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有个郁大厨完本[美食耽美]—— by:经年未醒

[重生]今天也没能坑倒师弟: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书名:今天也没能坑倒师弟[重生]作者:月照懒人文案浩渺宗的大师兄玉栖弦又双叒叕重生了与天道签订契约,抱着金手指,踹掉原反派;顺便坑死师弟,走上终极大boss道路!今天坑

“婷姐有事儿要忙。”徐木木不自然的笑了一下,瞟了一下郁司阳。
作为同期进公司的新人,郁司阳很是让人嫉妒。
虽然实际上带他的经纪人是刚入行不久的罗鹏,但他名义上是归到卫小凤旗下的艺人。
圈内谁不知道卫小凤这个金牌经纪人的大名,全星娱乐现在的一线大牌,几乎都是他捧出来的,手里握着的优质资源,随便漏一点儿都能让他们这些刚出道的小透明大火。
而且徐木木还听说,这个刚入行五大三粗的罗鹏是卫小凤的表弟,卫小凤几乎是手把手的在带这个表弟。
相对于罗鹏只带郁司阳一个人,徐木木的经纪人张婷手上带的艺人就有十来人,像徐木木这样的小透明,如果不是特别得经纪人青眼,就只能自己想尽办法出头。
因此,徐木木在公司里听说郁司阳拍戏受伤,便很勤快的常来医院看他,其不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罗鹏是也。
若是能转到罗鹏手上,也就相当于转到了卫小凤手上,徐木木打着这样的算盘,对罗鹏是殷勤备至,奉承的话说得不落痕迹又让人感到很愉悦。
只是这苦了郁司阳,他是真的很想上厕所,快要憋不住了,徐木木又一直在跟罗鹏说话,两人都没有空理他。
无奈之下,郁司阳只能自力更生,慢慢往床边移动。
他的脑震荡挺严重的,再加上颅内出血,动一下就头晕想呕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挪到床边。
罗鹏看到郁司阳要下床,顿时惊得跳了起来,“小郁,你干嘛?”
“我去厕所。”郁司阳晕头晕脑的找鞋子。
“你小心点儿啊,我扶你去。”罗鹏帮他把拖鞋穿好,一手举着吊瓶,一手扶着他慢慢往洗手间走。
徐木木见状,要去扶另一边扶郁司阳,却被正巧进来的护工抢了先。
“徐木木,你先回去吧,等小郁好些了,我请你们吃饭。”罗鹏头也不回的说。
徐木木还想要说什么,却见三人走进洗手间,门也关上了,只能不甘不愿的回去。
罗鹏侧耳听到脚步声远去,悄悄的将洗手间打开一条缝,见病房里没人,朗声大笑:“总算是走了,这哥们儿太能侃。”
郁司阳移动眼珠努力去看罗鹏,暗忖,这人五大三粗,却不像看上去那么没心眼嘛。
“小郁,哥跟你说啊,像徐木木这样的人,心思都浮在表面上,不能深交,但也不用特意远着。”罗鹏说得语重心长。
“我知道,谢谢罗哥。”郁司阳皱着脸,委屈的说:“罗哥,能让我去上厕所么?我快憋不住了。”马桶就在一步之遥,偏偏被扶得一动不能动,简直惨。
罗鹏尴尬道:“哈哈,赶紧赶紧,需要哥帮你脱裤子么。”
郁司阳:“……”
虽然被两个人不错眼的盯着上厕所,但实在憋不住的郁司阳也管不了尴尬不尴尬了,解决生理问题才是首要大事。
放了水,罗鹏和护工扶着郁司阳去洗脸台洗手时,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会认错他了——这张脸,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他!
他看了二十五年的脸,虽然也常让人说帅气,但绝对不是眼前这个还带着些稚气的五官精致得无可挑剔的脸。
郁司阳愣愣的举起没有挂点滴的右手,轻轻戳了一下脸,镜子里的那个人也戳了一下脸。
触感好真实,这真的是我的脸?
“放心,没有伤到脸,还是帅得人神共愤。”罗鹏以为他担心脸上也受伤,笑嘻嘻的安慰他。
郁司阳呆呆的转头看他,狠狠的在自己脸上掐了一把。
好痛!脸不是假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第3章
郁司阳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本来就痛的头,现在更痛了。
他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还是一个身负巨额债务的少年。
从罗鹏的嘴里,他听到了一个不离奇但有些惨的故事。
少年郁司阳十八岁以前的生活就如同泡在蜜罐里,严父慈母,家境殷实,幸福美满。
可一切都在少年十七岁这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少年的父亲误信友人,接二连三的投资失败,公司的财务里合外人把流动资金全部卷跑,公司无奈破产,郁父受不住打击,跳楼自杀,紧接着,因为郁父自杀而突然中风的郁母,抢救不及时,也撒手人寰。
巨额的债务落在少年身上。
骤失双亲,负债累累,亲戚朋友避之唯恐不及,走投无路之下,少年郁司阳翻出了两年前一个星探给他的名片,死马当活马医的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
少年郁司阳口中的星探便是卫小凤。
前两年卫小凤就想签郁司阳,当时好友楚权正在为自己的新片选角,一眼就在大街上相中了一身校服干净清爽的郁司阳。
不过他们找到小孩儿家里的时候,被断然拒绝了。
小孩儿的父母不同意,他们倒是在意料之中,让他们意外的是,郁司阳自己也不同意。
而且理由在卫小凤看来很敷衍,竟然是要参加数学竞赛,没空。
那时郁司阳家里条件很好,他又是家里的独生子,真正是千娇万宠长大的。
卫小凤不死心,留了张名片给小孩儿。
郁司阳当时神使鬼差的没有把卫小凤的名片扔掉,没承想,这就用上了。
不过,这时的卫小凤已经不带艺人,手里的影帝影后也都交给其他经纪人,少年找上门来,卫小凤斟酌了半天,还是代表全星娱乐签下了少年,将他安排给了自己刚入行的表弟带着。
为了还债,少年郁司阳高三还没读完,眼瞅着就要高考,他还是狠下心辍学,什么样的工作都做,不管是在电影里跑龙套扮死尸,还是在综艺节目里打酱油被整蛊,只要给钱就行。
罗鹏怜悯他遭逢巨变,又对他一力扛起一个多亿的债务隐隐钦佩,想尽办法帮他接到更多的工作,艺人和经纪人都是刚入行的小透明,磕磕绊绊的相处了近半年,渐渐有了默契。
到底卫小凤看不过眼这两个笨蛋无头苍蝇似的乱闯,出手帮了一把,直接找到全星娱乐上头的大老板衡盛集团的掌舵人,公司出面帮忙还了少年的巨额债务。
于是,郁司阳少年的债主变成了全星娱乐,他的收入,扣除本就该给公司的抽成,还有大部分要还给公司,只留下少量的生活费,但至少不像之前那么窘迫。
虽然签了十五年的变态合约,还有债要还,但郁司阳少年无比感激卫小凤,这个人在危难的时候帮了他一把,是他的恩人。
只是少年心底到底有遗憾,没能读大学。
同样是没有父母,辍学,早早的扛起生计,出身不同的两个郁司阳,生活轨迹竟是奇异的重叠了。
——所以这就是自己换了个壳子的原因么?那少年去哪儿了?是变成了二十五岁的郁司阳了么?
这么想着,郁司阳的头更痛了。
以前他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而现在……他决定要去买一本《牡丹亭》来看,说不定看完之后,就结束了这段离魂之旅,和少年都各自回归本位。
“小郁,吃饭啦。”罗鹏提着一次性餐盒进来。
饭菜都是在医院食堂里买的,满满当当的放在床头柜上,郁司阳看了一眼,就没什么食欲了。
罗鹏捧着饭盒,往嘴里扒一大口白饭,含含糊糊的说:“别挑剔了,快吃,哥的手艺还没食堂好,你之前不也没吃出问题来。”
郁司阳端着饭盒默默的同情了少年和罗鹏一分钟,比食堂的还差,这两人之前过得都是什么日子哟。
“罗哥,我之前让你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郁司阳问。
罗鹏将吃剩下的一次性餐盒收到垃圾袋里,给两人各倒了一杯水,才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说道:“你让我打听的那个人,我已经打听到了。”
郁司阳坐直身子,目光炯炯的盯着罗鹏,催促道:“那人怎么样了?在哪家医院?”
“说来也巧,那人还和你同名同姓呢,”罗鹏喝光杯子里的水,脸色却有一丝沉重,“小郁,你要让你的那个朋友做好心理准备,你打听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死、死了?
郁司阳眼睛瞬然瞪大,脸上空白一片,脑袋嗡嗡直响,几次张合嘴巴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死了是什么意思?
“你朋友的初恋情人在送医当天就已经抢救无效死了,”罗鹏说道:“葬礼都已经办完了,就葬在青松园公墓,你要去拜祭一下吗?”
“拜祭?”郁司阳木呆呆的重复一句。
罗鹏点头,道:“过两天你就能出院了,可以帮你的朋友拜祭一下她的初恋情人,也算是为朋友尽一份心。”
“……好。”郁司阳慢慢的说:“谢谢你,罗哥,辛苦了。”
“这不就见外了,反正我现在没啥事可做,说什么辛苦,不过是跑跑腿罢了。”罗鹏手里提着垃圾袋,笑说:“你先休息,小凤哥找我有事儿,我回公司了,晚上我蹭小凤哥的饭,给你带点儿好吃的。”
郁司阳勉强扯着嘴角笑了笑,待罗鹏离开,病房里只剩他一人时,忍不住蜷缩在床上,压抑的哭了出来。
这世间竟有如此荒谬的事情,自己竟然死了,可又明明活着——活在别人的身体里。
他这算什么?孤魂野鬼?偷了别人人生的小偷?
可他活着,那原本的那个十八岁少年呢?跟着他的身体一起死了么?
郁司阳蹲坐在墓碑前,用手轻轻的抚摸墓碑上的照片,照片里的青年朗眉星目,笑容特别灿烂。
这张照片就是前不久他得了博诺瓦大赛金奖,酒店人事部来拍的,说是要放在优秀员工展示栏里,没想到,竟成了他的遗照。
我大概是这世上唯一一个自己给自己扫墓的人吧。郁司阳自嘲的想,靠在自己的墓碑上,看着眼前举起来的陌生的双手,这双手修长白皙,一看就是没有干过活儿的,不像自己的手,都是粗糙的老茧和伤痕。
他从孤儿院出来,就在翡翠酒店做事,从打杂的小工一路到现在分厨厨师长,奋斗了十年总算是有了一些成果,拿到博诺瓦奖的时候,他还兴奋的规划自己的未来,攒够钱就开一家自己的小饭店,还要考大学,圆自己的大学梦。
不过这些梦想都被一个瓦罐给毁了。
本来他也算是个小有积蓄的有为青年,被个瓦罐砸成了包身工,还是个欠了一个多亿的包身工。
一个多亿啊!
作为一个存款也就十来万的小市民,这辈子都没见过辣么多钱,哪曾想,眼一闭一睁,他就欠了以亿作单位的巨款,实在太让人崩溃了。
感觉自己一辈子不吃不喝也还不上这笔巨款啊,郁司阳茫然的抬头望天,觉得自己又想哭了。
自从明白父母不要自己也不会有好心人收养自己后,郁司阳就再没哭过,哪怕再苦再难,被人刁难打骂,他也咬着牙挺过来了。
在知道原本的自己已经死掉被烧成了一堆灰,他这几天就总忍不住想哭。
可一个大男人总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样子。
郁司阳拼命忍住眼泪,双手环抱着腿,把脸埋在膝盖上。
“你怎么了?”
突如其来的问话打断? 当前是第: 2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擞羲狙舻淖栽棺园房聪蛭驶暗娜耍艄獬懔遥侨吮彻舛荆荒芸吹揭桓瞿D:母叽笊碛啊?br /> “谢谢,我没事儿,”郁司阳摇摇头,也没站起来,低头慢慢说道:“我最亲近的人死了,我很伤心,一个人待一会儿就好。”
那人“嗯”了一声,说:“人死不能复生,节哀。”说完,便转身离开,往墓园上方走去。
郁司阳呆呆的转头去看那人走远的背影,而后又呆呆的去看自己的墓碑,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语:“我还没死呢,可是……我的身体已经死了……我这算离魂,还是算复生?”
难道今后只能换个身份继续活着,将自己当作少年郁司阳活着,承担起自己和少年的双重人生?
“好吧,那我们先还债,再攒钱,然后开一家饭店,还有读大学。”郁司阳站起来,拍拍脏兮兮的裤子,低头看照片里笑得灿烂的青年,“郁司阳,再见,我会再来看你的。”眼眶红红的少年扯着嘴角咧出一个灿烂笑容,和照片里的青年如出一辙。
郁司阳走到墓园大门时,忍不住回头去看墓园的最高处,跟他说话的男人手里牵着一个矮墩墩胖乎乎的小孩儿,背对着墓园大门。
“谢谢。”郁司阳轻声说。
男人却像是感应到什么一样,突然回头,太过遥远的距离,让郁司阳看不清楚男人的长相,他冲着他挥了挥手,转身朝公交站跑去。
“爸爸,你在看什么呀?”小孩儿拉拉男人的手。
男人拍拍儿子的发顶,“没什么,回去吗?”
“嗯呐。”小胖子使劲儿点头,拉着男人的手蹦跶,“爸爸,回家回家,我要吃猪猪包包。”
男人被儿子拉着走,在路过先前少年靠着的墓碑时,看了墓碑上的照片和名字一眼。
“郁司阳。”男人轻声在嘴里念了一遍墓碑上的名字。
无关紧要的人,男人向来懒得费力气去记,现在却神使鬼差的记下这个名字。
第4章
郁家的全部房产在破产之后便拍卖抵债了,亲戚们都对他避之而唯恐不及,少年没有栖身之所,在辍学前住在学校里,和全星娱乐签约后便住进了罗鹏租的两室一厅。
小少年从小就没做过家务,罗鹏也是半斤八两,两人就算再勤快,屋子也并没有收拾得很整洁,卫小凤就曾犀利的评价了两个字——“猪窝”。
在吃上面,这两人就更加不讲究了,不是点外卖就是去蹭饭,从住进来开始,这屋子里的厨房就是个摆设。
郁司阳打开冰箱,里面不是啤酒饮料就是薯片辣条,没有一点儿可以用来做一餐午饭的材料。
“小郁,今天吃煲仔饭还是盖码饭?”罗鹏颓废的躺在客厅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叠外卖单子。
郁司阳从厨房出来,拿过罗鹏手里的外卖单子扔在茶几上,拒绝吃外卖,“罗哥,我们去超市买些菜,自己做饭吧。”
罗鹏从沙发上坐起来,惊讶的说:“你做吗?反正我是不会做饭。”刚搬进来的时候做了一顿,差点儿把他们俩吃进医院,从此以后,他都离厨房远远的。
“我做。”郁司阳点头,回房间拿了钱包,“罗哥,走吧。”
超市离两人住的地方不远,走路十来分钟就到,罗鹏拎着一个大大的环保袋,一边走一边还不放心的问:“小郁,你确定是真的会做饭,不是会做黑暗料理啊。”
郁司阳白了他一眼,五星级酒店的大厨免费给他做饭,还敢唧唧歪歪,知道他做一桌宴席的出场费是多少么。
看小孩儿信心满满的样子,罗鹏决定,哪怕吃完胃痛,也要捧这个场,不能打击孩子的自信心嘛。
一进超市,罗鹏就开始点单,“那我要吃红烧肉,牛肉,鸡翅膀,哦……还有鱼,我还喜欢吃虾。”他说得兴致勃勃,已经把“小郁会不会做饭”这个问题完全抛到脑后。
郁司阳无语的看着他,“……我们才两个人,吃不了那么多。”
罗鹏往购物车里放了一盒冰冻的鸡翅膀,挥挥手,笑道:“我食量大,绝对能吃完。”
郁司阳打量了一下他的体型,默默的往购物车里放上一块牛肉。
两人购物的效率挺高,不到半个小时,便提着满满一袋子肉菜调料走出超市,罗鹏的肩膀上还扛了一袋米。
走到住的门楼外,两人见到卫小凤正往里走,罗鹏赶忙叫住他,“小凤哥,你怎么来啦?”
“买这么多菜,你们难道会做菜?”卫小凤看着他们的购物袋蹙眉,吃过罗鹏的黑暗料理一次,胃痛了三天,他从此有了心理阴影。
罗鹏赶紧撇清:“小郁说他会做。”
“小凤哥一起吃午饭吧。”对少年的恩人,郁司阳也是十分感激的,若不是卫小凤伸出援手,他现在的境况估计更加糟糕。
卫小凤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郁司阳,暗自决定,说完事情就走,坚决不留下来虐待自己的胃。
回到租住房里,卫小凤和罗鹏在客厅里谈事情,郁司阳把买来的菜分门别类的放进冰箱,那些不需要放冰箱的零食都被清理出来,找了一个橱柜放好。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完本[仙侠: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作者:青色羽翼长空琢玉突然发现自己的功力相当高深,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个大人物他一定有着无数的下属等着他回来主持大局,可是他为了渡过死劫而斩尽前尘往事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