压住了所有的煌煌灯火。
果然是尤物!
众人一时屏息,都注意那个美人。没有人发现,沈长生的脸上毫无血色。
他放在桌下的双手已经紧紧地握成拳头,他在听到前面时还跟众人一起好奇,然而当异香和嗓音沙哑这两点出来后,他的脸瞬间褪去血色。
童年的事情,他记不太清了,然而屋中时有时无的香气,和女子娇喘男子□□的声音,一直伴随着他。他的嗓子坏了,安逢渊以为是被雪冻坏的,只有他知道,他从小说话就嘶哑。
美人来到沈长生面前,盈盈一礼,沈长生用力攥住她的手腕,美人柳眉微微蹙起,让人既怜且惜,有人笑道:“沈小将军这是等不及了啊!”
安逢渊说道:“唔,我都没碰过姒族,便宜你小子了!”
沈长生攥住姒族美人,一路把她拖到一间屋子去,将人往床上一扔,命令:“说话!”
美人张开口,她的舌头只剩一半。
沈长生靠近她耳边:“你自己动手,我看着你。”
他坐在椅子上,看着美人从紧张到放松,从放松到紧张,最后倒在被子上,床上满是水迹,本是一派香艳旖旎的场面。沈长生只觉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彻,四肢百骸一片冰凉,浑身战栗,比当年他在大雪中更加寒冷。
屋内的味道,和他早上闻到的,是一样的。
绝望和愤怒铺天盖地席卷了他,为什么是他?!为什么偏偏是他?!他所有的征战、所有的努力,如果身份被知晓后这些都将化为乌有,没有人会去在乎他建立的功业,哪怕最低贱的犯人和最贫苦的百姓,也会用肮脏不堪的目光望着他,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想到那方面。他是男人,他再清楚不过男人会怎么想。
美人躺在床上,看到这个少年将军望向她时充满煞气,似乎是起了杀心,她吓得连忙从床上匍匐到地上跪着,一张美如丹青的脸蹭着他的靴子,嘴中啊啊地低呼,祈求他宽恕。
同类眼中的哀求灼伤了沈长生,他似乎是在这个女人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部分影子,他像是被滚烫的烙铁烫到一样,慌忙往后退几步,拂袖转身走了。
他持着刀,去找安逢渊。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