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男配如此多娇 完结+番外完本[系统爽文]—— by:吃花生的鱼

我来自平行世界完本[灵异耽: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我来自平行世界》作者:西西特文案:高燃溺水身亡,从平行世界的水里醒来获得重生的机会,高燃感到庆幸,他决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却在某天发现自己有了一个能力,可以在

《男配如此多娇[快穿]》作者:吃花生的鱼
文案
一只直男受接到一个“拯救男配”的快穿任务
直男受:我真的只是想拯救你们
攻:不,你在勾引我(们)
直男受一心一意想做任务,却没想到会反过来被任务zuo…
世界一:冷酷师尊攻×身怀媚骨直男徒弟受
世界二:美貌妖精攻×依旧直男的小和尚受
世界三:穿越到过去的爱上自己的攻×可能还是直的受(自攻自受)
……
直男受:……我大概弯了
系统:呵呵,喜大普奔。
——————————
穆青晗在看到李乐的第一眼,就在想,这莫非是上天派下来惩罚他那些不伦羞赧的念头,后来他才知道,这不是惩罚,是救赎。
——摘自《拯救男配一》

①、注意:文中各种天雷狗血玛丽苏,有虐,有虐,有虐!不喜勿入!
②、作者文笔稚嫩,本文剧情狗血,不好看,就请默默点叉,作者有病可能会怼你
③、本文1v1 文案中的几个世界会有,但可能并非按顺序而来,勿扒榜,蟹蟹
内容标签: 系统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乐 ┃ 配角:一干男配女配路人甲 ┃ 其它:
作品简评
本文讲述主角李乐攻略各个世界男配的故事,本欲百折不弯,奈何男配如此多娇...
而随着任务的进展,一个一个的疑问接踵而来,李乐是究竟怎样成为一个快穿者的?他之前的记忆为何不见?攻略的男配竟都是一个人?!一切谜团终将揭晓。
作者文笔细腻缱绻,故事催人泪下,剧情跌宕起伏,环环相扣,实乃快穿中的一流佳作。
第1章
魔族暴乱,边境的百姓死伤无数,横尸遍野,人人苦不堪言。
天道门为众修仙门派之首,得知此消息过后,立即派人前来治理,奈何此次动乱实在厉害,于是,穆青晗就被掌门师弟拜帖请下了山。
自徒弟苏夜背叛师门之后,穆青晗闭关百年不问世事。
如今他出山了,他和苏夜一起种下的小桃苗已经长满了整个山坡,百年前只是光秃秃的,如今远远望去深深浅浅粉红一片,如同晕染的水墨画,甚是美丽。
百年对他不过弹指间,但外界很多事情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魔界易主,魔尊被暗杀而死,魔界大乱。群龙无首,魔族才这般狂妄肆虐,致使人界动乱纷纷。
穆青晗刚刚解决完北边的动乱,回去之时,经过了一所破庙。
他抬眼所见,只是庙宇破败,芳草萋萋,天际一片悲凉。这附近百里的乡村都灭于魔族手中,早已绝了人迹。那一座庙宇在黄昏的照映下,显得孤单而寂寥。
百年的闭关修行,他早已心如止水,但也不知怎的,面对这熟悉的破庙,他不自觉就走了进去。
高台之上的神像早已破碎,四处满是狼藉。微光透过门窗上发黄的窗纸透了进来。
他记得,那时苏夜脏兮兮地蜷缩在角落,庙宇里很暗,他望向他的一双眼睛,却那么明亮,灿若星辰。
往事再回首,百年了,都成云烟消散了。
他们在一起相伴了数十载,他曾痴痴地喊他师傅,他就像是他捧在手心的一捧雪,晶莹美丽,温度太高怕化了,他只好慢慢松开手来,他想着,他长大了该有一定的自由,却怎知这样,就失去了他。
他从没想过,他会为了另一个男人,背叛他。
穆青晗的按了按心口,这里奇怪的涩感,让他皱了皱眉。
他眼底的神色骤然冷了,如同他心底无法撼动的寒冰一般。再抬眼,又是一切如常。
那些最隐秘,最不堪的一切,都应该被永远的埋藏在心底。
或许是太过沉溺于自己的思绪中,又或许是不远处那几个人对他而言实在太过弱小,蝼蚁一般的存在,实在不值得他上心,他竟直接忽视了他们。
而当他感到自己的衣摆被轻轻拉住的时候,他还愣了一下。
“救救…救救我…”
穆青晗不喜人亲近,他当时便皱了下眉。
他一低头,当他看见那双晶亮如黑曜石般的双眼时,他却顿时怔住了。
杏眼含泪,乌发如云。
少年一张俊俏的小脸上满是害怕,他淡如轻烟的眉轻轻簇起,肌肤如雪,头发黑玉般泛着淡淡的光泽。
少年美的像是勾魂夺魄的妖精,更似是从他梦里走出来的...
————这少年,竟和苏夜长得一摸一样。除了眼角的那颗小痣,就好像雪白璞玉上的一点瑕疵,很是刺眼。
一切都好似梦中一般,少年背后的昏暗的破庙,他破烂而狼狈的模样,而他站在他身前,颔首看着他。
他捡到苏夜时,他也是这般年纪,十三四岁,正是雪一样的干净单纯。
本以为如同止水的心,此刻却又泛起圈圈涟漪。
他压下了心头莫名泛起的情感,这么多年了,他早已学会了如何掩饰和淡化自己的情绪。
他知道,不论如何,这个少年不是苏夜,他的苏夜,他最疼爱的苏夜,已经永远地消失在回忆里,再也不会回来。
此刻,这个酷似苏夜的少年正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角,他跪在地上,哭喊着道:“求你…救救我…”
穆青晗只是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他眼神稚嫩而懵懂,和当年的苏夜一样,他紧紧攥着他的衣袖,脆弱无依,好似要将一切都交给他。
他如同一张白纸一般,任他涂写。
他身后的几个魔物,在看到他那一刻,油腻泛光的淫笑一顿。
“小子,实相就快滚!”
那个几个魔物是较高等的魔族,浑身上下煞气很重,眼睛泛着不正常的血红。
好容易才在这穷乡僻壤里找着一个长得如花似玉的“美人”,正想着好好快活快活,到嘴的肉还没来的尝,穆青晗就突然来了。
几个魔物打量了一下穆青晗,见他浑身气度不凡,只是容貌却好似蒙着一层雾一般,叫人看不清楚,任凭你如何去睁眼看,也只是一个模糊的印象。
几个魔物对视了一眼,觉得有些诡异。
这人身上分明无丝毫灵力波动,怎的叫人如此忌惮。
“别…别过来…”少年颤声说道。
那几个魔物虽然有些忌惮穆青晗,却也不甘心就这样让到了嘴边的肉跑了。
瞧那脸蛋嫩得,能掐出水来。
冰肌雪肤,媚骨天成。乌发披散着,浑身狼狈不堪,却有一种难以掩饰的美。
他此刻正瑟缩地往后退着,双眼盈盈几乎要溢出泪来。
但此等模样,却格外叫人想要凌虐,像是有人用爪子,在人心尖上挠了挠。
这一挠——
众魔心里一狠,互相使了个眼色,这就要抄起家伙,上去抢人!
穆青晗眼底一寒,双眼如同被蒙上了一层阴霾。
霎时间,他周身开始散发着淡淡的白光。
那从天而降的巨大威势,叫人几乎忍不住顶礼膜拜。
他衣襟簌簌,黑发飘扬,恍若天神。
那种从心底升上来的敬畏,是最叫人恐惧。好似这人能从灵魂上,将你狠狠碾碎。
几个魔物已经瘫软在了地上,巨大的练气波动,使他们五脏俱焚,口吐血沫。
他们颤声问道:“你…你是…谁?”
只见穆青晗踱步走了过来,但每一步,竟叫周围的土地都深陷皲裂了开来,周围的气息剧烈开始震荡。
……
少年看着伸在自己面前的这双手。
十指修长如玉,又宛如上好的白瓷一般,让人舍不得将一点污秽沾染上,几乎不忍触摸。
难以想象,这样美的一双手会做刚刚那样的事。
他的手上甚至一滴血都没有沾上,莹白如初。
但那几个魔物死时的凄厉叫声还回响在他脑海中。
只剩空中飘散的淡淡的灰尘,连一滴血也不曾撒下。
干净得好似那几个魔族本身就是不存在的。
他逆着光,白衣盛雪,身姿飘渺。一双浅灰色的眼睛淡淡地看着他,淡漠如烟,不带丝毫感情。
他整个人就好似极寒之地最高晶莹的雪,叫人难以接近。
他杀人的手法果断而残忍。
李乐看着伸到面前的手,咽了口口水,心道,这究竟是尊什么大神来的?
那些高等魔族,在他手上不过弹指间便形神俱灭。
纵使李乐心再大,却也是个普通人,在亲眼目睹穆青晗将这几个魔族抹杀了后,不由有点犯怂。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很脏,又看了看穆青晗雪白衣襟上的手印。
他心虚的将自己的手放在身上抹了抹,这将它放在了穆青函的手心。
穆青晗轻轻一拉,他就借力站了起来。
他的手掌软乎乎的,有着少年特有的柔软细腻。
“我送你回家。”声音如珠落玉石,但语气冷冽,带着疏离。
李乐愣了一下,却呆滞地摇了摇头。
“我…没有家了…”
他抬起眼,大颗晶莹的泪珠又流了下来。
穆青晗似是明白了什么。
他凝视着他,良久,久到李乐以为他不会再说话了。
他抿了抿唇,只是这一个动作,却被他做得那般的好看。浅色的唇宛如单薄的莲。
“跟我走吧。”
李乐仅仅只是犹豫了一下就点了头。
穆青晗将他带了回去。
一路上,他像个被吓坏了的孩子,一直都在抽噎,身体不住地颤抖着。
穆青晗走在前面,他的脚步很快,并不曾体谅他而放缓脚步,始终保持着那样的平稳却快速的步伐。
外人只见一个瘦小的身影一直在苦苦追赶着前面那个修长的身影,还一直抹着眼睛,还以为是两人闹了什么矛盾,
李乐一面抹着着眼上的药,一面吐槽,这个药怎么还擦不掉的?
他一个大老爷们哭成这样,自己都嫌自己烦。
李乐啧了一声,心道坑爹系统,这个药也太持久了!!
李乐看着那人清俊孤傲的背影,尽管身上酸痛不已,只能认命地一瘸一拐地追了上去。
“叮!当前好感度20。成功接近目标人物,宿主再接再厉。”
第2章
穆青晗平乱回门,自是皆大欢喜。
天道门设宴来迎接庆贺,笙箫唢呐,热闹非凡。
但当众人看见那个从穆青晗身后走出的少年时,却都不由神色怪异,或惊异地瞪大了眼睛。
“这…这..人是谁?”
“长得好生面熟…”
“这不就是….?“
“谁?”
“我跟你说啊,就是那个....孽徒…”
…..
众人窃窃私语,穆青晗却全然不受影响。
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他,宛如林中漫步般,自若优雅地走了进去。
衣襟微摆,黑发倾泻而下。眉眼如画,肌肤如玉。
这人不论从哪里看,都是极为赏心悦目的。
但这种精致的长相,却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娘气。
他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气质,一举一动皆带着威严。
穆青晗,天道门首尊,修为极高,张岳是天道门掌门,是他师弟。穆青晗不爱俗世,索性做个尊位,自在逍遥。
李乐思索着这些信息,快步地跟在穆青晗身后,也进了殿内。
穆青晗并未做什么解释,待他在主位上坐下后,李乐在众人目光炯炯之下,也不由有些坐立难安。
最后还是张岳察言观色,揣摩了半天自家师兄的意思,这才让弟子在穆青晗身边添了张椅子,李乐道了谢,就坐下了。
众人都就坐之后,宴席就开始了。张岳作为天道门的掌门,开场自是要说几句客话,他先是表述了一番此次动乱平定之艰难,之后又恭维了穆青晗几句,这才坐下,举起酒樽,和众人共饮。
再然后也无非是赏舞乐和吃些瓜果点心。
李乐正偷偷打量着四周,这就被张岳的目光捉了个正着,张岳看着他,露出了有些古怪的笑容。
他眯起眼,打量他的样子好似一个老狐狸。
李乐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他和穆青晗的徒弟苏夜长的一模一样,引起这般注目也是很正常的。
他低下头,饮了一口杯中之物。
心中却不由得思索了一番他此次的任务。
李乐是一个快穿者,他的任务是拯救各个世界命运悲惨的男配,而此次穆青晗乃是他的第一个任务对象,这次任务也是他的第一个任务。
至于苏夜则是穆青晗的徒弟,也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苏夜是穆青晗捡回来的一个乞儿,后来跟着穆青晗各种奇遇,修为一路飙升,妥妥的一个屌丝逆袭史。
但是后来,他结识了魔君卫黎萧,两人一见如故,苏夜甚至为了卫黎萧背叛了自己的师门,他趁穆青晗飞升之际,外门戒备懈怠,盗取了天道门的圣物,献于了魔君卫黎萧。
穆青晗气急攻心,险些走火入魔。
自此后,他心灰意冷,闭关数十载,与世隔绝。
穆青晗根骨极佳,从小的愿望便是飞升成功,他肩上更是肩负着师门上下的期望,一代仙者,却就此陨落了。他很难再度飞升了。
还不止如此,穆青晗的悲惨命运在他收苏夜做徒弟的一刻开始,而至死方休。
就在苏夜尽心辅佐卫黎萧人一统魔界时,他却遭到了其他领主的暗算,苏夜受了重伤,命不久矣。他回想起了穆青晗,觉得十分愧疚,便去他门前叩拜认错,一台阶一扣首,那样长的云梯,连着天际,他一步一步的往上,血将门前的石阶都染红了,他说他不求原谅,只希望能给他一个忏悔的机会。
许是苏夜态度太过诚恳,又或许穆青晗对他仍然留有情谊。
苏夜虽然背叛了穆青晗,对他做了那般不堪的事情,但穆青晗最后却还是将他带了回去,还耗费了一大半的修为,救了他的性命。
苏夜回去之后,本来答应了穆青晗的话,也都忘在了脑后,他继续帮助魔界对抗修仙界和入侵内陆。
而在最后的魔界入侵之战之中,穆青晗只能以身做祭献,运行大道天罗阵法,拯救天下苍生,最终破灭了卫黎萧等魔族想要攻占天下的计划。
而那天罗阵法,若非穆青晗修为大损,也不必被逼的只能以身做献,他其实本不必这样死去的,全盛时期的他几乎是无人能敌的。
最终的结局,卫黎萧在苏夜的劝阻之下,终于放弃了自己的计划,二人携手相伴,共享魔界至尊之位。
回忆完了整个剧情,李乐觉得心头有些堵的慌,他又尝了一口这里的酒。
色泽莹润,气味甘洌。佳酿。这酒樽也不一般,很是精致小巧,约莫是上好的璞玉做的,雕刻成不一的样式。
他心中的思绪也被冲淡了不少。
撇开苏夜的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不提,说起来,这个世界的男主一直都在和几个拉拉扯扯,而为了自己的好兄弟背叛师门,最后又是和自己的好兄弟一起,终生未娶,如此兄弟之义…真是令人不解。
而且全程没有一个妹子。
如此宣扬兄弟情谊的小说,简直就是网文界的一股清流…
而就穆青晗的角度而言,他的一切悲剧之源便是他的徒弟苏夜。好好的一个天道门首尊,万人敬仰,谁能想到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
李乐正想着,却听耳边张岳开口道:“不知小兄弟该如何称呼?”
李乐一抬头,见他面上表情甚是“慈爱”。
李乐轻咳了一声,继而脸上露出了难过的表情。
“仙尊唤我白瑾即可。”
见张岳仍然在看着自己,李乐便自觉的说了下去了。
他道:“我原本是汴京人士,家中三口,前些日子父母惨死魔族手下,多亏这位仙尊救我,否则…”
说着,李乐的眼中显现出了一抹浓烈的悲色,眼中的泪光忽闪忽闪的,他咬了咬浅色的唇,如同嫩蕊初绽般,露出一点嫣红,这一举动,陪着他干净又单纯的模样,有着说不出的诱惑。
众修士的眼睛,顿时暗了暗。
有的看向李乐的眼神甚至有几分痴迷。
张岳愣了一瞬,继而回过神来,看向李乐的眼神带了些复杂。
李乐舔着嘴上的死皮,心想着回去摸点药,这里海拔高,又冷,嘴唇都开裂了。
“令尊是从何时才来的汴京?”张岳突然问道。

重生药师种田记 完结+番外: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重生药师种田记》作者:柚子君CC文案重生前,修真界第一药师魏子芩因家人早亡心魔丛生,最终死于劫雷之下重生后,魏子芩再不想追求虚无缥缈的修行之道,只想好好守着自己失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