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的13完本[耽美]—— by:花曳

[综漫]鲁鲁,幸福吧完本[bl: 书名:[综漫]鲁鲁,幸福吧作者:丞謙文案为了再次回到娜娜莉的身边,鲁鲁修一直不断的努力着然而,这份努力终究没有白费不过——“娜娜莉,你可以叫我哥夫哦~”留着冬菇头的男子轻弯下腰,对着坐在轮椅上的少女自我

《路易的13》花曳
文案:
在一起13年,一夜之间回到起点。
路易不想再重蹈覆辙。如果可以,他想离段晓辉远远的,平平淡淡的跟沈欢结婚买房生子,一辈子过正常人的生活。
可是段总,能求不招惹吗?
第一篇BL文,第一次尝试尽量忽略心理描写的文,用镜头和语言说话。最近在热恋期,存稿,修改,不会太长,十万左右吧。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晓辉,路易 ┃ 配角:沈欢,穆雅冉,Ryan,唐宁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身后的空调柜机扇叶全都掉了,露出一个黑洞洞的方形大嘴巴,呼呼的冒着冷气。
不大的店面里摆了六张桌子,最靠里面的那桌坐了三个男学生,十五六岁的样子,正是身材抽条的年纪,瘦成豆芽菜,微微有点佝偻着腰。
路易看了他们两眼,恰好光着膀子的老板大咧咧的走过去,手里抓着一把滋滋冒油的肉串。
那三个孩子原本有点木讷的平凡面孔一下子鲜活生动起来,随着酱色的冻可乐倒在杯子里,嘻嘻哈哈的开动了他们的盛宴。
就像小麦苗一样,青壮喜人。
段晓辉百无聊赖的四下里打量,很快站起身:“出去抽根烟。”
路易没吭声,看着高大的男人趿拉着人字拖出门,就那么随意的站在路边上,点着一根烟抽着。隔着玻璃移门,像是一部默片。
段晓辉穿了一件灰条纹的T恤,还是前年路易一时心血来潮,在TB买的网红爆款,一件L码,一件XXL码。当时被段晓辉好一阵取笑。
他身边隔着三四步,就是老板的烧烤摊子,老板夫妻两个忙的满头大汗,旁边有个光头男人撩着T恤下摆站那儿吹牛,露出来的腰上白晃晃的一圈赘肉。
路易倒了一杯冰啤酒,半杯澄黄的液体半杯雪白的沫子,喝了一口,沾了半圈的胡子。
门外有一桌开始起哄,有人站起身晃了晃啤酒瓶子,用筷子头撬开。砰!喷涌而出的沫子四溅开来,路易看到段晓辉不动声色的往边上让了两步。
老板端着不锈钢的铁盘进来,熟稔的往路易面前一撂:“好些日子没见你来了,忙啥呢?”
路易微微一笑,递根烟给老板,一贯的温和语气:“最近事儿多,真有些日子了。”
老板接过烟夹在耳后,脑袋往后一摆:“你朋友?”
路易点点头:“嗯,朋友。”
“朋友,进来吃串儿了。”老板大嗓门的冲着段晓辉的背影喊,旋即又笑嘻嘻的压低声音跟路易接了一句:“这哥们儿看着可不像吃串儿的人。”
路易笑笑没接话,看着老板出去,然后是段晓辉掐了烟进来。
“威尔新来了一批神户牛肉,真搞不懂你,非要来吃这种垃圾食品。”段晓辉坐在路易对面,浓眉拧起,嫌恶的看着盘子里的烤串:“能吃吗?网上都报导多少次了,你也不怕食物中毒。”
“能吃。”路易很认真的点头:“就当是陪我。”
段晓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俊朗的眉色间有点怔忡,然后很快摇摇头,给自己倒了杯啤酒端起:“随你,喜欢就好。小易,纪念日快乐。”
嗯,纪念日快乐。冰凉的啤酒一圈圈在舌尖漾开,渐渐变的温吞。
仓鳊鱼十二块一条,雪花冰啤六块。一顿烧烤吃了五十一,两个人离开的时候,看得出段晓辉还是不以为然的。
走了一刻钟回家,上楼的时候,路易看到段晓辉的那辆灰色路虎,委委屈屈的栖身在一众Q-Q奥拓桑塔纳之间,鹤立鸡群。
两个人先后洗了澡上床,段晓辉把大灯关了,原本躺的好好的,一转身就压了过来。
在一起十三年,路易再清楚不过这样的信号。
胃里有些隐隐的不舒服。路易没理会,顺从的滑下靠枕,伸手抱住了段晓辉的脖子。
眼前的男人有着一张极为出色的脸,浓眉,大眼,挺直的鼻梁,薄而翘的嘴角。
马上四十的人了,身材保养的依然极好,宽肩窄腰大长腿,精短的寸发也没有发际线上移的尴尬,成熟男人的稳重和社会地位带来的意气风发交相辉映,走哪儿都是最抢眼的那个,铂金王老五的称呼真不是吹出来的。
压在身上的男人顶进来的时候,即使再熟悉不过,路易还是很小声的吸了口气。他的尺寸,每次都会让路易有种错觉,仿佛下一刻,自己的心脏就被顶出了喉咙口,砰砰乱跳着滚落在地上,沾满灰尘直到衰竭,停止。
“哥,太快了……”生理性的泪水模糊了路易的眼角,他仰着脖子,头顶昏暗的天花板晃的厉害。那些吸进肺腔的空气还没完整的转个周天,很快被挤压出来。身体软成了海绵,偏偏有处硬的发疼。
“就算哥没一天一日,这十三年也没亏了你的嘴。怎么就还是这么紧呢?”段晓辉俊脸微红,伸手胡噜一把路易软软的头发,嘴上调侃却一点不耽误身下渐快的速度:“别忍着,叫出来。”
路易勉强吸口气,扭开头盯着男人撑在自己耳边的左手。他结实的手腕那里有一个模糊的牙印疤痕,是路易第一次时候疼的受不住咬的。后来就落了疤。
早些年段晓辉有情致不嫌肉麻的时候还说过,那是爱情的记号。
身体被撞的狠了,连着脑袋开始发昏。
路易模模糊糊的想,这个男人,让他心甘情愿的跟了十三年,不出柜不公开,顶着什么样的压力和孤独都无所谓。
可是他到底还是要结婚的。
心脏一下子尖锐的疼痛起来,紧接着就像是连环炸开的爆竹,一声紧跟着一声,炸的肝脏肠胃肾脏都疼了起来。那种疼,仿佛绞紧的毛巾,用力再用力,总觉得水分还没拧干。然后下一秒,就变成了顽皮小童手里撕开的纸片,揉烂拽平,撕成絮絮的小块,扔的满天满地。
段晓辉并没察觉路易的不对劲,那些脸红和喘息更像是不自抑的情动,沿着毛孔顺势而上,满足他大男人主义的虚荣心。
身体一耸一耸的,路易抓紧段晓辉的胳膊,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想喊,想委屈的倾诉。哥,我疼,疼的受不住……
头晕目眩,舌根发苦。不知道是不是胃里太过饱足而段晓辉那玩意儿又捅的太深,路易开始纯粹生理性的想吐。
那些翻绞着整个腹腔的疼痛不再是情绪的短时影响,原因不明的变成了实质的急症,痉挛席卷,来势汹汹的扩散开来,瞬间缴了他的械。
浑浑噩噩间,路易觉得自己差不多就要交代在这样一次莫名其妙的急病中了。不会,真被段晓辉说中,食物中毒了?
想想,也挺好。不用看着段晓辉去结婚了。
眼前一阵阵发黑,路易依稀听到段晓辉咬着牙的低沉嗓音:“直接C死你算了……”
路易想笑,却实在笑不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路易疼的神识开始涣散。耳边幻听样的传来段晓辉浊重的喘息,带着浅浅的哭腔:“小易,对不起,对不起……”
后来。再后来应该是梦境,或者是人在死亡后的残存的意识带来的幻想?
路易觉得自己看到段晓辉从自己身上起来,捂着脸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驼着的背一下子有了苍老的迹象。五分钟,或许是十分钟后,段晓辉跳下床,眼圈微红,拿起床头的车钥匙,弯下身子揉了揉路易绵软的头发:“小易,再见……再见。”
嗯,再见。路易说不出口,感觉上自己还跟他挥了挥手。
然后一扭头,就看到自己白皙纤瘦的身体摊手摊脚的躺在床上,床头压低的台灯露出浅浅的昏黄,渲染在他长而翘的睫毛上,像是一对静谧安睡的蝴蝶。
作者有话要说:
BL新文,三章,先睹为快。
不知道会不会被S,喜欢的收藏。留言送包,每个ID一。
其他存稿中,春风完结后更新此篇,预计九月中下,日更。
谢谢。
看惯BG不喜BL的就叉叉吧。
第2章 第二章
路易醒过来的时候,阳光从稀薄的化纤窗帘透进来,大朵大朵的桃花早就被晒褪了色,越发衬的日头毒辣,明亮的过分。
窗外蝉鸣一阵紧过一阵,枝不摇叶不动,一点风都没有。
电风扇转着头,不知疲倦的工作着,鼓动燥热的空气,依然解不了暑。
路易揉了揉脑袋,隐隐作疼。自己这是怎么了?
床头闹钟突然叮铃铃响起来,吓了路易一跳。
下意识的伸手关掉响铃,足足十几秒的呆滞后,路易发现了问题的不对劲。
一骨碌爬起来,明明身上还有酷热带来黏腻的汗水,可是在这一刹那,路易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应激的缩了起来。
一米二的木板床是房东不要的,上面铺垫的竹席子是深棕的颜色,周围因为包边的布条掉了,已经散开了不少。
手里抓着的闹钟是塑料维尼小熊,沈欢送的。她就喜欢这些卡通幼稚的东西。小女生。
路易有点慌又有点茫然,无意识的低头。
偏白皙的皮肤因为紧张而绷起来,能清晰的看出来纤薄的肌肉少的可怜,腰胯上挂着夏威夷风情的沙滩短裤,他大一入学时候在校门口地摊买的,睡觉时候穿的……
熟悉。无比的熟悉。可是,眼前这所有熟悉的东西,不该出现在这个时候。
路易跳下床,抓了抓脑袋,试探着开口:“哥?晓辉哥?段晓辉?!”
没有任何回应。除了自己这个喘气的,房间内确实空无一人。
路易简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低头看了一眼维尼小熊上面贴的便利贴,上面四个斗大的字张牙舞爪又意气风发:达耀,必胜!
床前只有一只拖鞋,路易索性赤着脚慢慢走到卫生间,全暗的狭小空间被灯光乍然填满的时候,路易在缺了一角的镜子里看到眉眼青涩身量修长的自己。二十一岁的少年路易。
……………………………………………………
沈欢生气了,惯用的口头语随着女孩的一掐腰一跺脚,直接飚了出来:“路易你怎么这样啊!”
路易低着头,双手交握又松开:“睡过头了……”
沈欢怒其不争的表情:“我就说,散伙饭你根本不该去!喝多了耽误正事!果然吧?达耀是多少人挤破头要去的好公司,你这么千辛万苦拼来的面试机会……”
“没关系,我会找到工作的。”路易抬头,冲着女孩笑笑:“沈欢,放心,以后我养你。”
女孩嘴巴一扁:“谁稀罕。”可是到底心软,瞪了少年一眼,胡乱的摆了摆手:“懒得管你。”
路易吁口气,他知道这就是揭过了的意思。
“你吃什么?我去买。”沈欢晃了晃手里的零钱包,伸手推开麦当劳的大门:“现在我有工作你没有,我养你。”
路易也没恼,好脾气的摇摇头:“肠胃不舒服,不吃了。你想吃什么,我去买。”停了一下又认真的说:“我是男人。”其实后面还有些话,最终也没有合适的词汇可以表达,就让路易咽了回去。
沈欢也是没什么心思的,思维发散的不知跑哪儿去了:“哎瑶瑶就说过你的女装扮相一定很惊艳。”看到路易往点餐台走去,立刻把脑子拉回来:“天热我也没胃口,一对鸡翅加一杯可乐好了。”
路易单手插在裤袋里,拇指和食指中指一起摩挲着几张汗湿的纸票。
他不用看也清楚的很——
三张红票子,一张绿票子,两张十元的面额,五张一元。三百七十五元,他现在全部的家当。
……………………………………………………
晚上躺在床上,路易双手枕在脑后,睁着眼睛看着屋顶,耳边是电风扇每过一分钟吱嘎一下的响声。
有个螺丝掉了找不到,电风扇摇头就显得吃力,自带伴奏。
窗帘没拉上,月光洒进来,勾勒出少年修长纤瘦的身体。
有蚊子嗡嗡的声音由小及大,在耳边超低空加速轰炸。
少年抽出左手,以自己能做到的最快速度袭向蚊子。
啪的一声脆响后,摊开的掌心里空空如也,脸颊连着耳根隐隐发热的疼。过不了十几秒,蚊子再度耀武扬威的俯冲下来,嗡嗡嗡——
路易爬起身,伸手打开台灯,跳到地上开始翻东西。
抽屉,背包,旅行袋,一摞子书本……
拿了一个深蓝色的本子,把最前面两页记的课堂笔记撕掉,又摸了一只签字笔,路易重新趴在床上,想了想,就着台灯写东西。

签字笔悬停了好一会儿,然后路易啪的合上本子,连着笔一起丢到地上,伸手关了灯。
放弃达耀的面试,是不是可以在岔路口走向全新的一条道路?
……………………………………………………
“小路子,我还是觉得挺可惜的。要不,凭你的才华,达耀的首席机要秘书一定手到擒来哎。”赵巍抠了抠鼻子,想往路易身上蹭来着,看着他那一身白衬衫黑裤子,没好意思。抬脚极其自然的抹到了鞋底。
“不会。”路易解开衬衫最上面的扣子,轻松呼口气。
“你怎么知道不会?”闲着也是闲着,赵巍抬杠。
“那么重要的职位,能力出众,八面玲珑,我不行。”路易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没有自愧不如的情绪掺杂:“而且你别忘了,达耀老总是白手起家。”
“也是,这种人脑子发抽的可能性挺低。”赵巍加快两步走到前面,倒退着看着路易的脸,眉毛拧成疙瘩:“哎小路子,我咋觉得你好像变了?”
“是吗?变好变坏了?”路易没当回事:“刚才谈的还可以,我觉得自己被录取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
“变得老气横秋的。”赵巍伸出八字手,作势托住下巴:“前几天咱们班吃散伙饭时候你还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哎是不是你也懊悔没去成达耀,伤心过度提前老化了?”
“嗯,我现在是二十岁的身体,六十岁的心脏。”路易伸手按下电梯,看着数字一层层跳:“这叫成熟稳重,找工作的加分项懂吗?”
后来赵巍又吧啦吧啦说了什么路易完全没听进去,随着电梯门在眼前滑开,路易抬眼的瞬间,瞳孔急缩,整个人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懵了。猝不及防。
充斥在耳朵里的,只有自己越来越急越来越快的心跳,噗通噗通噗通。
电梯里只有一个人。
男人很高,身材结实精壮,宽肩窄腰长腿,典型的衣服架子。最简单的白衬衫,却穿出不一样的味道。
明明衬衫是社会文明的产物,在人类社交准则的基础上,遮蔽了很多原始的东西,可是也邪门的衍生出另一种性感,欲语还休。
有轻微的耳鸣,仿佛电梯下降过快的感觉。路易勉力低下头,不再看那个男人,右手拇指用力的抠着掌心。
即使不看,哪怕闭上眼,那张脸还是挥之不去。
他的整张脸轮廓分明,是很硬朗英俊的长相,特爷们儿的那种。浓眉大眼,鼻梁高挺,不耐烦的时候,薄唇会拉成一条直线。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上翘,特别的让人……着迷。
“……小路子?路易……”赵巍的声音挤进耳膜,带着莫名其妙搞不清楚状况的疑问。
“下楼?”男人应该是摁住了开门键,电梯门迟迟没有关上。
“对。”赵巍说。
“不是。上楼。”路易说。
赵巍懵了,看着好哥们儿:“啊?你今天除了远成的面试,还有别的家?居然也在这栋楼?可以啊小路子我咋不知道——”
路易一把拉住赵巍,转身往回走:“我的月票好像掉了,回去找找。”
“哦。”赵巍不明状况,还是乖乖的跟个小狗子样的掉头。
电梯里的男人有点出神,摁着开门键一直没松。看着两个明显还是男孩子的背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若有所思的样子。
隔了十几步,那个团团脸的男孩声音隐约传来:“……都特么是白衬衫黑裤子……小路子你……弱鸡子一只啧啧……人家……真帅……看你这脸……更年期……大姨爹来了……哎哎咱哥们儿请客别生气……老头盖浇饭加块大肉……”
电梯开始超时报警,男人这才松开手,嘴角微微上翘,隔着慢慢合拢的电梯门,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叫路易的男孩子——
棕褐偏软的头发快要盖住眉毛了,很乖巧的样子。皮肤白皙,戴着一副黑边眼镜,眼镜腿是蓝色的,原本应该很跳脱的颜色,在他身上就完全理所当然,一点不违和。眉眼长相嘛,这会儿细想竟是有些模糊,不是极其出色的那种,可是看过去整个人干干净净的,让人莫名的熨帖舒服。
方狗蛋变形记完本[励志甜文: 《方狗蛋变形记》作者:燕行文案山村孤儿方狗蛋是个机器人,但是过来参加变形计的三个嚣张少年却不知情不可一世的中二少年们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道坎被一个小土娃比下去了怎么行?必须得教他做人!方狗蛋对着镜头露出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