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FZ)——遗言

文案:

“旭,你真是太棒了。”哥哥从背后抱着他的腰,身体缓慢的前后推进。

他们还完好的穿着校服,除了下半身连接在一起的部位,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分辨他们在干什么。

特别是认识这对兄弟的人,他们的成绩一直是学年前几名,品行也很好,

还有一个完美的家庭,有谁会想到他们正在自己的房间里交媾?

重口、虐、H:BE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年上攻/正剧

关键字:父子 兄弟 乱交

1:兄弟乱伦

“旭,你真是太棒了。”哥哥从背后抱着他的腰,身体缓慢的前后推进。他们还完好的穿着校服,除了下半身连接在一起的部位,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分辨他们在干什么。特别是认识这对兄弟的人,他们的成绩一直是学年前几名,品行也很好,还有一个完美的家庭,有谁会想到他们正在自己的房间里交媾?

准确的说,这里是杨旭的房间。他比杨黎小两岁,是他的弟弟,流着同样的血,有着同样的淡褐色的眼珠。

母亲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餐,杨旭捂住自己的嘴,承受着哥哥的侵犯。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个样子的呢?最初好像只是因为好奇,在哥哥的诱导下,跟他发生了关系,然后就再也没有办法停下了。

性器摩擦着柔软而有弹性的肉穴,两个人都沉沦在性爱的快感里。呼吸很沈,他们在忍耐着不发出愉悦的叹息,特别是杨旭,在哥哥的一个冲刺下,身体不稳的往前倒下,一只手支撑住身体,一只手被紧紧的咬住,这才避免了一声舒爽而媚惑的淫叫。

“啊……旭……”哥哥伏低身体,紧紧贴住他的后背,从后面大幅度抽送,他今年16岁,正是身体开始成熟,欲情越浓的时期,对他来说,能找到这个发泄情欲的玩具实在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虽然这个人是他的亲生弟弟。这种事情只要不让别人知道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做不做,做了什么,有什么区别呢?

杨黎被弟弟吸得舒服极了,这种“偷尝”的行为不需要任何忍耐,况且母亲马上就会来叫他们吃饭了。他紧紧抓住弟弟的臀瓣,激烈的抽送,让小小的房间里回荡起肉体碰撞和淫水摩擦的声响。

这种时刻是最为让人心动的,因为要担心这样淫乱的声响会不会惊动楼下的母亲,再加上濒临高潮的快感,他们的心脏激烈的跳动着,简直就是最刺激、最美妙的游戏。

“嗯……嗯……唔……”杨旭随着哥哥的挺动扭动着腰肢和臀部,他也已经无法再忍耐,淫乱的呻吟从指缝之间流窜了出去。

“旭……我要去了。”哥哥的话音还没落下,杨旭只觉得身体里突然一热,好像有什么打进了他的里面。

“唔——!!”不管重复几次都不会厌倦的快感一阵阵袭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快乐,眼泪顺着杨旭的脸颊滑落下来,随着灭顶的的快感,他下意识还记得不能发出声音,所以只好在自己的手臂上留下一道深深的齿痕。

“你太棒了。”哥哥很快抽出软掉的性器,用纸巾擦掉因为结合而生出来的液体,同时打开窗通风,隐灭一切罪恶的证据。

而杨旭则恢复的比较慢,还倒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没有等他休息够,外面传来了母亲走上楼梯的脚步声。因为是复式结构,他们的房间和父母的卧室都在2层,这里同时还有父亲的书房和一个小卫生间兼浴室。至于1层,只有客厅、厨房、一个卫生间和一间客房。

母亲走到杨黎的房间前,敲敲门,等了片刻,杨黎打开门,他的房间和弟弟的房间当中有一个阳台连着,要做到这些并不难。

“快下来吃饭了。”母亲说。

杨黎“噢”了一声,先往楼梯走去。

母亲又敲了敲旁边杨旭的房门。杨旭缓和了一下粗重的喘息,趴到有点脏乱的床头,装作在找东西的样子,然后他尽量若无其事的说:“门没关。”

“你在干什么?”母亲推开门,气压有点低沉的问,比起弟弟,她还是比较偏爱哥哥的。

“找东西……”杨旭把红通通的脸藏在唱片盒后,煞有其事的翻了几本书。

“行了,快下来吃饭。”母亲没有深究,说完这些就关上了门,她不知道,那扇门合起来的瞬间,杨旭就趴到地上,忍不住小声笑起来,真的是没有比这个更加刺激好玩的游戏了。

母亲是杂志社的编辑。父亲是自由撰稿人,经常抱着摄像机到处乱跑,所以晚饭的时候基本很少能见到他。

吃过晚饭,杨黎直接以教弟弟学习为由进了杨旭的房间,他一边低头吻住弟弟,一边锁上房间的门。

夜还很长,足够他们慢慢玩。

2:浴室

半个月前,杨黎的朋友借给他一盘CD,本来应该是B’Z的唱片,可是当他放到电脑里打开,出现的却是一根阳具在女性的阴穴里进出的画面,然后镜头慢慢拉开,渐渐显露出那个女人白洁的肌肤和淫荡的表情,女人摆动着身体迎合身上的男人,她的动作很热情,身体软软的样子,非常美丽。

杨黎一时间忘了尴尬,被第一次直观见到的性交画面所吸引,悬停在右上角的鼠标往左边偏移了一点,从关闭移动到最大化。

女人坐在男人身上呻吟着,随着男人的侵犯,身体一上一下的起伏,发出一声声短促的尖叫。杨黎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他的手不知不觉移动到了下体,摸向慢慢变硬的性器。

喀嚓,突然背后传来了开门声,杨黎恍然转过头,看到的是一脸震惊的弟弟,但是没有等他解释什么,弟弟很快踏进了房间,反锁上门。

“喂,你在看什么啊,爸爸妈妈还有客人都在下面!”弟弟红着脸背贴着门,视线故意躲开了显示屏。

“呃,我也不知道,朋友好像给错盘了……”杨黎尽量装作不在意。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不巧,这时候视频里的女人突然尖锐的大喊,仿佛快要死掉一般,身体一动一动的抽搐个不停,她的背后,男人紧紧捏着她的乳房,下体也像抽筋一样,颤抖着停在女人的身体里。杨旭当然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最起码学校的卫生课上就讲过,但那些只是书面上的,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实物。杨黎也一样,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这种活色生香的场面。

“……”杨旭尴尬的把头转向一边,脸色越来越红,终于忍不住轻声吼道:“你还不关掉!?”

“噢……”杨黎也有点别扭,被提醒了才赶紧关了视频。

那张CD对他们来说就像开启潘多拉之盒的钥匙,一幕幕淫秽的画面一直萦绕在那两只的脑中,就像第一次看到关于篮球的动画,他们去打篮球,第一次看到灾区的新闻,他们去募捐一样,性爱对于他们来说有一种无法抵御的诱惑力,可能对任何人来说都一样,因为这是人类最重要的一种本能。

那天晚上,父母去机场送客人的时候,杨黎走进了浴室,他知道弟弟在里面,因为才刚刚看到他进去。

“哇!哥你干什么?”杨旭正在脱衣服,从镜子里看到哥哥的时候被吓退了两步。杨黎正悄无声息的拉开滑门,真的没有一点声音,害杨旭心里一阵颤栗,“别学恐怖片里的镜头出来吓人好不好!?”

“……”杨黎郁闷了一下。

“要上厕所吗?”杨旭一边问一边继续脱衣服。他的皮肤比刚才视频里的女人还要细节,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瑕疵,软软的头发,摸起来好像会很舒服的感觉。

杨黎觉得身体有点燥热,更多的可能是心理上的焦躁,对他来说,眼前不管是谁都可以,他只是想要尝一尝性交的滋味。

“你不想试试看吗?”诱惑的话语自发的从干渴的嘴唇吐出,杨黎的呼吸慢慢变得有点粗重。

“试什么……”杨旭的话还没说完,好象想到什么似的,脸色突然涨红起来。他的反应抹消掉了杨黎仅存的一点内疚,其实刚刚进来的时候步伐还有点沉重,因为杨旭是他的弟弟,亲生弟弟,而这个瞬间他彻底沉沦了,变得丧心病狂,除了达到目的已经什么都不重要了。

杨黎等不及弟弟的回答,走过去对着弟弟的嘴唇吻了下去,像下午看的视频那样,学那个男人吻女人的样子,吻着自己的弟弟。

杨旭没有反抗,一开始还有点不知所措,很快就学会了慢慢回应哥哥。他没有禁受住诱惑,或许是因为那个讽刺的理由,他跟杨黎流着同样的血,他也同样的好奇,同样想要尝试。

杨黎的吻很狂乱,很急切,他的呼吸越来越重,顺着弟弟的下颚一路吻下去,同时迫不及待把弟弟身上剩下的衣物全部脱掉。

浴缸里的水已经满了出来,但是谁也无暇去关水龙头。

杨旭坐到被水淹没的陶瓷浴缸边缘,滑滑的,很难坐稳,所以他的身体完全靠哥哥的手固定着,哥哥一边挑逗他的阳具,一边咬住他胸前的乳粒,没错,像下午看的视频里男人对待女人一样,唯一有所区别的是那个时候男人在玩弄的是女人下体的阴洞。

杨黎已经忘记是什么时候知道男人和男人也可以做爱,可能是在网络上看到过,只是那个时候没有放在心上,直到看到那个视频,才把断断续续的记忆拼凑在了一起,连成一线。

“你有没有手淫过?”杨黎突然抬起头问。被他弄得恍恍惚惚的杨旭仿佛如梦初醒,突然一个不稳,往后倒进了水池里,不可幸免的喝了几口水。但是同时因为这个动作,他的肛口完全呈现在了哥哥的眼前,因为他挣扎的动作而在一层水膜下收缩着。

杨黎看弟弟勉强能支撑住身体,或许,就算弟弟真的被淹到了他也没空去管,他着了魔一样,有点好奇的把手指伸进那个柔软的洞穴里。

“啊——”杨旭痛得跳了起来,因为大半个身体都在浴池里,他的反抗只是掀起了一阵浪花,还因此喝了两口水。当然这些都没有被色急的哥哥看在眼里,杨黎只觉得手指好像进入了一个未知的领域,肉洞的温度很高,软软的像在吸咬着他的手指,没有留下一点缝隙,力度适中的挤压着,非常舒适。

“不要,不要了……”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混合着水流在肠道里搅动,杨旭因为恐惧而激烈的挣扎,终于扭转过身体,逃命一样无助的攀爬着面前滑滑的大理石墙壁,可想而知,这样是根本逃不掉的。

弟弟的哭喊完全没有进入哥哥的耳朵,也可能进去了,却变调成了催情的呻吟,任由弟弟无畏的挣扎,杨黎只固定住弟弟的臀部,用阴茎对准穴口。可是弟弟的屁股依然在摇晃个不停,杨黎已经等不及了,连安抚的话也来不及说,找准时机,粗暴的一下挺入其中。

3:内射

“啊——”

如果现在是白天,这里是楼道,那么杨旭的叫声绝对足以惊动邻居去报警,还好浴室的隔音效果不算太坏。

杨旭头晕眼花,眼前一片空白,十指和手臂已经在墙壁上擦得通红,就快要磨掉一层皮了,但是他的哥哥没有任何同情,正抱着他的屁股前后挺动着。

“不要……啊……哥,救命啊……呜呜呜……”杨旭疼得哭了出来,他现在很后悔,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好奇心害死猫,这样下去真的会死人。问题是他的呼喊在他哥哥听起来非常悦耳,那个兽性全开的男人是真的想把他捅死。

“啊……啊啊……呜……”

清澈的浴水中,紫红色的阴茎在肉穴进进出出。杨旭的叫喊越来越弱,他渐渐放弃挣扎,也无力再挣扎了,他的双脚已经麻木,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双手也支撑不住,整个身体慢慢滑向水中,然而他却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些,只能感受到被肉棒捅着的地方火辣辣的,又疼又烫。

眼看弟弟快要滑进水里,杨黎勾住他的腰,把他向后拉起,坐到自己腿上。交合的部位离开了水面,直挺的阴茎突然一刺,进入到难以相信的深度,纵使杨旭的意识已经朦胧也受不了这种刺激,又叫喊着绷紧身体,再次想要挣扎。

“小旭,乖。”杨黎很没人性的圈住弟弟的腰,把刚要站起来的弟弟拉回来,让他再享受一次被深度贯穿的滋味。

“啊——”杨旭觉得自己像一只被猫玩弄的老鼠,他的意识已经模糊,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除了被侵入的感官,其余什么都无法控制。

他仰着头,视线找不到焦点,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因为这种初次体会到的性交的感觉,眼泪和口水不断分泌出来,可能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肠道里也产生了帮助哥哥侵犯他的液体。

浴室里回响着水花声,杨黎一边大起大伏的操干弟弟,一边从侧面注视着他,弟弟开着嘴,表情比刚才视频里的女人还要淫荡,跟那个女人截然不同的是,他的脸上没有一点笑意,而是痛苦、迷茫、不知所措,那种无助的样子让杨黎为之狂乱,想要欺负他,占有他。

杨黎的想法很快转化成了行动,他扶着弟弟的腰,借助水的浮力,托着弟弟的身体上下伏动,这是至今为止最激烈的动作,臀肉和股肉沉重的敲击,水声缭乱,在弥漫着雾气的小浴室里奏成一片激荡的乱响。

“啊!啊——”杨旭连挣扎的余暇也没有,像人偶一样,被动的坐在哥哥的肉棒上。

“太棒了,小旭……”杨黎的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叹息,连他自己也分辨不出,弟弟的屁股实在是让他太舒服了。

激奏持续了一会,突然,杨黎向上挺起腰,同时死死的把弟弟往下扣,就这样维持着这个姿势,时不时颤抖一下。在安静的表面下,肉茎正抽动着,把精液送进弟弟身体里的最深处。

杨黎仰起头,浑身都在打颤,他已经分不清任何事物,眼泪和口水顺着脖子流到了胸前,肠道里,明明已经很烫了,可是却被射进更加灼烫的东西,他清楚的知道这是哥哥的精液。被射精后,哥哥的肉棒还在他的肠道里抽送了两下。

一阵无力感袭向杨黎,他软软的向后倒进哥哥怀里,蠕动的小洞竟然还含着哥哥的肉茎,轻轻咬合着。

杨黎往边上挪动了一下,抱着弟弟坐进浴缸,这时候杨旭已经昏睡了过去,虽然他很想做第二次,可是父母马上就要回来了……

所以真正的第二次是在第二天晚上,当杨黎拿着套套出现在杨旭的房间里,杨旭有一种快要晕过去的冲动。

“昨天是第一次所以没有准备,这次绝对会让你舒服的。”杨黎半诱惑半威胁,“而且你不希望我把昨天的事情告诉爸爸妈妈吧?”

甚至没有给杨旭思考的余地,杨黎的手不安分的在弟弟身上挑逗,直到他的舌头从杨旭口中退出,带出一根粘稠的水丝,杨旭才喘着气说:“爸爸妈妈都在……”

“我们在的时候,他们不是也照做?”

杨黎的话让弟弟想起他们很小的时候,父母没有关好门,被他们撞见的场面。

“想到什么了?身体有反应了……”杨黎在弟弟乳头捏了一把,然后沾了润滑剂的手慢慢往下,从腹部移动到腰部,从腰部移动到脊椎,顺着脊椎,穿过裤子的缝隙,侵入两片臀瓣之间。

“我们做吧?就像爸爸妈妈一样……”杨黎一只手搂着弟弟的肩膀,另一只手的手指在皱褶的洞口徘徊,一点一点侵入,同时在他耳边说着蛊惑的话:“嘘,轻一点,不会被发现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