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爸爸是恋人?(FZ)+番外——遗言

文案:

兽父,无节操,兄弟年上,轻虐,短篇,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年上攻

1.

漆黑的走廊落下一道细细的白光,顺着光源,那是一扇没有关紧的门,房间里的淫靡从缝隙中漏出,浇洒到躲在暗处的少年的每一个细胞。

白色的灯光下,一个男人把另一个少年压在床上,黑色的阴茎在粉红色的小穴里进出,随着扑滋扑滋的水声,打湿了凌乱的床单。

“嗯……嗯……啊……不要……”

男人的身体跟少年紧紧压在一起,一双白皙的腿展开在男人的腰部两侧,细小的双手也穿过男人的腋下,抱住了男人的背脊。

“不要什么?”男人的动作并不快,浅浅的抽送着,同时品尝着少年细嫩的皮肤。

“不要……再……嗯……快点……给我……啊!”男人突然往最深处撞了一下,撞得少年失声叫了出来。

男人的手移到了少年的臀部,在软软的肉上捏出掌印,他答应了淫荡的少年的祈求,给他个痛快。

黑色的硬挺抽到穴口,再用力撞回去,把少年的身体也撞得往前挪了一点,男人只好一次次抱着少年细细的腰,把他拉回来,承受自己下一次的撞击。

“啊……啊……不要……啊……爸爸……不要……啊……”

漆黑的走廊里,一只眼睛透过门缝窥视着房间里正在发生的一切,被男人干着的少年是比他年长四岁的哥哥,而那个男人是他们的父亲。

门被推得更开了,但是激烈晃动的床掩饰了一切,床上的人不会发现的。

哥哥的双脚伸直在两边,腿夹着父亲的腰,随着父亲的挺动如波浪般轻轻晃荡,“啊……嗯……爸爸……哼……”

“我在这里……”汗珠随着激烈的运动挥洒到双人床上。

“啊……爸爸……”

哥哥突然曲起腿,抬起腰,他被父亲操射了,随着腹部的起伏,几道白色从挺起的性器射出。

父亲托着哥哥的臀肉,配合哥哥的高潮,放慢了速度,却比刚才更大力的撞击着哥哥的小穴。

“哼……嗯……不……嗯……”

哥哥的呻吟带着哭腔,像羽毛一样挠得在外面偷看的弟弟心里痒痒,当然,同时也挠动了男人的兽欲。

“啊……爸爸……爸爸……啊……嗯……啊……”在父亲越来越激烈的插干下,哥哥也叫得越来越大声,已经没了一开始的压抑,像个孩子一样哭喊着。

父亲把哥哥的腿压到胸前,让自己能更加顺畅无阻的享受儿子的小肉穴,但是这样一来,爸爸黑黝黝的肉棒进出哥哥的小穴的画面也更加清晰的展现在了另一双眼睛面前。

穴口每一次都吞下整根粗长的肉棒,只留下两颗黑色的蛋在外面,但是它们好像从来没有放弃过想要挤进去的欲望,每次都在穴口挤得变了形。

“嗯……嗯……啊……”哥哥喘息不止,已经没有力气再哭了。

黑暗的走廊里,窥视者的手正在宽松的裤子里撸动,跟随父亲操干哥哥的频率,他想象着压在哥哥身上的是自己,想象着那种醉仙欲死的触感。

父亲猛地撞了几下,突然停止了运动,理由只有一个,就是达到了这种运动的目的,在窥视者无法看到的地方,父亲一定正在把精子射进哥哥的肚子。

房间里的画面静止了一会,父亲的身体突然松懈下来,就这样压在哥哥身上,跟哥哥缠吻。

门被关上,漆黑的走廊里响着喘息,他靠着门背,隆起的裤头湿了一片。

2.

清晨的阳光照耀到整洁而素朴的房间,三个背光的人影坐在餐桌前,安静的用餐。

他的名字叫杭岭,一个14岁的普通初中生。

边上的是哥哥和父亲。

乍看之下他们只是很普通的一家人,但是昨晚的一幕幕在他脑中闪过,让他无法静下心,他眼中的哥哥和爸爸就像一对甜蜜的新婚夫妇,甜得他发苦。

“今天我值日,先走了。”杭岭不想再当电灯泡了,随便找了个理由自动退散。

“等等。”

哥哥叫住他,走过去帮他把领子翻正,又塞了一块面包到他嘴里,“路上小心。”

“唔,哥再见,爸爸再见。”杭岭咬着面包拉上门,关上一房间粉红色的空气。

他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发现哥哥跟爸爸的关系了,只记得一些隐隐约约的片段,比如深夜上厕所的时候会听到从父亲房间里传出呻吟声;比如他回家撞到哥哥和父亲气喘吁吁的坐在一起看电视;再比如哥哥和父亲一起洗澡的时候总是洗特别久……

总之家里每天都有限制级的东西能给他偷看。

杭岭疲惫的到学校,把书包一丢就趴到桌子上补充睡眠,他昨晚偷看到很晚,满脑子都是哥哥和爸爸抱在床上翻滚的画面。

“哇,你没事吧!?”杭岭睡得正舒服,同桌突然像地震一样晃起他的肩膀。

“干什么……”他抬起昏沈的脑袋,发觉鼻子里正有什么温温的液体往外流,往下看,居然是鼻血,还血流成河了,都怪他一大早就一脑子粉红色的画面。

“有事,我去医务室。”省略掉“补眠”两个字,杭岭摇摇晃晃的跑去医务室,窝到那张久违的白色小床上。

校医已经见怪不怪了,杭岭有着很容易发生意外的特殊体质,比如被篮球砸到,被足球踢到,被不长眼睛的自行车撞到,升旗仪式上被风吹走的绳子都能抽他一鞭,所以他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

他一觉睡到下午,最后一节体育课没心思上,直接拿书包,翻墙走人。

上一次翘课他正好撞到父亲和哥哥在客厅里爱爱,被哥哥追究了很久,这次他才不会自己去找没趣。

他往学校附近的网吧走去。

这个时间路上的人很少,周围都是住宅区,要撞到两个人公然在马路当中接吻的几率是很渺茫的,可杭岭偏偏就撞上了。

一男一女坐在他要经过的花坛上,抱在一起吻得热火朝天,完全有要直接脱光的趋势,可怜的他定在T字路口的拐角,怎么也迈不开脚步走过去。

这时候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好像偷窥被发现的现行犯,涨红着脸,紧张的回过头。

原来是卫杉,他是哥哥的死党,比哥哥还大三岁,常常到他们家来玩。

“你在干什么?”卫杉顺着杭岭刚才看的方向看过去,心中了然,“又翘课?”

“你敢告诉我哥我杀了你。”杭岭最怕哥哥,但是除了哥哥之外他就天不怕地不怕了。

“放心。”卫杉瞄了杭岭一眼,这个少年比他小七岁,对他来说就像邻居家的弟弟,粉扑扑的脸蛋可爱得让他忍不住想亲一口,他打趣道:“你准备偷看到什么时候?”

“我没偷看!!”杭岭红着脸往回走。

“你不是刚刚从这条路过来的么?”卫杉跟着杭岭,帮他找了个台阶下,“要不要到我家来打发时间?”

杭岭跟哥哥一起去过卫杉家,好像就在附近。

“嗯,好啊。”他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3.

卫杉把杭岭带回家,锁上门,鬼畜的对杭岭伸出魔爪,“我们来玩医生游戏好不好?”

“你在干什么啊?”杭岭根本就不理他,“我上次借你的游戏碟在哪?”

“……”卫杉无趣的翻了个白眼,“我房间,右边第二个抽屉。”

杭岭往卫杉的房间走去,他没有注意脚边,突然被椅子绊了一下,身体猛地往前冲出去。卫杉赶紧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扯回来,拉进自己怀里。

他们贴得很近,少年红润的嘴唇像甜甜的果冻一样诱惑着卫杉。

“……”卫杉低下头,轻轻在那片唇上尝了一口。

杭岭没有拒绝,卫杉不客气的再次俯低身体,吸允起那两片香软的嘴唇,然后慢慢试着把舌头也伸进少年口中,带引生涩的少年跟他舌吻。

杭岭脑子里回放着昨晚哥哥和爸爸接吻的镜头,他感觉卫杉温热的手掌伸进了他的衣服里,但是这个时候他只有好奇。

卫杉的吻从杭岭的嘴唇落到脖子。

杭岭的裤子也被解开了,一只手隔着内裤探向他的性器。

“第一次?”卫杉在他耳边吐气。

“……”杭岭的脸红扑扑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不会弄疼你的。”卫杉把杭岭抱到自己床上,脱下他的裤子,抚慰他的硬挺。

杭岭第一次被别人碰这种地方,整个人都熟了,但是这种时候他还满脑子都是哥哥被爸爸压在身下的画面。

回想着哥哥的表情,哥哥的呻吟,他很快就射了出来。

卫杉抹了一点杭岭的精液当润滑,食指慢慢伸到后面的小穴扩张,他的动作很温柔,指尖抚摸着甬道里的皱褶,模仿性交一样浅浅的抽出,再更加深入。

“……”杭岭的脸窝在枕头里,后面感觉涨涨的,他回想着父亲的手指进入哥哥的小穴,想象着那种触感。

卫杉把手指加到了两根,一边扩张一边亲吻杭岭的身体。

杭岭觉得身上都被吻得痒痒的,过了一会,后穴突然空了下来,但是穴口马上被一个高温的物体抵住。

“要进去了……”卫杉往前一推,柔软的小穴吞下了肉棒最前端的突起,他爽得感叹了一声,忍不住加快速度,深入那个被手指开拓过的甬道。

“啊……好痛!!”杭岭突然喊道,肉棒比手指粗得多,他有种身体被撕开的感觉,又痛又害怕。

眼看肉棒都进去了半截,没有哪个色狼会在这种时候停下的,卫杉吻住杭岭,猛地把剩下的半截也刺了进去。

“嗯!嗯!!”

悲鸣被堵在吻里,杭岭想推也推不开压在他身上的男人。

“马上就让你舒服。”卫杉边说边慢慢抽出肉棒,轻轻的抽出一点后再快速的往里插入,就这样小幅度动作起来。

卫杉享受着摩擦带来的快感,但是杭岭却感觉不到,虽然渐渐没了一开始的剧痛,但是也没觉得舒服,不知道哥哥被爸爸插肉的时候为什么会很爽的样子。

“感觉怎么样?”卫杉克制着欲望,缓慢的动着。

“……”杭岭满脸通红,要他说出一个字都是不可能的,他能感觉到高温的肉棒在自己的小穴里抽插,有点胀痛和酸涩,很不舒服。

卫杉抽插了一会,渐渐加大了幅度,杭岭的腿被他架在肩膀上,小小的身体被他撞得前后晃动。

“卫杉哥……不要了……”杭岭快受不了了,他的手一直想把卫杉推开,后面被插得都发麻了,又酸又痛。

“乖,再坚持一会。”卫杉决定速战速决,啪啪的撞击着杭岭的小穴。

“不要……痛,卫杉哥……好痛……”杭岭承受不住这么猛烈的攻势,抵抗的双手在卫杉的肩上扣出一道道伤痕,下半身也不顾羞耻的扭动着要逃开。

“小岭,对不起,再忍一忍好不好?”卫杉虽然是商量的口气,却没有留给杭岭一点商量的余地,他把杭岭的手压到一边,比刚才更加狠的操着他的屁股,做着最后冲刺。

“啊!不要……痛……嗯!!”

卫杉的手指伸入杭岭嘴里,搅着他的舌头,堵住喊叫。

肉棒快速的在柔软的小穴里摩擦,响起色情的滋滋的水声,卫杉被本能支配,压着少年,享受着小穴的挤压,猛地冲刺了几下。

“要去了……”卫杉把肉棒插到底,再快速抽出,把精液全部射到杭岭的腹部。

“……”杭岭早就疼得紧紧咬住了卫杉的手指,感觉到腹部一阵粘粘湿湿,他睁开眼睛,看到卫杉射了,这才脱力的放松下来。

卫杉的指头上留着深深的齿痕,肩膀上也都是抓痕。他上了一只小野猫,不过这只野猫比他哥哥好点,因为野猫的哥哥不爽起来是直接赏他耳光的。

“对不起,很痛吗?”卫杉温柔的吻掉杭岭的眼泪,帮他又去了一次,然后他对少年说:“这是我们的秘密,别告诉别人。”

“嗯……”杭岭本来也说不出口。

卫杉抱着杭岭吻了一会,才帮他把衣服穿好,把他送走。

4.

杭峰双手抱胸,抬起一只脚踩在弟弟房间的门框上,“这么晚回来你去干什么了?”

杭岭大汗淋漓的低着头,他每走一步都要痛一下,刚刚做完的时候根本就站不起来,休息了很久才适应,结果回到家就是这个时候了。

“给我说清楚,不然明天别想去学校。”

哥哥像个大魔王一样挡着杭岭的去路。

要是被哥哥知道他跟哥哥的死党做了那种事,他实在想象不出哥哥会把他怎么样,不管怎么样都太吓人了。

“我……体育课踢球的时候脚受伤了,然后去医务室休息,结果不小心睡过头……”杭岭紧张的编着理由。

“让我看你的伤。”哥哥皱了一下眉头,把他拉到床上,扒下他的裤子。

“哥!!”杭岭死命的抓着自己的裤子,不管怎么说都太过了吧,检查腿伤需要扒裤子吗?

“给我老实点~”哥哥的口气就像电视里的反派角色,他坐在杭岭的背上,对杭岭使出关节技。

“痛,痛,痛……”杭岭一只手被哥哥拿住,使劲往反方向扯,手筋都快被扯断了,他只好趴在床上踢腿,“我认输,我输了!!”

“你们在干什么?”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杭峰正拉着弟弟一只裤管,一副要把他脱光了吃掉的样子。

“……”杭岭满脸涨红,把头钻到枕头里,他没脸见人了。

“没什么。”杭峰若无其事的跳到地上,就像什么都没干过一样,坦然的走出去,顺便好心的帮害羞的弟弟带上房门。

杭岭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蒙混了过去,但是他太小看了哥哥的执着。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第二天,他们学校突然多出一个漂亮的女生,谁都不知道那个女生是谁,但是那个女生确实吸走了所有人的眼球,大家都说她是模特,也不知道流言是怎么传开的,总之杭岭也听到了这个流言。

他往窗外看了一眼,头一晕,差点就这么从三楼摔下去。

那个不是他老哥么?

为什么那个妖孽会穿着他们学校的校服,还是女生校服,一副纯真的像个天使一样的笑容,这是在搞什么?

杭岭猛地冲下楼,跑到哥哥身边,“你在干什么!?”

“都怪你昨天不肯老实告诉我,我只好自己来找答案咯。”

18岁的哥哥若无其事的穿着初中女生的校服,白嫩的脸上没有一点瑕疵,高挑的身材兼备美丽与帅气,一个笑容不知道摄走了多多少少纯良少年们的心。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