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有个郁大厨完本[美食耽美]—— by:经年未醒

[重生]今天也没能坑倒师弟: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书名:今天也没能坑倒师弟[重生]作者:月照懒人文案浩渺宗的大师兄玉栖弦又双叒叕重生了与天道签订契约,抱着金手指,踹掉原反派;顺便坑死师弟,走上终极大boss道路!今天坑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作者:经年未醒
文案
刚获得国际烹饪金奖的二十五岁大厨郁司阳被巨大的瓦罐砸了,
醒来就变成了娱乐圈小透明的十八岁少年郁司阳。
签了变态合同,身负巨额债务,大厨只能放下锅碗瓢盆背着耽美文库去上表演课。
争取早日达成影帝的成就,还清债务,实现开餐厅的伟大理想。
可是,债主很变.态肿么办?在线等,急
一句话简介:大厨重生成娱乐圈新人,用美食一路通关,顺便收获大小吃货两枚。
提示:娱乐圈背景的狗血小白文,吃货作者某个肚子饿的深夜突如其来的巨大脑洞,第一次尝试纯爱文,如果垮掉了,同志们就将就一下,垮着看吧。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美食 业界精英
主角:郁司阳,薛承修 ┃ 配角:卫小凤,罗鹏 ┃ 其它:重生,美食,娱乐圈
作品简评
大厨郁司阳被巨大瓦罐砸死后成了十八岁娱乐圈新人,身负十五年的合同和巨额的债务,大厨只能放下锅碗瓢盆去修炼演技,争取早日达成影帝成就,还清债务,实现开餐厅的伟大理想。在修炼演技的途中,郁司阳用满点的厨艺技能收获了可贵的友情和美好的爱情,并达成了世人皆胖我独瘦的特殊成就。作者文笔诙谐幽默,角色生动有趣,整篇文基调轻松、节奏明快,剧情循序渐进,时不时会让人会心一笑,十分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第1章
好饿!
快饿死了!
郁司阳全身绵软乏力,想动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可是,实在是太饿了,再不吃东西就要饿死了。
一个饿死的厨师,说出去会笑掉别人大牙的。
说不定死了还要上社会新闻,连标题他都想好了——“刚拿国际烹饪金奖,厨师竟然饿死为哪般”。
这种死法听上去就很蠢。
强烈的求生欲望催促着郁司阳睁开眼睛。
目光所及之处,一名二十出头穿着慈心医院粉红色护士装的女子看着他,脸上有一闪而逝的惊喜,“诶,你醒啦,我去叫医生。”还不等他说话,女子便飞快的走了。
郁司阳无力的望着年轻护士消失在门外。
走这么快干嘛,好歹给口吃的,真的快要饿死了。
年轻护士不一会儿又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白大褂。
白大褂给郁司阳检查了一番,问了他几个问题。
郁司阳有气无力的说:“头疼,没力气,肚子饿。”并强调:“快饿死了。”
白大褂愣了一下,呵呵笑道:“能知道肚子饿,就没什么大问题了。”然后,叮嘱了护士观察病人的一些注意事项。
白大褂一走,年轻护士倒了一杯水,插上吸管递到郁司阳的嘴边,“护工吃饭去了,待会儿就会回来。”
对一个快饿死的人说“别人吃饭去了”,真的厚道吗?
郁司阳看着护士的眼神都有点儿绝望,叼着吸管咕嘟咕嘟的把一杯水喝完,没饭吃,水也好,至少能有点儿东西送到胃里面,都快饿得灵魂出窍了。
“谢谢。”郁司阳有气无力的问护士:“请问,我伤得严重吗?”
“颅内出血,脑震荡,身体有不同程度的软组织挫伤。”护士玩笑的说:“放心,没伤到脸。”说完,便走出病房。
郁司阳躺在床上怨念的看着护士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肚子饿得咕咕叫,护士妹子也不说帮他拿点儿吃的,居然关心的是他的脸。
一个大男人,脸伤了就伤了呗,有什么值得特别指出来的,反正他又不是靠脸吃饭。
在郁司阳用背刀工操作技巧来转移对饥饿的注意力,背到拉刀片的时候,护工终于回来了。
“郁小哥,护士说你醒了,要我给你吃点儿清淡的,我给你带了米粥。”护工举了举手里打包的白米粥,打开盖子放在桌上,小心翼翼的把病床慢慢摇起来,舀了一勺送到病人的嘴边。
郁司阳瞅着护工油汪汪的嘴,抽抽鼻子,护工吃了红烧肉和茄子,红烧肉应该炖得太烂,茄子估计是用水焖熟的。
他在心里评价:肯定很难吃!
吃了一口温热的米粥,职业病发作,又评价道:粥肯定没有搅拌出稠,也没有点油,火候也乱七八糟的,难吃!
不过……算了,都快饿得胃痉挛,有啥吃啥吧。
他是吃苦长大的,小时候在孤儿院里,白米粥都是清澈见底可照出人影的。只不过这两年出师,成了酒店分厨的厨师长,日子好过了,加上自己的手艺好,对吃食就挑剔了起来。
郁司阳默默在心里念了三遍,富时莫忘穷时苦。
“谢谢,我吃饱了。”吃下大半碗白粥,郁司阳总算觉得胃没有那么难受,克制的拒绝护工递过来的勺子。
这么难受,肯定是饿了很久,一下吃太饱胃会受不住的。
护工也没有勉强,把一次性的粥碗和勺子装进袋子里,扔到病房内的垃圾桶,对郁司阳说:“郁小哥,我给你们公司打电话,说你醒了,待会儿就有人来看你。”
郁司阳再次道谢,沉默的靠在床上,思忖,自己被那么巨大的瓦罐给砸成重伤,这算工伤,酒店肯定要赔偿他的,不然……哼哼!
只是不知道哪个缺心眼的去移动瓦罐,那么大个罐子从楼上滚下来,正巧把楼梯旁路过的他给砸趴下,简直是无妄之灾。
让他都忍不住生出阴谋论来。
会不会是有人嫉妒他拿了博诺瓦国际烹饪大赛的金奖?而且,貌似听说主厨的厨师长想出去单干,酒店有意把自己升到主厨去。
莫非是其他几个分厨的厨师长干的?
郁·名侦探·司阳努力回忆其他分厨的厨师长平时的表现,分析谁有可能是砸他的凶手,连病房里进来两个人都没有发现,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推理中。
卫小凤和罗鹏进来时,就看到一脸深沉的郁司阳,像是在思考“如何拯救世界”这样的宏大命题。
等了好半天,郁司阳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罗鹏用余光瞅见自个儿老大冷淡的神色中透着些微的不耐,赶忙装模作样的咳嗽一声:“小郁,我和小凤哥来看看你,伤势怎么样了?”
郁司阳被突如其来的说话声给吓到,茫然的看着站在病床前的两人,两人一高一矮,高的目测有一米九,矮的也有一百八十公分左右,高的是个大众脸,不过脸上的笑容很容易让人产生亲切感,矮的就正好相反,长得不错就是一脸冷漠。
他不认识这两人呀,为什么他们一副和自己很熟的样子。
冷漠的男人衣着考究,应该是个有钱人,莫非是以前来酒店吃饭的客人,对方客气的来探望他,自己却不记得对方!
郁司阳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推己及人,如果是自己是探望病人,病人却根本不记得自己,他估计会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且这个一脸冷漠的男人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得罪了他,要是这人记仇,自己没背景没靠山的小厨子还不得随便让人搓圆捏扁。
“请坐,请坐,好久不见了。”郁司阳假装熟稔的说。
卫小凤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郁司阳:“……”
“小郁,”罗鹏尴尬的说:“不用这么客气。”
“哦……呵呵……”郁司阳讷讷的傻笑两声。
卫小凤在沙发上坐下来,语气平淡的说:“你那个角色肯定换人,剧组不可能等你痊愈,不过公司会给你争取尽量多的赔偿,这段时间好好养伤,养好伤了才有精力赚钱。”
“啊?”郁司阳一脸懵逼,角色剧组什么的,跟他有什么关系啊,“那个……你们,是不是走错病房……了?”
郁司阳越说越小声,因为冷脸男听了他的话,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他觉得这双眼睛正在飞刀子出来,把他扎成蜂窝煤。
卫小凤微微皱眉,看病床上的少年瑟缩着,一脸“我错了,但是我不知道我错哪了”的表情,直觉有点儿不对劲,“罗鹏,去叫医生过来。”
罗鹏点头,跑出病房,一会儿功夫,又将刚才的白大褂给领来了。
“卫先生。”白大褂进来,朝卫小凤点了点头,问:“有什么问题吗?”
卫小凤指着郁司阳,“麻烦徐医生检查一下,这小子是不是撞傻了。”
郁司阳瞪大眼,一脸委屈,冷脸男走错病房还骂人,有钱人了不起啊。
徐医生让罗鹏把病人抱到轮椅上去,打电话让CT室准备一下,一路往CT室走,一边问郁司阳问题。
待拿到CT片后,徐医生对卫小凤说:“病人是颅内出血导致的暂时性遗忘,在抢救的时候,病人有二分二十五秒没有生命迹象,这段时间大脑缺氧,也会有一定的影响。”
卫小凤听完,让罗鹏送徐医生出去,拖了一张凳子坐在病床前,问郁司阳:“你还记得什么?”
“……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记得我是个厨师……那个,我并没有失忆。”郁司阳沉默半晌,在卫小凤霸气的目光下,结结巴巴的说完。
卫小凤深吸一口气,又呼出来。
很好,小孩儿不仅失忆了,还有记忆错乱,把自己给代入了剧中扮演的角色里不可自拔,真应该夸奖他的敬业。
“你先休息,这件事儿我来处理。”
罗鹏送了医生回来,正好听到这句话,哈哈笑道:“小郁,小凤哥帮你出头,你这伤保证不白受。”
卫小凤听了这话,目光犀利的刺向罗鹏,“你还好意思笑,让你带艺人,你把人带得差点儿挂掉。小郁若是没救回来,你就去陪葬。”
“小凤哥,表哥,卫总,我错了!”罗鹏一脸的悔不当初,一米九的大个缩成一团,缩在卫小凤的脚边,“我这不是涉世未深,没想到江湖竟如此险恶么。”
卫小凤冷漠脸。
罗鹏赶紧去看郁司阳,“小郁,帮你罗哥求求情吧,我是真没想到有人会胆子这么大,在威亚上动手脚。小郁,等你出院了,罗哥带你去吃小龙虾,随便吃,管饱。”
郁司阳:“……”
呵呵,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再加翡翠酒店中餐厅大餐一顿。”罗鹏忍痛说道:“不能再多,否则你罗哥这个月就要吃土了。”
翡翠酒店?郁司阳眼睛一亮,这是自己工作的酒店。
罗鹏见他这个表情,立刻哭唧唧的说:“小郁,事先声明,咱们只能点三个菜啊。”
郁司阳囧着脸,自己花钱去餐厅点自己做的菜,这不是有病么。
“行了,少耍宝。”卫小凤踢踢五大三粗还卖萌的表弟,“辣眼睛。”
见过可爱萌、呆萌、丑萌各种萌法,自家表弟这种恐怖萌,见一次卫小凤就要怀疑一次人生——有个这样的表弟,真不是自己上辈子做了孽?!
罗鹏利落的站起来,擦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泪,笑嘻嘻的说:“就知道小凤哥最好了。”
卫小凤和郁司阳默契的转头——真的很辣眼睛啊!
“你照顾好小郁,我先走了。”卫小凤站起来,以极快的速度走出病房,不想和这个有毒的表弟在同一个空间多呆一秒。
罗鹏拍着胸脯保证,挥手送别卫小凤,在之前卫小凤坐的椅子上坐下来,冲郁司阳笑:“嘿嘿嘿嘿……”
郁司阳忍不住往后缩了缩,战战兢兢地说:“你要不要去其他病房看看?你真的认错人了。”
“小郁,没关系,你只是暂时性失忆,过几天就想起来了。”罗鹏笑得大大咧咧,提议道:“要不罗哥给你回忆回忆,说不定你就想起来了。”
郁司阳一脸空白。
——我真的没有失忆!
——你真的认错人啦!
——求放过!
第2章
郁司阳是个孤儿,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口。孤儿院的杜阿姨说,捡到他时,身上除了包着的襁褓,什么都没有,连名字都是杜阿姨取的。
杜阿姨当时在看一本名叫《厨神的刁蛮小娇妻》的狗血言情小说,小说里的男主就叫这个名字,然后被杜阿姨随手拿来给了他。
据说孤儿院里但凡没有自己名字的孩子,都被杜阿姨按上了各种狗血小言的男女主名字,和郁司阳关系好的男生,还有叫第五不羁这样霸气名字的。
郁司阳长大后,对第五不羁表示同情。
第五不羁反倒拍着他的肩膀感慨:“至少不是叫轩辕傲天,我已经很满足了。”
孤儿院的生活清苦,经费紧张的时候,孩子们都是饥一顿饱一顿,懂事的会自己做手工活换零花钱买馒头填肚子。
年龄小的时候,郁司阳盼着有一天自己的父母能够来孤儿院带自己回家,后来又盼着有好心人家能够收养自己。
在这样的期盼中,他渐渐长大,然后便再不做不切实际的梦了。
孤儿院收留的孩子多,并不能供每一个孩子一路求学,只有成绩特别拔尖儿的孩子,才有机会读高中考大学。
郁司阳的成绩不差,却也没有特别好到能让孤儿院供他读高中。
于是,才读完初中的他便和几个关系好的小伙伴离开孤儿院,早早的在社会上摸爬滚打,饱尝人情冷暖。
他人勤快,任劳任怨,性格有些内向,休息的时候总是捧着本书看,不和那些年纪比他大的油子学那些抽烟喝酒打牌。
和他一起在酒店打工的人都说他不合群,明里暗里有些排挤他。
他倒不以为忤,该干嘛干嘛。
这老实的性格倒是让酒店的行政主厨对他另眼相看,喝了拜师茶,收他做了徒弟。
或许是托了杜阿姨的福,郁司阳和《厨神的刁蛮小娇妻》的男主一样,在烹饪方面很有天赋,嗅觉味觉都很敏感,且相当有灵气,又肯下苦工去学。
几年下来,将师父的本领学了个七七八八,加上又有自己的创新,很快就升任了分厨的厨师长,并且还代表翡翠酒店参加了博诺瓦国际烹饪比赛,获得了金奖。
眼瞅着人生就要走上新的康庄大道,然后……他就被一个巨大的瓦罐给砸了。
醒来就躺在了医院里,听罗鹏啰啰嗦嗦的要唤醒他的回忆。
郁司阳好几次想打断他,却只是徒劳,最后实在憋不住了,努力把音量调到最大,喊道:“罗哥,我要上厕所。”
“……”罗鹏眨眨眼,消化了一下他的话,立刻跳起来,“好好好,我帮你。”
说着,从床底下拿出一个医用尿壶来,“哗”一下掀开被子,就要帮忙脱郁司阳的裤子。
郁司阳大惊,赶紧用手去挡他,“罗哥,你干嘛?”
“让你尿尿啊!”罗鹏说得理所当然,眼疾手快的把郁司阳的病号服裤子给扯了下来,接着去扯他的内裤。
郁司阳双手死死的扯住自己的小裤头,欲哭无泪的说:“住手,住手啊,我要去卫生间,让我去卫生间……”
罗鹏哈哈大笑:“小郁弟弟,不用害羞,用尿壶一样的,你伤到头,最好不要动来动去。”
这是个什么人啊!郁司阳简直想用尿壶砸他的头。
头好痛,求别闹!
“呃……你们在干什么?”病房门口站了一个人,看着两人争抢,疑惑的问。
罗鹏和郁司阳同时看去,门口站着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满脸通红。
“是徐木木呀,你来看小郁么。”
罗鹏终于放开了郁司阳可怜的小裤头,郁司阳赶紧把裤子穿好,被子严严实实的盖在身上。
“罗哥,下午好。”徐木木朝罗鹏问好,“我刚刚下节目,路过医院,就顺道来看看郁司阳。”
罗鹏招招手,说:“进来,进来,坐,小凤哥带了些水果来,我去洗了给你吃。”
徐木木听到“小凤哥”三个字,眼神闪了闪,客气道:“罗哥,不用麻烦了。”
“不麻烦,你坐。”罗鹏拿着一个果盘装了些樱桃,去病房附带的洗手间洗去了。
徐木木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对郁司阳笑了笑,说:“郁司阳,你已经醒了啊,祝你早日康复。”
“谢谢。”郁司阳跟着笑,心里却不停得嘀咕,这人是谁呀,我不认识他,他怎么认识我,应该是认错人了吧。
莫非,医院里还有一个和他长得很像,还同名同姓的人?
“徐木木,来吃樱桃。”罗鹏从洗手间里出来,把果盘递给徐木木,又拖了张椅子过来,坐在他身边,问道:“你一个人来,经纪人没和你一起吗?”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完本[仙侠: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作者:青色羽翼长空琢玉突然发现自己的功力相当高深,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个大人物他一定有着无数的下属等着他回来主持大局,可是他为了渡过死劫而斩尽前尘往事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