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今天也没能坑倒师弟 完结+番外完本[修真强强]—— by:月照懒人

重生药师种田记 完结+番外: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重生药师种田记》作者:柚子君CC文案重生前,修真界第一药师魏子芩因家人早亡心魔丛生,最终死于劫雷之下重生后,魏子芩再不想追求虚无缥缈的修行之道,只想好好守着自己失

骤然升空,祁寒被吓得心脏停了一摆,下意识抱住玉栖弦,十二岁少年才刚到玉栖弦的后腰,骨架细瘦。
玉栖弦斜瞥他一眼,没有说什么。
不过玉栖弦不在意不代表其他人也不在意,还在静思堂里的弟子们可都是看得清清楚楚,姜欣酸溜溜道:“他竟然去抱他的腰!!”
话音刚落,竟引起无数人附和,姜欣刚要欣喜这么多人和自己持有想同想法,下一秒听清他们所说瞬间僵了脸色。
——“就是!祁寒那小子竟敢摸大师兄的腰!!”
——“可恶!我也好想和大师兄一起共乘飞剑啊……”
这些都是什么鬼?!
姜欣不可思议的望了望周围,半晌她脸色微微一沉,咬牙离去。
什么大师兄,有什么好的,让你们都这么捧他!
姜欣身为浩渺宗宗门姜长老的孙女,从小到大在家倍受宠爱,周围宗门弟子对她更是无比迁就,生怕一个得罪让那护短之名远扬的姜长老找上门来“说理”。
她喜欢上祁寒后便一天到晚追着他跑,长老听说后看在祁寒是宗主弟子的份上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是暗地里派人跟着她,怕自己这娇纵的小孙女出事。
只是每当玉栖弦出现,无论是周围人还是祁寒,他们的目光通通都只放在他的身上了!
喜欢被人关注的姜欣受不了这种落差,数次之后对玉栖弦的恶感已几乎到了顶峰。
“这位美丽的姑娘,你在烦恼什么事么?”
正当姜欣一个人气鼓鼓的走在后山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了。
姜欣并不知晓自己身后跟着的那些修士都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她眉头一皱,厉声喝道:“哪来的花言巧语的小子!你以为这样夸我我就会高兴么?!”
那声音长叹一声,一个面相温润的俊秀青年自暗处缓缓走了出来,一双桃花眼含笑看着姜欣,生生把她看出了个大红脸来。
“你,你什么人?!”姜欣红着脸道。
“在下孔泷,是浩渺宗内门张长老门下的弟子。”
姜欣小脸皱成一团:“张长老,是张衡师叔么,至于什么孔泷,本小姐可没听过你。”
“毕竟在下并不出名……”孔泷含糊道,“我看小姐你似乎很讨厌一个人的样子,不妨说出他的名字,在下有一些朋友可以代为教训他。”
姜欣听他这么说心中顿时一喜,但想到玉栖弦在宗内的声望,又有点迟疑:“你可说的真的?我讨厌的那个人要教训恐怕不容易,而且你为什么要帮我?”
孔泷对她眨眨眼:“在下从不说谎,至于为什么帮你……因为我最讨厌把这么可爱的姑娘弄不开心的家伙了啊。”
姜欣脸红成一片,嗲怪道:“行了,你这家伙油嘴滑舌的,我讨厌的那人是玉栖弦,你肯定听说过他的吧,不过你要怎么教训他?”
孔泷自袖中抽出一把折扇,打开掩住嘴,只露出一双笑得弯弯的眼睛:“自然是打他一顿了。”
“那就好了,你们别做太过分就好了,不然不好收场。”姜欣道。
“姑娘心肠真好,不过玉栖弦平日不怎么出门,我们需要姑娘你帮忙把他引到一处地方。”
姜欣被他一夸,顿时尾巴都要翘上天了,当即答应:“没问题!”
接着孔泷在离去前细细给姜欣讲了如何引出玉栖弦以及引到何处,还给了她一块用来联系的玉牌并吩咐藏好。
姜欣刚贴身藏好玉牌,忽然身边冒出数名修士,吓她一跳,她辨别出这些都是自己爷爷的手下,顿时有点恼怒:“你们突然冒出来干什么,想吓本小姐么?!”
“小姐!我们就是看你突然不见才……”
“好了!我这不什么事都没有么!真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这么容易大惊小怪……你们都退下去!看着就碍眼!”
“是……”
※※※
那边玉栖弦带祁寒落在自己的小屋前,祁寒下了飞剑,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强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
不是我晕飞剑,绝对是师兄的飞法有问题——祁寒如是想。
“师兄,你找我有什么事么?”祁寒跟玉栖弦进屋,然后按玉栖弦指示坐在了一张竹椅上,玉栖弦冲他微微一笑,道:
“师弟,你可知道再过一个月是什么日子?”
“日子……师兄你说的可是玄黄秘境开启的日子?”祁寒反应过来。
玉栖弦满意的点点头,手指一点,竹桌上的茶具自己开始动作,沏出两盏香茶来。
他将其中一盏推给祁寒,自己端起另一盏浅抿一口:“玄黄秘境是只有筑基期至金丹期才能进入的秘境,且二十年才开一次,师弟你这次恰好赶上,可别错过了。”
祁寒目前修为炼气九层,给他一个月时间修到筑基,不长不短。
祁寒不喜欢喝茶,但他不好拂玉栖弦面子,于是也端起茶杯饮了一口,却被滚烫的茶水给烫到,他张嘴吸了口凉气,眼底泛起一点水汽,脸上却依旧面瘫:“这事我怎么可能会忘……只是师兄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事?”
玉栖弦看他的样子,轻轻的笑了,这笑容被额心那一点朱砂痣衬得更艳了几分,就连阅美人无数的祁寒看了都被晃了神。
他回过神,暗道自己这大师兄生得也太好了。
“当然不止了,我要说的是,这一次玄黄秘境,宗门会派我进去维护。”
祁寒愣住了。
半晌他推开椅子站起来,神色认真道:“那么我就先在此谢过大师兄了。”
“跟师兄客气什么。”
玄黄秘境是浩渺宗的秘境,只有浩渺宗弟子和与浩渺宗交好的宗门弟子才能进入,不仅每二十年才开启一次,而且还限制了进入的修为。
太高不行,太低也不行,现在宗门内金丹期修为最高的是金丹期大圆满的玉栖弦,也是能进入玄黄秘境最高的修为。
玉栖弦告诉祁寒这个消息,无异于是在暗示他:在秘境里他会照着他。
有玉栖弦照着,祁寒在这玄黄秘境里可以横着走了。
二人又聊了一会,祁寒面对自己的师兄有些不自在,便找了个理由告退了,玉栖弦半真半假的表示要送他,祁寒回想起玉栖弦飘(狂)逸(野)的飞剑驾驶技巧,脸白了一下,连忙摆手婉拒。
玉栖弦目送祁寒离去,眼底的笑意瞬间冷了下来。
眉心的红点微烫,男人不满的声音响起:“我以为你引他来是准备在这里下手。”
玉栖弦冷笑一声:“失败这么多次,我还以为你会涨点经验……先不说祁寒身上的法宝只要触动净水尊者就会在一柱香时间内赶来,你觉得以我现在的修为能破了他身上少说二十件的上品防御法器么?”
天道被玉栖弦嘲了一脸,哑口无言,他有些不甘的反问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杀他?”
玉栖弦眸中闪过一抹冷光:“自然是在那玄黄秘境中动手。”
“不过在那之前,我还要去解决一个小姑娘给我找的麻烦。”
TBC.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1:

祁寒:…………
玉栖弦::D
小剧场2:
孔泷:我要抗议!作者给我起的什么鬼名字?!
渣作者:别在意,反正修真背景里面的人又不知道恐龙这种生物。
玉栖弦:恐龙你好:D
孔泷:…………
第3章 第三坑 暗度陈仓
玉栖弦对于姜欣这人的印象本来是仅限于宗门内姜长老的孙女而已,直到某一天他尝到了这个小姑娘那闻名到宗门外去的娇纵。
勾结魔修,就算她是受人蒙骗,然而再小的的恶意在有心人的利用下也能造成巨大的伤害。
玉栖弦就是那个被伤害的人。
最最关键的是,就算他重生了,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也不能对姜欣发难。
因为这个做事不知轻重,稀里糊涂的小丫头身后站着宗门长老,还有她的哥哥,姜百里。
姜百里那人,就跟个疯狗一样,敢动姜欣的话就要做好被他追杀到天涯海角的准备。
玉栖弦把玩着白玉雕刻的茶杯,漫不经心的想到。
天道还在耳边唠唠叨叨的抱怨着什么,大抵上是什么“真没用”、“死了这么多次还搞不定一个小孩”、“早知道我还不如去找那谁”……玉栖弦微皱了皱眉,不动声色把与识海的联系隔断,于是世界终于清净了。
这也算他一点点实验出来的结果,天道似乎是存在于他的识海中,能够直接知道他心里所想的东西,但也仅限于此了。
玉栖弦很轻易的就找出了数种隐藏自己心声的方法。
屏蔽了烦人的声音,玉栖弦继续思索应对姜欣的方法。
来硬的是肯定不行的,最可能的结果……大概是自己设法逃脱魔修的围攻之后,不得不卖姜长老面子原谅姜欣,然后就当无事发生过。
浩渺宗的大师兄玉栖弦,看似风光月霁,实则在门内处处受制于人。
换做是祁寒的话,那些人看在净水尊者的份上也不敢委屈他的吧!
玉栖弦握着茶杯的手陡然一紧,他转头看了会窗外被风吹得摇摆的竹枝,半晌淡淡叹了口气。
归根究底,还是实力不够,所以才会受人制肘,实力强大时可一力破十会,任他算计再多,也无可奈何。
玉栖弦闭上眼,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脑海里不断的分析起现在的局面。
姜百里。
玉栖弦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
姜百里也是修真界有名的天才,十一筑基,比玉栖弦略晚,却也是十分令人惊艳的。
不过比起他的天赋,姜百里更闻名于世人中的是他对妹妹姜欣的重视程度。
曾经有人看不惯姜欣的嚣张跋扈,想要教训她,但是还没有等他动手,姜百里就废了那人的丹田,宗门自然不可能会为一个还没有筑基的弟子惩罚宗门长老的孙子,更何况姜百里天赋出众,于是轻描淡写地惩罚了一下,就揭过了此事。
此事之后,所有人都对姜家兄妹避之如蛇蝎。
姜百里对姜欣的溺爱,却成为了玉栖弦可以利用他的突破点。
想要破局,那就得看姜百里够不够配合他了,不过就算不配合,他也会让对方不得不配合自己的。
解开对识海的屏蔽,果不其然天道还在自哀自怨中,玉栖弦打断他,直接询问姜百里的位置。
这也是天道为数不多的作用之一,他可以感应到大乘期以下的修士的所在之处,修士在进入大乘期之后可以说是已经半步登仙了,当然也有不少修士就折在了这个地方。
渡劫时的天雷,可不是说着玩的。
玉栖弦的师尊,浩渺宗的现任宗主净水尊者,正是一位大乘后期的大能。
天道被玉栖弦的态度给噎了一下,他总觉得这小子对他真是越来越没有敬畏之心了……明明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那么低顺的!
然并卵,现在的天道基本和玉栖弦就是绑在同一根绳子上的蚱蜢,所以他只好不情不愿的去照做了。
此时的姜百里,正在宗门的藏书阁翻阅典籍。
玉栖弦脚踏着飞剑,不过一盏茶功夫,便到了藏书阁的门口。
当前是第: 2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了身为宗主弟子的玉符之后,藏经阁门口的禁制便放他进去了,玉栖弦经过一排排的修真秘典功法,直向着识海中天道给他标的姜百里所在之处走去。
刚一接近玉栖弦忽然感觉到一股不正常的灵力波动,他心下一惊,加快了脚步走过去,便看到姜百里倒在地上,而地上散落着一地的玉简。
姜百里面色通红,脸上有无数根血管凸起,还有数根扛不住灵力的暴走而破裂,这使得他满脸都是鲜血,看上去十分的骇人,玉栖弦却知道这是走火入魔的征兆。
玉栖弦上前去把他扶起并摆成了坐的姿势,然后一掌拍上他的背后,替他梳理起□□的灵力,然后他便发现在姜百里经脉中的灵力十分的凶暴,对方竟已经是金丹中期了。
受到灵力的冲击,玉栖弦也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不知过了多久,姜百里的情况才稳定了下来,而玉栖弦的脸色也十分的苍白。
姜百里悠悠的睁开眼睛,然后便看到了玉栖弦。
他愣了一下,随即想起自己之前似乎是练功不慎走火入魔了,很显然是玉栖弦帮了自己。
想到这里,姜百里对玉栖弦一抱拳:“谢谢大师兄的援手。”
玉栖弦淡淡的摇了摇头,脸色却有些疲惫:“顺手而已……我本是找你有点事情,没想到却在这里碰到了你,也算是凑巧吧。”
“你找我有事?”姜百里十分疑惑,因为自己平时显然是和玉栖弦没有什么交集的。
“对……”玉栖弦按了按眉心那里有一点朱砂痣,随着他的动作,姜百里忍不住也看向了那处,不知为何他觉得那一点红的格外的鲜艳,让他心头微动。
“是关于你的妹妹,姜欣。”
在听到姜欣的名字后,姜百里的表情陡然变得严肃了起来:“小欣她怎么了?”
玉栖弦轻声细语道:“我之前恰巧与令妹见过,她似乎对我怀有一些敌意……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我想以令妹的为人,她是不会做背后算计人这种事情的,所以我怀疑她可能是被什么心怀不轨的人给诱骗了。”
“我被人针对是小事,但是令妹天真可爱,被那不怀好意之人给利用欺骗,如果不管的话她可能会被伤害到。”
玉栖弦说完这番话便看向姜百里的脸色,果不其然,姜百里的脸色已变得非常难看,他的目光十分的冷凝。
“我知道了……但是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妹妹被人利用了呢?”姜百里话锋一转,矛头对准玉栖弦。
玉栖弦轻笑:“最近我感觉到有人在隐隐针对算计,所以就小小的查了一下,却没想到查到了姜欣的头上……因为这事传出去对她的名声不太好,所以我就瞒下来了,如果你不信,我可以给你看我查到的东西。”
姜百里本身对玉栖弦救了自己心怀感激,刚才的质问也不过是口头诈一诈他,现在看着玉栖弦笃定的模样,原本信的八分已经变成了十分,再回想起玉栖弦先是帮自己疏导灵力耗费大量心神,然后又是为自己妹妹捅出的篓子跑腿,心中不觉愧疚。
于是声音也变得温柔了许多,他想起玉栖弦在门内尴尬的地位,低级弟子恐怕不知晓但怕这个宗门长老的孙子却是一清二楚——
玉栖弦先前被收为弟子是净水尊者为了堵住那些长老的口并为了防止他们在自己身边安插人手而选中的。
他天赋虽高,净水尊者却对他不管不问,还遭到了计划被阻止的长老的暗恨,本来那些长老们还会看一看净水尊者的面子,但是祁寒来了之后净水尊者对他毫不掩饰的宠爱却让玉栖弦彻底尴尬了起来。
玉栖弦就仿佛是个假的宗门大弟子一样,在他结丹之前没少被暗中排挤下坑。
姜百里对玉栖弦的怜爱 1s,当即从纳戒中取出一瓶上品清灵丹递给对方:
“证据就不用了,我相信你,总之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多,这瓶丹药算是我一点微不足道的心意……你放心,以后你就是我姜百里的朋友了。”说着拍了拍玉栖弦的肩。
玉栖弦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丹药收了起来,然后低声的道了句“谢谢”。
姜百里:“谢什么,咱俩谁跟谁啊。”
出了藏经阁,玉栖弦拿出丹药看了一眼,微有些惊讶:
“竟然是上品清灵丹,不愧是姜长老的孙子,果真财大气粗,这样还叫‘一点微不足道的心意’……”
“不错,这个‘朋友’非常值,当起来不亏。”玉栖弦唇角微勾。
额心微微发烫,天道的声音又跑了出来,不知为何这次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颤抖:
“你,你这是和那个姜百里当上朋友了?!”
玉栖弦:“是,有什么问题么。”
天道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仿佛受了很大打击一般的碎碎念:“天啊,炮灰和前期小boss称兄道弟,这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我要去重开一下!”
见他又在翻来覆去的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词汇,玉栖弦索性也就当做听不到,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要到了姜欣来引他的时候了。
而那边,姜欣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悄悄拿出了孔泷给自己的那块玉符。
那玉符微微的发亮,姜欣注入自己的灵力,然后就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完本[美食: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作者:经年未醒文案刚获得国际烹饪金奖的二十五岁大厨郁司阳被巨大的瓦罐砸了,醒来就变成了娱乐圈小透明的十八岁少年郁司阳签了变态合同,身负巨额债务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