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对头跪求复合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甜文]—— by:我思悄悄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完本[仙侠: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作者:青色羽翼长空琢玉突然发现自己的功力相当高深,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个大人物他一定有着无数的下属等着他回来主持大局,可是他为了渡过死劫而斩尽前尘往事

沈慕的手稳且暖,握着苏知乔的手不让乱动,熨贴得苏知乔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舒展开来,齐齐欢欣鼓舞着。
这才是他所熟悉的沈慕。
“好了。”反复确认过苏知乔的手完好无损,沈慕便要松开手,却被苏知乔反握住了。
“……”沈慕看着他,没有作声,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苏知乔借酒盖脸,厚了脸皮不松手:“我渴了。”
“渴了就喝水。”沈慕用另一只手端过水来,确认过温度,才送到苏知乔的面前。
“可我醉了呀。”苏知乔一歪头,斜靠在沙发上,握着沈慕的手搁在自己的脸旁,拿沈慕的手背替热烫脸颊降温,理直气壮地道。
他人长得稚气,享受惯了身边人的照顾,眉眼间透着股可恨的天真,似乎别人天生就该照顾他,伺候他。
“乔乔,把牛奶喝了再睡。”
“不喝不喝!”
“不喝长不高。”
“可我都躺下了呀。”
“我喂你好不好?”
跟他一起住了五年,硬生生把沈慕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锉磨出一颗保姆心。
苏知乔他妈是头一个惯孩子的,又来了一个沈慕,两人联手把苏知乔惯成了一个巨婴,成天半身不遂地等着人伺候,十几岁了还要沈慕喂饭。
某次苏知乔他爸撞见了,差点把苏知乔打成真正的半身不遂。
“醉了?”沈慕低头看着苏知乔,语气很轻。
“醉了。”两人说话间呼吸交融,苏知乔不自觉地屏住呼吸,睫毛急促煽动着,对于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感到一阵紧张。
沈慕盯着他,唇瓣几乎要蹭过他的,一字一句:“醉了就别发骚。”
“……”苏知乔骤然瞪大了眼睛。
他手里的温暖消失了,沈慕抽回自己的手腕,站起身来,又恢复了那副淡漠的姿态。
“你说谁发骚呢!”苏知乔一辈子也没听过这种奚落,更何况还是出自沈慕,酒精顺着四肢百骸变成了怒火喷洒出来,熊熊指向沈慕。
这种毫无杀伤力的炸毛,沈慕见识过无数次,八风不动地冷笑:“沈小少爷,五年前我们就分手了。你有什么脸来跟我撒娇?”
“你……”苏知乔原本有满肚子的怒火要喷发出来,却被他一句话浇灭在了肚子里,滚滚烟尘呛得他五脏六腑生疼,嗫嚅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我……那你又何必等我。”
沈慕没有回答他,他的手机响了。接起电话放在耳畔,沈慕侧过头去,唇角透出的一点笑意令他看起来十分温柔:“我在同学会,已经结束了,过会儿就到家。不用等我,你自己先睡吧。”
他收起手机,转头就看见一道背影气势汹汹地冲出门去,还带着一声摔门的巨响。
沈慕追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苏知乔趴在一辆黑色奔驰边,一边拉着车门一边怒骂:“怎么开不了!开门!”
他几步赶上去,在保安过来之前,硬是把人半抱半扛地弄开了。
苏知乔只穿着一件风骚的衬衫和马裤,被夜风一吹,酒气越发上头。他连站都站不稳了,直往地上滑。沈慕单手搂紧了他,掰开他的手看了眼,那是个法拉利的车钥匙。
他叹了口气,看着怀里还在软绵绵挣扎的人。唇红齿白,面容稚嫩,此刻皱着脸,脸颊连着眼尾都红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受了多大的委屈。
只有沈慕才知道,这幅天真的皮相下,究竟隐藏着多么恶劣的性子,沈慕真是怕极了他。
苏知乔整个人的重量都挂在了沈慕的身上,冷风吹来,侵袭进单薄衣衫里,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把脸往沈慕的肩窝里藏。
沈慕满眼复杂地盯着他良久,缓缓地将人拢进了怀里,力度大得像是要将他嵌入血肉,再不分离。

第三章 往事不要再提
沈慕抱着苏知乔在停车场几乎是转了一圈,才找到苏知乔的那辆车。他把人打横塞进后座,坐进驾驶座发动了车子。
苏知乔的车子里很干净,摆着几个毛绒玩具,看品味应该是女孩子送的。一个平安扣吊坠挂在车前,摇摇晃晃。那玉质并不好,但年岁久了,透出一股温润来。
按某人骚包的性子,什么都要最好的。这样一个平安扣,怎么还能挂到现在?沈慕眉梢一动,不敢再想。双眼看向前方,踩下了油门。
沈慕开了一半才想起,自己并不知道苏知乔住在哪儿。他刚回到a市,也没有相熟的酒店。带苏知乔回去?这个念头还没生起就被他摁灭了。
最后,他站在一家酒店的前台,面无表情地递出身份证和卡:“一间单人房,谢谢。”
前台小姐很年轻,心思全浮在脸上,要笑不笑的道:“先生,情人节期间,我们的情侣间有特惠价喔。”
“单人房,谢谢。”沈慕面容僵硬,再次重复。
他怀里的苏知乔大概是被吵到了,把脸又往他怀里拱了拱,整张脸埋得很紧。你倒是知道要脸,沈慕面无表情地想。然后接过了证件和房卡,一股脑全塞进外套口袋,把人再次打横抱起,转身走向电梯。
四面八方无数诡异目光扑面而来。看着酒店金色的logo,他知道,自己与这家酒店缘分尽了。
到了房门口,把苏知乔放下,掏房卡开门,抱人进屋,又是好一阵折腾。把人放在床上的那一刻,沈慕觉得自己能活活被他熬老十岁。
沈慕长出口气,活动了一下隐隐作痛的右手关节。看来苏知乔这么多年别的没长,分量倒是长了不少,过去他一只手就能把人扛起来。
躺在床上的苏知乔不知道沈慕此刻内心正在腹诽自己,他只是不舒服地在床单上蹭了蹭。床单被子带着股酒店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让他觉得很不舒服,酒精这时候开始发威,他的额头上开始渗出汗来。
苏知乔开始哼哼起来。
沈慕的脚步一顿,他暗暗告诫自己,你别理他了,这货一定是在装醉。
脸上一阵温热触感,热毛巾擦拭去黏腻汗水,肌肤变得清爽起来,苏知乔的眉头也渐渐松开来。
他能闻见沈慕手腕上散发出的味道,酒精,烟草,还有沈慕身上特有的草木味道,被体温烘得干燥,闻起来微微有些苦涩。
他的身躯沉重,五感却因此而变得格外灵敏。他能感觉到沈慕长久而炙热地注视着自己,擦拭的动作也变得迟疑起来,在他的领口边缘游走着。
他想做什么?来啊,我不会拒绝的。苏知乔于混沌中想着,毫无防备地敞开着身体,散发出一股甜美的味道。
禁欲已久的身体经不起半点撩拨,苏知乔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醉意让他的反应格外诚实。他仰起头,露出的脖颈修长白皙,一副任人品尝的模样。
沈慕鼻翼抽动,这样的味道对他而言无疑是致命的吸引。毛巾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他修长的手指在苏知乔的领口边缘来回摩挲着,迟疑地停在与肌肤即将相触的一寸处。
在衣服的包裹下,苏知乔有一具很漂亮的身体。在沈慕的记忆里,少年的身体纤细而青涩,肌肤柔嫩滑腻得像要吸附住他的手指。他的手腕和脚踝纤细,白皙得透出底下蓝色的血管。
他曾经彻底地品尝过他的滋味,却也付出了相当沉痛的代价。
想到这里,沈慕的右手忽然感到一阵彻骨的疼痛,他猛然清醒过来,他的手已经滑入了苏知乔的衣领。
他骤然抽回了手。
一阵有些仓皇的脚步消失在门口,房门传来咔哒声响,房间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苏知乔闭着眼,轻轻翻个身把脸埋在了枕头上。空气中沈慕的味道还没有完全消散,他像个瘾君子般深深吸了口气,终于陷入了梦中。
消失了五年的人,一旦出现,就开始频频入梦。
十四岁那年,一场流感席卷中国,令人闻之色变。苏知乔所在的贵族学校,个个学生都是家长的心头肉,早早地被接回家与世隔绝。
苏知乔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烧了,还病得不轻。佣人都吓得不敢来伺候他,苏知乔的父母哭得眼都肿了,日日戴着口罩来房间里照顾他。最后家庭医生告诉他父母,只要能熬过一个星期,就算是脱险了。到了晚上,母亲被父亲劝回去休息了。
苏知乔一个人躺在床上,病得浑身发疼,从未吃过这么大的苦头,哭得枕头都要湿了,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
这时,窗户忽然被敲了敲。
苏知乔吓了一大跳,抱着被子坐起来,磕磕巴巴地问是谁。
窗户又被敲了敲,“快开窗!”
沈慕还没变声,清亮的少年嗓音显得有些急躁,与他平日里淡漠的形象十分不符。
苏知乔吃惊地下了床,跑到窗边上去看。外头的夜空挂着一轮过大的月亮,一道瘦高的人影站在阳台上,看不清面目,苏知乔顿时就毛了。
“你谁啊!”
“是我。我是沈慕。”沈慕耐心地又重复了一遍,压低嗓音道:“你把窗户打开。”
“我不信。”苏知乔把眼睛贴在窗户缝上,警惕道:“你怎么证明?”
“……那我回去了。”沈慕有些沮丧,转过身,光脚踩在阳台的栏杆上,十分惊险地纵身跳到了另一个阳台上。
他跟苏知乔比邻而居,两个卧室的阳台却是隔断的,苏知乔曾经想爬过,却被那一米多的距离给吓回来了。
“你回来吧!我相信你是真的沈慕了!”苏知乔伸手把窗户打开了,探出头对他道。
沈慕才落地,转过头看他:“为什么?”
“鬼是不用爬阳台的。”
“……”
后来苏知乔一度否认这段对话的存在,认为这是沈慕趁着自己烧迷糊了就编造段子诋毁他的名誉。不过那天晚上,沈慕的确是重新跳过了阳台,像是什么从天而降的大侠般,拯救了苏知乔那颗即将破碎的玻璃心。
“你快回床上去,你还在生病呢。”沈慕一落地,就把苏知乔推了回去,自己也从窗户爬了进来。
苏知乔平时是根本不理会沈慕的,可是现在爸爸妈妈都不照顾他了,他只好表现得很乖:“爸爸不让我跟你玩,怕我传染给你。”
“不会的。”沈慕让苏知乔躺回床上,给他拉好被子,自己坐在地板上看着他。“你只是感冒了。”
“可是流感好严重,已经死了好多人了。我听见佣人说的,我也要死了。”苏知乔说着说着就很伤心了,他翻个身背对着沈慕:“我死了,你就可以霸占我的房间了,爸爸也只疼你一个人了。”
“他们胡说,你不会死的。”沈慕固执地重复着,虽然他根本不会安慰人,但他的信心很有鼓舞人的力量。
苏知乔不相信爸妈的话,也不相信医生的话,却相信了沈慕说的。毕竟他跟沈慕也算宿敌了,他没必要安慰自己的。
“真的吗?可我身上好疼,头也好疼。”苏知乔慢慢地转回去了,从被子里露出眼睛看着沈慕。
他的被子是天蓝色的,印着白色的云朵,看起来非常柔软。苏知乔整个人窝在里头,只露出眼睛,发丝软绒绒地覆盖在额头上,显得有些可怜巴 当前是第: 2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巴。
苏知乔很少对沈慕说话,更别提是这样撒娇的口吻,沈慕很紧张,也隐隐的有些开心:“你闭上眼睛睡觉吧,睡着了就不疼了。”
“那你呢?”苏知乔不放心地看着他。
沈慕立刻局促地站起身来:“我就是来看看你,那我回去了。”
“不要。”苏知乔道:“我一个人呆着害怕。可是我妈妈不能留下来陪我,我怕妈妈会被我传染。”
沈慕眨了眨眼,忽然领悟了苏知乔的意思,他试探地蹲在了床沿:“那我留下……留下陪你。”
苏知乔把自己的小被子掀开:“地上不冷呀?”
这还是八岁之后,苏知乔第一次对沈慕说出一句类似于关心的话,即使是在这样的场景下。
沈慕几乎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欢喜,迅速钻进了被子里。他身上还有些凉,冻得苏知乔哆嗦了一下,小声道:“你身上真冷呀。”
“是风吹的。”沈慕以为苏知乔是嫌弃自己,僵硬地跟他保持着距离,只抓着被角盖在自己身上。
“你过来点。”苏知乔不老实,吃吃笑着挤他。
“别闹,会感冒的。”沈慕几乎没有跟人同床睡过的印象,只觉得身边的苏知乔身体又软又热,还带着股好闻的奶香。
他干脆转身对着他,把人带被子用力抱住,他比苏知乔大一岁,力气却大出他许多,把人勒得动弹不得:“听话,不要闹了。”
“哼……”苏知乔在被子里努力挣了挣,却挣不开沈慕的桎梏,只好老实了,拿毛茸茸脑袋顶他几下:“那我睡觉啦。你不要偷偷走掉。”
“嗯。”
“你怎么跳那么远的?能不能教教我?”
“好。
“我真的不会死吗?”
“不会。睡吧,明天起来你就好了。”
……
两个孩子抱在一起睡了一夜,沈慕的身体热得像个火炉,把苏知乔闷出了一身的汗。第二天苏知乔的父母进房间来看,见到沈慕跟苏知乔睡在一起,几乎把苏知乔父亲给吓个半死,拉着沈慕去检查了半天,确认没有问题才作罢。
而苏知乔居然奇迹般地退了烧,又恢复了那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因为这个,苏知乔的母亲从此对沈慕都顺眼了几分。
……

第四章 上门
苏知乔做了整夜的梦,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时候,整个人都长出了口气,浑身汗津津的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
他稍稍一动,脸都绿了。裤裆里那凉凉的感觉……
“丁零零——”系统自带的铃声坚持不懈地响着,吵得苏知乔烦躁不安。他的眼睛肿得睁不开,伸手摸了半天才从裤兜里摸出手机。
他说是什么玩意儿硌了他一晚上呢。苏知乔用一副玩虚了的语气,拉长了嗓音:“喂——”
“一大早有气无力的,现什么眼呢!”电话那头一声暴喝,苏知乔当场就跳了起来,然后被爆裂式的头疼给炸得重新躺下了。
“爸,什么事啊。”苏知乔吞了口口水,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朝气蓬勃,脸却是垮着。大意了,没看来电显示就接电话。他爸一听就知道他昨晚鬼混去了,一顿批是少不了了。
出乎意料的,他爸只是习惯性说教了几句,就道:“我这边还有事,就先放过你。你自己这么大的人了,别让我跟你妈操心了行不行?都毕业这么久了,你不能再这么混下去了。”
“知道了知道了。”苏知乔把电话供起来,嗯嗯啊啊地发声表示自己在洗耳恭听,一边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除了领子被自己揉皱了之外,浑身严严实实没半点异样。看来沈慕昨晚把他放下后,直接就走了。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描述之事。
苏知乔呆了半天,昨天沈慕的嘲讽又浮响在耳边。妈的!苏知乔用力拍了把自己的脑门,人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你还在想什么呢!分手五年了,一见面你还想黏上去?要脸不要?
努力开解了自己一番,苏知乔爬起身去浴室里洗了个澡。在看见内裤上的痕迹后,心情又又又丧了一遍。想他苏少爷也算是英俊多金,可是有谁相信,他这么多年来都是跟自己的右手相伴,渡过漫漫长夜的呢?
苏知乔洗了个澡,打电话叫服务员给自己买了套新衣服,换上后焕然一新,又是个唇红齿白的公子哥了。
他琢磨着今天被父亲捉了个现行,还是回家看看吧,省得挨教训。苏知乔路过某家商场外的时候,看见那家老牌卤味外头排着长队,还特地下车买了两盒。
提着东西,苏知乔悠哉悠哉地开车回家,进了一片安静的别墅区。这里的别墅有些年头了,不过建筑保养得很好,绿化和硬件措施更是年年更新,十分对得起高昂的物业费。
苏知乔走进自家大门,把外卖盒搁在玄关柜子上,换着鞋呢,就扬声笑道:“妈,你的宝贝乔乔回来了——”
不对。鞋架上多了双男士皮鞋,款式简洁,皮质锃亮,有客人?
苏知乔傻眼了,一抬头,就看见沙发上三国会谈般坐着自己爸妈,还有一个不速之客。
坐在沙发上的客人背脊挺直地端坐着,此刻遥遥地看过来,脸上透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显然把他刚才那声“宝贝乔乔”听进去了。
娱乐圈之非他不可 完结+番: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娱乐圈之非他不可》掉了个坑文案:7岁的小哭包遇到了11岁离家出走的小哥哥16岁的小龙套对20岁的小哥哥一见钟情23岁的单亲爸爸与27岁的霸总再次相遇万分幸运我们在亿万人里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