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蒙兄长大人调教——丁萌主

文案:

作为豪门继承人,尚方小盆友最害怕的却是世家子弟必备技能——跟人打交道!为了训练出一个合格的家主,只有搬回曾经跟他表白过的便宜大哥,黑手党准教父尚都伏对他加以调教。

尚方:“不、不行啊兄长大人,我、我真的有上台恐惧症!在那么多人面前,绝壁会尿裤纸的——!”

尚都伏一挑眉:“不上台就上床,现在不上去,今后会没有裤子可尿哦。”

社交恐惧症一紧张就结巴热爱二次元受VS毒舌面瘫鬼畜黑手党准教父攻

这完全就是一个博君一笑的小?白?文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尚方 ┃ 配角:尚都伏 ┃ 其它:小清新

第1章:第一集【1】社交恐惧症

尚方总是憧憬,如果人这辈子不需要讲话,只要隐居山林,养些花花草草,每天看看动画,跟美少女游戏里的萌妹纸柏拉图式恋爱,养猫养狗养乌龟,种菜养羊自给自足那该多好。为神马人类要进化出说话这种技能?为神马一定要与人交往?难道大家不可以不带感情牵扯地生活吗?非要见到谁都表现得很热情吗?究竟为神马?!

其实,他也曾经是一个伶牙俐齿不惧生人的骚年,只不过在他十五岁的时候——

那是一个梨花飘落的季节,纷纷扬扬,如白雪一般。

梨花树下,没血缘的混血兄长大人淡淡看着他:“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尚方:“……?!”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你呢?”

尚方完全反应不过来,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心脏砰砰乱跳,仿佛全身的血液都涌上头去。兄长大人一直默默看着他,而后像是得到了什么许可一般,忽然拽过他的胳膊,把他拉到身前,在他还愣着的时候,抬起他的下巴就——

吻、了、下、来!

嘴唇被更紧地吻住,轰的一声,尚方大脑中电闪雷鸣,世界观顿时就被颠覆了。

尼玛,人类这种生物怎么这么难以预料,印象中哥哥那么严肃正经认真严厉的一个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难道表面上非常善良的人其实是最邪恶的吗?!难道表现那么道貌岸然的人其实肚子里根本全都是坏水吗?!肿木会这样!肿木会、这、样——!!!!

于是十五岁的尚方啪的赏了哥哥一巴掌,冷酷地说:

“休、休休休……想!”

这成了他以后一紧张就结巴的源头。

兄长大人被这一巴掌扇出国,尚方原以为日子要好过了,结果更可怕的是,他居然开始梦见跟哥哥在一起的情境,缠绵拥吻,激情拥抱,甚至……那梦里的光景让他每每想起来都满脸通红,鼻血四溢。

尚小少爷惊恐万分,走到哪里都觉得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样,然而又无法理解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直到一个大他一届地学长跟他表白,他居然还觉得非常高兴时,才知道——自己已经完全不正常了,变成一个奇怪的人类了!

他无比惊恐,干脆把自己跟人群隔离起来,不进行目光接触,不拉近一点距离,就这样在众人之外,完全没有办法继续跟人交往,满心想着彻底远离人世……

非常不幸,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患上社交恐惧症加人类恐惧症的尚方小同学有一个最需要社交技巧的职业——豪?门?大?少?爷。

上大学后的第一个寒假开始了,圣光熠熠的教堂中。

从小保护尚方到大的保镖兼陪读结婚,选择了中西结合的方式,就是有神父来问你愿不愿意我愿不愿意大家都愿意好我宣布你们结为夫妻,也有证婚人说尊敬的先生们女士们我很荣幸被邀请来参加XXXX的婚礼。

作为所谓的上级领导,尚小少爷被隆重地请来当证婚人,要念一段证婚词。只见尚小少爷一袭黑西装,面白唇红大眼睛黑白分明,行动风度翩翩,气质超凡脱俗。尚父严肃地盯着他,尚母慈爱地望着他,新郎感动地注视他,新娘温柔地看着他,尚小少爷一脸严肃,举起仅有三行的证婚词:

“尊、尊尊尊敬的……各、各位来宾,先生们,女、女女女士们……”

尚父捂脸。

尚母无奈。

新郎继续感动。

“今、今今今天是阿、阿黄先生和阿花小姐……大、大大大大喜的日子……”

“新新新郎、新娘……邀、邀请我担任他们的……证、证证证婚人,我感到非、非常荣幸,能够站在这里……”

他的嘴别住了:“里里里里里……”

新娘的脸黑了。

仍然没有矫正过来:“哩哩哩哩哩哩哩哩哩哩……”

老妈的眼角抽搐了。

企图变个调继续:“离离离离离离离……”

新郎依旧很感动。

“离……”

尚父咆哮一声,拍案而起:“尼玛,你以为你是在唱春天在哪里吗?三行的证婚词都念不下来,这么没用我还不如生个锤子!”说着顺手抄起一个银杯盏,轮圆了胳膊就甩出去!只听呼呼风声,旁边人抢救不及,那杯盏在尚方视野中越来越大,当的一声,正中眉心,扣下了一个完美的圆!

“离……”尚方吐出最后一个字,向后仰倒,昏了过去。

他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倒霉孩子爹不疼妈不爱,身边居然都没人守着。尚方难过地想了一会自己又给爸妈丢脸了,肯定成了爸妈不要的小孩了,沮丧地走出病房觅食,忽然觉得不远处一个身影十分熟悉,特别像那个让他患上社交恐惧症人类恐惧症的可怕哥哥。

医院阳台上,黑衣男人身材极高,面色极白,眉眼极黑,即便是坐在躺椅上也让人不敢逼视。他身后站了一个秘书样的姑娘,四个保镖样的男人,秘书低眉顺眼,保镖威武雄壮,清一色的帅哥美女。

真?的?很?像!

尚方向后退了半步,刚想逃回病房,黑衣男人忽然看了过来。

两个人的距离有点远,尚方看不清男人具体长什么样,只觉得他大概是有外国血统的混血,长相如同古希腊那些雕塑一般,让人想起顶级时装展上那些面无表情的冰冷模特,又或者被一群杀手围起来保护的终极BOSS大人。

再或者,他其实就是这两者的结合体。

——是他?

——他……回来了?

尚方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只有双脚自动地开始行走,越走越快,直接闯进自己的病房,碰的关上门,贴在门板上就呼吸急促心脏咚咚直跳。

——真的是……他哥?

不是他吧!不可能是他吧!那个便宜哥哥不是被扇了一巴掌之后就出国了再也没回来吗?而且他怎么会在医院,而且刚好是自己住的医院?应该是看错了,混血儿什么的长得都差不多,说不定只是他太害怕那个人所以才会看到类似的人都以为是他。对的,一定是这样的,只要再看一下就会知道,根本不是……

尚方把门敞开一条缝儿,对上一张黄金分割的俊脸。

尚方呆滞:“……”

尚都伏面无表情:“……”

尚方用尽全身力气关上门,却被一只手扳住,尚方被猛然往外一弹,向后踉跄眼看要撞上橱角,徒劳地挣扎了一下,只是让自己倒向另一个方向,一时间混乱无比,被他撞倒的器具噼里啪啦地散了一地。忽然,一只手臂垫在他背后,阻隔了他与地面的接触,与他一同跌下来,最终重重压在他身上。

尚都伏微怒:“不能小心一点?!”

……这种严厉的语调,果然是非礼未成年人的兄长大人。

“我、我我我我我我……”尚方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抖,跌倒的颤栗还让他心有余悸,喘息着,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中。

尚都伏一手抱着他,一边用手肘撑在他脑袋旁边,尚方对上他深邃的眼眸,呼吸一窒。他的声音低沉,无比有磁性:

“没事吗?”

哥……哥。

真的是……哥哥回来了。

尚方怔了一下,接着如被网子套住的困兽一样挣扎,脸开始发烫,紧紧闭着眼睛不敢看他,手脚并用:“放、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然而男人的身体实在太沉重,尚都伏嘴唇几乎贴在他额头上,尚方额前一片温热,当下就要吓得再昏过去一会。尚都伏被他蹭得难受,声音哑了,喝到:“老实点,别乱动!”

“你……你你你你你……”

尚都伏皱着眉头看着他的发际:“头上怎么包着纱布?”

“不管你的、事!你……起不起来?别!别碰我!”

尚都伏嘶了一声,抬手就给了他脑袋一下子:“你轻点!我……”

尚方下了拼死的心,一把抓住尚都伏的领子,与他直直对视:“你起来!快……起来!”

尚都伏说:“我的……”

尚小少爷高高扬起手,唰地落下。

——啪!

尚都伏脸被扇到一边,顿时红了一片。

尚都伏:“……的胳膊被你压住了,撑不起来。”

“……”尚小少爷震惊地缩回爪子。

“而且……手上的伤口也被你压裂了。”尚都伏暴躁至极,“你学走路学了这么多年,难道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爬起来吗?”

尚方:“……”

——这么毒舌,果然是他变态鬼畜法西斯的大哥回?来?了!!!

第2章 第一集【2】教师欢迎会

几天后,尚方撑着头躺在家里看《心理测量者》,白毛君实在是太英俊了,让他能忘记一点前几日在医院的忧桑,却怎么也没法忘记偶遇哥哥的那一幕。

事实上,他跟尚都伏的关系曾经是非常好的。

尚方的爸爸和尚都伏的妈妈是重组家庭,尚方的亲生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后娘带着尚都伏嫁过来时,尚都伏十岁,尚方才三岁,当时活泼的尚小少爷马上就黏上了这个看似冷淡寡言的哥哥,希望他在冰冷的外表下有一颗火热的心。结果他冷淡寡言的大哥果然非常火热,炽烈地对他说了一句:“——滚!”

然而会知难而退的,就不是当年生龙活虎的尚小少爷了,水嫩可爱的尚小少爷一哭二闹三上吊(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四粘五缠六卖萌,很快捕获了刚来中国孤独寂寞冷的尚大哥的心,从此虽然不怎么说话,却也默认了尚小少爷跟在身边。这样的行为表现在,两个人一起走的时候自动牵住他的小胖手啊,出去买冰棍也会顺带捎给他一根啊,尚小少爷被隔壁的阿龙掐脸掐到哭,他挺身而出帮尚小少爷揍回来啊……有一阵子,尚方特别喜欢模仿他揍完阿龙的样子——走出去几步,酷帅地一回头,留下一句:“别让我看见你再碰他,我弟,只有我可以掐!”

于是,尚小少爷很是过了一段幸福快乐的日子,但到了后来,尚方觉得跟哥哥熟起来真是一个最最错误的决定。

当尚都伏开始敞开心扉,卸下冷淡的伪装,还原他的本性,发挥出毒舌鬼畜变态的特质,在家里称王称霸,说一不二不容抗拒之后,尚小少爷就知道了什么叫独裁!什么叫法西斯!什么叫蛇蝎美人(咦?)。尚都伏对尚方变得极其有责任感,帮尚方学数学,做错一道题就打一下手板,尚小少爷被打得吱哇乱叫,尚都伏还怒吼你究竟有没有脑子!之后两个人打打闹闹地长大,历程也十分正常,谁知道他哥哥为什么忽然就亲了他,还跟他说我喜欢你。

尚方漠然地抬头看着布置一新的大厅,发自内心地结巴:“妈……妈,这是怎么了?”

尚妈穿着晚礼服,笑眯眯地扯着彩带:“今晚妈妈要给你一个超级大的惊喜,所有亲戚朋友都会过来,你快去准备一下庆祝用的东西,多做几个出来我们好好热闹一下!”

十分钟后,尚方面无表情地被一大堆彩纸,绸缎,铃铛,喷漆淹没,抬着成山的东西上楼梯回到自己房间。他妈妈还在下面叫:“还要欢迎一个非常特别的人来,好好设计一下!”

“知……知道了……”

作为一个热爱二次元的死宅,尚方跟千千万万的死宅一样,都有绘画的技能,而且他这方面的天赋尤其高超,动手能力也很强,只能说某方面有缺陷的人就会在另一方面有强项。

他打算做一个一拉绳就打开的圆球,里面放上彩色纸屑,在最后庆祝的时候用。剪完纸屑堆在桌子上,他从毛茸茸的小黄鸡一直养到每天生一个蛋的少妇母鸡咯咯咯地扑棱了上来,坐在纸屑上就不走了,一直到捂热乎了才施施然离开。

傍晚,宴会开始。

宾客们鱼贯而入,就连尚爸也穿上了礼服。尚方一个一个地闷着头打招呼:“叔……叔好,大伯……好,二舅姥爷……好,三姑奶……奶好……”到最后一个人,只看见两条笔直的小腿,穿着黑色西装,皮鞋是尚方前几天刚在顶尖时尚杂志见过的一款限量版,工艺极其精湛,尚方看着看着就出了神,直到头顶上传来低沉的男人声音:“不跟我问好?”

尚方猛然抬眼:“哥……哥?!”

那西装革履的男人不是尚都伏是谁?尚方想起前几天的窘境,顿时无地自容:“我我我我我我……”还好尚都伏开始回答其他亲戚的问题,才得以脱身。尚方看见他养的母鸡优雅地从二楼阳台飞到了一楼阳台,想起快到母鸡每天生蛋的时候了,赶紧借口脱身,蹲在阳台上给母鸡顺毛。

背后响起脚步声,尚方一回头,赶紧站起来:“哥……”

“来抽根烟。”尚都伏从大衣里拿出烟和打火机,尚方无处可躲,只能接过打火机,尚都伏垂头点上烟,出了口气,烟雾弥漫而出,飘散在漆黑的夜里。尚方讪讪,手不知道往哪里放。

尚都伏手指夹着香烟,侧头着他:“这几年都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还、还好。”

“怎么回事,”尚都伏哼笑一声,揉了他的头发一下,“变成结巴了?”

尚方只觉得头顶一重,不禁缩了下肩膀,忽然就很想说,自从你莫名其妙亲了我之后我就变成这样了,而且你亲完就跑路,有没有想过我会怎么样,难道做了这样的事可以像这样子不管不顾吗。

然而他实在没有顺畅地说那么多话的能力,只是低着头嗫嚅:“哥……在国外好吗?当时……突然就、出国去了。”

“还不是因为你。”

“……啊?”

“就那样拒绝我了。”尚都伏吐出一口烟,仿佛并不在意,“被那么不留情面地甩掉,我人生中还是第一次。”

“那、那还不是因为你……太突然……”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