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狗蛋变形记完本[励志甜文]—— by:燕行

路易的13完本[耽美]—— b: 《路易的13》花曳文案:在一起13年,一夜之间回到起点路易不想再重蹈覆辙如果可以,他想离段晓辉远远的,平平淡淡的跟沈欢结婚买房生子,一辈子过正常人的生活可是段总,能求不招惹吗?第一篇BL文,第一次尝试尽量忽

《方狗蛋变形记》作者:燕行
文案
山村孤儿方狗蛋是个机器人,但是过来参加变形计的三个嚣张少年却不知情。
不可一世的中二少年们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道坎。
被一个小土娃比下去了怎么行?必须得教他做人!
方狗蛋对着镜头露出了淳朴的微笑:小哥哥,你听说过绝望吗?
提示
①主受,1V1,甜文,设定很不科学。
②注:文中为平行世界,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 娱乐圈 励志人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狗蛋
作品简评
方狗蛋是个流落到地球穷乡僻壤的前机器人,家徒四壁,一贫如洗,还有一个可怜的小妹妹要照顾。可突然间,小山村里来了三个城市少爷,一个是整天乐哈哈的自恋白毛,一个是长发飘舞纹身打洞的摇滚少年,最后一个看起来最正常,既不染头发,也不打耳洞,看着似乎是个好人,只是为什么另外两个杀马特看起来似乎有点怕他呢?此文轻松有趣,作者将可怜的方狗蛋如何在贫穷的山村生存,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奋斗,走上世界的舞台这一过程描绘的丰富有趣,向大家展示了一种与众不同的美好世界。
第01章
一片黑暗中,端方蹲在矮小的木床边,捧着半碗凉水小口小口地喝着。
‘怎么样怎么样?喝水是个什么感觉?是不是很有真实感?是不是凉凉的特别舒服?’脑海中一个细软的声音问到。
端方抿了下嘴,嗓子仍然有点哑。
“喝的有点累。”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奇怪,有一种刻意咬着字音发声的感觉,“小圆你要喝一口吗?”
‘我又喝不到。’小圆有点委屈。
他和端方不一样,他穿过来之后来不及寻找载体,只能寄生在有电流波动的闹钟中,不像端方一样拥有一个真实的血肉之躯,能吃能喝,能走能跳。
‘做人的感觉怎么样?’小圆好奇道。
感觉怎么样?端方捧着不怎么干净的瓷碗放空了脑袋……
1小时46分32秒前,他们还是另一个时空的初代高级智能机器人,正在博物馆宣告退役。谁知道,灯光暗下去的那一瞬间,他们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电磁波动,转瞬间就失去了意识。等他再醒来时,他已变成了一个人类小孩,而副手小圆也跟着他一起横跨了时空,只是时机不巧,寄身在了一个闹钟上。
这是一具14岁左右男孩的身体,原主名叫端方,由于劳累过度引发高烧,在他穿来的前一秒不幸去世了,而他也不知道为何占据了这个身体,变成了一个人类。
做人的感觉怎么样?
他刚才体验了一遍,目前感受并不是很好,又累又渴,还会被蚊子咬,比当机器人麻烦多了。他是个拥有自主学习能力的智能机器人,从事着辅导学习,辅助研究的工作,他见过许多人类,可却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变成人类。
“你怎么不说话啊?”小圆追问。
“我在思考。”端方停顿了一下。
“那你在思考什么?”他有些好奇,‘我好像听到了虫鸣,这里是动物园吗?’
“不,这里是H省X县的一座大山。”脑海中的一些信息告诉他,他目前的生活环境与从前的差别非常大。
‘大山?那这里有电吗?我觉得这个闹钟的电量有点危险’小圆有些担心,他以前工作时一周就能用掉一块高能电池板,现在却仅凭着两节七号电池维生,说个话都战战兢兢的。
“等我理清楚了就去找电源。”全身无力的感觉非常难受,说完这句话后端方就闭着眼缓了口气,又想起了小圆刚才的问题。
“做人,不知道会不会很难啊……”仰头叹了口气,他的视线落在屋里唯一光亮的地方,那是一点星光。
“吱呀~”端方抱着闹钟推开了老旧的木门。
‘你要做什么?’小圆好奇。
“看星星。”端方入迷地看着这片全新的天空,黑夜里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和从前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原来他真的跨过了一个时空。
黑夜褪了点色,一个中年男人背着筐经过,看到端方一言不发地站在门口,被吓了一跳。
“方娃子你站那里搞么子哦,声都不做一下,差点赫死老子。”
赵河,端方脑海中跳了一个人名。
这人和他同村,总是天没亮就从他家门前经过去干农活。
“方娃子?”赵河喊了他一声,又挥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咋眼睛还直了呢?”
端方眨了眨眼睛,试着开口,“河叔?”
“咋地,半夜睡不着呀?”赵河问:“听土娃说,到时候那些城里娃来了全住你家?”
城里娃?端方悄悄在脑海中搜索着信息。
赵河感慨道:“这样一来你那学杂费就不用愁了。听叔一句劝,也别太苛着自个了,你比我家土娃大了三岁,瞧着都还没他高。”
土娃是他儿子赵土,才11岁就比端方高了半个头,壮的像个小牛犊,身体比端方好的多。
端方晃了晃脑袋,将赵土的胖脸抛开,终于想起了赵河说的城里娃是什么。
原来他说的是一个将富家小孩和贫苦小孩互换生活的节目,这个节目叫做《变形记》,这一次挑选的农村孩子就是端方,但因为担心家里的一条狗两只鸡没人照顾,他就让年纪小一点的妹妹端可可去了城里交换。
脑子里留下来的信息告诉他,这个节目别的都不重要,关键是拍摄完之后,他将得到一笔几万块钱的巨款,有了这笔钱,他和妹妹端可可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端方理了一下思绪,得出了一个结论:节目组上山等于改善生活,即将住到他家里的山三个城里娃就等于是三块小金砖。这么一换算他就不紧张了,
眼看着天色渐渐变亮,赵河聊了一会后就背着筐走了,他还得去干活。
端方抱着闹钟,看着星星们一颗颗消失,逐渐看清了这座大山的真实样貌。
群山一座连着一座好似望不到头,就像一个神秘的庞然大物盘踞在此。
端方深吸了一口气,每一口空气比充电带给他的感觉还要舒服。
他哑着嗓子道,“小圆,呼吸的感觉真好。”
闹钟嗡了一声,像是在发脾气。
‘我又闻不到。’闹钟里的秒针回弹了一下,‘我想充电,我想当条狗。’
“啊?”端方愣了一下,“你变成狗干嘛?”
‘当然是去参加狗界选美啦!上辈子直到退役都没去过一次,真是遗憾。’小圆幽幽道。
“变成狗的话智商会受到限制的。”端方委婉地建议。
小圆不听,豪气道:‘要智商干什么,我只要美貌,选美夺冠才是我的梦想。’
“这个梦想不错,你很有想法。”端方尊重他的梦想。
‘那你呢?你的梦想是什么?你现在已经是个人了,你就不想去参加选美吗?’小圆反问他。
“人的选美吗?那你觉得我条件怎么样?”端方还没照过镜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长得怎么样。
‘好看!非常完美!’小圆不遗余力地夸道。
‘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你要是去参加人类选美,绝对可以像熊猫一样,过上靠脸吃饭的生活。’
堪比熊猫啊!那他可能真的长得特别好看了。
被小圆这么发自肺腑地夸着,端方也忍不住幻想起自己的外貌来。线条干净的脸部轮廓,修长利落的眉形,明亮闪烁的眼睛,笔直坚毅的鼻梁;说话时笑如春风气度翩翩,安静时温和有礼舒适大方。
诶嘿,这么一想,他还真的是很完美呢!
这个画面在脑中转了一遍,他就转身回了屋,从矮凳底下摸出一个大红色塑料壳的镜子,迫不及待地照起来。
“这是谁!”端方瞪大了眼睛看着镜子,他受到了惊吓。
‘这不是你吗?’小圆问。
这怎么可能是他!端方在心里反驳着。他明明应该是面如冠玉,潇洒帅气才对,想当年他可是所有机器人中外形最完美的,后来好几代机器人都是模仿的他。
可现在这个镜子里那张黑魆魆的脸,眉毛耷拉,大眼无神,嘴唇起皮,活脱脱就是一个又黑又瘦的小可怜。
难道这就是小圆口中世界级超模般的长相?他的面如冠玉呢?他的潇洒帅气呢?这张脸除了眼白、眼睑和牙齿,简直就是黑的和他家的墙一样嘛。
太黑了,实在是太黑了,在他脸上掐一下,连个手印都不会留下。哪像从前,他全身上下镀的是最新款的白色漆料,走到哪儿都散发着纯白的光芒。可现在,不仅是脸,他的脖子,胳膊,还有腿,全身上下都黑乎乎的,就像涂了一层那种最劣质涂色不均的黑漆。
明明记忆中他妹妹端可可没有这么黑,他怎么就能黑成这样呢?该不会是脸没有洗干净吧?
这样想着,他找出了一个红色的塑料盆,干脆接了盆冷水蹲在门口洗起脸来。
这时,突然旁边冒出了个声音。
“唷,这是洗脸相迎呐,还挺客气的呀。”清亮标准的普通话,干干脆脆,并不是他们这边的口音。
端方转过头来一看,只见一个白白净净的少年拖着一个大箱子,甩着腿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少年嘴里嚼着口香糖,吹出一个半透明的大泡泡,当了大半张脸。
端方不知道这人是谁,看着他没有开口。
见他转头,少年突然间噗嗤一笑,嘴里的泡泡炸开全糊到了嘴上。
他指着端方的脸,乐了。
“哥们,你不会是非洲来的吧。”
没了泡泡的遮挡,端方终于能看清了。他仰着头,看着站立的少年将脸上的泡泡糖撕下来,视线落到了一个地方。
他想,这个人的舌头好长啊。
第02章
“我是汪明,你叫什么名儿?”少年撩了下白色的刘海,打了个哈欠,就将行李箱往旁边一丢,一屁股坐了上去。
“您好,我叫端方。”端方站了起来,伸出了右手,手上还带着水。
“还挺客气啊。”汪明懒懒地伸出手,握了一下就马上松开了。
这幅画面被后面跟上来的跟拍摄像师PD拍到了镜头里。汪明高高瘦瘦,白白净净,头发也染成了白色,端方又矮又黑,踮起脚还没汪明肩膀高。两人对比分明,农村娃和城里孩子的第一次碰面,还真是完全不同。
汪明早已习惯了这些镜头,见到镜头在抓特写,还特地撩了一把白色的刘海,很是自恋地耍了一下帅。他本来就长得不错,尽管染了一头不寻常的白毛,但是五官底子好,眉清目秀的长相,非常上镜。
镜头凑了过来,端方也跟着看了一眼,露出了一个笑容,脸黑牙齿白,一脸憨厚。
“噗嗤。”见到这么一个土气的笑容,汪明笑出了声,“你黑的跟煤球似的,没想到牙还挺白。”
煤球?哪有这样说别人的。跟拍的PD摇了摇头,这话要是落在一个脾气差的人耳朵里,指不定就要怼回去了。
但偏偏汪明遇到的是端方,他倒没觉得不好,想了想煤球的颜色,还觉得这个比喻很形象。
“你头发也很白,就像老奶奶一样。”他想了想也说了个比喻。
旁边的工作人员没忍住,一下笑出了声来。
汪明脸一皱,将黑色棒球帽摘下来,指着自己的一头白发道,“看清楚了,我这个叫做忧郁白,是今年最流行的色。”
说完,还非常鄙视地看了端方一眼,侧过脸动了动嘴,小声嘲了一句,“土鳖。”
“忧郁白?”端方没听明白,“忧郁也有颜色?”在他的脑子里没有这个逻辑。
“忧郁白是我这个头发染的颜色,OK?”汪明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你说,说了你也听不懂。”他可没心情跟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土鳖废话。
汪明懒得搭理端方,但是他饿了。
他只吃了顿早餐,然后就坐了飞机来到这么个破地方,那些人还缺德的非要让他自己亲自爬上山,累的他差点中途将行李箱撂在路上不要了,消耗太大,现在一停下来就饿的不行了。
“你们不是说爬上山就能休息了吗,这边吃饭的地儿在哪啊?”他问着一起上山的工作人员。
听着汪明说起吃饭,端方也跟着饿了。他穿过来后就没吃过东西,一直想东想西的,之前是饿过了头,现在饿的是第二遍了。
他也转过头看向了工作人员,不知道等会儿吃下的第一顿饭会是什么样的。
但是令他俩失望的是,工作人员在端方房子里装好摄像头后就直接走人了,他们告诉汪明,要吃饭的话得自己想办法,而且等会儿晚上他们还会有一个同伴要过来。
汪明才懒得关心新来的同伴,听到他们不负责他的吃喝,顿时就不乐意了。
“我说你们把我手机钱包扣下也就算了,我箱子里的那些零食能还给我吗?”汪明皱着眉头,憋着火。
他是来着参加《变形计》,又不是来这里吃土的,结果这些人连他藏在箱子夹缝里分饼干都给没收了,犯得着这样吗。
但是任他如何询问,那些工作人员就是不答应。
他气得将行李箱一拖,直接从端方面前经过,进了他身后的泥瓦房。
还没进门,他就一脚蹬在了门槛上,没勇气往里走了。
只见脚下的黑泥地上连层水泥都没有,正中间最大的那个房间也不过三十来平米,两张又小又矮的木床分别挨着墙摆着,正中间那块空地上摆着一个铁皮糊的炉子,墙角摞着三把小板凳,挨着门口的墙根上摆着盆子和鞋子。
这就是汪明在正门口所能看见的全貌,里面的东西比他们家扔垃圾桶里的东西还破还旧,他长这么大就没进过这么差的地方。
“操!这他妈什么破地方啊,是给人住的吗?”这种生活环境,真是比他们家狗还过得不如。
一想到自己在山上这段时间必须得住在这种鬼地方,汪明恨不得将他妈、将那几个不讲理的工作人员挨个骂上一遍。
PD跟着进去拍了一下,整个房间又矮又小,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刷的墙灰,一块一块地早已掉了一大半,剩下的那点可怜兮兮的挂在墙上,看起来特别脏。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摆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房子主人不爱收拾,还是压根就没有可用的家具可以摆放。
汪明骂骂咧咧地,上山以来一直憋着的郁气一下子就爆发了。
“操你妈的。”他一脚踢翻了小板凳,将行李箱一甩,撞到木床的边上,将上面的闹钟给震了下来。
就在他准备一脚将这个又旧又丑的闹钟踩碎时,端方赶过来将闹钟捡了起来。
‘我不喜欢他。’小圆气道,‘他说脏话,还喜欢发脾气。’
‘他是一万块钱,能买很多个电池。’端方看了汪明一眼,低头将闹钟上的灰擦掉。
小圆换算了一下一万块能买多少个电池,默默地不吭声了。
汪明瞅了小矮子一眼,他在家里摔东西摔惯了,每次跟他妈吵架的时候连门都能踢坏,家里的玻璃墙都被他砸碎过,心里从来就没有一丁点儿愧疚。
“那破烂玩意儿坏了没?多少钱我赔给你。”不论是出了什么事,能用钱解决的就行,反正不差钱。
端方看了下他,手上的闹钟没有摔坏,只能遗憾地摇摇头。
既然摇头,那就是没事了,汪明也不打算道歉。他才不管对方会不会生气呢,那个闹钟又旧又破连漆都掉了,能值几个钱。
“哎,有吃的没。”他发完一通脾气后就更饿了。今天爬上这座山费了大力气,是真的饿极了。
这个山上除了那些一起来的工作人员,别人他一个都不认识,但那些人说了不会给他帮助,他只好问一下端方哪里有吃的。
端方也饿,从原身的记忆来看,他从前都是很早起来自己生火烧炉子做吃的,今天因为特殊原因,他什么也没做。
“没有,家里只有水。”他穿过来时喝了半碗,记得很清楚。
“卧槽!”汪明又开始飙脏话了,“老子要下山,老子要回去。这个鬼地方连个吃的都没有。”
他囔囔的声音,连房子外面的工作人员都听到了。他们笑了一下,根本没当回事,不是他们心大,实在是司空见惯了,每一个参加《变形计》的城里孩子哪一个不是这样的,刚被交换到农村的时候,一天至少能闹上五六回,不是要吵着回去就是摔东西骂人,汪明这样的一点都不稀奇,要是不吵不闹的那也不用交给他们节目组来改造了。
圣君倾心完本[耽美]—— b: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圣君倾心》顾清执文案:1 甜文2 1v13 小攻无敌ps:剧情都是为了秀恩爱,没有逻辑,傻白甜,作者幼儿园毕业,不会开车,拉灯党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甜文 爽文 东方玄幻 搜索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