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是个大人物完本[仙侠耽美]—— by:青色羽翼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完本[美食: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作者:经年未醒文案刚获得国际烹饪金奖的二十五岁大厨郁司阳被巨大的瓦罐砸了,醒来就变成了娱乐圈小透明的十八岁少年郁司阳签了变态合同,身负巨额债务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
作者:青色羽翼

长空琢玉突然发现自己的功力相当高深,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个大人物。
他一定有着无数的下属等着他回来主持大局,可是他为了渡过死劫而斩尽前尘往事,忘记了这一切。
厉星轮:……
于是长空琢玉决定,他要找回自己的过往,承担属于自己的责任!
厉星轮:……师父,醒醒,你这么傻,能是什么大人物啊!
莫名自信受X心机腹黑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长空琢玉,厉星轮 ┃ 配角:我就是个起名废~~~ ┃ 其它:青色羽翼今天开始要勤奋
==================
☆、〇一
巍峨群山中,断魂谷。
断魂谷芳草萋萋,养育了无数生灵,动物植物在断魂谷中生活得十分和谐,这是个生机勃勃的地方。
可是为何这样美丽幽静的地方会被修真界称之为断魂谷呢?只因此地乃上古神战之地,因此地环境特殊还保留着当年的神力。任何修者,哪怕他是大罗金仙,到了断魂谷都会受神威所迫,无法引动天地灵气,真元更是难以运转。换言之,到了这里,修士都会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而断魂谷又是在悬崖之下,没有功力无法飞行的修者掉下去,最终只有等死的命。修者身份让他们的生命变得很漫长,但这漫长换在断魂谷中,就是等死的时间有多长。在这里无法引动天地灵气就代表着无法修炼,修者只能日复一日地在断魂谷熬着,等待着寿终正寝的那一刻。
有修士无法忍受,想要自断经脉了结此生。可是断魂谷的残忍之处就是在于,无法运转真元,你连自断经脉的权利都没有,只能苦守在断魂谷中等待死亡。
没有人会来救你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断魂谷有死无生,掉下去根本爬不上来,又有何人会甘冒奇险跳下去救人呢?就算有这份心,跳下来也无法上去,只是多添一条亡魂而已。
这一日断魂谷中回荡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山谷中回荡着的声音,使得鸟兽四散,纷纷躲进巢穴中不敢出来。
断魂谷中的生灵对这种声音很熟悉,每隔几十年就会有这样的声音传来,声音过后,天上就会掉下来个两脚兽,两脚兽有时是死的,有时是活的。死的尸首被这里的食肉动物瓜分,而活的则是大哭一场后慢慢死去,最后还是被瓜分。
生灵都仰头看着天,希望上面能掉下来个死的,能马上就吃呢。
掉落断魂谷的修士一身灵气无法释放出去,死的时候尸身也是充溢着天地灵气的,这里的生灵实际上不是喜欢吃肉,而是渴求着他们体内的天地灵气。
果然这一次也不例外,惨叫声过后,一个身影从断崖上以极快的速度掉了下来,这样的速度,纵然他已经筑基,直接掉下去也是尸骨无存的命。
可是断魂谷并非寻常之地,当这身影落到距离地面只有不到十米时,掉落的速度骤然减缓,等落到地面上时,力道轻得好似重重躺在床上一般,根本不会有事。
这自然是因为断魂谷中的神力抵消了下落的冲击力,虽说是救人一命,可也断绝了人的生路。
那人落在地上,一身青衣满是血色的痕迹,脸上更是满脸鲜血,看不出容貌年纪。
可他还活着,虽然气息很微弱,但是还坚强地活了下来。
四周等着掉尸体的鸟兽嗅到了他身上的生机,无奈地离开,活人它们是吃不起的,之前有兽不知死活地想要吃活人,最后都被打死了,这些修士虽然不能用天地灵气,可是也有以武入道身手不错的,断魂谷没什么危险的野兽,对付它们还是相当容易的。
这人在地上整整趴了三天,能动的时候,他就掏出一个瓷瓶吃下一粒丹药,丹药的药力一点点恢复着他的伤势,三日后,他已经可以慢慢爬起来了。
他努力爬动,想要在断魂谷寻找出路,尽管知道这不可能,可是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他就不会放弃。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身上的伤渐渐痊愈了,也走遍了整个断魂谷,只差一片迷雾。
就连断魂谷中的动物都不敢进入那团迷雾中,每次到了迷雾边缘,动物们就会折返。这些日子厉星轮已经将这小小的断魂谷走了个遍,这里四面环山,将这谷底封死,连个山洞都没有,彻底成为一条死路。
只有那团迷雾中看不透究竟,厉星轮决定大胆闯一闯,左右在谷底也是个死,不争条生路出来。
伤势恢复到能够自由走动后,他便走了进去。迷雾中似乎还是草木茂盛,只是没什么动物,虽然看不清楚什么,眼中一片白茫茫的,但是摸索着也能够往前走。
厉星轮早已辟谷,接连走上几日不吃不喝也没事,只是迷雾中似乎没有日月,他也不知自己到底走了几日,也不知自己走了多远,只是一直靠着触觉向前行进。
直到有一天,他摸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东西。
当时厉星轮有些疲惫,正坐在地上休息,多日看不见让他养成了遇事先伸手的习惯,当他听到身边草丛有沙沙声时,立刻伸手去摸,旋即碰到一个很奇怪的触感。
似暖玉般温滑,触之便难以放手。厉星轮不知这是什么,他小心伸手探去,却听到了一声笑声。
“……别碰我咯吱窝,那里痒。”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如方才的触感般声音中透着暖。
他方才……碰到的是个人吗?厉星轮瞪大眼睛,却依旧是一片白茫茫的,什么都看不见。他立刻站起身拱手道:“在下在雾中目不能视,实在是冒犯前辈了。”
“前辈……没错,我应该是前辈。”
答非所问让厉星轮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在断魂谷迷雾中遇到一个古怪的人,他的第一反应是交好,毕竟两人共同困在断魂谷中,想要逃出生天,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在下厉星轮,敢问前辈高姓大名?”不知道对方看不看得见,厉星轮依旧维持着拱手的姿势不动。
“名字……我叫什么呢?”这声音的主人很迷惑,他沉默了一会儿后道,“我刚才看天,雁过长空,看起来很潇洒的样子,我这么喜欢这副景象,应该是姓长空的吧。”
厉星轮:“……”
这是什么诡异的理论?
“长空……长空琢玉,没错,就叫这个名字。”温润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欢快。
厉星轮:“……”
他已经不想再理这个看起来很傻的家伙了,很明显是在断魂谷中待久了有些痴傻,连自己的过往都不记得,这样放弃斗志的人,厉星轮不屑与之为伍。
他绕过长空琢玉,继续向迷雾深处走去,谁知这人却缠上了他,似乎在厉星轮身后跟着。
厉星轮突然升起一种被人注视的感觉,他立刻停下脚步,警惕地问道:“长空前辈在这迷雾中能够视物?”
一般来讲是不可能的,这里无法使用灵力,以普通人的目力,应该是什么都看不到才对。
“看得很清楚,”长空琢玉道,“你长得没有我好看。”
厉星轮觉得自己脑门上的青筋都突出来了,这种时候还有心思观察别人好不好看?而且他长得根本就不差。
厉星轮剑眉星目,身姿挺拔,从小就是家族小辈中的最优秀的,纵然现在遭逢大难,他也不觉得自己会输给谁。
“呵,”厉星轮讽刺一笑,“我在迷雾中无法视物,自然是前辈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了。”
长空琢玉沉默了,厉星轮终于堵住了这人的嘴,继续一路披荆斩棘向前走。而没走多远,就听见长空琢玉道:“前面是山壁,你再走就撞上去了。”
厉星轮连忙停下脚步,伸手去探,果然触及山壁,显然迷雾已经到了尽头。
“你真的能看到?”厉星轮立刻问道,“这山壁是什么样子的?这里有类似山洞一样的缝隙吗?有风吹来吗?”
“没有,结结实实的一面山壁。”长空琢玉回答道,“不过上方刻着几个字,‘斩前尘,死劫逢生’,就这个七个字。”
厉星轮将这个七个字在脑海中反反复复地琢磨,断魂谷中便是死路,死劫逢生……难道这是出谷的方法?
“啊!”迷雾中看不出容貌的长空琢玉突然发出声音。
“前辈可是发现了什么?”厉星轮充满希望地问道。
“嗯,确有发现。”长空琢玉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这么好看的几个字,定然是我写的,想必是我失忆前写给自己的。难怪我不记得自己是谁,原来是为了渡过死劫而斩尽前尘了。”
厉星轮:“……”
他宁可孤身一人憋死,也不愿再同长空琢玉说半句话!
谁知此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袖,快速地捏了捏他的衣料,“你穿的这就是衣服吧,料子摸起来很舒服呢。”
这是自然,厉家下一代最有天赋的人,一切用度自然都是最好的。这身衣服是用天蚕丝所致,遇火不燃遇水不沾,还能够抵挡一部分真元,夏凉冬暖,花钱都买不来的好东西。
“不过我衣服料子比你的好。”长空琢玉又道。
厉星轮现在开始怀疑长空琢玉是不是在这谷底待久了,心智已经退化成孩子,怎么什么都要比一下。
“我又看不见,怎知你穿得怎么样?”厉星轮没好气地说道,“况且我方才碰到你的时候,怎不觉你身上有衣服?”
“有的。”长空琢玉沉默一会儿后道。
紧接着四周浓雾突然向长空琢玉凝聚而去,厉星轮只觉得眼前一片白芒刺眼,忍不住闭上眼睛,等他再睁开双眼时,周围白雾竟然已经散去,而面前站着一个人。
淡淡的雾气中,只见这人墨发散开,随意地披在肩上,肌肤如上好的羊脂白玉,而淡然的眉眼仿佛远山的风景,一双墨色的眼十分深邃,让人看不出深浅。他一袭白衣,腰间一条腰带随意扎着,风微微吹起衣袂,更显得那蜂腰无比纤细。
霎时间,厉星轮心中竟只有一句话——
确实比他生得好看!
☆、〇二
只是一个晃神,厉星轮便从长空琢玉的容貌中清醒过来,此人一身气质神秘莫测,围绕在他身边的白雾渐渐消失,而那件仙气飘飘的白衣也变得更加清晰。
忆起方才碰到长空琢玉时的手感,可不像是碰到衣料的样子。而方才这人还说自己有衣服……
厉星轮猛地惊出一身冷汗,这盘踞断魂谷一角,令生灵不敢接近的白雾,竟然是这人的法宝?可化为浓雾遮挡人视线的法衣,可在断魂谷这种无法使用灵气的地方自由收放的法衣……长空琢玉此人虽然说话颠三倒四,但是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于是厉星轮规规矩矩地作了一揖,恭恭敬敬地说道:“长空前辈法力高深,晚辈自愧不如。”
听到厉星轮承认他长得比不上自己,衣服比不上自己,长空琢玉微微颔首,一脸仙气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却不知道为什么能够让人清楚地看出他脸上的小得意。
尽管不知道如何评价这位功力高深言语却有些古怪的前辈,厉星轮还是决定与之交好。若长空琢玉真有能够无视断魂谷神威的法宝,那么他们就有可能走出这里。
“前辈,晚辈来到这断魂谷有月余,已将这里全部走遍,完全没有找到走出这里的方法。不知前辈来此多久了,前辈法力高深,应该有离开的办法吧?”厉星轮试探地问道。
长空琢玉面色一僵,他什么都不记得,哪里知道自己在这里待多久,事实上他连这是哪儿都不知道。
从清醒开始,长空琢玉就觉得身边总有小动物们转来转去,时不时在他身上闻闻蹭蹭。他有些困倦,躺着不想起来,被这些小动物烦得无法好好入睡,便放出白雾不让它们入内,免得打扰他的好梦。
直到厉星轮刚才在他身上胡乱摸,碰到了他的痒痒肉,这才让长空琢玉彻底清醒过来。醒来后的长空琢玉脑子一片空白,一切都只能比照着厉星轮。朦胧的印象中,好像过去不管谁见到他都会惊叹一番,他有种莫名的自信,觉得自己一定是非常厉害的存在。
长空琢玉觉得自己这么厉害,区区小山谷能难倒自己吗?于是他高深莫测地点点头道:“自然是有的。”
厉星轮眼睛一亮,激动得手指都在颤抖。他落入断魂谷,所有人都会以为他死去了,如果真的能够厉害,就可以暗中报仇了!
那一夜的惨案厉星轮历历在目,厉家在修真界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家族,史上出过的最厉害的高手也不过是元婴期。他们这样的小家族,一直夹着尾巴做人,从来不招惹是非,怎么会惹来灭门惨事?
父母兄弟均被打得魂飞魄散,姐妹们被抓走做炉/鼎,为了不受辱,姐姐自断经脉,而几个堂妹却被封了经脉带走了。
只有他在家人的保护下逃了出来,为了保留这一线生机,厉星轮跳入断魂谷死中求生。纵是一步步爬,他也要从崖底爬上去,找到灭他满门的罪魁祸首!
只要能够出去,他甘愿向任何人低头。
“前辈,”厉星轮压住内心的激动,依旧彬彬有礼道,“在下、在下……不甘在此谷底寿终正寝,我还要历劫飞升,一定要离开这里。”
厉星轮将“身负血海深仇”几次咽了回去,当晚那群黑衣人身法诡异不似正道,却从未听说过魔道有这等邪门的功法。他不知这些人的背景如何,在有彻底战胜他们的实力之前,他不会说出自己的身份。日后就算逃出这断魂谷,他也会化名的。
只可惜方才不够谨慎,对长空琢玉说了自己的姓名……只希望这人能够一直这么傻下去吧。厉星轮心中长长叹了一口气。
他瞬息间心思变化万千,殊不知眼前一脸从容的长空琢玉脑中已经成了浆糊。
长空琢玉只是自以为自己很厉害,自以为他无所不能,可是到底能不能从这谷底出去,他也不知道啊!
面对厉星轮一脸期待的表情,长空琢玉只得硬着头皮道:“我大概是能够飞行的,带你飞出去吧。”
厉星轮:“……”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个回答特别不靠谱,于是厉星轮只能抱着渺茫的希望问道:“断魂谷无法使用灵力……不过看前辈方才白雾化衣的样子,应该是可以的吧。”
“大概吧,”长空琢玉艰难地答道,“你等我想想怎么运转真元,这一觉醒来,可是连功法都忘记了。”
厉星轮:“……”
于是长空琢玉盘膝坐下,闭上双眼凝神静气。他长发随意披散在肩上,白衣随着微风飘动,真是一派仙风道骨,特别让人有信服感。
厉星轮见他这样子,决定勉强相信长空琢玉一次,蹲等他凝聚真元。
这一等,就是一个日月轮转,长空琢玉不动,厉星轮也不动。
当第二日日上竿头时,长空琢玉睁开那双美丽的眼睛,嘴角挂着胸有成竹的微笑,站起身,左手抬起,掌心对着天空,口中念道:“起。”
并没有飞起。
长空琢玉丝毫不觉尴尬,化掌为指,食指中指指着天空,再次道:“起!”
一丝风都没有。
长空琢玉是个执着的人,这么点小事不会让他气馁,他再次变化手势,改为拇指和小拇指向天,继续道:“起!!”
语气的变化并没有引起灵气的变化。
他不断变换手势,左手右手换着举起,勇敢地面对着一次又一次失败。
“起”“起”“起”!!!
当他将手势改为莲花指时,厉星轮终于忍不住了,他抹了一把脸,站起身道:“相信你就是我最大的错误。”
“等等等等等!”长空琢玉连忙拉住厉星轮的手,“我真的记得这样可以飞起来的!”
厉星轮深吸一口气,压住暴揍长空琢玉一顿的念头,转身微笑道:“长空兄,这样平时是能够飞起来,事实上你只要运转真元引动天地灵气,不用那么多白痴的手势也能起飞。可是现在是在断魂谷,这里根本不可能使用灵力!”
“原来如此。”长空琢玉完全不在意厉星轮是称呼他前辈还是兄,一脸恍然大悟,“我就说嘛,我记得自己很厉害的,怎么能简单的起飞都不会呢。”
“所以,崖上那几个字足有数十丈高,还那么大,分明是有大法力的人飞起来刻的。搞不好是上古神战时期留下的字迹,根本不可能是你写的。你不是什么斩尽前尘,而是在这里待久待傻了而已。”厉星轮十分残忍地指出事实。
死对头跪求复合 完结+番外: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书名:死对头跪求复合作者:我思悄悄第一章 旧人重逢KTV包厢里毕业五年后的同学聚会,吵闹得像菜市场“我点着人数,怎么少了两个啊?”聚会组织者李茂扯着嗓子道一个戴着眼镜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