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是个大人物完本[仙侠耽美]—— by:青色羽翼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完本[美食: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作者:经年未醒文案刚获得国际烹饪金奖的二十五岁大厨郁司阳被巨大的瓦罐砸了,醒来就变成了娱乐圈小透明的十八岁少年郁司阳签了变态合同,身负巨额债务

熟料长空琢玉根本没有因为他的无礼生气,而是争辩道:“那几个我觉得是我写的。”
你还觉得自己能飞呢!
本来还想口出恶言的,厉星轮遭逢大变,又跌落这绝望的谷底,性子早就变得阴沉,胸中更是压着一股邪火,能忍到现在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可是看到长空琢玉那张清雅如月的面容,以及一脸对自己深信不疑的表情,厉星轮到嘴边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最后厉星轮只能扯了扯嘴角道:“你开心就好。”
说罢转身就走,这处崖壁十分平整,想爬也不能从这里爬。他掉落的那处悬崖稍微好一点,从那里慢慢爬吧。
谁知刚走两步,就听见长空琢玉道:“你回头看。”
厉星轮转身,只见长空琢玉没有脚踩地手指天地摆出架势,而是脚尖轻轻点地,一跃便起数十丈高,恰恰是在那刻字处。长空琢玉单手抵住崖壁,手里不知道哪来一把匕首,在那几个上面,刻了一模一样的“斩前尘,死劫逢生”。
连字迹都一样!
刻完后,长空琢玉翩然落下,姿态从容优雅,面上也透着一丝得色。
“怎样?”长空琢玉将匕首交给厉星轮,“我就说是我刻的。”
厉星轮结果匕首,脸上又是一道黑线,这是他揣在怀里的匕首,也不知道长空琢玉是什么时候摸出来的。
希望再次盈满内心,厉星轮的脸色又变回十分有礼,他拱手道:“前辈功力高深,是小子眼拙。不知道前辈能够飞多高,我们能否走出这谷底?”
“我试试。”长空琢玉也不计较厉星轮的变脸大法,说试就试,纵身一跃……
只跳到刻字的高度。
厉星轮:“……”
他又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只见长空琢玉像街头小儿玩耍蹦蹦床一样,不管怎么跳起,都只能跳到刻字的高度。
这不是能够运转真元,而是凡人的武学功法。
“前辈是以武入道吧,轻功真是不错。”厉星轮抬头看着刻字的高度说,“可是距离悬崖顶端还有好高。”
似乎不管怎么自打脸皮,长空琢玉都能保持一副非常自信的样子,他丝毫不觉得丢人,对厉星轮道:“虽然不能一下跳上去,可是多跳几次,总是能够出去的,我可以背着你。”
这人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而且还傻得坦诚,厉星轮心头的戾气不知为何为长空琢玉这莫名的自信给抹去不少,他点点头道:“你说的是,我们从长计议,一定能够出去。天要亡我,我就再不信这天!”
厉星轮眼中透着一丝血红,此时已经有入魔之势。若不是断魂谷底无法运转,只怕他早就堕入魔道了。
而当他说完这番话,天上便晴空响了一个闷雷,似乎要警告这个即将入魔的修士。
厉星轮毫不畏惧地抬头望天,苍天若是有眼,他厉家世代行善,遵循天道,怎么会有此下场!
“怎么能这么说呢?”长空琢玉十分不赞同地反驳道,“天都让你遇到我了,自然不是要亡你。”
厉星轮:“……”
眼中的红色被长空琢玉气了回去,他不解道:“长空兄,敢问你这毫不退缩的自信究竟从何而来?”
长空琢玉仔细想了想,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觉得,我一定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存在,正因我如此强大,所以就算斩尽了前尘往事,这种自信也一直萦绕在心头。谷底无法使用真元你看不出我有多厉害,等出去了,你就知道了。”
厉星轮已经完全不想相信长空琢玉的话了,他不屑道:“若你我真能出去,要我五体投地拜你为师都行。断魂谷自神战以来困死了多少修士,连大罗金仙都逃不出去,区区你我……”
“对!”长空琢玉一拍掌,“我这般人物,没个端茶倒水的徒弟怎么能行呢?就这么定了,我带你出去,你拜我为师。”
厉星轮:“……麻烦先出去再说。”
他气得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
作者有话要说: 长空琢玉是受啦,这么蠢,他攻得起来嘛o(╯□╰)o
☆、〇三
自从应下了厉星轮后,长空琢玉开始格外在意出谷的事情,想尽了办法要爬上悬崖。
没错,长空琢玉所谓的想尽办法,是真的只停留在“想”上,每天都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闭目盘溪坐在石头上冥想,似乎睁开眼睛就能立刻出谷一样,那模样看得厉星轮眼睛都疼,完全不想理会长空琢玉。
在长空琢玉思考的时候,厉星轮才是真正尝试了无数办法。他试着攀爬上去,可是悬崖太陡峭,无法使用灵力的修者根本不可能爬上那么高的悬崖。
他又想着用匕首挖出一条通道,他要在山底打出一条隧道来,既然上天无路,那入地总行吧。谁知神威之力不仅仅笼罩谷底,还守护着地面和四周的山壁,匕首碰到石壁只会被弹回。神力似乎有神智一般,它能够将匕首弹回,却不会将碰触崖壁的手弹开,神力可以分辨是普通碰触还是攻击。
匕首被弹开让厉星轮生出一个猜测,他将石块丢上天空,发现不管自己使用多大的力气,石块飞到一定高度就会落下,无法变得更高。这高度似乎就是之前长空琢玉刻字的地方,换言之,长空琢玉不是无法跳得更高,而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制了。
直至此刻,厉星轮终于明白了断魂谷底为什么能困死这么多修者,不是因为他们爬不上去,而是神威之力将断魂谷笼罩起来,形成一个结界,这个结界许进不许出,他们到死都只能在这个结界中活动。
想清楚这一点的厉星轮变得有些绝望,他一个刚刚筑基的年轻修者,怎么可能破开古神战场的结界。果然是苍天不公,厉家注定就此灭亡,连究竟得罪了谁都不知道。
厉星轮心底一片悲凉,看着还在盘溪思考的长空琢玉,连生气都做不到。事实上能够像长空琢玉这样傻也挺好,至少如此不会难过。
他去采了一些野果,虽然已经辟谷,可是这种心境之下,找点事情做总比无所事事好,再这么下去厉星轮只怕会发疯。
断肠谷中的生灵都是在神力的滋润下长大的,就算是野果也充满生机,滋味相当不错。厉星轮吃了几个,见长空琢玉还在盘膝,心中忍不住对他的智商升起一点怜悯,便将洗干净的野果用叶子包好放在他面前,算锄强扶弱行善积德了。
感觉到身边有动静,长空琢玉睁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空中划出一道诱人的弧度,一双晶亮的双眼看向地上的野果,问道:“这是何物?”
“吃的。”厉星轮大口咬了一口,“用我教你怎么吃吗?”
长空琢玉盯着他一会儿,拿起一个果子直接咬下去,顿时难过得好看的脸都抽抽起来了。
“徒儿是故意戏耍为师吗?还真是调皮。”长空琢玉苦着一张脸大度地说道。
厉星轮:“……你好歹看看自己拿的果子和我手里的一不一样,你那个是要扒皮的。另外,咱们还没出去呢,我也不是你徒弟,不要随便占人便宜。”
一边说还一边认命地走过去将果皮扒了,递给长空琢玉,“诺,这么吃才对,你这记忆失去得也太彻底了。”
长空琢玉这才吃到甜甜的水果,皱起的脸舒展开来,一脸愉悦地赞赏道:“有徒弟真是好啊,为师很是欣慰。”
厉星轮脑门的青筋又冒了出来,“我不是说过,我没有拜你为师吗?”
“早晚的事情,”长空琢玉自信道,“这区区谷底,怎么能关住为师这种高人。”
厉星轮都懒得纠正长空琢玉的自称了,他特别后悔当初一时嘴欠说可以拜他为师这种话,平白给自己添了个师父。
“这里最可怕之处,不是因为这巍峨高山,而是神力结界。我们被困在结界中,除非有破开结界的力量,否则绝对不可能出去。然而古神之力,当年强大到可以逆天改命,又怎是吾等在天道的掌控下偷生的普通修者能够抵挡的。”厉星轮本不想对长空琢玉说这件事的,可实在不想看他这么一脸天真地活下去了。
“是、是吗?”长空琢玉那一向的自信终于有一点点崩塌了,他看着天空静静发呆。
厉星轮见他有些失落的样子,不由得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道:“总归是在死之前能够遇到你,倒也是件幸事,也不知道我们在这神力结界下还能活多久,不如彼此相伴吧,总好过一个人走上黄泉路,怪凄凉的。”
他在安慰长空琢玉,也是在安慰自己。好在长空琢玉并不令人讨厌,与他相处倒也不错。
谁知被安慰的长空琢玉竟是侧过头道:“可是我不能就这样在谷底死去,一定还有很多人在等着我回去,修真界也不能缺少我的存在。我这么重要,必须想办法回到修真界的!”
厉星轮:“……你恢复记忆了?”
“当然没有,”长空琢玉坦然地说道,“是为了历劫而斩尽前尘,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恢复。”
“那你怎么知道自己有很多人等?”厉星轮一脸不解。
“这自然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应该是虽然斩尽前尘,可是对过去仍有一丝印象的缘故。”长空琢玉再度自信地点点头,重新恢复了斗志。
“哦。”已经麻木了的厉星轮随意敷衍地应了一下,就坐在地上闭目养神了。
他被长空琢玉的自信打击得有点疲惫,需要休息一下。
长空琢玉见厉星轮不理会自己,心中稍稍有点失落。不过他是一个先天乐观的人,很快便又精神了。
这一次换成厉星轮一动不动,而长空琢玉在谷中转来转去找出路。他手中没有武器,碰到崖壁自然不会反弹,仰头看着高高的悬崖峭壁,长空琢玉觉得就算自己很厉害,可是好像也没办法只靠肢体力量就爬上去。
他望着天空,只见远处飞来几只大雁,安静地落在谷底歇息了一会儿,便又飞走了。
长空琢玉:“……咦?”
他连忙回去找厉星轮,轻拍他面颊,“徒儿,醒醒,为师发现出路了。”
厉星轮根本没有睡觉,只是在安静地想事情,被他这么一顿猛拍心中略有不爽,而听到这称呼,火气更是大了。好在他听到最后一句,便猛地睁眼道:“什么情况。”
长空琢玉指向天空道:“我方才看到几只大雁从很高的地方落下来,小憩片刻后又离去。按理说断魂谷可进不可出,它们落下了,就不应该再飞高,可是它们却顺利地离开断魂谷了。”
“我仔细观察一下!”厉星轮立刻仰头望天,等待着大雁飞过。
断魂谷的飞鸟很多,用不了一会儿,厉星轮就看见一只在断魂谷中展翅高飞,没多久便叼着一只鱼回来了。
“……为什么这些鸟可以出结界?”厉星轮自言自语地问道。
长空琢玉一点理论知识都没有,根本想不明白,他也不添乱,就乖乖地靠坐在厉星轮身边,偶尔啃上一口水果,发出清脆的“咔嚓”声。
厉星轮听到这个声音后,将视线放在了长空琢玉正吃的津津有味的 当前是第: 2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水果上。他一把从长空琢玉手中抢过野果,狠狠地向空中丢去。
长空琢玉:“……”
野果飞上天空,高度远远地超越了之前厉星轮丢出的石头,一直飞到最高点后,才又落下,掉入泥土之中。
长空琢玉:“……”
“原来如此……”厉星轮喃喃道,“此处的生灵生来就是伴着神力长大的,被神力视为共同体,并不阻拦它们离开结界,不知这个发现能否成为我们离开此地的契机。断魂谷困了那么多修者,不会没人发现这件事,可是依旧无人生还……希望不大。”
“徒儿。”长空琢玉突然道。
“嗯?”厉星轮反射性地回应,被长空琢玉唤久了,他已经懒得反抗了。
“去给为师再摘点野果吧,味道还是不错的。为师虽然辟谷,但是忘记了人间五谷的滋味,为了恢复记忆,还是需要品尝一下的。”长空琢玉一脸正气地说道。
厉星轮:“……就说你想吃野果得了,罢了,我去多摘一点,好研究一下这谷中生灵究竟有何不同。”
“嗯,乖徒儿。”长空琢玉满意地微笑点头。
厉星轮不仅摘了很多野果回来,还抓了不少小动物回来,打算看看它们有何不同之处。而在厉星轮努力研究的时候,长空琢玉啃光他采摘来的所有野果后,拔起身边的野草,用灵巧的手指将它们编织在一起,变成一顶绿色的草帽,并将它戴在头上。
厉星轮:“……你要做什么?”
“既然谷中生灵都与神力共生,那么这样做应该就有办法突破结界了吧。”长空琢玉回答道,“我怕死去的生灵不具备这种力量,还特意连根拔起来呢。野草生命力极强,就算是离开土壤,也能存活许久。”
“那你戴这个绿帽子要做什么?”
“试一试。”
说罢长空琢玉立刻纵身一跃,这一次竟然真的超过了方才飞跃的高度,不过不是长空琢玉,而是那顶绿帽子。
长空琢玉跳到限定的高度就被什么挡住,落了下来。而那顶绿帽子却似被人抛起一般,飞了好高后才掉下,又准准地掉在了长空琢玉的头上。
“原来不管怎么做,都是它们可以离开结界,我们却不行啊。”长空琢玉遗憾地说道,“看来还得另想办法。”
厉星轮忍无可忍大步上前,一把摘下绿帽子,说道:“以后不要随便戴绿色的帽子。”
“为什么?”长空琢玉一脸迷茫,“我觉得这个还挺漂亮的。”
“我们还是再来商讨一下怎么出谷吧。”厉星轮立刻转移话题。
☆、〇四
长空琢玉的办法显然不靠谱,可厉星轮想出的很多主意也都无效,事实上谷内生物能够离开这里是它们生来的天赋,根本无法夺取。倒是有一种办法,就是夺舍。拥有了谷内生灵的躯体,就可以自由出入断魂谷。
可是一来夺舍必须要有金丹期实力,否则就算是想夺舍也不成;二来想要夺舍也需要灵气,无法使用灵气的结果就是连换个躯体都做不到。
最重要的是,就算想尽办法夺了舍,这谷内的生物也无法修炼,从小在神力威压之下长大的生灵根本无法吸收普通的天地灵气。
总而言之,死路一条。
厉星轮这才明白为何多少年来断魂谷无一人生还,只怕他现在想到的办法,所有掉落的修者都曾想过,可事实上断魂谷就是死路一条,根本不可能出去。
什么仇恨、斗志全都化为虚无,只剩下一腔怒气却无处发泄。厉星轮望着美滋滋吃着野果,被甜得眼睛都弯起来的长空琢玉,突然觉得人傻一点也挺好的,不用知道的那么清楚,也就不用这么绝望。
长空琢玉这傻乎乎的性格,大概就是在这谷底被折磨出来的吧。所有的办法都试过了,却什么用处都没有。绝望之下不愿意接受事实,最后忘记一切,只以为自己个很厉害的人,催眠自己,这样才能快乐地在这谷底活下去。
难道有一日他也要变成这样吗?
厉星轮摇摇头,他不会变,也不会忘记这血海深仇的。大不了就这样死去,进入地府轮回时想尽办法记住前生仇恨,执念不灭,说不定数十年后,又能够回到这修真界,找到他的仇人。
想想,自我了断,倒是出谷唯一的办法。
当然,厉星轮也只是想想而已,他不是那么懦弱的人,就算到最后的关头,只要死亡没有来到,他就绝不会放弃生命。
“徒儿,”长空琢玉吃完野果,规规矩矩地洗干净手,随意地坐在长空琢玉身边,没有了啃东西时的傻样,他又变得高深莫测,表情从容不迫,举止间皆是从容,“谷外的世界,也有这么好吃的果子吗?”
“果子算什么,”厉星轮想起自己未辟谷时在家中吃到的美味,苦笑了一下道,“外面应有尽有,你吃吃过这里普通的野果,哪里知道真正美食的滋味。不知你修炼的心法能够食用荤腥,若是可以的话,我打些野味回来烤着吃。虽然没有佐料,却也比单吃野果味道要好。”
“等一下。”长空琢玉阻止了厉星轮,“野果可以吃,但是这里的生灵……尽量不要伤害它们。”
“为什么?”厉星轮一脸不解。
“你且低头,看得见蝼蚁吗?”长空琢玉问道。
“这……”厉星轮摇摇头,“来这谷中许久,从未见过。”
死对头跪求复合 完结+番外: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书名:死对头跪求复合作者:我思悄悄第一章 旧人重逢KTV包厢里毕业五年后的同学聚会,吵闹得像菜市场“我点着人数,怎么少了两个啊?”聚会组织者李茂扯着嗓子道一个戴着眼镜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