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茶完本[耽美]—— by:小不烈癫

扬樊起航完本[年下甜文]—: 《扬樊起航》萌弱强的洛酱文案:顾樊十八岁那年爱过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浑身痞气,总是一副没个正行的样子,关键时刻却比任何人都要可靠他是新人们口中最可怕的魔鬼教官,也是从枪林弹雨中磨练出来的铁血硬汉,却能在顾

书名:甘茶
作者:小不烈癫
林枷和姜赦是上下铺的关系。
他们在一个孤儿院里头长大,管事阿姨不爱给院里的孩子换床铺,又看他们两个人小打小闹从来没出过什么大事,因此打从有记忆开始,林枷和姜赦就和对方在一起。春节刚过去,外头家家户户都喜庆,只有这儿,房间里黑漆漆的,别的孩子都睡着了,有三个还没回来,一个是姜赦,还有两个女孩。
林枷窝在冷冰冰的被子里不敢入睡,心脏怦怦直跳,院长今天带了几个西装革履的大人过来,管事阿姨说那是大人物,让他们都好好听话地待着,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省不了一顿罚。
外面传来细细的哭声,跟猫叫似的,声音很小,这会儿已经半夜了,林枷以为自己听错了,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他探出半个脑袋一瞅,门已经打开了,走廊外面昏暗的灯光照射进来,还带着管事阿姨高大的影子,紧接着他的被子猛地涌进来一股凉气,一个冷冰冰的身子窜了进来。
“嘶,好冷好冷。”
林枷连忙握住对方的手,一边小声问:“你怎么出去这么久?”
黑暗中他看不清姜赦的脸,只隐隐约约闻到一股腥味,有点像血的味道。但姜赦只是用满带笑意的声音问他:“被阿姨骂了一顿,哎我让你拿着的东西有藏好吗?别让我白白挨了一顿骂。”
林枷顿了顿,等着门关上,管事阿姨走远,他这才小心翼翼地点点头,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纸包交给姜赦。
“你胆子真是太大了。”窗外有一丝月光泄了进来,林枷看着姜赦在月光下黑亮黑亮的眼小声地骂他,“管事阿姨都说了,过年那些大人物给我们的红包,回过头来都是得还给院长的,你竟然还骗管事阿姨说你的给弄丢了,这下好了,被骂一顿了吧。”
姜赦笑眯眯地空出一只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一边数着钱,完了忍不住高兴地凑到他耳边去小声说话。
“你说什么?”林枷倾着脑袋去听。
“我说——”姜赦的声音几乎像是从喉咙里呼出来的气,“我们有一千块钱!”
林枷吓了一跳,“怎么会有这么多!”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赦,林枷 ┃ 配角:陆耿直,李信田 ┃ 其它:
==================
☆、001
林枷和姜赦是上下铺的关系。
他们在一个孤儿院里头长大,管事阿姨不爱给院里的孩子换床铺,又看他们两个人小打小闹从来没出过什么大事,因此打从有记忆开始,林枷和姜赦就和对方在一起。春节刚过去,外头家家户户都喜庆,只有这儿,房间里黑漆漆的,别的孩子都睡着了,有三个还没回来,一个是姜赦,还有两个女孩。
林枷窝在冷冰冰的被子里不敢入睡,心脏怦怦直跳,院长今天带了几个西装革履的大人过来,管事阿姨说那是大人物,让他们都好好听话地待着,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省不了一顿罚。
外面传来细细的哭声,跟猫叫似的,声音很小,这会儿已经半夜了,林枷以为自己听错了,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他探出半个脑袋一瞅,门已经打开了,走廊外面昏暗的灯光照射进来,还带着管事阿姨高大的影子,紧接着他的被子猛地涌进来一股凉气,一个冷冰冰的身子窜了进来。
“嘶,好冷好冷。”
林枷连忙握住对方的手,一边小声问:“你怎么出去这么久?”
黑暗中他看不清姜赦的脸,只隐隐约约闻到一股腥味,有点像血的味道。但姜赦只是用满带笑意的声音问他:“被阿姨骂了一顿,哎我让你拿着的东西有藏好吗?别让我白白挨了一顿骂。”
林枷顿了顿,等着门关上,管事阿姨走远,他这才小心翼翼地点点头,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纸包交给姜赦。
“你胆子真是太大了。”窗外有一丝月光泄了进来,林枷看着姜赦在月光下黑亮黑亮的眼小声地骂他,“管事阿姨都说了,过年那些大人物给我们的红包,回过头来都是得还给院长的,你竟然还骗管事阿姨说你的给弄丢了,这下好了,被骂一顿了吧。”
姜赦笑眯眯地空出一只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一边数着钱,完了忍不住高兴地凑到他耳边去小声说话。
“你说什么?”林枷倾着脑袋去听。
“我说——”姜赦的声音几乎像是从喉咙里呼出来的气,“我们有一千块钱!”
林枷吓了一跳,“怎么会有这么多!”
孤儿院里人多,那些大人物们可不记得他们谁是谁,姜赦一会儿用灰尘把自己的脸抹得脏兮兮,一会儿把脸洗得干干净净,一来二往地在他们面前露脸,不知不觉就拿了这么多红包,不过也多亏了那些人阔绰。林枷听他说完这些,忍不住抬起手学着姜赦的样子揉了揉他的头发,“就你最聪明了,不过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这话说完,姜赦便沉默了下来。
林枷茫然地凑近,试图从他的眼里看明白些什么,然而姜赦始终侧着身一动不动,他忍不住扶住他的肩,希望月光能照在他的脸上看得更清楚些,可手指刚碰到那一块的肌肤,所触之处,竟然是一片湿漉漉的粘腻。
心脏霎时漏掉一拍,他再凑近了些,终于弄清楚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有的味道是什么。
血腥味。
他下意识地想要叫出声,姜赦忽地撑起身子,发狠地捂住他的嘴巴,眼神冰冷地对他说:“别叫!”
林枷眨了眨眼睛,黑暗中一片水光。
姜赦这才疲惫地伏下身压在他的身上,声音无力:“没事,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只是交不出钱,被打了一顿而已,你又不是没试过这种事。”
他正是试过,所以才知道管事阿姨下手有多狠。
林枷抿着唇,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任由姜赦的重量压在自己身上。
许久没有出声,直到他的手指忍不住细细地抚摸姜赦背上的伤痕,轻声问他:“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话音刚落,门外再度传来哭声,这一回声音更大,甚至带着几分凄厉。
林枷一僵,他察觉到姜赦的头用力地埋在自己的肩窝,似乎极不想听见那个声音。他没有再说话,姜赦浑身都在发抖,像是在害怕,又像是在愤怒,如同一头孤狼,在黑暗中咆哮。
过了很久,他才听见姜赦发颤的声音。
“林枷,我们要离开这里。”
我们离开这里,日子会过得很苦很苦。
林枷张了张口,想说这样的话,但姜赦的眼泪顺着他的脖颈,冰冰凉凉地,一直落入他的心里。最后他只轻轻地问了句:“你怎么了?”
这么多年来,即使被打得再狠再痛,他也从未看见姜赦流过半滴眼泪。他忽然不敢说话了,姜赦的眼泪太冰凉,他生怕自己再说半句,这个少年便会坠下山崖跌个粉身碎骨。
“你以为我们有饭吃是为什么?”姜赦闷在衣服里的声音咬牙切齿,“你以为那两个人为什么没有回来?你以为,为什么院里每次有一些有钱人过来,半夜总是能听见这样的声音?林枷——”
一阵冷风吹过,姜赦抬起身,猛地低下头,狠狠地撞在林枷的额头上。
额头抵着额头,林枷从未如此清晰地看见姜赦幽黑的瞳孔中,那久久盘桓的阴霾。
姜赦的声音很轻,却像许多细细的针,倏地一下,尽然插进他的心脏。
他头晕眼花,心口疼痛不已。
他知道,他是知道的!但他不敢说,更不敢去想。
“那是因为,总有人在这样的夜里,哭嚎着求别人饶过她,放过她,那些人很高兴,笑嘻嘻地撕开她们的衣服,像豺狼一样啃咬她们的肉体,一直到,外面的天很亮,那些人随随便便地办理一个领养手续,再交给院长一些钱,当天,我们会吃上一顿好的。”
啪嗒——
姜赦的眼泪落到林枷的脸上,如病毒感染,连带着他,也开始浑身发凉,不由自主地颤抖。
“阿赦——”他下意识地拥紧身上的少年,只觉刺骨的寒凉。
“更可怕的是,我们救不了任何人,不会有人相信你,不会有人理会你。甚至,我们是帮凶,和那些人一起,吃她们的肉,喝她们的血,今天我们还在一起吃饭,明天,你以为她们终于遇见了很好的领养人,其实没有,她们只是——”
弃智道长 完结+番外完本[仙: 书名:弃智道长作者:梅弄影备注:CP:母胎solo四体不勤富贵病X伪冰山真人♂妻此文又名《风流道爷俏秃驴》,《北魏除妖记》PS:“弃智”之名源于老子《道德经》:“绝圣弃智,民利百倍”之句弃智道长真的不智障,真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