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桥——半娄烟沙

文案:

一觉醒来,吴胜回到了二十岁

重新去完成自己的梦想

温和腹黑攻、精明腹黑受。

汗~~都是腹黑。但受的道行跟攻差的远~~

其实最近都在找,以攻为主的文章。

那些攻实在是太弱了,怨念啊怨念,

所以写了篇自我调节的治愈文。

啦啦啦~~

内容标签:年下 重生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胜、陈琦、 ┃ 配角:刘恒文,和一干路人甲 ┃ 其它:

1.吴胜是个憨厚的人

吴胜是个……是个憨厚的人。

如果你问吴胜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多数人都会皱皱眉头,迟疑一下,然后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回答。

憨厚的人!

吴胜从小就是个不出挑的孩子,不言不语,但永远乐呵呵的,胖胖的小脸红扑扑的,像个招财童子。

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永远乐呵呵的傻小子迅速的抽高,一直飙到190,才停下了脚步。

精壮结实的身材,加上温和的微笑,这个小伙子让人感觉踏实又安心。上到老师下到同学,一致好评,给予充分的信任。

吴胜是在姥姥家长大的,不是父母工作忙,而是根本就没有。直到初中毕业,姥姥撒手,留给了吴胜一大笔钱和一张存折,每个月,卡里都会有钱到账,数目不菲。

原本就早熟的吴胜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原来是个有钱人,准确的说,是有钱人的私生子。母亲难产早逝,父亲给他足够的生活费。他为此感到很满足,知足常乐。

学校里,吴胜一直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肩带生活委员。没办法,从裁衣缝线到烹饪打扫,吴胜样样在行,实在与外表大相近庭。

要是吴胜有什么偏执的东西的话,那就是——衣服!

是的,衣服。

从小,吴胜就对衣服有一种近乎变态的敏锐感,可以从灵魂里感受到这件衣服所蕴含的生命。

因此,当了解到自己的优势所在后,吴胜从高一便开始学习美术,虽然与其他人相比晚了很多年,但是凭借较高的艺术天分和惊人的毅力,愣是让这个傻大个考进了一本的付南大学服装学院,跌碎了一地的眼镜。

上了大学后,吴胜做了业余模特,随后,凭借着优越的身高和对服装的敏锐感,被选作重点培养。

可吴胜还是太嫩了,毕竟是一个二十冒尖的小孩,再成熟能怎么样呢。吴胜还不懂,有很多的比赛都是有内幕的,很多的大师少时都是当枪手的。

所以,在某个高干子弟剽窃了他的作品后,耿直的吴胜毅然决然的请律师打官司。

作为一个连父母都隐蔽的孩子,吴胜理所当然的受到了不公平待遇,以剽窃的名义被判有期徒刑2年。

苍白的不见血色的消瘦脸庞,下颌笔直的犹如鬼斧神工雕刻过,青紫色的薄唇紧抿,原本和煦的眸子变得冷冽刺骨。

两年的牢狱生活不但毁了吴胜的大学生活,更是给他一辈子烙上了不可磨灭的污点。

收到被勒令退学的文件时,吴胜沉默了片刻,便默默的从导师手上接过了文件,签上了名字。

从未写得那样用力,那样清楚。

一笔一划,刻在了心里。

吴胜狱中的表现很好,没有自暴自弃,也没有被欺负的不成人形,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狱中的犯人都和他相处的很和平,和平的不自然。

因为他们害怕,从吴胜被退学的那天起,他就变了。

从刚开始的茫然,憎恨,突然间,就蜕变了。只有和他住一个屋子的人知道,当天晚上,吴胜捂在棉被里的哭声是多么的惨烈,空气中都变得血淋淋。

闷闷的,仿佛生生撕下了一大块皮肉,体无完肤。

设计是他的理想,并且,他有能力去实现,去完成,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美妙的吗?如今,一切都变为了虚无。

没有一家工作室会接受大学被退且身上有案底的人!

剽窃!这是设计师一辈子的耻辱!

第二天起,吴胜的笑容又回来了,可是,与以前是天差地别。

原本吴胜的笑容,让人感到温暖且安心,现在,让人们不敢直视,仿佛穿透人心般,让你只能低头怯懦的躲避。

从狱中出来后,吴胜的日子还算可以,但仅仅是物质生活上的,毕竟还有大把的家底。卡里的钱从没有断过,已经积攒了很多。

但精神上却是成日的折磨,邻居的目光、窃窃私语,虽然没有明目张胆,但犹觉芒刺在背。

蹲在二楼的阳台上,撕开银色的铂纸,用牙齿叼出一根烟,熟练的点上。

黑夜中,忽明忽暗的红光,

吴胜的心从来就很宽,用老一辈的来说,就是能做大事的人。

摸了摸刚冒青茬头顶,吴胜笑了笑,牙齿泛着森白的光,渗入丝丝秋夜的寒冷。邻居的议论他不是没有听到,而是变向的消化了,比起刚入狱时夜不能寐,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到天亮的痛苦,这些又有什么呢。

吴胜花了一半的积蓄,在商业街租了两家大门脸,其中用了些狱中的关系。吴胜很清楚,他既然已经跨入了社会,那么,这些就是分不开的,他也不是什么清高的人,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一个有案底的怂货。

只要生意清白,那些隐隐绰绰的人际关系是很值得利用的,可以帮他获取更多的利益。

思来想去,吴胜还是决定开服装店,一家是加盟,另一家是散货。

不得不说,即使两年没有接触这些东西,吴胜的眼光还是很毒,他挑选的衣服都是大卖特卖。

积攒了五年后,吴胜创立了自己的品牌,这个世界,有钱能使鬼推磨。早在七年前,吴胜就懂得这个道理了。

当年的高干,如今因贪污案自身难保,自家公子的陈年往事被“有心人”毫无保留的披露出来。

吴胜摇身一变,成了被人诬陷的青年企业家。在电视机前,沉痛说起早年受过的委屈,但吴胜的心里却是麻木的,阴森森的笑着。

那么,究竟是谁“点”了高干?

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所以,如今,你问别人:“吴胜是个什么样的人?”

人们会皱皱眉头,迟疑一下,然后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回答:“憨厚的人。”

2.回到了从前

一觉醒来,吴胜习惯性的去摸枕头下的手机,摸了摸,没有。

再左右窜了窜,还是没有。

床单的触感没有以往的丝滑,质朴的棉布手感,又按了按床板,并不是高弹性的记忆床垫,硬梆梆的弹簧垫。

吴胜猛的就睁开了迷蒙的双眼,惊异的看着四周,透过窗帘,映着微弱的灯光,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这里确实是他的家,可是,家具却完全走了摸样。

所有的家具都变化了,准确的说,是回到了他少年时期的样子。从格局到家具的样式,无一例外。

这是?恶作剧?

吴胜掀开被子,动作刹那间止住了。

眼前的身体,并不是自己的!

深呼了一口气,吴胜镇定的走下床,推开门。

全部一样!从客厅到厨房,所有的摆设与记忆中一模一样,这逼真的近似诡异的状况令吴胜冒了一身的冷汗。

打开浴室的门,吴胜闭着眼睛站到镜子前,咽了一口唾液后,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眼前的人,既熟悉又陌生。

毫无疑问,这是自己的身体。只不过,是许多年前的,到底是多少年,吴胜说不准。

应该是入狱前的,现在的吴胜身体很显然是未经过操练,还有些肉。

自大学做模特后,吴胜一直保留健身的习惯,身材健壮且充满爆发力。那么,就是大学之前了。

吴胜眯了眯眼睛,仔细的回想。

思绪在某一处定格,在最后的高考冲刺时,吴胜为了保持体力,达到了一天五顿饭加一顿夜宵的记录,体重更是不断上升。

那么?

推开浴室门,吴胜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快速打开了电视。

上午7:00,某电视台准时播放早间新闻。

日期:……年6月22日。

抑制住顿时加速的心跳,吴胜从电视上的钱罐中拿出零钱。

年少的吴胜有个习惯,在电视上放一个铁盒,放置百元下的散钞票。

钥匙还是和记忆中一样,放在门口的鞋柜上,穿上人字拖,上身白短袖,下身半截短裤。

到楼下的小卖铺买了烟和打火机,卖铺的大妈热心的唠叨:小胜你还会抽烟啊,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吴胜温和的笑了笑,点点头。

帅气的大男孩柔和的微笑,深邃的双眸带着丝不符合年龄的精准,但却没有半分的违和,反倒生出一种独特的魅力。

大妈一愣,这小吴家的小子怎么几天不见变样了呢?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他这么俊呢?

要是按大众审美来说,吴胜长得很帅,挺拔的身高,给人极大的安全感,如果说年少的吴胜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少年的话,现在的吴胜,多了份岁月的沉淀与打磨,如一座百年的洪钟,低调的奢华,隐隐的闪耀着他的光辉。

顺路从楼下的小摊买了份豆腐脑和油条,吴胜怀念这份感觉,当年出狱后,大家虽表面过得去,但是却没有现在的这份毫无芥蒂的热切。

无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现在这个结果,吴胜欣然接受。能一切得以重来,他有大把的时间去完成上辈子的遗憾。

为了不再重蹈上辈子的覆辙,吴胜决定先下手为强。

上辈子事业走上正轨后,吴胜一直没有忘记充实自己,从深造设计到接触国际时尚,甚至学习各国的语言和礼仪。

30多岁就有了上市公司,当之无愧的钻石单身汉。

所以,在37岁的生日当天回到了从前,这是吴胜最好的生日礼物。

这么多年的积累下,吴胜的举手投足间都有着一份儒雅与从容,流畅的高雅。在同等级的人当中,顶多是稍微显眼些,但是在这个什么都刚起步的年代,并且身边都是普通的百姓,吴胜的不同立马就显现了出来。

不出几天,吴胜就由原本憨厚的傻大个变成了翩翩贵公子。不少女学生常常装作无意的从吴胜家的复式小二层门口走过,走到拐角后,立马小碎步跑走,依靠到墙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小脸儿变得红扑扑的。

不过作为主人公的吴胜显然没有这份自觉,此时的他刚从健身房走出,骑车去驾校。这个年头的驾校还是很好考的,毕竟买私家车的人还不是很多。

吴胜娴熟的车技让教练有些惊讶,但很快就释然了,把吴胜当做了某有钱人家的小孩,大约是自己在家用私家车练的。

花了点钱,吴胜半真半假的打着“自家父母给教练的慰劳”,一个月,吴胜就拿到了驾驶证。

健身也初见成效,对于肌肉训练,吴胜是在拿手不过,当初为了更好的做力量训练,吴胜曾经报名过健身教练培训营,其实里面讲的东西很散,也很笼统,没有多大用处,但有些理论上的问题还是可以丰富知识面的。

吴胜的体质很容易练肌肉,加上有针对性的训练。吴胜的身材已与刚清醒时有大大的不同。

宽阔的肩膀,健硕的肌肉,倒三角的身形,腰腹紧实,充满了男性的雄性吸引力。

把市里的车行逛了一遍,无奈,吴胜选择的一辆桑塔纳,这个年代,桑塔纳都是很贵的,且太拉风的车吴胜不能开,毕竟是是个学生。

深深吸了口烟,中指一用力,烟头一个弧线掉进下水道里,踩离合、挂档,一脚油门,黑色桑塔纳一晃便出了街口。

吴胜刚去打探了上辈子事业起步时兑的两个店铺,不出他的所料,与四五年后相比,这里现在才刚刚落成,有谁能想到,这里以后会成为商业中心,并且一铺值千金呢?

吴胜二话没说,先去银行取款,然后现金买下了5个店铺,二个自己干,三个吃租。

有了上辈子 的经验,吴胜总结了很多做生意的经验,这能使他今生少走很多的弯路。

吴胜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上辈子,一是自己不够富有,二是没有背景,才会那么容易的被人诬陷。

所以,这辈子,他不但要利,也得要背景。

因为他选择的是这样的一份职业。

出名,要趁早!

3.初见陈琦

八月中旬,正值炎热,但D市是沿海城市,夏天的气候也没有热的过分。

付南大学是提前一个星期报道。

吴胜一边忙着店里装修,一边预习课程。

即使当年半路辍学,但因为多年工作经验的积累,和并未停滞的深造,大学的课程对吴胜来说很简单。

但是,自己当初毕竟是野路子,摸着石头过河,还是有很多的小瑕疵与硬伤的,通过课本与辅导资料的讲解,让吴胜茅塞顿开。

上辈子的吴胜是大学开始后才做兼职模特,是模特公司到学校里进行的挑选。之后,吴胜才被当做重点培养。

吴胜记得很清楚,那所模特公司在全国也算是出名的。并且拥有自己的模特学校,吴胜被当做重点后,才真正的接触到什么是顶尖的模特儿。

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现在模特公司已经开始筹备选拔了。

轻轻的抿了口咖啡,吴胜把烟蒂熄灭到烟灰缸。在衣柜中挑选出一件蓝色条纹衬衫,显出挺拔的肩膀与腰线,暗色系休闲西装裤,恰好衬托修长的双腿,银色的袖口,搭配经典款的圆口休闲鞋。

轻点了些大卫杜夫的香水,揣好车钥匙,吴胜从容的出门。

吴胜打探进货的渠道,顺便为自己进购衣物,按照他的审美,现在D市基本上是没有合乎心意的,就连日用品和香水,都是托了大价钱从国外购买。

熄火,关门,下车。

麦季模特公司还是如记忆中一般,D市第一批高层写字楼,它自己就包揽了18层中的五层!

五层是什么概念,一个成型的公司,才能在这样的写字楼租一个房间而已,麦季一家就买下了五层的使用权。

刚关上车门,旁边的停车位就驶来一辆车,同型号的桑塔纳,只不过是红色的。

想到十年之后,满大街的红色TAXI,吴胜不由的微微一笑。

从倒车的手法不难看出,开车的是个新手,几次还是不得要领后,吴胜走上前,敲了敲车窗。

车窗摇下,开车的是个年龄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白皙的瓜子脸,精致的鼻梁,高挺的微微发光,像打了一层闪粉一般,皮肤细腻的不见毛孔,整张脸最出彩的还是那双眼睛,流光溢彩,眉目含笑,让人如沐春风,但青年的气场却不容小觑,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

“需要帮忙吗?”这个人吴胜上辈子认识,作为麦季的NO.1,谁能相信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青年没有些手段?

吴胜记得,他是和吴胜一批被培养的,等吴胜出狱后,他已经大红大紫,随后,吴胜开公司,还有几个系列的服装请他做过代言。

陈琦,公认的笑面虎,只不过这个时候还没人知道。

陈琦打量了一下吴胜,微微一笑,点点头,推开车门。

从副驾驶上也下来一个人,吴胜挑挑眉,这个人吴胜也知道,刘恒文,父亲是某连锁酒店的董事长,陈琦的“护花使者”之一。

吴胜回想了下,陈琦出名后,身边就再没了刘恒文的踪影,准确的说,是一个人也没有了。

那些护花使者,仿佛一夜间蒸发了。

在这个圈子里,男、男这些事,都是公认的。这些外表光鲜亮丽的人,腌臜事做的最多,也隐藏的最好。

就像是守护领地的公狗,刘恒文颇带轻视和敌意,打量着吴胜。像刘恒文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都有一点眼高于顶,看不起其他人是正常的。但看到吴胜不俗的打扮和处处细致的言谈举止,刘恒文扫了眼身边的对吴胜微笑的陈琦,怒气噌的就冒出来了。刘恒文在陈琦身边不是一天两天了,陈琦的每一个表情他都能估摸出十之八九,所以对于陈琦对吴胜的欣赏,刘恒文自然知晓。

无意挑起没必要的争端,吴胜坐进车里,踩离合,挂倒档,眼睛随意的扫了扫后视镜,右手轻轻一抹方向盘,轻轻松松的停进了停车位,且左右留出等量距离,一会陈琦开出来的时候,也会很容易。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