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长安 完结+番外完本[古耽]—— by:卿卿如我

小羚羊与夜太狼外传逝汶湖:《小羚羊与夜太狼》当中最虐恋情深你追我跑双重人格计中有计的一对师生恋!小扣儿与帝释的故事,欢脱登场!唐修文,中文系老师,以其高冷和俊俏外貌,闻名烟大琉璃扣,又称小扣儿,是大神小羚羊的徒弟,和他的师父一

安逢渊不知道在和哪个女人鬼混,将领纷纷选了自己喜欢的女人,清歌楼里全是叫声。
沈长生烦的不行,跪坐在安逢渊的门外,他一直以来都是清心寡欲,似乎对女人提不起什么兴趣。他拿“匈奴未灭,何以成家”来当理由,拒绝女色。然而此时守在安逢渊的门外,听到义父熟悉的声音,一声叠一声的淫词浪语,撩拨得女人缠绵低叫,他发现他终究不能无动于衷。
安逢渊打开门,吓了一跳:“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衣袍没有系好,隐隐露出里面紧实的肌肉,沈长生拼命克制住自己,不让眼神往里面望去。
安逢渊却毫无知觉,他一手搭在沈长生的肩上,松松垮垮的衣袍顿时又落下一部分,从胸到腹部的曲线暴露无遗。
沈长生不受控制地扫了一眼,喉头发紧,安逢渊朝他调侃:“儿子,你这不行啊,有点……嗯,迅速。”
“作战迅速是好事,但是这方面嘛,还是要像爹多学学。”
“哦。”沈长生直觉不能再待下去了,他身上的每分骨血都在叫嚣,蓬勃的肆意的欲望要把他吞没,铺天盖地把他整个人搅进去。这是生命最原始、最古老的存在方式,是个人永远无法控制的欲望。
他根本听不到安逢渊说了什么,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安逢渊摸着下巴看着他的背影,发现沈长生走路有点奇怪。
仔细一瞧,他迈出右腿时右胳膊在前,迈出左腿时左胳膊在前。
安逢渊笑出声,他就开个玩笑,儿子至于这么紧张吗?谁没有第一次啊。
**
沈长生被派去攻打锦宁。
他领兵作战从无一败,锦宁虽极其重要,但距离安逢渊嫡系部队颇有距离,所以安逢渊要派出自己最信任的部下。
沈长生当仁不让。
寒风瑟瑟,这个冬日比往年冷得多,很多士兵都因为天气倒下了。沈长生盯着黑沉沉的墙,心中下定决心,一定要在来年上元节打下来!
上元节是安逢渊的生辰,明年恰巧是他二十五岁生辰,照例要大办的。
他离开前还是炎炎夏日,这一仗居然打到寒冬,临别前安逢渊摆宴席相送,祝他旗开得胜。
宴席上只有两个人,安逢渊抱住他:“等你回来一起过上元节。”
锦宁被围困到弹尽粮绝,援军被沈长生逐路击破,锦宁不得已开城门投降。
白色旗子挂出来,沈长生正在吃饭,围困久了,他们军粮也跟不上,糊糊里搀着沙子,饭刚吃了一口,沈长生急忙跑出帐营。
说不高兴是假的,他拼命按捺住喜悦的心情,让自己冷静。他让一队人马去接管城门和武器库,诸事安妥后,自己再带领大军进去。
城内的人死了大半,都是被饿的,余下百姓也面黄肌瘦,脚下不稳。
沈长生审阅敌兵将领,他的亲卫忽然惊呼一声。
一柄剑自他身前袭来,刷地砍在他亲卫的盔甲上,他再想提起剑去刺沈长生,瞬间被五六个人拿刀捅了个对穿。
正在大家凝神注意他时,一刀恢弘大气,朝沈长生后背袭来。
噗地一声,这一刀从沈长生的肩膀一直斩到腰间,刺透软甲,大滩的鲜血涌出。他正欲再用一分力,身上同时被插入几把刀。
那人死不瞑目,倒在地上。
沈长生身子晃了晃,亲卫不敢大意,把他团团围住,紧张道:“将军!”
“无事。”沈长生轻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属下该死!”一屋子的敌军将领纷纷哀嚎,沈长生观察了一圈,视线在两个死人脸上停留片刻,先前一人功夫平平,本来就刺不到沈长生,然而背后那人功夫精妙无比,竟能一开始晃过几人逼到他身前,他还无所察觉。沈长生盯着那个人的脸,冷声道:“裴叶。”
裴叶是大衍的护国大将,一直随身保护大衍世子,没想到他居然在这里。趁沈长生接受城池不备时给了他一刀,真是大衍的好臣子!
沈长生转身,轻轻对亲卫吐出两个字:“屠城。”
裴叶抱着必死的决心去袭击他,为的是保护谁,不言而喻。他不打算挨个去问去找,索性一劳永逸。
第3章 明月逐人
沈长生刚进帐中,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浑身冷汗和血水瞬间涌出,把他衣服浸透。
亲卫啊地叫了声,沈长生颤抖地吐出几个字:“别对……其他人说。”
主将受重伤的事,不能在此时透漏出风声。战场上瞬息万变,现在他攻下了城,谁知道下一刻会出现什么。
大夫匆匆赶来,将伤口好好包扎起来,那道伤凶险猛烈,从沈长生一侧的肩膀直接划到腰间,甚是可怕。他叮嘱沈长生:“将军需要静躺月余,不能颠簸。”
沈长生点头,半个月后,他就骑马回长安了。
安逢渊在长安,还等着他给他庆生,一别半年,他迫不及待地想到安逢渊身边,每瞬间都不想离开他。
他紧赶慢赶,一共千余里路,硬是让他在义父生辰前回到长安。
他赶在城门关闭前进城,想给义父一个惊喜。上元节灯火如昼,星桥铁锁,行歌落梅,正是火树银花不夜天。
他策马到侯府,心情很好,一路踏着月色灯色走来,然而越走越不对劲,这灯盏未免有些太多了,树上都缠上红绸,地上有红色的纸屑绸缎,是有谁要办喜事吗?
侯府大门敞开,宾客迎门,府前挂着红灯笼,灯笼上面明晃晃地写了个大大的喜字。
沈长生猛然怔住了,他仿佛不认识喜字长什么样,直直地盯着灯笼,他告诉自己,不一定是安逢渊,不一定是他,他都没有来信告诉自己,不可能是他。
少年骑在马上,如明月入怀,不认识他的宾客路过时看呆了眼,认识他的宾客忙去问人,不一会儿,安逢渊得到消息,匆匆出来了。
他孤身出来,身上穿着红衣。
沈长生瞳孔骤缩,他知道,那是喜服。
是人成亲时,穿在身上的衣服。
安逢渊穿红衣,真是好看极了,好看到沈长生恨不得把他困在自己身边,把他锁起来,让他只能对自己一人展颜,对自己一人说话。
安逢渊听人说见到沈长生,又惊又喜,他半月前就收到沈长生寄过来的捷报,但他没想到沈长生会这么快回来。乍见了他,几乎疑心是在梦中。安逢渊上前几步,一把攥着马缰,笑道:“你小子回来的太是时候了,刚好赶上我成亲。”
沈长生坐在马上,头微微垂下,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颈,他望向义父,眼中无悲无喜,没有露出分毫情绪。
他没有资格露出除了喜悦以外的情绪。
安逢渊见他久久不语,眉头拧紧:“怎么了?有什么事,跟爹说。”
在这种场合,他该露出什么表情呢?
他该笑,对了,他应该笑。沈长生绽开一个笑容,他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安逢渊:“我专门赶在你生辰回来,给你带了礼物。”
那件盒子里是他费尽心思找到的礼物,安逢渊打开看了,果然很满意,他道:“我就当是我大婚的贺礼了!”
他朝沈长生揶揄道:“待会儿带你去见你后娘。”
沈长生从马上下来,他背上划过长长的一刀,多日赶路,每天都痛楚难当,他都能忍下来。然而现在到了侯府,他却感觉自己支撑不住了,背部的伤口钻心一般疼,像是有一把冰寒的钢刀刮骨。
决不能倒下,这大喜的日子,他倒下太煞风景了。
新娘是八柱国之一齐元帅的女儿,齐元帅老而无子,麾下又有不少兵马,他将娇宠的嫡女嫁给安逢渊,是人都明白怎么回事。这场亲事办得格外浩大,府里张灯结彩,丫鬟和仆人们端着瓜果酒水点心来回穿插,琉璃灯一盏一盏如星雨。
沈长生坐在最前一桌,到了安逢渊这个地位,没多少人敢逼他喝酒,但共同打天下的弟兄们不能不喝几杯,一人一杯接下来,饶是安逢渊也撑不住。
沈长生不由自主站起身,走到他身边扶住他,劈手夺过安逢渊手中的酒杯,朝在座的将领举杯:“我替侯爷喝。”仰头一饮而尽。
“侯爷,您太不厚道了,自己倒下了让儿子顶上。”这喜庆的日子,将领们都放开了,开起了玩笑。
他们灌起安逢渊酒时还有所顾忌,灌沈长生时毫无顾忌,沈长生是他们并肩作战多年的同辈人,一人几句话几杯酒,都祝贺安逢渊喜事临门,还不忘夸一下父慈子孝。
沈长生恨不得自己能醉倒,可他越喝越清醒,安逢渊不要脸的靠在他身上,装作醉的一塌糊涂,一只大手搂住他的腰肢,走路晃晃悠悠的,时不时撞到他身上一下。
沈长生背部刺骨的疼,心间又是疼痛又是酸楚,恨不得伸手拔刀,一刀把无知无觉的义父砍成两半。
他气极了,面上也不显露出来,只有呼吸声粗重。安逢渊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儿,脸蹭到他的耳畔,悄声说道:“儿子,别喝了,走,带你去洞房。”
他的话语轻柔亲热,热气拂到沈长安耳中,温热的唇擦过沈长安的耳廓,沈长安立刻停住脚步,连动一动也不敢。
一股酥麻感从尾椎窜上脊椎,在大脑里炸开,漫天烟火冲天而起,大块的明亮的萤火在他脑中哄哄地炸成一团,“砰”地一声爆炸,搅得他辨不清东南西北。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表现出异常!
这是源于自身血脉的本能,烙入身体融入骨血,安逢渊这句话一说出来,沈长安就高、潮了。
他死死咬住牙齿,以防发出任何声音,他毫不怀疑,一旦开口,就是让人羞耻的呻、吟声。他不敢走动,他怕下一步自己会膝盖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
仿佛过了好久,其实才几个呼吸的时间,安逢渊以为他害羞了,凑过去又咬耳朵:“新娘子之前有人,她老大不情愿嫁给我,你就当去闹洞房。不过你娘是我的,你只能看,不许乱动。听到没?”
沈长安僵硬地点了点头。
这回换成安逢渊搀着他走,安逢渊当他喝多了,半搂半抱把他带到后院。红烛明亮,灯影绰绰,一道倩影打在窗户上。
门口蹲了七八个年轻小伙子,见安逢渊来了,围上去笑嘻嘻地讨赏:“侯爷,您儿子都这么大了,终于娶老婆了啊!”
“没大没小的东西!”安逢渊被他们逗笑了,从怀中拿出几块碎金子,丢给他们,“拿了快滚,别耽误老子洞房花烛!”
“凭什么呀?沈小将军能看,我们就不能?”一个愣头青不服气。
另一个年轻人打了他一下,嘿嘿笑道:“你能跟沈小将军比呀?小沈将军的爹跟侯爷打仗时,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啃泥巴呢。”
安逢渊指着沈长生,慢悠悠说道:“这是我儿子,你们是我儿子吗?”
几个年轻人从善如流:“爹!”
安逢渊笑了笑,一把捏住沈长生下巴,让他抬起头,月色明亮,照在沈长生眉眼上,似金玉琉璃,安逢渊道:“你们谁自觉比他长得好看,站出来,我就收了。”
年轻男孩什么都缺,最不缺自信,但在天壤之别面前,还看不清事实的,那不是自信,是眼瞎。能在王府里混的自然不是残疾人,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犯了难:“侯爷的要求也太高 文库(danmeiwenku.com)是完全免费的,要充钱请别相信,关闭即可,微信dmwk520大家务必都加上、有腐利。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了吧?”
“本侯长得这么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儿子难道不该好看吗?算了算了,你们谁能打过他,站出来,本侯也收了。”
一阵沉默,把几个毛头小伙子打发走后,安逢渊回味一下,嗯,儿子确实好看。连齐素月都有所不如,唯有那天惊鸿一瞥的姒族美人可以一比。
按理说沈虞虽然好看,但绝没有好看到这个份儿上,大概是沈长生的母亲是绝色美人,怪不得沈虞不肯告诉他长生母亲是谁,原来是怕他抢朋友妻。
安逢渊笑着笑着,想起故人,心中不由叹了口气。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啊。
沈长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见他推开门,齐素月已经摘了盖头,眉眼细长,肤色白净如玉,神色间有冷峭之意,这股高傲尊贵的神色一看就是高门捧在掌心出来的。
她似笑非笑:“大喜的日子,带个男人过来,想怎么玩?”
安逢渊也不生气,指着沈长生跟齐素月说:“这是你儿子,儿子,叫娘。”
沈长生缓过来,恭敬地跪下:“娘。”
齐素月看清了沈长生的脸,眼中讥诮一闪而过,她掩唇而笑:“知道的说这是你义子,不知道的,以为是你私藏的男宠呢。”
此话宛如惊雷入耳,沈长生的身体刹那僵住了,浑身的血都变冷,她发现了?!怎么可能?!
齐素月与沈长生无仇无怨,此番话完全是针对安逢渊,安逢渊倒没觉得自己怎么样,但他决不能容忍别人嘲讽沈长生,尤其是在这方面,他当即寒了脸色,低低说道:“你再说一遍?”
他声音森寒,齐素月本想继续说,一对上他的眼睛,浓重的杀气袭来,她气势顿时弱下去,原本刺耳的话说不出口,恨恨道:“没什么,你爱跟谁跟谁,我管不着,你也别来管我。”
“那可不行。”安逢渊走向她,大手一揽,把她推倒在软绵绵的床榻上,齐素月整个人跌倒在柔软的床被上,发出“啊”地一声低叫。
“儿子,关门!”安逢渊的声音里有丝笑意。
沈长生跪伏在地上,地面的冰冷传到他的膝上,听到这道声音,那股冷意顺着身体传到脑海里,他不发一言,慢慢退出屋子,合上了门。
屋子里传来女人的尖叫声,那叫声一开始是惨叫呼喊,后来成了低低哀求,再后来是甜腻。
隔着一道薄薄的门,跪坐在外的少年伸手,摸上了自己的刀鞘,手背上淡青色的筋脉凸显。
正月天气,长安城里大雪茫茫,寒意笼罩一座城,屋外天寒地冻,本该是极冷的。
沈长生浑身的骨血都仿佛被冻僵了,他犹然不觉,少年眼中充血,他觉察到心里燃起了一簇火苗,那火苗转瞬变成熊熊大火,铺天盖地烧灼起来,再凛冽的寒风也扑不灭。
第4章 春风桃花
冬去夏来,他们把战线推到长江一带。
一场战役后,安逢渊俘虏了大衍的宗室,对方军营隐隐有哗变之意,安逢渊当即决定亲率一支小队去侦察。
那是他从军来的第一次大败。
敌军将领早就埋伏在道路两侧,骑兵步兵蜂拥而上,数百人包围住他们数十人。安逢渊持刀奋战,几个骑兵困住他,当头兜出一堆粉末,安逢渊只觉眼睛一阵剧痛,旋即被数人打下马。
“长远侯已被抓!放下兵器!否则长远侯性命危矣!”
沈长生杀得双目通红,听到这话,蓦地停下,任由人收了兵器,将他双手捆住,把他扭送回营。
他不甘地挣扎下,那人哐地用刀柄猛力砸他脑袋:“老实点!别找死!”
**
安逢渊被关在屋里,双眼暂时看不到东西,大衍的军医给他敷上药,用黑布遮住他的眼眸,他要等七八天才能恢复视觉。
他在敌军中待遇可谓极好,敌军好吃好喝供着他,每日点心不断,梨花白、竹叶青、桑落酒、新丰酒轮番上,刚刚甚至送来一坛女儿红,还是珍藏三十年的!
那坛女儿红彻底激怒了安逢渊,他猛地把酒扔到地上,酒坛发出清脆的碎裂声,醇厚的酒香弥漫一室,他指着大臣怒道:“天天美酒好菜供着本侯,明天是不是还要送个美人供本侯泻火啊?!”
大臣不慌不忙道:“侯爷需要的话,也无不可,”
“哈,想拿本侯换回陈辉?难道你没有见陈辉被本侯逮到的样子吗?瑟瑟发抖的跪下求本侯饶他一命,把你们的计划全摊出来,这样的宗室,也值得你们追随?”
“王爷是什么样的脾性不重要,只要他是大衍的宗室,就够了。”大臣淡淡说道。
“很好,你们很好,哪怕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安逢渊被气笑了,“不愧是大衍的好臣子!”
“大衍的天下,就不需要侯爷操心了。”大臣笑了一声,“至于美人,城内萧条,只有一个姒族娈童,不知侯爷能不能屈尊。”
他本是想羞辱安逢渊一番,可安逢渊知道他心中所想,偏偏不如他意,他大笑道:“爱卿还是秉承儒家那套,难道你不知道,对于上位者而言,男女并没有差别。有劳爱卿了,本侯却之不恭。”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