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对头跪求复合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甜文]—— by:我思悄悄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完本[仙侠: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作者:青色羽翼长空琢玉突然发现自己的功力相当高深,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个大人物他一定有着无数的下属等着他回来主持大局,可是他为了渡过死劫而斩尽前尘往事

“好好好,知道了。”苏明远抱住嘴硬心软的娇妻亲了一口,两人一并看着儿童床上的孩子。
两个小家伙盖着天蓝色的软被,头对头亲热地挤在一处,睡得眉眼舒展,显然是在做着一个美梦。

第八十章 番外二
苏氏和天合宣布合并那天, 商界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苏明远的精神不错,看着一点不像大病初愈的样子。苏知乔和沈慕站在他身侧,两人都穿着正装, 帅得各有千秋, 把众人看得啧啧称羡,连声夸苏明远有福气。
当然也有某些异样的目光, 不过大家都是有脑子的,没人会在这种时候跳出来说些不中听的话, 宴会的整体气氛一派和谐。沈慕待人接物十分周到得体, 苏知乔被他领着, 也出不了什么差错。
自从苏知乔和沈慕的事公开之后,圈子里算是炸开了锅。这圈子里,玩少爷, 包养小明星都不算什么,可要是两个有身份的男人正儿八经的公开恋情,俨然就成了个笑话。更何况,沈慕是苏明远的半个儿子, 从小跟苏知乔一起长大的。一时间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
可等到苏氏和天合宣布合并,而沈慕进入苏氏掌舵, 众人的话风就变了,变得酸不溜丢。本来快要破产关门的苏家在沈慕的手里起死回生,经营得蒸蒸日上。现在沈慕干脆把自家公司都送出来了,进苏氏打工?别说两个男人了, 就算是领证的夫妻,又有哪个能做到这种程度的?
原本还嘲笑苏明远老糊涂,纵容俩儿子凑作堆的那些人,纷纷反口,开始酸苏明远居心叵测,个老狐狸,这是给自己白养了个上门女婿,捡了座摇钱树啊!
苏明远笑得眼尾细纹舒展,跟老友们躲在一边偷闲寒暄,享受着众人或羡或妒的目光。他可不是那种老古板,反正管也管不住,儿孙自有儿孙福啊。……要是商茜也能像他这么想就好了。
甜蜜的时光如流水般淌过,转瞬间就到了中秋。天高云淡,A城遍植的桂树开了花,整座城都被笼罩在缱绻甜蜜的花香里。苏家别墅里,也是一派宁谧温馨。
阿姨在厨房里忙碌着,饭菜的香气渐渐弥漫开来。苏明远穿着一件灰色开衫,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而苏知乔窝在沙发上,咔嚓咔嚓啃南瓜酥。
苏明远忍了又忍,放下报纸:“都要吃饭了还啃什么啃。”
“好吃嘛,阿姨特地给我做的南瓜酥,你还不让我吃了?”苏知乔回嘴。
阿姨正端着一个冷盘出来,闻言慈爱地看着苏知乔:“乔乔爱吃啊?多跟沈慕少爷回家来,阿姨天天给做。”
“谢谢阿姨!这个家就属阿姨最疼我了。”苏知乔甜甜一笑。
苏明远翻过一页报纸:“话里有话啊。”
“咔嚓咔嚓。”
苏明远忍无可忍:“……行了,担心就上楼去看看,也不知道你妈妈跟沈慕谈什么,这么久了也不下来。”
“您怎么不上去啊?我妈万一又骂我……”苏知乔怂怂的。
“不会。都这么久了,你妈要是还生气,今天也不会允许你们回来。”苏明远摆摆手,“上去看看,再不开饭汤都凉了。”
苏知乔挠挠脸,还是趿拉着拖鞋上楼了。他其实是紧张才一直往嘴里塞东西的,他实在是怕他妈妈。
他跟沈慕私奔(商茜坚持这么认为)后,率先接受这个事实的居然是苏明远。可是商茜却坚持不肯原谅苏知乔,直到今天中秋,才终于松了口,让小两口回来。一回家,就把沈慕叫书房里去了。
是谈判,还是单方面的宣战?苏知乔的脑海里闪现了无数的对峙画面。
而事实上,书房里此刻的气氛的确一触即发。
商茜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让沈慕离开苏知乔:“你别以为我肯见你,就是愿意接受你们两个人的事了。沈慕,你跟乔乔不合适。乔乔从小被宠坏了,他的想法太单纯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将来要面对的是什么。”
沈慕张口:“阿姨……”
商茜盯着沈慕,态度强硬地打断了他:“我知道你的口才好。苏明远信得过你,我可不信。你要什么都可以,除了乔乔。他是我的命根子!”
沈慕淡淡:“乔乔也是我的命根子。”
他直视着商茜,苏知乔的生母。说出这话时眼神里一派坦荡坚定,让商茜甚至吐不出半句嘲讽的话。
“你……”
“”阿姨,您先别忙着否定我。您自己想一想,除了性别,我有哪一点让您不满意吗?长相,家室,能力,还是对乔乔不够好?”
“……”商茜一时语塞,看着面前这个从小看到大的青年,她的确难昧着良心挑出什么错处来,可这也正是沈慕的致命缺陷:“就算乔乔改不过来,我也不放心他跟你在一起。男人跟男人之间,甚至连一纸婚约都不能有。万一哪天你们分开了,他怎么办?”
商茜没挑明的潜台词是:苏知乔拿不住沈慕。他们能长长久久在一起的唯一保证,就是沈慕不变心。可商茜半点也不放心他,爱情是最靠不住的东西,更何况是两个男人之间。
沈慕没吭声,拿出了一个公文袋,把里面的文件取出来,一一摆开。
商茜狐疑地看了一眼,顿时愣住——公司股份,房产,存折……
“阿姨,这些是我所有的身家。有这些年从沈家赚来的,也有我自己的投资。这些全都转到了乔乔的名下。还有苏氏,我帮乔乔看着,不会染指半分。这些足够让您放心了吗?”
商茜一一看去,纵然是出身豪门的她也不由得动容:“那你……你跟乔乔两个男人,连个保障也没有。如果有一天乔乔醒悟了,他想回去结婚……”
“只要他说,我就放他走。”
商茜屏住呼吸:“那你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沈慕失笑:“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连命也丢了,还要这些有什么用呢?”
……
苏知乔在书房外团团转了许久,门咔哒一声,开了。沈慕走了出来,苏知乔立刻窜上去,没敢抱,只小心地往门后瞅,看见母亲垂泪的侧影。沈慕轻轻把门带上,搂过苏知乔:“让阿姨静一静。” ”我妈妈她……”苏知乔不放心地看着沈慕,沈慕摇摇头,苏知乔整个人挂在沈慕身上,被他拖着走,坚持问完:“妈妈是不是骂你了?”
“干什么呢!拉拉扯扯!”一声断喝,吓得苏知乔差点扑倒在地,拖鞋都甩飞了。
苏明远端着茶杯经过,怒视着两人。苏知乔赶紧站直了,沈慕温言解释:“叔叔,我们闹着玩呢。”
“闹着玩也要注意分寸,让人看了笑话!现在的年轻人,哼!”苏明远一脸的嫌弃,径自走上楼去安慰自己的妻子了。
苏知乔&沈慕:“……”你变了,再也不是那个喜欢看儿子们相亲相爱的爸爸了。
晚上沈慕还是被留下来了,当然,他睡的是自己的房间。苏明远虽然已经默认了两个人的关系,但是对他们的一切亲密行为都深恶痛绝,两个人也不敢在这个时候碍眼。
习惯了被沈慕抱在怀里睡,苏知乔一个缩在被窝里,翻来覆去,一会儿又担心商茜始终不能接受自己跟沈慕,折腾了很久都睡不着。
忽然,窗户传来一阵细微响动,然后是咔哒一声,清冷夜风灌入房中。苏知乔迷迷糊糊地翻过身去,迎面就撞入一个温暖怀抱:“唔!”
“嘘。”嘴巴被捂住,苏知乔一个激灵睁开眼,就对上了沈慕的眼睛。沈慕穿着睡衣,背后是虚掩的窗户,一切不言而喻。
“你……你爬窗户?不怕被妈妈发现啊?”苏知乔掰开他的手,小小声道。
沈慕也凑近了,把人裹入怀里:“我怕你睡不着。”
“谁睡不着了?”苏知乔怒。
“是我睡不着,没了乔乔我睡不着。”沈慕从善如流。
从再度和好以来,苏知乔变得格外黏人,一时半刻都离不开沈慕。沈慕知道,他是被上次的分手吓坏了,心疼得很,也只能慢慢地哄,两人从没有分床睡过,就算是一晚上,沈慕也不愿意冷落了他。
两人自然而然地靠在一起,沈慕身上沾染了夜里的凉气,苏知乔赶紧拉开被子给他盖上。沈慕穿着一套深蓝格子的睡衣,苏知乔的是天蓝色,口袋上还绣着小熊。商茜给他们买东西向来就是一样买双份,用不同颜色来区分。
有一次黎秋阳来苏知乔家里住,看见他们穿的睡衣,嘲笑苏知乔跟沈慕穿情侣装,把苏知乔气得第二天在餐桌上大吵大闹,强烈要求再也不准给他和沈慕买同款了。现在苏知乔却穿在了身上,那清浅的颜色衬得他的小脸粉白,刚刚洗过澡,身上带着沐浴露的清爽味道,头发还有些潮湿,像是鸦羽般黑亮。
“怎么不吹干?”沈慕摸到他的头发,沾手微凉,皱起眉头。
“……困了嘛。”苏知乔赶紧往他怀里钻,死活不放开,闻到沈慕身上独有的好闻味道,苏知乔放松下来,很快就昏昏欲睡了,“你要记住早点回去,不要被妈妈抓到……”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苏知乔习惯性地往边上搂,却抱住了一个绵软的枕头。与此同时,门被推开了:“乔乔,还不起床?”
“啊?!妈妈,你怎么不敲门啊。”苏知乔吓得一咕噜翻身坐起,低头看一下身上,睡衣完好,再看窗户,窗户关着。要不是身边的床垫还带着点温度,苏知乔真要以为昨晚是自己做的一场梦了。
“沈慕跟你爸都晨跑回来了,等着你吃饭呢。”商茜走过去掀他的被子,又闲不住地整理起房间来。
苏知乔赶紧爬起来洗漱换衣服,神清气爽地跑了出来:“妈妈,今天早上吃什么呀?”
“吃个屁!“商茜把一套叠得整整齐齐的深蓝色睡衣摔苏知乔身上。
“……”该死的沈慕!他今天早上裸着跳窗的?!
一大早就挨骂的苏知乔垂着小尾巴,跟沈慕一起被赶出了家门。不过还是有所收获的,阿姨做的耐放的卤味,速冻的糕点,别人送的补品干货,满满当当装了几袋子。商茜连嗔带骂地嘱咐苏知乔秋天多吃点滋补的,要注意加减衣服别感冒。至于这到底是说给谁听的,光看没心没肺啃南瓜酥的苏知乔,和洗耳恭听认真记下的沈慕就知道了。
两人一起走到玄关穿鞋。苏知乔嘴里叼着个南瓜酥,手上还抱着一袋,他把脚伸出去,沈慕就半蹲下去,给他套上鞋,再系好鞋带,一只穿完再穿另一只,拉好裤腿。一串动作娴熟自然,也不知道做过多少次。
苏明远看着这一幕,嘴巴张了又张,等沈慕拉着苏知乔礼貌地道别走人了,也愣是没吐出一句话。
半晌,商茜嗤地笑了:“这次不骂乔乔欺负你宝贝干儿子了?”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操什么心?都是你惯出来的!”苏明远一甩手,糟心地回客厅里去坐着。
商茜才不理会他,慢悠悠地走回厨房,看着阿姨忙碌:“乔乔爱吃你做的南瓜酥,再多晒一点。还有今天那道卤牛肉,沈慕喜欢,你也多做点,回头一起送过去。”
“哟?我没听错吧?”苏明远从报纸上移开眼,终于找到了反击点,“还有你手腕上那镯子,我没记错的话,是沈慕送的吧?有人终于回心转意了?”
“去!烦人。”商茜嗔他一句,脚步轻快地走进了厨房。
回到家里,苏知乔舒服地伸个懒腰,踢掉鞋子就跑客厅里开电视。沈慕把苏知乔踢掉的鞋子捡起来摆好,才提着东西去厨房。
苏知乔跟进厨房里,从背后搂住沈慕:“你昨天到底跟我妈妈说了什么呀?”
沈慕把食盒拿出来,拖着个树袋熊过去放冰箱里:“保密。”
“切,跟婆婆还有小秘密了。还有,爸爸现在不疼你啦,伤心吗?”苏知乔扬眉吐气。
沈慕转过身把人面对面抱起来,眼底透出点笑:“伤心,你要安慰我吗?”
“安慰安慰,给你精神上的鼓励。”苏知乔抱住他的脑袋,往脸上亲一口,马上又想起来一件事:“对了,晚上黎秋阳和卫轩他们要来一起看球赛。卤味和啤酒还够吃吧?”
等着他继续亲的沈慕:“……他们要来?”
“上周就约好啦……我忘记跟你说了?显然我忘了。”沈慕的眼神让苏知乔明白了。
沈慕凉凉地看着他:“我难得放全天假。”
“可是球赛也很难得啊!”苏知乔眼巴巴。
“先陪我睡个回笼觉。”
“我不困!”
“不困正好。”
“……”
卧室的窗帘被暖风掀起一角,送入甜蜜的桂花香,平添几分旖旎。
31
娱乐圈之非他不可 完结+番: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娱乐圈之非他不可》掉了个坑文案:7岁的小哭包遇到了11岁离家出走的小哥哥16岁的小龙套对20岁的小哥哥一见钟情23岁的单亲爸爸与27岁的霸总再次相遇万分幸运我们在亿万人里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