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有个郁大厨完本[美食耽美]—— by:经年未醒

[重生]今天也没能坑倒师弟: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书名:今天也没能坑倒师弟[重生]作者:月照懒人文案浩渺宗的大师兄玉栖弦又双叒叕重生了与天道签订契约,抱着金手指,踹掉原反派;顺便坑死师弟,走上终极大boss道路!今天坑

郁司阳放下菜刀,接过波板糖,亲了小胖脸一下,“谢谢慕慕。”
薛允慕开心的回亲了一下,又跑回小凳子上坐好,看着哥哥把肉拌在黑黑的饭里,看着看着就觉得困了,小脑袋一歪,靠在爸爸的腿上就睡着了。
薛承修感觉腿上一沉,低头看去,和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一声“待会儿说”,便挂了电话,把儿子抱回房塞被子里。
厨房里,围观的都走了,郁司阳做饭更加专心,拌好的米饭填入“蜂窝煤”形状的模具里,然后被倒扣在加热的石板上。
模具拿开,一坨黑漆漆的“蜂窝煤”就成形了。
热石板烤着底部的米饭,发出呲呲的声音,不一会儿就有一股焦香飘出来。
香味一出来,郁司阳就把白兰地酒倒在了饭上,然后用打火器点火,“轰”一下,火焰在米饭上窜起有半米高。
薛承修再回到厨房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一股热气扑面而来,与热气一同来的,还有一股酒香夹杂着米饭焦香的奇特香味,很是勾人食欲。
“怎么样?帅不帅?”郁司阳在火焰后面歪头求表扬。
薛先生立刻道:“非常帅,帅出天际。”
郁司阳心满意足,等火焰自己熄灭后,一锅铲把“蜂窝煤”拍散,翻炒起来,随着他翻炒的动作,酒香和米饭焦香更加浓烈散发出来。
等饭炒好后,薛先生已经迫不及待的就在石板上用勺子舀了一勺。
经过灼烧后的米饭,带着微微的酒香和糊香,混在饭里的腊肉又让饭带着一种煲仔饭的香气,米饭炒制过后,没有之前的软烂,微硬却嚼劲儿十足,在咀嚼的过程中,能将饭里面吸收的各种香味一一体味个遍,再吞下肚里去,口中残留的却只有白兰地酒的醇香。
“好吃么?”郁司阳也尝了一口自己做的炒饭,自我感觉良好。
“很好吃。”薛承修从来不吝啬自己的夸奖,不过他说的也是事实,这炒饭风味格外独特,让人回味无穷,吃下第一口就根本停不下来。
“在咱们的婚礼上也做这个炒饭好不好?”郁司阳笑眯眯的说:“代表咱们以后的生活都红红火火的。”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宠妻狂魔自然是点头又点头。
第141章 番外2
“唉……小郁过了年才二十一岁, 就已经结婚了……”湛亨一脸忧郁的望着飞机窗外白茫茫的云层,“我都三十多岁了, 感觉被比下去了呢!”
卫小凤眼珠转过去瞅湛亨,冷冷的说:“你想说什么?”
湛亨把视线从云层处收回来,转头真诚的看着卫小凤, 说:“小凤, 你都四十岁了,也没结过婚, 都被比成渣了。”
“你!说!什!么!”卫小凤额头青筋直蹦,咬牙切齿的说:“老子才三十五!!!”
湛亨不怕死的说:“四舍五入,就是四十。”
卫小凤气得不想说话, 把杂志翻得哗哗作响。
自打薛承修和郁司阳的结婚请柬送来后,湛亨就一直是这副阴阳怪气的死样子, 卫小凤看了想打人。
卫小凤知道湛亨是羡慕了, 因此也产生了强烈的结婚的念头。
可是……可是这个混蛋都没有正式求婚, 只是一直阴阳怪气的叨逼叨, 难不成还想让他主动跟这个混蛋求婚?!
滚!做梦!
湛亨盯着卫小凤的侧脸, 觉得自己心都要碎了。
难道小凤是想做个渣男, 对他始乱终弃么?
心好痛TAT
羡慕这次婚礼的, 不仅仅是湛亨, 还有易娇娇。
照理说, 易娇娇这种女神级别的,女人嫉妒男人喜爱,男人应该是排着队让她随便挑。
可是事实, 一个女人到达登峰造极的程度,男人反倒是秉持着“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态度,真爱难找,渣男倒是一大堆。
“好男人都和男人在一起了,我们女人难道就只能将就,要不然就和女人在一起?”易娇娇感慨万分。
陪同一起来的助理狂点头:“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
易娇娇:“……”
易娇娇敢打包票,若不是因为要跟着自己东奔西跑,她的这个助理绝对是个宅基腐。
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透过窗子,已经可以看到茫茫大海上星罗棋布的小岛,本次的目的地——裴家的私人岛屿,月桂岛就要到了。
“各位尊敬的乘客,你们好,本次飞行的目的地月桂岛就要到了,飞机即将降落,请各位贵客停止在走廊上走动,回到座位上并系上安全带。”一位空乘过来,声音柔和的说道:“月桂岛欢迎大家的到来。”
飞机很快就降落在岛上的私人机场,众人刚刚下了飞机,工作人员就热情的迎了上来,说道:“各位贵客,请往这边走。两位新郎正在准备明天的婚礼,无法亲自接待诸位,请各位不要介意。”
“没关系没关系。”众人纷纷表示理解。
婚礼毕竟是大事,新郎们肯定很忙,他们完全可以自己安排自己。
月桂岛上风景如画,各项设施齐全,众人被工作人员先带到岛上别墅里的房间安顿下来,然后想休息的休息,想晒太阳的晒太阳,游泳、潜水都可以,不想去室外的,还有室内的娱乐活动。
裴子腾在举行典礼的沙滩上转了一圈,再三确认明天的婚礼不会出现纰漏,就打算回别墅。
庄泽一身夏威夷花衬衫走过来,远远的就喊道:“去冲浪吗?”
“没空。”裴子腾哼唧。
庄泽笑道:“怎么承修结婚,你比他还忙。”
“可不是么。”裴子腾翻了个白眼,问道:“薛奶爸呢?”
“没见到,是不是和小郁弟弟在房里腻歪呢。”庄泽耸耸肩,举起手里的冲浪板,“去不去啊?”
裴子腾觉得自己忙得要死,结婚的当事人居然在房里腻歪躲闲,简直不能忍。
“去。”结婚的又不是我。
庄泽就知道他会去,“快去拿板子换衣服。”他叫了好几个人,没一个愿意陪他一起去,好在还有个裴子腾。
裴子腾被庄泽拐去冲浪,丁广和被抓包,去和婚宴主厨沟通。
而婚礼的当事人,还真是在房里,不过没有腻歪——至少现在没有。
郁司阳期待婚礼期待了近一个月,可明天就是婚礼了,他又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一直在阳台上走来走去。
“这是怎么了?”薛承修处理了助理临时发过来的一份重要文件,见到郁司阳在阳台上转圈,不禁觉得好笑,过去从后面把人抱住。
“呃,那个,你紧张吗?”郁司阳说道:“我有点儿紧张。”
“宝贝儿,我们要结婚了,紧张啥,激动还差不多吧。”薛承修轻笑道,咬了咬嘴边的耳垂。
郁司阳干笑两声,握住交叠在自己小腹前的手,“难道我是婚前恐惧症?”
“胡说,”薛承修又咬了一下耳垂,“那你是说说,你恐惧啥?咱们结婚之后,日子难道会有什么不同吗?”
诶,说得好有道理。郁司阳这样一想,貌似也没什么好紧张的。
薛承修低头看了耳垂下方浅粉色的痕迹,不怀好意的说:“那要不要我帮你缓解一下恐惧的情绪。”
郁司阳扭头看他,“怎么缓解?”
“当然……”薛承修的手猛地向下,把人拦腰抱了起来,“是在床上缓解。”
郁司阳瞪大眼,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薛承修扑倒在床上,压在身下。
薛承修伸长手臂在床头按了电动窗帘的开关,大落地窗的窗帘缓缓合上的时候,他的手已经从郁司阳的衣服下摆处伸了进去。
郁司阳很想说,没有这样的缓解方法。
但是他的嘴被堵着,舌和身上人的舌交缠勾挑,根本说不出话来。
两人的气息交融在一起,温度越来越高。
很快,郁司阳头晕晕乎乎的,配合的脱了身上的衬衣,想说的话确实早已忘记。
……
婚礼当天
阳光灿烂,海风温和。
来参加婚礼的都是两位新郎的至亲好友,济济一堂低声说笑着。
嘭——
礼炮声响起,现场乐队奏响了婚礼进行曲,漫天的花雨落下,一个身穿白色小西装的胖胖的可爱小孩提着小篮子走在前面,一边走还一边撒花瓣,小孩儿的身后,身穿情侣款礼服的两位新人手拉着手慢慢走来。
薛承修和郁司阳双手交握在一起,十指紧扣,脸上是灿烂的笑容,眼中只有彼此。
给两人主婚的,是裴家现在的大家长,已经退下来颐养天年的裴老爷子。
老爷子八十几岁,身体硬朗得很,听说他最喜欢的小辈之一薛承修要结婚,虽然对象是个男性,但老爷子一点儿也不见怪,直说薛小子有能耐有担当,非要来当主婚人。
老爷子见到郁司阳后,更是喜欢得不得了,拉着他的手就不愿意松——盖因郁司阳给老爷子做了好吃的苹果派。
“薛小子,以后要好好对你媳妇,可不许欺负人家。”裴老爷子一脸严肃的说。
裴子腾坐在宾客席上简直要对自家爷爷绝望了,明明早上都说好的,要按写好的主婚词来说的,主婚词这几天让老爷子天天背,他明明答应自己要按套路来的,套路呢套路呢?能不能不要随心所欲啊!
“嗯,我会一辈子对阳阳好的。”薛承修倒对老爷子随心所欲的主婚挺待见的,看着郁司阳笑得一脸傻像。
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又对郁司阳道:“小郁也要好好对薛小子,多做些好吃的给他。”
裴子腾表情木讷,在心里帮自家爷爷补充“顺便再多做些好吃的给我”。
“裴爷爷,我会的。”郁司阳也笑得一脸傻像。
裴老爷子郑重道:“爷爷祝你们白首偕老,恩爱不疑。”
郁司阳歪着头,伸手抱住薛承修的肩膀,说道:“无论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我们都不离不弃,珍爱彼此,直到死亡才能把我们分开。”
薛承修扶着他的腰,说:“不,就连死亡都不能把我们分开。生同襟,死同穴。”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薛承修看着下面起哄的亲友们,突然把花童慕慕手里的小篮子抢过来,挡住郁司阳的脸,亲吻着他的唇。
“切——”
众人不满,亲都亲了,还挡什么挡,看一眼又不会怎么样。
裴老爷子作为主婚人,位置特别的好,所有人都在起哄,就老人家乐呵呵的说:“我都看到了,你们不要羡慕嫉妒恨哟~~~~”
裴子腾……裴子腾对自家爷爷已经没有什么想法了,老小老小,他家的老爷子真是越活越年轻哈。
薛承修亲够了,终于舍得把手里的小篮子还给花童慕慕。
慕慕抱着自己的小篮子退了几步,就怕爸爸又突然过来抢——小篮子是慕慕的,谁也不许碰。
两个男人的婚礼,自然没有扔捧花这么一说,众人也不介意缺少这么一个环节,仪式结束后,立刻不客气的往自助餐点区围去。
郁府家宴里的厨师都被郁司阳调教过,虽然因为天赋的问题,有些人他指点的多,有些人指点的少,不过一人一两道拿手菜还是不成问题的。
婚宴的菜单是郁司阳亲自定的,一道一道试了菜确认过,再分别交给今天跟来的厨师,虽然不是他亲手的做,味道却是差不离。
裴老爷子年纪大了,被医生限制了饮食,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今天可算是一头扎进了美食的海洋,乐呵呵的围着餐台转圈。
裴子腾跟在爷爷身后,苦不堪言的制止他去夹那些被医生明令禁止的食物。
庄泽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愉快的吃自己的。
薛承修和郁司阳回到别墅里换了一身轻便一些的礼服,再回到婚礼现场时,众人吃得正酣。
“这些人……”薛承修又好气又好笑。
郁司阳握着他的手,笑着说:“朋友们都很开心呢。”
“我也很开心。”薛承修低低的在爱人耳边说道。
“我也是。”郁司阳笑弯了眼睛。
——我的所有苦难所有奇遇想来都是上天安排好的,就是为了让我遇见你。
——遇见你,我用了两辈子的运气,我感谢老天的眷顾。
——这是我此生之幸。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嗷,打个广告——
胖醒的新文——《联姻》(蠢作者不太会贴链接,劳驾各位往作者专栏里传送哈,抱拳)
文案:
同性婚姻法案通过已经有十年,世家门阀依然以此为耻
卓家与崔家想联姻,却没有合适的人选,于是只好“废物利用”
卓家的私生子与崔家的浪荡子被强行绑在了婚姻的坟墓里
卓乐在崔雍年眼中,是个带着面具生活,对谁都温和好说话,其实是最冷漠最不好说话的人。
除了对他养的那条撕家狂魔。
崔雍年在卓乐眼中,是个节操碎了一地,放荡不羁处处留情,其实是最长情最至死不渝的人。
不过这对他来说,还没有卓知足重要。
所以,这个故事的结局是——
最后,我和我的哈士奇在一起了~\\(≧▽≦)/~
53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完本[仙侠: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作者:青色羽翼长空琢玉突然发现自己的功力相当高深,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个大人物他一定有着无数的下属等着他回来主持大局,可是他为了渡过死劫而斩尽前尘往事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