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药师种田记 完结+番外完本[美食爽文]—— by:柚子君CC

[快穿]男配如此多娇 完结+:一只直男受接到一个“拯救男配”的快穿任务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重生药师种田记》作者:柚子君CC
文案
重生前,修真界第一药师魏子芩因家人早亡心魔丛生,最终死于劫雷之下
重生后,魏子芩再不想追求虚无缥缈的修行之道,只想好好守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家人,赚钱养家,过上平静安稳的生活
——
种灵药,开药铺,卖药膳,带着家人一起发财致富奔小康,再捡一个美人娘子作伴,日子简直美滋滋。直到有一天,魏子芩忽然发现自家娘子似乎藏着什么秘密
——
另一边,修真界第一宗门寒月宫之主因神器反噬失了神智,一朝清醒,忽然发现自己多了个相公,顿时整个人都(……)了
魏子芩:娘子娘子,过来给相公啾一个
清醒之后的白珩仙君(和善微笑):好啊
重生药师一心种田(受)x前期失忆变傻仙君(攻)
主受1V1,HE,温馨无虐种田文
内容标签: 种田文 仙侠修真 美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子芩,白珩
第一章
夜晚刚过,宿鸟初啼,天边微微露出一丝晨光,姝河边上,却依旧沉浸在一种阴郁低沉的气氛之中。
这里是姝河村,大蜀北方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子,村内有一百多户人家,四周皆是林地,只有靠近西面的地方立着两座山峰,山峰一高一矮,被村里人称作葫芦山,而养育着整个村庄的母亲河姝河,正是自葫芦口处蜿蜒直下,穿过山峰和林地,连接着姝河村人从生到死或漫长或短暂的一生。
魏子芩睁开眼,看见不远处的河岸边上,一名穿着白色衣裳的老者正双目紧闭,手中拿着一根银色的棍子,不断用底端敲击着河岸上的碎石,口中不停念着那四个字……魂兮归来,魂兮归来。
这是姝河村里为死去村人送魂的灵婆。
近几十年,因炼尸门派的兴起,整个大蜀国的人都不再信任入土为安,人死之后多半都要焚烧成灰,再由灵婆送入连接幽冥的河水之中。
而魏子芩也终于记起了自己如今究竟身在何处——这是四十年前,他十五岁,而今日正是他最好朋友梁虎父亲去世的那一天。
“呜呜呜,芩子怎么办,我爹爹死了,大夫前两日明明还说他快好了,怎么办,往后我和娘该怎么办……”站在他身旁的梁虎依旧哭个不停。
梁虎今年十六岁,比魏子芩年长一岁,个子却比他还要矮一些,看着也瘦弱。梁家三代单传,梁虎爷爷在他出生之前就已经因病离世了,再加上眼下他父亲的忽然病逝,可以说,如今整个梁家就只剩下梁虎一个男丁了。
魏子芩的思绪依旧迷糊,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对了,四十年前,也是同样的场景,他仿佛是说了句完全不相干的话。
他问,梁虎,你说人为什么会死。
梁虎一愣,露出想笑又笑不出的古怪模样:“人都是要死的,大概只有仙人才能长生不死吧。”
“哦,对了,”梁虎像是想起了什么,勾了下唇角,走了过拍了拍魏子芩的肩膀,“差点忘了,我们芩子以后就是要做仙人的,真好,做了仙人就什么都不怕了。”
不,仙人也有怕的东西,如果出了问题,也和普通人一样会死。魏子芩微微垂下眉眼,就比如他自己。
前一世,魏子芩测出灵根,成为整个姝河村唯一拥有灵根的人。有了灵根,自然便可以修仙,那时候即便在整个大蜀国内,求仙问道都是件极荣耀的事情。
为了魏子芩的前程,魏家砸锅卖铁,几乎拼了命的将他送入了仙门之中,却不知道修行之人想要修行顺畅,必须断绝所有凡尘因果。
结丹之前,魏子芩害怕于修行有碍不敢与家人联系,结丹之后,魏子芩又害怕仇家报复,瞻前顾后,不敢告诉任何人他家在何处,甚至连大蜀国境内都不敢踏进一步。
直到四十年后,他结成元婴,成了整个陀安大世界都有名的药师,才终于鼓足勇气,准备好了一切回到家中。
他以为自己是衣锦还乡,却不想根本一切都晚了。
这里再没有村外的山林,没有葫芦山,没有姝河,也没有姝河村。整个村子的人都死了,包括魏子芩的父母家人,就在魏子芩离开不到一个月后,他终于知道了这个信息,却晚了整整四十年。
悔恨和愧疚几乎将魏子芩溺毙在原地,于是心魔丛生,不到一年,任凭周围人如何努力,魏子芩到底还是死在了进阶时的劫雷之下。
魂飞魄散,一睁开眼,却又回到了四十年前,所有事情的开端。
按照规矩,送灵的时候,是只有死者的血亲和灵婆才能跟在旁边看着的,就连死者妻子都不能轻易靠到近前,否则便会损害自身,魏子芩如今会站在这里,完全就是为了陪着梁虎。
梁虎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眼看着快到送灵的最后一步了,连忙抹了抹眼泪,连哄带劝的把魏子芩赶了回去。
离开姝河边,魏子芩浑浑噩噩地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前世离家四十余年,他其实已经不记得回家的路该怎么走了,眼前的一切都让他有种古怪陌生,却又莫名怀念的感觉。
七月末,田地里到处都是忙碌的热闹景象,魏子芩任由脚步带着自己走在有些泥泞的小路上面,没一会儿便看到一间无比熟悉的院落。
……回家了。
魏子芩心底一疼,险些没落下泪来。
还没等他从复杂的情绪里回过神来,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尖利刺耳的女声。
“哎呦,瞧瞧,我还以为谁来了呢,原来是咱们家的小仙童啊。”
说话的人是个中年女子,个子不高,却生得圆圆润润,一双细眉挑起,十足讽刺的瞅着刚刚推门进来的少年。
小仙童什么的,这个称呼还真是怀念啊。
魏子芩摇了摇头,回身把院门关上。
村里人不知道内情,都以为魏子芩测出灵根,马上就要出人头地了,魏家自家人却都再清楚不过,所谓的测出了灵根,其实不过是测出了最低一等的杂灵根,在他们这个小地方也许很稀罕没错,放到外面稍微像样一点的门派,却连当个外门弟子都不够格。
而魏子芩回来的这个时间点,恰恰正是魏子芩父母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各处打点,却依旧没有任何起色,以至于一家人都几乎想要放弃的时候。
见魏子芩神色平淡,丝毫也不为自己的称呼动怒,林娟顿时憋了一口气,恨恨将视线转向魏子芩的母亲:“我说弟妹,都是一家人,我废话就不多说了,我家荣生最近要准备和人说亲了,正是用钱的时候,你先前朝我家借的那三十两银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还啊?”
魏子芩的母亲是个面相十分老实的女人,因为常年在地里劳作,脊背微微弓着,闻言抬起头来,显然没料到林娟会说出这样的话:“啊?荣生才多大呀,怎么这么早就和人说亲了……而且那些钱……”
她想说那些钱都已经花的差不多了,他们如今哪儿还有多余的钱来还债。
为了魏子芩的事,家里到处举债借钱,但基本都是临近的亲戚朋友,也都已经说好了明年再还,怎么才过了不到半月,这人就忽然跑来要钱了。
越想越觉得不对,程月英顿时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十八岁,不早了,”林娟眼睛一眯,也没等程月英再说话,直接将魏子芩拉到跟前,“大侄子,你来评评理,不是伯母要为难你们一家,实在是你堂兄最近忽然说成了一门亲事,女方那边家境好,要求也多,非说我家送的聘礼不够。”
“……这样,如果你家实在没钱的话,伯母也不为难你们,你家不是有两块灵田吗,匀伯母家一块,到时不但之前那三十两银子一笔勾销,伯母还倒给你们家拿二十两的银子。而且你最近不是正用钱的时候吗,怎么样,五十两银子一块灵田,你家也不算亏了。”
魏子芩听了简直想笑,五十两银子一块灵田?也亏这人说得出。
灵田是唯一能种植灵种的田地,意义非比寻常,一般人家哪怕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也几乎不会把家中的灵田卖给旁人。
如今在外面,别说是五十两,便是二百两也别想买到一块像样的灵田。
“大伯母,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家灵田最近一整年里都没种出过几株灵米吧,”魏子芩仰头一笑,神色平静,“所以侄子劝您一句,与其在这里惦记着别人家的灵田,还是好好顾着自己家的吧,不然等到明年不好了,估计就什么都长不出来了。”
“小崽子你说什么!”林娟气急,一把拽过魏子芩的衣襟,伸手就要去扇他的耳光。
结果手掌还没等落下,就被身后人一把拉住。
“爹。”魏子芩一喜,连忙抬头唤人。
魏启嗯了一声,沉着脸冲儿子点了点头。
因为常年在山林里打猎的缘故,魏启远比寻常村人生得高大健壮,林娟看着厉害,却是个欺软怕硬的,平时也只敢欺负欺负老实好说话的程月英,根本不敢和自己这个厉害的小叔子对峙。
还没等林娟开口解释,魏子芩便抢先道:“爹,大伯母刚刚打我,还想抢咱家的灵田。”
林娟瞪着眼睛,几乎恨不能冲过去撕了他的嘴,心急火燎地冲魏启解释:“不是,你儿子瞎说的,我没打他,也没想抢……”
“行了,”魏启冷冷看了她一眼,“有心思再弄一块灵田,想来伺候你们家的那块灵田也没什么问题了,我往后就不插手了,你们自己看着弄吧。”
“别,别,不是……”种植灵田本身就是极耗费精神又有风险的事情,几乎很少有人能够做好。整个姝河村的人加起来,也就只有魏启是伺候灵田的一把好手,本来已经答应了要帮忙去弄大哥家里的灵田,如今忽然反悔,林娟简直后悔不迭。
魏启性情古板执拗,决定的事情,又哪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任凭林娟如何解释道歉几乎磨破了嘴皮,也只是把手里刚打来的猎物扔给程月英处理,便一脸平静的转身回了房内。
“大伯母,对不住,欠您家的钱我们会尽快还的,这只野鸡您先拿回去吃吧。”见林娟在自己父亲那边吃了瘪,魏子芩摆出一张笑脸,从猎物堆里捡了只干瘦的野鸡,走过去递到林娟手里。
野鸡上还带着血,这一下顿时蹭了林娟一身,林娟气的咬牙,偏偏还舍不得放下,又碍着魏启在屋内不敢骂人,只能跺脚离开。走出好远才回头啐了一口。
“小崽子等着,早晚有你们落到我手里那一天。”
第二章
魏家人口简单,魏子芩上头的爷爷奶奶都还活着,爷爷叫魏富贵,是村里的木匠,奶奶与大伯母一样来自隔壁的林家村,名叫林秀,两个老人都已经六十多了,有两个远嫁的女儿,如今正同魏子芩的大伯魏冬一家住在一起,算上大伯一对还未成亲的儿女,家中统共六口人,与小儿子家的关系并不算亲近。
魏子芩家这边则也是六口人,父亲母亲,已经成亲的哥哥嫂子,还有一个比魏子芩大上两岁的姐姐魏秀兰。
晚饭是一家人难得能够聚在一起的时候,饭菜是魏子芩大姐做的,一共两菜一汤,菜是刚从地里摘的青菜,看不见一点油星,汤里面也是清清白白的菜梗豆芽,只是难得卧了个鸡蛋,可惜刚端到桌上,就被程月英夹到了魏子芩的碗里。
期间只除了大嫂娇凤不太舒服的瞅了两人一眼,其他人全都习以为常,几乎看不见什么反应,只安静低头吃自己的东西。
“娘。”魏子芩僵硬了一瞬,端着碗筷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如果说真正年幼的魏子芩还能对此毫无感觉的话,那么如今已经重活一世的魏子芩却再清楚不过,如今家里会困难到这样的程度,根本就是自己的过错。如果不是为了将魏子芩送入修真门派,母亲陪嫁来的那两块灵田,再加上父亲打猎的本事,原本完全可以让家里过上更好的生活。
程月英嗔怪地拍了他一下:“多想什么,赶紧吃,看你这两天都瘦的,跟个竹竿似的,往后到了仙门里让人家笑话了怎么办。”
“娘说得对,三儿最近确实累着了,确实应该多吃一点才是。”大哥魏子临也跟着在旁边劝,结果还没等说完就被妻子娇凤不满的推了一把。
累着了……如果只是多跑了两趟城镇就能累着了的话,那他可真的要成纸糊的了。
因为是家中最小,再加上先前忽然测出了灵根的缘故,魏子芩几乎可以说是如今家里最悠闲的人。父母什么农活都不让他做,很怕他会累坏了,有时甚至连最简单的家务都不许他插手。
魏子芩想,自己前世到底是有多迟钝,才会觉得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其实也没什么可再犹豫的了,这原本就是他在意识到自己又重新回来的那一刻起,便已经决定好的事情。
放下手中的碗筷,魏子芩定了定神,抬头看向魏启道:“爹,我不想去修仙了。”
魏启一顿,错愕地看向自己的小儿子,手里的筷子几乎掉在桌上。
“你说什么?”
仿佛一场风暴过境,整个晚饭都是在某种极度诡异的气氛下结束的,所有人都食不下咽,弄得魏子芩多少有些后悔,自己应该等到吃完饭之后再说的。
趁着妻子收拾碗筷的空当,魏启不顾大儿子的劝阻,直接将小儿子拉进屋里,一把将门插上。
“你刚刚说不想修仙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魏父平日向来沉默寡言,看着严厉,对家中的儿女其实还算温和,魏子芩还是第一次见到父亲用这样愤怒的口气与自己说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爹你心里清楚,我其实并没有多少修仙的天赋,再说也没几个像样的门派愿意收杂灵根的弟子,我不想再让家里白费力气……”
这话说的半真半假,确实没有几个像样的门派愿意收他这样五系杂灵根的弟子,甚至在前一世的时候,魏子芩在真正进到门派之前,也是接连碰壁,差一点点就要放弃了,如果不是后来的那番奇遇。
“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东西!”魏启还没等他说完便直接打断道,一口怒气堵在胸口上,拿过墙边的竹条便直接抽在魏子芩的身上,“你给我跪下……你知不知道,这些天里,家里为了你的事情到底花了多少银子,你现在和我说你不想修仙了,你!”
魏子芩顺从地跪在地上,任凭竹条接连抽打在自己的身上。左右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既然他已经下定决心要走另一条道了,那么这一下是无论如何也要挨的。
看见小儿子跪在地上脸色发白,魏启心底一软,原本想要放下竹条,但见他一声不吭的模样,又瞬间一阵怒气冲上头顶:“不修仙?不修仙你能干什么!怎么不说话了,你,你个没出息的东西,我干脆打死你算了!”
一根竹条被直接抽断,魏子芩闷哼了一声,却依旧不肯说任何服软的话。就在魏启气得理智全无,准备去拿另一根竹条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撞开,程月英冲了进来,一把将跪在地上的魏子芩拦在了后面。
“够了,别打了,你要再打三儿,就连我也一起打死好了!”
“你让我别打他,可你自己听听,你儿子刚才说的那是什么话?”魏启眼睛瞪得溜圆,但到底不敢再把手里的竹条抽下去了。
程月英是家中独女,条件比魏启好得多,甚至连魏家仅有的两块灵田也是她陪嫁时带过来的,后来嫁到魏家却并没有过上几天好日子,魏启一直对她心有愧疚,所以每回吵架的时候,无论有没有道理,都要先气弱上三分。
“不就是不想修仙了吗?”程月英看着小儿子脸上的伤痕心疼得不行,转过头来就冲魏启大喊,“谁稀罕修仙,不修仙,凭我儿子的本事,一样能有出息!”
魏启张了张口,险些没将那句慈母多败儿直接扔在她脸上,忍了又忍,到底还是又咽了下去。
把魏启骂得服了软,程月英终于找回了一点理智,转过头来,也有些担心地看向自己的小儿子道:“不过三儿,你爹说得也对,不修仙的话,你往后想要做什么?”
“种灵田?”才刚回来不到半天,魏子芩哪儿来的时间仔细考虑未来要做些什么,只能不确定道。
说完了才觉出不对,重生前作为玄光宗的首徒,可以说整个门派里的灵田都是随便他使用的,却忘了,他如今正在小小的姝河村里,灵田灵种何其珍贵,怎么可能随便拿给他用。
[重生]今天也没能坑倒师弟: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书名:今天也没能坑倒师弟[重生]作者:月照懒人文案浩渺宗的大师兄玉栖弦又双叒叕重生了与天道签订契约,抱着金手指,踹掉原反派;顺便坑死师弟,走上终极大boss道路!今天坑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