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对头跪求复合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甜文]—— by:我思悄悄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完本[仙侠: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作者:青色羽翼长空琢玉突然发现自己的功力相当高深,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个大人物他一定有着无数的下属等着他回来主持大局,可是他为了渡过死劫而斩尽前尘往事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书名:死对头跪求复合
作者:我思悄悄

第一章 旧人重逢
KTV包厢里。毕业五年后的同学聚会,吵闹得像菜市场。
“我点着人数,怎么少了两个啊?”聚会组织者李茂扯着嗓子道。
一个戴着眼镜的小年轻扭过头来,隔着茶几道:“黎秋阳在美国回不来,我给苏知乔发了信息,他没回!”
挤在沙发上交流彩妆的几个女生闻言,嘻嘻哈哈地笑起来:“豌豆公主最讨厌这种场合了,他这几年的同学聚会就没来过。”
“今年班草都回来了,他肯定也会来的。”
“哈哈,你少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包厢的门忽然就被推开了。
“我们的豌豆公主来了。”对着门口的李茂忽然笑道,众人都不自觉地看了过去。那里逆着光,来人穿着浅白色衬衫,身材修长,光是一个剪影,就让人移不开目光。
苏知乔似乎迟疑了一瞬,才缓缓走了进来。他如鹤入鸡群,一进来就让包厢里的空气静了一瞬。
他昂着下巴,漫不经心地冲李茂点点头,神态像极了只矜贵的猫。熟悉的傲娇味道扑面而来,瞬间与大家印象中的那个小少爷重叠了。
同学们虽然对他诸多评判,打招呼的嗓音却是齐齐的,透着热情和巴结:“苏少来了。”
苏知乔眼尾一扫,目中无人地走到了一个空位上坐下,倒没注意到阴影处还坐着一个人。这个人穿着一身黑,手里握着瓶啤酒,靠在沙发里侧安静得像一尊雕像。
苏知乔贴着他坐下后,那个人微微一动,侧头看他。
苏知乔的注意力却不在这里,他抬起一只手挡在鼻子前,似乎对着包厢里的乌烟瘴气难以忍受似的,俊秀的眉头微微皱着。既然这么嫌弃,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
这么近的距离看去,这张漂亮的脸也不见一点瑕疵,肌肤白嫩得像是牛奶凝结而成的。
一个女生羡慕嫉妒恨地跟他道:“苏少,几年不见你皮肤还是这么好。跟我们透露一下你的保养秘诀呗?”
“嗯?”苏知乔只顾着四下梭巡,没听清,在鬼哭狼嚎的背景伴奏里微微探过头,鬓角发丝不经意地蹭过了谁的脸。
软软的,凉凉的,撩在他的鼻尖上,让他瞬间捏紧了手里的啤酒瓶。
热气呼在脸上,苏知乔这才发现自己边上还坐了个人,立刻皱眉扭头:“你……”
苏知乔还探着头,侧过来时两个人的鼻尖几乎相碰,他往后退了一下,渐渐看清了眼前的人,瞳孔骤然紧缩!
苏知乔遇到紧急情况时一向反应很慢,他微微张着嘴,眼睛在昏暗的包厢里像是唯一一点的光,里头隐隐泛着水色,掩不住的慌张失措。看起来活像是闯进了车流里的小流浪狗,又滑稽又可怜。
下一秒,歌声戛然而止,两个人之间连最后一层热闹的屏障都没了。
屏幕上的画面切换,亮起的光瞬间照亮了那人的脸。
沈慕。
他穿着一身黑衣,皮肤是玉石般的冷白质感,头发剪得短了,将英俊的脸完全展露出来。安安静静地往那一坐,也自成一道风景。
五年不见,彼此再次相对,居然是在这样一个猝不及防的瞬间。四目相对间,仿佛有透明屏障隔开了周遭的一切。在包厢里无数复杂呛鼻的气味中,苏知乔甚至能分辨出沈慕独有的那股味道。像是雨后的森林,清冷冷的。
只是比起苏知乔的失神,沈慕的表现却是冷淡得多,连一个惊讶的眼神也吝于给他。
沈慕的眼底像汪深且冷的潭水,倒映出自己脸上的慌张,看起来蠢透了。
他是什么时候坐在自己身边的,他全然没有发现……苏知乔悲哀地发现自己平时的口齿伶俐全然消失了,张了张嘴,却找不出一句合适的开场白。
他能说什么呢?
嗨,当初你被我妈打断腿丢出去,后来怎么样了?
或者,你还恨我吗?
呸。苏知乔在心里唾弃着自己,这么多乱糟糟的念头也不过是在转瞬间闪过,呈现出的效果就是苏知乔呆呆地和沈慕对视着,看起来倒很有点说不出的暧昧。
对面的女生立刻就掏出手机拍了张,几个人凑在一起笑得意味深长,又嬉笑道:“苏少,沈慕,你们俩连着五年缺席参加同学聚会,怎么着?今天一来就两个都出现了。”
“我就说嘛,只要沈慕来了,苏少肯定跑不了。谁不知道我们二班的班配是连体婴啊?”
苏知乔曾经的后桌小眼镜丢下话筒跑过来,硬是挤到了苏知乔和沈慕之间,打破了两人间的尴尬对视。
他一手搭着一个人的肩膀:“苏少,你怎么才来!你们两个在这里对视什么呢?去唱一首?”
“就是,去唱一首!”
“你们高中的时候成天出双入对的,今天见了面怎么不说话啦?”
有了个挑头的,众人纷纷起着哄。特别是女生们,看着曾经出双入对的两个班草,更是露出了你们都懂的笑容。
苏知乔还是呆呆的,还好小眼镜隔在了他们之间,让他的呼吸慢慢地缓了过来。
对于众人的起哄,沈慕没有吭声,沉默得像是一尊格格不入的雕像。
苏知乔向来是个要面子的,在众人渐渐有些尴尬的起哄声里,赌气接过话筒:“唱就唱。”
而就在这时,沈慕忽然站起身来,“我出去抽根烟。”
说完,站起身来,长腿迈过苏知乔身边时,不经意蹭到了他**的小腿,然后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他站起身后,苏知乔才发现,他又长高了。整个人劲瘦挺拔,肩膀宽阔,穿着黑色的衬衫和长裤,依然是当初那棵腰板挺直的小白杨。
只是现在,苏知乔的眼神恨不得射穿他挺直宽阔的背。他手里还拿着话筒,冰冷的硌着掌心,脸颊却是火辣辣地滚烫起来。
是愤怒,也是羞耻。
众人都没想到沈慕居然会当众下苏知乔的面子。天啊,那还是苏小少爷一个眼神,就鞍前马后恨不得为他摘星星的沈慕吗?!五年不见,发生了什么?
气氛眼看着就要冷下去,李茂一把抢了话筒,搂着小眼镜笑道:“来来来,到我的《小情歌》了,跟哥一块儿唱!”
众人都赶紧转移话题,气氛慢慢地又活跃了起来。
苏知乔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气得胸口起伏。换成他从前的脾气,早就甩手走人了。非得要沈慕做小伏低哄上好几天不可。
可……苏知乔盯着紧闭的门,脸色变了又变,却跟被定在了位置上似的,始终没有起身。
以前苏知乔在班上就不怎么合群,少爷脾气大得很。除了沈慕,也就是黎秋阳受得了他。现在他沉着个脸,更是没有同学敢上去捋虎须。
还是李茂在边上看见这个小少爷,一个人孤零零坐着生闷气,还挺可怜的。于是跟小眼镜一左一右凑过去跟他说话,苏知乔的脸色才好看了点,却仍然是心不在焉。
他刻意不去看门口,浑身注意力却仍然放在那儿,沈慕去哪儿了?他还没计较呢,这货要跟五年前一样落跑了吗?
过了好一会儿,沈慕才回来,身上萦绕着一股淡淡的烟味。而包厢里已经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了。
苏知乔也抓着一张牌,被几个女生挤在中间,脸色难看得要死,看来是输过了。这个小心眼的毛病到现在都没改。
“沈慕来了,快加入啊!”作为曾经班上最受欢迎的班草,女生对于沈慕仍然热情高涨,不,应该说更甚以往。
邱鹭从沈慕一进门开始,眼神就没离开过他。玩过两局,终于逮住了机会问沈慕:“你现在还是单身吗?”
这问题一出,路人们纷纷心照不宣地调侃起来:“这么多年了,邱鹭还是贼心不死啊!”
“嘿嘿嘿,这叫痴心不改!”
“你们都别吵,让沈慕自己说!”邱鹭道。
苏知乔一直在跟身边的小眼镜说话,此时不自觉的换了个坐姿,耳朵也竖了起来。
沈慕沉默了一下,大方地道:“不是。”
“……”邱鹭的眼圈几乎是当场就红了。
场面顿时有些僵,大家面面相觑,赶紧重新洗牌:“哎,我们单身狗不想听这个!”
“就是就是,重新抽啊!”
一个女生得意洋洋地亮出国王:“黑桃a,这次是谁?”
苏知乔丢出一张牌,脸色有点臭。怎么这么倒霉?
大家都知道这个小少爷脾气不好,也不敢怎么恶整他,倒是女生们出了问题逗他。
“苏少,你的内裤size是几号?”
这个问题问得刁,大家纷纷起哄。
“以前苏少就不跟我们一块儿去澡堂子,早就想知道了!”
“这算是什么问题啊?”苏知乔的一双猫儿眼瞪得圆圆的,灯光下看不清他有没有脸红,但是神色间掩不住的羞恼,反而让人更想逗弄他了。
“这个问题问沈慕啊,沈慕肯定知道!”一个女生忽然起哄道。
沈慕捻了捻手指,冷不防被甩锅,眼波一动。
“我选大冒险!”苏知乔一秒喊道,他的眼神左右飘忽,就是不往沈慕这边看,僵硬的身体却明白地透出他的尴尬。
“哎……没劲儿。”没得到沈慕回应的女生们大感惋惜。
“那就让苏少喝,以前沈慕护得那么紧,一口酒都不让喝。”见苏知乔没了靠山,大家纷纷逗起这个小少爷来。
“就是,以前苏少每天早上还喝奶来着,是吧?哈哈哈……”
苏知乔的脸都快黑了。
高中的时候,苏知乔的个子才一米七,整个人又白又嫩,同年纪的沈慕却跟吃了饲料似的,飙到了一米八五,还打篮球练得满身腱子肉,急得苏知乔每天量完身高都要发脾气。
沈慕就每天给他准备一瓶牛奶,喝完后帮他量身高,在门框上画一道。
想到这里,苏知乔偷偷地看了沈慕一眼,对方正偏头听邱鹭说话,眼睛都没抬一下。
苏知乔一咬牙,伸手就端起了李茂推过来的一大扎酒。那酒五颜六色的,而且泛着股诡异的浑浊感。
李茂还得意呢:“桌子上的洋酒全倒进去了,苏少,您能喝不?”
“怕什么!喝倒了不还有现成的司机在么?”小眼镜挤挤眼,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看向了沈慕。
他面色如常,也不知道是听没听见。
苏知乔强忍住气,故意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喝就喝,不就是一杯酒吗?”
他捧起了酒杯,仰头就灌,舌尖一触到酒就立刻后悔了。
妈的,这什么鬼味道!
他呛了一下,喘口气准备继续奋斗,一只手就稳稳的抓住了杯子,阻了苏知乔的动作。
苏知乔扭头,就对上了沈慕平静的眼睛:“m号。”

第二章
“……什么?”李茂有些反应不过来。
沈慕重复道,唇角难得带了点笑,透着痞:“我说,苏少的内裤是m号,可以免罚了?”
“哇哦!沈慕你是怎么知道的?”
“对啊!用什么量的,快快从实招来!”女生们爆发出了一阵尖叫,男生们也轰然笑起来。
苏知乔的脸瞬间涨得通红,瞪着沈慕,吭哧了半天却说不出话来。
沈慕的手指很暖,干燥而有力,只是相触了一瞬间就移开了,把那杯酒放在了桌面上。
苏知乔不得不跑进洗手间,用冷水洗了好几把脸才让脸上的红晕消退。看着自己湿漉漉的眼睛,苏知乔懊恼地往镜子上泼了水。心脏砰砰乱跳着,沈慕方才的那个笑容不断地浮现在眼前。
沈慕变了很多,不只是脸。那种老道而游刃有余的态度和笑容,是不会出现在十七岁的沈慕身上的。苏知乔的叛逆写在脸上,而沈慕的一切情绪都深藏在心底,偶尔对他露出一个浅淡笑意,已值得苏知乔珍藏于心,细细回味。
本以为他一定对自己恨之入骨,老死不相往来了。可沈久刚才的那个举动,忽然就撩动了苏知乔的某根神经,让他心里的小鹿又咚咚地乱撞起来。
抽了张纸细细地擦拭手指,苏知乔心神不定地琢磨着,脸上的红半天才压下去。
他回到包厢的时候,却被兜头泼了盆冷水——沈慕已经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苏知乔咬了咬牙,沈慕这忽冷忽热的态度是什么意思?
可惜苏知乔没机会起身去质问他,几个老同学就笑嘻嘻地围了过来。左一个苏少,又一个老同学,变着花样地跟他套近乎。嘴里说的,都是他那个爹的公司。
要是搁在平时,苏知乔哪里耐烦跟他们多搭一句茬。可偷瞄了眼坐在对面的沈慕,苏知乔眼珠一转,露出笑容,跟他们热火朝天地聊了起来。递过来的酒,也是来者不拒。
可直到聚会结束,沈慕都没有再看苏知乔一眼。
到后面,苏知乔喝得胃里直往上翻,走动一步都觉得肚子里哐当响,只好借口去洗手间放水,回来后就装睡,靠在沙发上,任包厢里闹翻了天也闭着眼不肯醒。
结果,装着装着,就真睡着了。
酒精催化了某些情绪,一直被苏知乔深埋的记忆渐渐地浮现出来。
十七岁的沈慕穿着白衬衫,扣子永远一丝不苟地系到最上头。他跟自己住在同一间大别墅里,每天晚上,他会跳过阳台,偷偷溜进自己的房间。
窗户打开了一半,带着晚香玉的夜风吹得深蓝窗帘起起落落。沈慕和他坐在地板上,笨拙地接吻。沈慕的手指抚摸着他的肌肤,干燥而柔软。
这触感越来越真实,让苏知乔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歪头用脸颊轻轻蹭了蹭。
“……”那触感迅速消失了。
苏知乔靠了个空,失重感让他整个人都颤了一下,骤然睁开眼,就对上了沈慕的眼睛。
“你……”梦里不可描述的对象忽然出现在自己眼前,还带着这么一副庄严而不可侵犯的表情,让苏知乔顿时有种心虚感:“……不对啊,人呢?”
他转头看着四周,包厢里早就人去屋空,只留下一地酒水狼藉。而沈慕手臂上挽着外套,正站在他面前不远处,冷淡眉眼间隐含倦意,落在苏知乔的眼里就成了不耐烦:“你睡了很久。”
“你在等我?”苏知乔揉了揉眼睛站起身来,脚下一软又给跌了回去。
“嘶……”他倒抽了口气,他还是低估了这酒的后劲。可是,沈慕就那么站在他面前,脸上没有半点波动,似乎苏知乔对他来说只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
苏知乔忽然就委屈了,没意思。“你自己先走吧,我在这儿待会儿。”苏知乔摆摆手,把脸往里一歪,默默地生起闷气来。
沈慕没有出声,似乎是顿了一下,转身走了。皮鞋敲击着地面发出闷响,门咔嗒一声,走廊的光线投了进来随即熄灭,门被关上了。
“呼……”居然真走了?苏知乔抓了把头发,心里又有些后悔。
这么多年没见到沈慕,他这一走,也不知道是不是又要消失上五年。五年又五年,他才二十三岁,跟沈慕朝夕相处了十年,又失去了他五年。
门咔哒一声又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苏知乔背着门口胡乱擦了把脸,懒洋洋的:“这个包厢我包了,别打扰我睡觉。”
“真醉了?”那人没走,一直走到了沙发边。
苏知乔闻言抬起头来,沈慕手里端着杯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他有一管挺直的鼻梁,从这样的角度看上去也是一样的英俊。
“你没走啊?”苏知乔答非所问,有些愣愣地看着他。
“出去打了个电话。” 沈慕把水递到他面前,示意他。
苏知乔这才觉得自己的嗓子很有些干,他抬起手要接,指尖触到杯子时,不经意触到了沈慕的手指。不过是轻微的触碰,沈慕却跟被烫到似的,骤然松了手。苏知乔也没握紧,满杯的水顿时撒出一点在他的手背上。
“当心!”苏知乔还没吭声呢,沈慕的反应却比他更大,伸手覆在他的手上胡乱擦拭着水迹:“没事吧?烫到了吗?”
那水是不算烫的,沈慕的手却很热。苏知乔愣愣的,看着沈慕摩挲着他的手掌,白皙的皮肉泛出一小片红色,沈慕眉头紧皱,像是有无限的心疼。
“……好疼。”苏知乔顿了好一会儿,终于读条完毕,不甚熟练地歪在沙发上,像是被这点开水给烫出了内伤似的。
沈慕却信了,也许是苏知乔此刻醉醺醺的样子降低了他的警戒心。他捧着苏知乔的手,取了冰桶里的冰块,贴在手背上轻轻摩擦着,替创口降温。
娱乐圈之非他不可 完结+番: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娱乐圈之非他不可》掉了个坑文案:7岁的小哭包遇到了11岁离家出走的小哥哥16岁的小龙套对20岁的小哥哥一见钟情23岁的单亲爸爸与27岁的霸总再次相遇万分幸运我们在亿万人里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