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生活,从H开始+番外——乌柒

文案:

温馨无虐的短篇

天然呆出没请注意~~

肉什么的,会有的XD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柯西、廖勖 ┃ 配角: ┃ 其它:

1.

“九月十五日晴

今天天气很好,没有迷路,没有犯傻,没有被爸爸妈妈还有妹妹骂,什么都很好。最好的一件事情是廖勖学长今天有亲我,好开心!

还有,明天就要搬到学长家了,好期待~不过感觉这样想好对不起爸妈……

希望明天也是好天气!”

季柯西咬着笔杆,偏着头想了想,又加上一句:明天的事情一定要成功!不能再乌龙了!

严肃认真地写下这句,盯着它看了几秒,然后默默地红了脸。

明天就是搬到廖勖学长家的日子。

廖勖学长是和自己认识了九年,交往了两年的恋人,在两人的恋情好不容易得到了家人的理解之后,在双方亲人的同意下,两人决定正式开始同居。也就是为了这件事,一群人买家具、置办东西,忙忙碌碌了将近一个月,又在自家妈妈的强硬要求下,选了一个宜出行、宜移徙、宜入宅、宜嫁娶,诸事皆宜的良辰吉日,来入住两人未来几十年里共同的家。

那会是两人以后的家,两人以后一起生活的地方,温暖又宽敞,有两人一起挑选的大床、会发出橘色柔光的床头灯,最关键的是,会有那个对自己那么那么好的廖勖学长在那里,每天给自己做菜,陪自己说话,又不会在自己一不小心又犯傻的时候笑话自己。

季柯西觉得整个人快被幸福湮没了,对于明天的到来既兴奋又忐忑。

兴奋,自然是因为要和喜欢的人住一起了。忐忑,则是因为,同居,必然会面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那件,嗯,同居恋人一定会做的事情——H。

和廖勖在一起两年了,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魅力不够或是廖勖没什么需求,两人连激烈的亲吻都很少,更不要说是更进一步的事情了,而自己也不好意思主动提出一起滚床单什么的要求,于是两人就柏拉图式地过了两年。然而明天开始就要同居了,都住在一起了还什么都不做的话跟那些合租的室友就没什么差别了,所以季柯西对于明天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只要两个人能正常地和谐地顺利地H就行。

不过,H什么的,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好羞人,要光着身子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季柯西不可避免地想到了以前一起去学校公共澡堂的时候看见的廖勖的那副好身材,然后可耻地发现自己,嗯,硬了。

「只是想一想就变成了这样,要是真的到了床上指不定会有多丢人的反应呢。」

自暴自弃地这样想,然后就着坐在椅子上的姿势,拉下裤子拉链把手伸进去,脸颊烫得吓人。

闭上眼,手指触摸到那个已经高热的物件的时候,又忍不住全身颤了一下。季柯西犹豫了一下,仰起头,喘了一口气,然后上牙轻轻咬住嘴唇,手握住那个已经全然兴奋起来的东西上下撸动了起来。

因为是闭上了眼睛,身体的感觉就变得更加敏感。

也因为是闭上了眼睛,唯一一次见过的廖勖赤身裸体的样子在脑海中更加鲜明,宽厚的肩,麦色的胸膛,结实而劲瘦的腰腹,还有下面……

“嗯……学长……”

在一拨一拨袭来的快感下,季柯西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也忘了要咬住嘴唇,眼看就要达到高潮……

“砰!”一声巨响无情地响起。

“季柯西!你睡……”季家幺女又一次豪迈地一脚踹开那扇弱不禁风的房门,一眼就看到她哥哥面色含春,衣衫不整,手伸进了内裤里,很明显正在做着某项不堪入目的运动。

妹妹:“……”

季柯西:“……”

“还是明天说吧,你哥应该已经睡……”季家妈妈走到门口,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这幅冲击力十足的画面。

妈妈:“……”

季柯西:“……”

妹妹:“……”

2.

人生阅历丰富的季家妈妈很快反应了过来,看着完全被吓傻了,还维持着撸管的姿势的儿子,留下一句“你自己先解决了”,然后就关上门,拖着同样被吓呆了的女儿走开。

季柯西看了看自己那根因为惊吓而软下去的东西,羞愧地一头倒在床上,把头拼命往被子里埋,只希望立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才好。

半个小时后,季柯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在家里两名女性的注视下低着头,耳朵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

妹妹看了看墙上的钟,说:“你又撸了半小时……”

季柯西的脸更红了,结结巴巴地说:“……不是,不是那样……”

还没说完就被妈妈打断:“洗手没?”

季柯西:“……”

看着头顶都要开始冒烟的傻儿子,妈妈善良地决定不再欺负他,轻轻咳了一声,正色道:

“你和廖勖做过没?”

季柯西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抬起头,疑惑地眨了眨眼。

妹妹无力地扶了扶额,感叹果然跟白痴说话是不能委婉的,然后解释道:“就是问你,你被廖勖插过菊花没?”

菊花?廖勖?插?

滋——

季家母女看到了季柯西头上不负众望地冒出一缕青烟。

见此情景,傻子都看得出这两个人是纯情得什么都没做过的了。

“忽然觉得廖勖挺可怜?”季家母女不约而同地生出了如此想法,然后暗自感叹这场对话的必要性。

“南南,去把笔记本拿过来。”母亲大人命令道,自己则是去捏自家儿子的鼻子,让他快点回神。

果然,过了三秒,感觉呼吸不过来的季柯西总算是张开嘴开始吸气,然后看着那只罪魁祸“手”,惊叫一声,身子往后仰,脱离那只手的残害。

于此同时,妹妹抱着笔记本电脑回来了。

季柯西不解地看着妹妹打开电脑,熟练地点进一个叫做“B”的文件夹。

“你自己看。”妹妹把笔记本推到季柯西面前。

季柯西看到里面有3个文件夹,分别是“P”、“V”、“A”。

犹豫了一下,点开排在第一个的“P”,就看到了一张张平铺开来的图片。

[老妈和南南要我看的就是这个?]

因为图片被缩的有点小,季柯西也没去注意到底是什么内容,不疑有他地随便点开一张。

“呀!”图片一显现出来,季柯西惊得发出一声怪叫,慌忙把鼠标甩开,捂住眼睛,空着的那只手指着屏幕说:“季柯南,你给我看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只见屏幕上是两具赤果果的男性躯体,下方的男子仰着头,纤细的脖颈难耐地绷成优美的曲线,神情似是愉悦似是痛苦。上方的健壮男人则有着极具侵略性的眼神,正用手将身下人的双腿屈起到胸前,摆成大大的M字,勃发的粗壮硬挺正抵在下方那人臀间凹处那狭小的入口……

季柯南的脸瞬间冷下来,一字一顿地咬牙切齿道:“季柯西,再喊我全名信不信我把你从家里丢出去!”

素来被妹妹欺负惯了的季柯西立马噤声。

妈妈也把头凑过来,指着电脑屏幕对季柯南说:“很萌,对不对!”

季柯西:“妈!!!你……”

还在为刚才的“季柯南”生气的妹妹看着目瞪口呆的哥哥,没好气的说:“你当我们为什么会腐的?还不是因为你!”

“腐了之后就觉得,你和廖勖在一起挺好的。”妈妈接过话,然后强硬地把季柯西捂住眼睛的手扳下来,很严肃地说:“好好看,这是为了你好,你总不希望和廖勖到了床上却什么都不懂吧。”

老妈的这句话刚好说中了季柯西这两天一直担心的地方。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同居就必然要滚床单的心理准备,但这两个男人的床单到底是个什么滚法,他却是一无所知。再加上自己也知道自己是容易出状况的问题体质,因此对明天晚上将要发生的事情是担心大过开心。

季柯西红着脸把手放回鼠标上,一张一张地开始浏览那些令人面红耳赤、血脉贲张的图片。

妈妈见之欣慰的点了点头,又说:“‘V’里面是视频,‘A’里面是小说,都是我和南南特地剪下来的H部分。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们。”

这场性教育课持续了足足两个钟头,收效甚为显着。

季柯西意识到了,原来H也是一门极其复杂的学科,光是姿势就有那么多种。

这短短两钟头里,在妈妈和妹妹的教导下,不止让他明白了H是要润滑的,还明白了什么是滴蜡,什么是灌肠,甚至还认识了一大堆情趣用品的名字及其功效……

末了,老妈摸摸他的头,说:“都明白了?”

看那些大尺度的东西让季柯西的脸一直处于高热状态,时间一长,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只能呆呆地点点头。

看着他呆呼呼的样子,妈妈又忍不住捏了捏他的鼻子,叹了口气说:“你这副傻样子,让我们怎么放心得下。搬出去住了,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出门一定要带手机,找不到路就打电话问妈妈,觉得委屈的时候就回家。”

季柯西觉得眼眶有些发热,吸了吸鼻子,拼命睁大眼睛不让那在眼眶里打转的液体跑出来,看着妈妈那张被岁月磨出了痕迹,不再青春美丽的脸孔,说:“学长很好,是不会欺负我的……”

妹妹的脸色阴沉下来,咬着牙说:“你妹的!就知道学长、学长,我们为了你找这些东西很辛苦的好不好!滚回你房间去!”

季柯西还没来得及辩解,就被妹妹推回了房间。

房间里,季柯西万分委屈,其实他的下一句是“所以你们不要担心我”。

还有,他现在很想对季柯南说“你不就是我妹吗?”

3.

季柯西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还记得半年前,他和廖勖刚出柜的时候,家里除了妹妹以外,是没有人支持他的这段感情的。

那段时间里,家里闹得特别僵。自己被关在家里不让出门,老爸成天绷着个脸,妈妈则是每天以泪洗面。

而现在……

季柯西又想到今天妈妈、妹妹给他看到东西,不禁脸上又开始发烫。

[现在这样,算是被认可了吧。]

季柯西开心地想,然后就忽然很想廖勖。很想当面跟他说声谢谢,谢谢他在两人最艰难的时候没有放弃这段感情,谢谢他曾经在自家家门口跪了一夜,谢谢他用坚持打动了自己的父母……

“柯西?怎么了?”

低沉好听的男声从手机里传来,少了些一贯的冰冷,有些慵懒的味道,像是刚睡醒。

“学……学……学长。”季柯西攥着手机的手开始出汗,刚才一时冲动就按下了拨号键,但一听到学长的声音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嗯,有事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机的关系,廖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温柔的味道,很容易就让季柯西变得晕乎乎了,话变得语无伦次起来:“没,没有什么事,嗯,不,有事。”

廖勖却没有嫌弃他颠来倒去的话,只是耐心的问他究竟是什么事。

季柯西有些紧张,问:“嗯,学长,那个,你睡了没?”

“睡了,又醒了。”廖勖答道,却没有说是被某只傻瓜的的来电给生生吵醒的。

“哦。”季柯西呆呆地,依旧没想出要说什么。

“柯西,你究竟有什么事?”廖勖的声音依旧是没有什么波澜的平静,内心却有些着急。自家恋人的呆萌程度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打电话来通常就是有紧急事态,上次打电话来是独自在家弄得厨房着火,上上次是吃坏了肚子急性肠炎……

季柯西显然是不知道廖勖已经开始担心了,吭吭哧哧好久才说出了一句:“嗯,学长,新床睡起来舒服吗?”

“还好,就是有点软。”廖勖用手摁了摁柔软的大床,又加上一句,“还有点宽。”

“诶?那会不会睡起来不舒服?”季柯西有些歉疚,床是两人以前去挑的,他就是冲着那张床很软,躺上去应该很舒服才买的,完全没有想到学长可能不太习惯。

听到季柯西的语速都因为着急而快了起来,廖勖的心情有些愉悦,说:“不会不舒服。你明天可以试试,应该会喜欢。两个人睡的话也不会太宽。”

两个人一起睡,就是说,可以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肩并着肩,手挨着手,一侧过头就可以看见刻在心里的人的俊秀容颜。

季柯西光是想想就觉得很幸福,他默默地拉起被子,盖住自己一定又在发红的脸,闷声闷气地说:“好。”

之后两人的话匣子似乎是打开了,从今天发生了什么事聊到了明天晚饭要吃什么,聊到贴着耳朵的手机已经烫得让他好几次忍不住把手机从耳边挪开一点点。

到了最后,季柯西已经兴奋到有些亢奋了,要不是廖勖说很晚了要他睡觉的话,估计他还要继续讲下去,讲到手机没电了才算完。

对于自己今天说了这么多话,季柯西也很惊奇,有些不安地问:“学长,你会不会觉得我太吵了?”

那语气让廖勖很容易就想到他怯怯的神情,忍不住面上就带上了罕见的笑意,连自己都没发现。

“不会。”廖勖说,然后不出意料地听到了手机那头松了口气的呼气声。

“睡了吧,”廖勖看了看已经指向两点的挂钟说,“今天还要搬家。”

“嗯,学长再见。”季柯西一向都很听廖勖的话,正要挂电话,而廖勖从来都是等季柯西挂断,才放下手机的。

[似乎忘了什么?]

季柯西迟迟不去按挂断键。

忽然,季柯西想起了打这通电话的初衷。

对着手机大喊了一声:“学长,谢谢你!”

刚一喊完,就见手机屏幕一黑,还真的是聊到了手机没电。

“季柯西!大半夜的抽什么风啊你!”隔壁传来妹妹愤怒的咆哮。

季柯西又一次拿被子捂住脸,心想,手机没电了,也不知道学长到底听到最后一句没有。

而这边,廖勖听着手机的“嘟、嘟”声,忽然很想去拨墙上的挂钟,让时间立刻从凌晨走到上午,再立刻冲到季柯西家,把那只用一句“谢谢”就把他感动了的天然呆绑回家,养一辈子。

4.

今天廖勖醒的很早,准确的说,他一晚上几乎没睡着。

洗漱完,换上昨晚熨好的黑色西装,系好领带,看了看镜子里有些明显的黑眼圈,又用热水把毛巾打湿,敷在眼睛上。等看到青黑色的眼圈消散后,又用发蜡把因发质柔软而显得有些随意的头发定好型。

[太严肃的话,柯西又该紧张了吧。]

廖勖想了想,又把发蜡洗掉,看着镜子里的模样应该不会给季家家长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才满意的出了门。

在车库里碰到了一个公司里的朋友,廖勖自然地跟他打了招呼,朋友却很失礼地把叼在嘴里的包子掉在了地上。

“怎么了?”廖勖有些不悦,心想难不成是自己的打扮不适宜?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