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今天也没能坑倒师弟 完结+番外完本[修真强强]—— by:月照懒人

重生药师种田记 完结+番外: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重生药师种田记》作者:柚子君CC文案重生前,修真界第一药师魏子芩因家人早亡心魔丛生,最终死于劫雷之下重生后,魏子芩再不想追求虚无缥缈的修行之道,只想好好守着自己失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书名:今天也没能坑倒师弟[重生]
作者:月照懒人
文案
浩渺宗的大师兄玉栖弦又双叒叕重生了。
与天道签订契约,抱着金手指,踹掉原反派;顺便坑死师弟,走上终极大boss道路!
今天坑死师弟了吗?
不存在的。
今天师弟不暗恋我了吗?
不存在的。
今天师弟黑化了吗?
不存……等等,师弟真的黑化了!
师弟:呵呵。
总而言之,这其实就是一个师兄不断坑师弟,最终把自己也给坑进去了的故事而已╮(╯_╰)╭
=
※主受1V1,祁寒(师弟)X玉栖弦(师兄),年下
※感情方面略慢热,渣作者第一次写修真文,很多地方可能有bug,望见谅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重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玉栖弦,祁寒 ┃ 配角:孔泷,姜百里,净水尊者,尤扬 ┃ 其它:年下,重生
第1章 第一坑 死而复生
玉栖弦死了,他又活了。
长长的黑发被玉冠挽在脑后,一身白衣的玉栖弦站在路边,无数经过的弟子禁不住被他的风姿给摄了心神。
玉栖弦发了一会呆,面前的场景是如此熟悉,垂首看了看完整的四肢,他恍然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回到了十年前。
不是梦!
那个自称为天道的声音,是真的!
他忍不住抬手摸了下额心的一点红,那不是痣,而是在他和天道定下契约后生出来的,周围的人都没有注意到这点变化,似乎这一点是他生来就带有的。
玉栖弦抿了下唇,他想先一个人静一会理一下头绪,一路上不断有弟子向他问好,玉栖弦不自然的微笑点头,敷衍着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一开始他走路的动作还有些生涩僵硬,但很快便调整了过来,并且越走越顺畅。
关上门,看着屋内熟悉的摆设,玉栖弦的表情稍微放松了一点,这时额心微微发烫,一个男声在脑内响起:
“你看,我没有骗你吧。”
玉栖弦默了一下:“……我相信你的能力了。”
那男声听到玉栖弦承认自己,不由得欣喜起来,他的声音洋洋得意起来:“总之你跟着我干,肯定没问题的,我可是天道!”
面对这句话,玉栖弦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保持沉默。
“既然你已经确定自己重生了,那么也是时候替我做一点事了吧?”天道又说。
“你要我做什么?”玉栖弦有些担忧,虽然他感激这个所谓的天道让他死而复生,但如果要他做什么欺师灭祖之事的话,他还不如不死了干净。
天道仿佛明白他的担忧,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的,我只要你帮我杀一个人。”
“谁?”
“祁寒。”
这个名字让玉栖弦的瞳孔缩了一下。
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祁寒是玉栖弦的师弟,但这个师弟其实和他感情并不深,虽然同为浩渺宗宗主净水尊者的徒弟,但是祁寒是净水尊者不知从何处捡回来的,并且一带回来便放在身边悉心教导,和玉栖弦这个放养的大徒弟的待遇比起来天差地别。
要知道净水尊者性格冰冷不近人情,玉栖弦还是当初他为了堵住宗门里那些长老的口才挑了个天赋最好的收下的,只是收下后也不常搭理,修行全靠自觉。
祁寒直到临近筑基才被净水尊者放出来,并叮嘱玉栖弦一定要带在身边悉心教导,不得有半点损失。
玉栖弦并不嫉妒祁寒如此受师尊的宠爱,他心情复杂的原因另有其他。
他的前世,正是被祁寒的爱慕者所害,他被引到僻静处遭魔修围攻,修为被废,还被砍去一臂一腿,魔修为了羞辱他把他丢到了万里之外,失去了灵力玉栖弦无法回到宗门内,只得作为一个凡人狼狈挣扎了十年,终于在一次□□中饿死在路边。
修仙界几乎无人不知的浩渺宗宗门大弟子玉栖弦最终落得如此凄惨下场,任谁听得都会唏嘘一番吧。
“怎么?你以前那么倒霉也算有祁寒的一份,不要告诉我你心软了。”天道说。
“不,我只是有些好奇原因而已,祁寒身上有什么特别的么?”玉栖弦道。
“这个我以后自然会告诉你的。”天道含糊道,然后又道,“总之你趁他现在实力低微,尽快动手的好。”
“我知道了。”玉栖弦应道,心情却低落了下去。
师尊那么宠爱祁寒,自己要杀他恐怕会很难吧,先不要说平日肯定给了祁寒不少法器防身,他猜测可能自己稍微一动手便会惊动净水尊者。
玉栖弦苦笑一声,心情微妙的酸涩,但是目光又落在自己完好的四肢上,眼中又被喜悦给占据。
十年了。
他终于又一次能后正常行走了。
天道见玉栖弦同意,便自行隐去了,玉栖弦感觉到额心不再发烫,便明白天道已经消失,他又发了会呆,然后决定先洗个澡。
失去灵力的那十年里他四肢不全行动不便,很多时候为了生存无法计较那么多,多脏的场面都遭遇过,现在有了条件,玉栖弦觉得是时候好好清洁一下了。
虽说一张灵符就可以保持身体清洁,但洗澡带来的舒适感是术法所做不到的。
玉栖弦拿出浴桶,用灵力召来水填满,再用一张灵符烧出一桶热水来。
褪下衣衫随手搭在屏风上,再解下玉冠放置在一旁,玉栖弦跨进浴桶里坐下,感受着水温不由深深出了一口气。
泡了小一会儿,门外忽然传来呼喊声:
“师兄,你在里面么?”
玉栖弦猛地睁开眼睛——这是祁寒的声音!
祁寒怎么会来找自己?
“我在,什么事?”玉栖弦从水中站起,无数水珠顺着修长的身躯滚落而下,构成一出美景,只可惜现在没有人会欣赏,门外祁寒听到水声,不由产生了一个有些荒谬的想法:
师兄该不会是在洗澡吧?
随即他又立马否定这个其实真相了的猜测。
祁寒踌躇了一下,道:“师兄,你今天不去早课么?很多宗门弟子都在等着你呢。”
玉栖弦一下子僵住了。
……是的,他想起来了,每个月的这个时候他都是有早课要上的。
玉栖弦在宗内弟子中的声望极高,每个月有一天玉栖弦会给门内尚未筑基的弟子教习功课答疑解惑,就连不少已经筑基了的弟子也会来听。
他刚重生回来,竟然把这事给忘了。
玉栖弦内心尴尬得不行,干巴巴道:“你……且等我一会,我马上出来。”
玉栖弦一个术法把身上水珠拭干,匆忙穿上衣服戴上玉冠,把自己恢复成那个秀雅出尘的大师兄,他走出门外,看到候了许久的祁寒。
祁寒现在年龄不过十五,便已经接近筑基,确实是天赋绝佳,玉栖弦心想也怪不得师尊如此看重他。
“走吧。”玉栖弦对祁寒道,因为想起来自己的目的是杀了他,所以有些不自在。
祁寒隐约察觉师兄对自己态度微妙的变化,眼神闪了闪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同玉栖弦一起去往早课地点。
额心微微发烫,玉栖弦知晓是天道来了,脑内响起男人的声音,有些急躁:
“你准备什么时候杀了这小子?”
因为祁寒在身边,玉栖弦无法开口,只好在心里想有人在身旁自己没法贸然回答他,况且现在他什么都没准备也不好下手。
谁知他在心里想想的话都能被天道听了去,天道道:“啧,那你最好尽快,我会帮你盯着他的。”
玉栖弦发觉天道能够直接听到自己脑内所想之事,心中一惊,同时也对其暗暗戒备了起来。
早课结束后玉栖弦悄悄跟了祁寒一阵,并没有什么收获,夜晚的时候天道忽然告诉他看到祁寒在晚上前往宗门后山修炼,并且可能经常去。
第二天晚上玉栖弦隐匿身形在祁寒屋外等候,果然看到祁寒悄悄出门去往后山。
天道催促玉栖弦快些下手,玉栖弦心中犹豫,因为祁寒说到底与他并无深仇大恨,他前次被魔修埋伏也是祁寒的爱慕者做的,玉栖弦向来看的清楚,对祁寒没什么迁怒。
天道被玉栖弦的消极怠工气得直骂他是“圣母”,然而玉栖弦并不知道“圣母”时什么意思,所以全当了耳旁风。
天道拿玉栖弦没辙,只好给他放了一段画面。
玉栖弦眼前一花,再一看时触目皆是漫天的大火,外加一地的浩渺宗弟子尸体,他心头大震,紧接着面前出现了祁寒。
祁寒的模样比之现在年长了不少,俊美的脸上结满了寒霜,他提着一把长剑,一剑刺进了净水尊者的胸口,鲜血“噗嗞”冒了出来。
玉栖弦看的眦目欲裂,他想要冲过去阻止,却根本动不了,天道在他耳旁叹息:“你如果不杀他,再过几年,就是这个结果。”
画面结束,玉栖弦总算能够控制身体,他大大喘了一口气,眼眶有些发红:“这个画面,是真的么?”
天道幽幽道:“你什么都不做的话,就是这个结果,这是你前世死后发生的。”
玉栖弦脸色转冷,良久,他道:“明天晚上我会动手。”
“很好。”天道很满意。
※※※
子夜,祁寒从屋中走向后山。
感受到身后不远隐隐传来的气息,他在内心冷冷的笑了:
终于按耐不住了么?
祁寒到达平日修炼的山洞,一道风自脑后袭来,他有些狼狈的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堪堪躲过,抬起头看到地上深深陷进去的一道,不禁流了点冷汗。
爬起来转过身去,看到那张脸,祁寒低声道:“果然是你……师兄。”
今晚的月光很明亮,亮到站在下面的一切都无所遁形。
玉栖弦一手握着他拜师时净水尊者给他的青凤剑,嘴紧紧的抿着。
祁寒看着他道:“能给我一个杀我的理由么?”
玉栖弦的手轻轻抖了下,半晌他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为什么杀你?……因为你太受师傅宠爱,我很嫉妒。”
祁寒的神色有些复杂,在听到“宠爱”一词时眼底似乎闪过一丝嘲讽。
“别废话了,快杀了他,反派死于话多你造么!”天道催促他。
玉栖弦不再说话,抬起青凤剑就要下手,这一次,祁寒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的!!
一道青芒闪过,直逼向祁寒的要害之处!然而两根修长的手指夹住了青凤剑的剑刃。
玉栖弦在看到那手指的主人时,脸色蓦然变得惨白,他松开手,青凤剑落在那人手中,被漫不经心的把玩。
“师……尊。”他艰难开口。
净水尊者身着一身玄袍挡在祁寒面前,手指抚过青凤剑剑身的纹路,半晌才抬眼看向玉栖弦,朱唇微启:
“玉栖弦,你还真是涨了能耐了。”
一句话犹如一剑插/进玉栖弦心口。
而玉栖弦的心口也确实插着一把剑,不知何时,青凤剑已被净水尊者插/进他胸口,速度快的无法捕捉。
鲜血涌了出来,玉栖弦跌跌撞撞后退了几步,恍然间仿佛看到昨日天道给他放的画面里,祁寒一剑捅穿净水尊者的身体。
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意识全黑之际,玉栖弦听到净水尊者语带宠溺的对祁寒道:
“寒儿,吾来的有点晚,那逆徒可有让你受伤?”
感觉……心口有点疼。
TBC.
作者有话要说: 渣作者这个月下旬打算开新坑啦!有兴趣的亲不妨收藏一下,就在渣作者专栏第一篇(比心)
《用颜值征服全星际[娱乐圈]》
文案:
怪物头头、深渊领主之一的梅瑞缇丝穿越到了星际位面,本以为会先被人类讨伐狠怼一波以示友好,却没想到面前的人类开口便是:
你想做明星么?
于是怀揣人鱼这样的麻烦身份,机缘巧合之下,深渊领主被挖掘成为明星,娱乐圈的安静日子到头了……
全程放飞自我,明明可以用武力值,最后却用美貌征服了世界(并没有)的领主大人表示:真搞不懂你们人类。
=
一次节目采访中,主持人询问梅瑞是出于什么才加入娱乐圈的。
以人类情绪为食的深渊领主非常实诚的答曰:为了吃饭。
粉丝们:嗷嗷嗷梅瑞吃货属性太萌!!为梅瑞打call!!!
黑粉:呵呵哒,艹人设艹的挺开心的吗
唯一知道真相的攻:…………
=
本文又名:
《领主自带腥风血雨》
《从怪物头头转职到人类偶像》
《男神进娱乐圈只是为了吃饭》
xxxxx
排雷:
※1V1,暗中观察白切黑痴汉攻VS盛世美颜大BOSS领主受
※苏爽文+小甜饼,领主大人金手指无限大,因主角本是来自深渊的怪物,对人类缺乏认同感,因此一定程度上三观不正,漠视人命,雷这点的请自行避雷!
※世界观设定人鱼会生子,但是领主大人是不会生子的,在此预警_(:3J∠)_=
感兴趣不妨收藏一下吧~
第2章 第二坑 隐而不发
浩渺宗每月一次的早课,许多内门包括外门的弟子都纷纷走向静思堂,因为人太多,后到的那些弟子只得站着,只是这样他们都不愿离去。
祁寒早早的到了静思堂里占了一个坐位,他的身旁有一个二八年龄的少女,长相娇俏可人,正亲昵的朝他搭话。
静思堂里人虽多却是很安静的,少女丝毫没有控制自己音量的意识,收到数道不满的视线后祁寒隐去眼底的不悦,尽量用温和的语气对少女道:
“姜欣,马上大师兄就要来讲早课了,有什么事你且等早课结束再跟我说吧。”
名为姜欣的少女愣了一下,有点不开心的瘪瘪嘴,这才不再叽喳。
祁寒见她没有闹脾气,暗暗松了口气,这时一阵轻微的骚动,有人开心的小声道:“大师兄来了!”
祁寒闻声抬头,静思堂的顶部是空的,并没有遮挡,只见自天空中有一人踩着一柄飞剑而来,风扬起他黑色的长发,与一袭白衣相纠缠起来,显出几分糜丽味道。
弟子们自发让出一个空场来让大师兄立足,无数崇拜仰慕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只有坐在他身旁的姜欣不屑的轻声“切”道。
玉栖弦对他们淡淡一笑,祁寒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一会儿,很快又移开了。
祁寒觉得今日的玉栖弦和以往有点不太一样了,但又说不出来个大概,他本身和玉栖弦关系淡淡,所以并不关注。
早课进行了两个时辰,玉栖弦给他们一一解惑,平日早课结束玉栖弦会再多留一会儿,然而今天他却抬起手,露出了一个有些歉意的表情:
“抱歉,我今天有一点私事,所以得早点离开。”
有些弟子露出些许失落的表情,更多的是:
“大师兄你去吧!我们的都是些小问题而已,自己多想一会也可以解决的!”
“就是,大师兄你忙自己的事情吧,不用管我们的!”
饶是祁寒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也仍旧感到些许的无言,他这大师兄在门内的威信也太高了,每次看着这帮狂热的宗门弟子们他都要怀疑他们是不是被人下了蛊。
早课为筑基以下的弟子设置,玉栖弦为他们答疑解惑,祁寒自身天赋和领悟都极高,会来参加早课纯粹是不想自己在门内显得太突兀。
本身净水尊者对他的看重就已经够让他倍受瞩目了。
“祁寒。”玉栖弦清越的声音唤住了他。
祁寒的身体僵了一下,他瞬间感觉到无数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让他在某一时刻甚至有种自己要被烤焦了的感觉。
“师弟,你且和我来一下,我有些事要和你讲。”
祁寒抿了抿唇,转身对着那站在众弟子中央的青年道:“是。”
姜欣站在他旁边,有些不满的拽了拽祁寒的袖子——他之前还答应过陪她一起去呢!
祁寒对她勉强笑笑:“等我回来我们就去。”
姜欣得了保证,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玉栖弦站在原地围观这二人的互动,待祁寒哄好那人,他伸手道:“师弟,来,我直接带你过去。”
在他这句话出口后,集中在祁寒身上的目光已经炽热到可以把肉给烤熟了。
祁寒顶着周围无数羡慕嫉妒恨的视线,纵然压力已经山大,依旧努力保持面部淡定,他刚走近玉栖弦,就被对方一把拉上飞剑,拔空而去。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完本[美食: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作者:经年未醒文案刚获得国际烹饪金奖的二十五岁大厨郁司阳被巨大的瓦罐砸了,醒来就变成了娱乐圈小透明的十八岁少年郁司阳签了变态合同,身负巨额债务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