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呦!皇上!+番外+100问——女王忠犬

文案:

皇上,他们要清君侧那。

哼,那就清了你好了。

那可不行,以后谁来伺候你啊?(笑)

朕不用你伺候!(气愤)

哦?(一脸邪笑)

哎~~皇上,臣又走错了,对不起。(小祥子鞠了个躬关上门,走了。)

呜……朕还指望你救我的啊!

那么,皇上……

春光旖旎哦~~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春风一度,不伦之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朱冰李肃凌焕墨

配角:小祥子以及众路人,宫女,大臣等等

其它:君臣之交

第一章:月黑风高夜,皇帝开苞时

“皇上,您十五岁娶妻,至今无子,是不是……”老丞相在一旁弓着腰道。

“朕没病。”糟老头真是气人啊,不就是没生孩子么,从我和皇后大婚第二年起就一直问。

“那为何……”摆明了就是非要我亲口承认啊。

“朕是断袖。”既然逼我,我只好说了!

“额……臣告退。”老丞相飞速遁走。

站在一旁,不禁感慨,老丞相身体真好啊,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跑得这么快,看来下次蹴鞠比赛他能上场。

——我是老丞相得知这个消息后泪奔的分割线——

临朝景隆盛世二十年。君主是断袖的消息人尽皆知,成为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不过,对于各位断袖,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从此,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街上,仰着头说:我是断袖!

“退朝!!”小祥子大喊一声,我倒是放松不少。

早朝嘛,就是坐在位子上,打打哈欠,听听下面大臣的牢骚,再自我批评,然后退朝。

国家大事,注意有老丞相来拿,我每天开开心心的玩,国家在老丞相的治理下也越来越好了。什么?你说我是个昏君?我怎么可能是昏君呢?我这叫大智若愚。什么?你说我吹?让我来说几个事例吧。

在朕十岁的时候,曾经微服私访,那时我可是把欺负弱女子的坏蛋给打回去了呢!

“皇上,那是老鸨拉人家小男孩去做小倌……后来还是王爷出面把那个小男孩给救回去的……”小祥子在旁边说道。

故意拆我的台,你给我记着!!!

——我是小攻要出场了的分割线——

临朝景隆盛世二十年五月。发生了一件大事,对文人来说比天还大。

考试成绩发榜了。

正当众人挤破了头在找自己名字的时候,一位白衣公子满含笑意的站在一旁。白色的长袍衬托着那张秀气的脸,剑眉舒展,虽长得俊,却不含一点女气,看上去颇有一副浊世佳公子的味道。

“兄台,你不找你的名字么?”名列第二的石英有些好奇。

“还用找么,第一个不就是我。”白衣公子笑了笑。

石英向榜上看了看,第一名:李肃

“皇上,明天就是殿试了。”老丞相在一旁吞吞吐吐。

“我知道啊。”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是要皇上你亲自去的。”老丞相终于说出了真实目的。

“哦。你去不行么?”我还要和我的小亲亲约会的诶,怎么可以因为那帮书呆子误了时辰。

“回皇上,这是先祖定下的规矩。”老丞相难得如此认真的劝我。

“恩,那明天应该怎么做?”回想起来,我居然没有关于这方面的任何知识。

“很简单,就是问他们一些问题,然后根据满意程度来评判官职。”

“好吧,丞相对这些人有什么满意的没有?”还是要请教丞相啊,我这种人怎么可能看的出人才呢。我再一次开始怀疑我是不是我爹的儿子

“臣以为,第一名李肃才华横溢,文章构思新奇,文风飘逸,对世道的剖析也甚为全面,是状元之才。”

“哦,请丞相把他的文章拿来给朕鉴赏鉴赏啊。”你问我要文章干嘛?当然是因为……昨天林泽小亲亲居然说我的文章一定写不好,所以我只好拿他的借鉴借鉴了……我文章有那么差么,明明我也是“才华横溢,文章构思新奇,文风飘逸,对世道的剖析甚为全面。”可是为什么没人欣赏我呢?哎

“臣随后就派人送来!”老丞相这话说的颇为激动。丞相内心:(一把鼻涕一把泪)皇上,你终于肯学好了啊,不枉费臣一片苦心那,将来皇上一定是个圣明的君主!

虽然丞相这么说,但是,我已经感觉到了他对我的期望了,那种突如其来的压力,我从小就很熟悉了,父皇对我有过,太傅对我有过,不过我不需要。

——我是老丞相激动得泪流满面的分割线——

深夜,皇上的御书房里难得亮起了灯光。

“翠红,真奇怪啊,皇上怎么突然用功起来了?”

“是啊是啊,听说到了深夜还在研究文章呢!”

“你们是有所不知啊。”小祥子看着一大堆不明白的宫女,得意洋洋道。

“祥公公你知道?”众宫女很配合。

“最近皇上的新宠泽林公子知道不?”

“恩恩。”

“皇上最近正在烦恼怎么写好文章呢。”

“为了讨泽林公子欢心?”

“恩。”

“皇上真是少有的痴情种啊。”

“就是。”

“小祥子!!”我大吼一声。

这什么文章啊!居然被丞相评价为“才华横溢,文章构思新奇,文风飘逸,对世道的剖析甚为全面。”?!

为什么朕身为真龙天子,一点都看不懂啊!

“奴才在!”

“去准备水,朕要沐浴!”不看了。越想越气,朕的文章比不上他么?

什么叫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和治理国家有关么?

那个什么叫李肃的,根本浪得虚名!

——我上皇帝发怒了,要被小攻看光了的分割线——

“啊,真舒服。”泡在暖水里,被包围在热腾腾的水雾之中,我完全将那个可恶的李肃抛到一边了。

正所谓月黑风高夜,……额,一般就会发生一些不法的事情。

今天,正是所谓的月黑风高夜,但是,并没有什么发生,我还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事实证明,虽然我别的方面弱了点,好吧,弱很多,但是就这一项,我还是继承了我爹的,长久以来,我灵验的感觉,让我坚信:我是爹的儿子!每当此时,我就无比自豪。好吧,还是先说说我的倒霉事。

今科准状元郎,李肃同志,除了热爱读书以外,还热爱皇宫里的珍宝。

于是,热爱祖国……的皇宫珍宝的状元郎穿着一身夜服从家出发了。

本着“我只是去皇宫了观光”的原则,李肃一路冲向皇宫。

什么是观光?观光就是:观察完就拿光。

但是不巧的是,他遇上了准探花石英。石英是何许人也?如果你问江湖人,他们会告诉你,那是比李小盗名气小一点的盗贼,如果你问文人,他们会告诉你,那是比李肃名气小一点的天才。石英同学,一辈子就笼罩在李肃的阴影之下,永无出头之日。

但是,石英同学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好青年,他本着我是去帮皇上分忧解难的原则,也穿着一身夜服,飞向皇宫了。

为什么是为皇上排忧解难?因为,皇宫里钱太多了啊,他担心皇上花不完,所以拿点回来而已。石英同学,他是个忠臣啊!

“刷刷。”两道黑影在宫门前相遇,石英同学力不能敌,瞬间便被击败可是石英岂是那么好欺负的,不能来正大光明的,有时候还是可以用点阴招的啊,正所谓兵不厌诈。

李肃心下大喜,飞奔进御书房。

皇帝的御书房,历来以珍宝最多而闻名。而当今天子,又是个从来不进御书房的主,所以,进去拿点东西没事。

按以往的规矩,先要观察观察,但是由于皇上很让人放心所以连这些步骤都省了,直接进去拿东西。

刚走到御书房正门前,正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发现里间的灯亮着。

你问为什么走正门?废话!因为皇帝根本就不关注御书房,也重兵把守,当然直接从正门进去了。你问为什么他做贼不心虚?这就叫境界啊,岂是尔等平庸之辈能懂的。

虽然有顾虑,但是事先已经看好了周围没有任何人,李肃依旧轻轻地推门进去了。

——我是皇帝失身了的分割线——

洗着洗着,忽觉一阵凉风吹来。

“门没关好?”我低声自语。没关系,反正也没人,再说,就算被人看到了,我这副身材也绝对不会让我觉得羞愧的,如果来的是个美男,那就更好了……什么?你说朕没有羞耻心?大胆!朕可是天子!乱说话抄你九族!!

“恩?”李肃忽然看到桌子上摆着自己的文章。

看来连那个无能的天子也看上了我的文章?完全不知道皇帝根本看不懂的李肃开始高兴。

“好像真的有人诶。”我看到屏风那边有个黑色的人影,心里默默祈祷是个美人。

于是,李肃无意识的闯入皇宫,无意识的看到了一旁的麒麟壁,无意识的喜欢上了,无意识的拿走了。无意识的走到里间,无意识的看到了皇上在洗澡。

忽然李肃浑身燥热。怎么回事?各位还记得石英同学么?还记得使得阴招么?相信大家深知那个阴招是什么了。于是,李肃开始头脑发热,四肢乏力。

“药效应该开始了。”石英望着天边,开心的笑了。计划是这样的:状元李肃私闯皇宫,强(和谐)暴宫女,特判处死刑,钦此。

正是这个忠臣,造就了一对君臣之交。

我走出浴盆,一手抱住美人的腰,将他平放在床上,撕下他的面纱。

真是个美人,不论是身材和相貌,还是他现在不断的呻(和谐)吟声,都和泽林小亲亲有的一拼。虽然我爱泽林,但是美人当前,岂有不吃之理。

于是我很自然的开始宽衣解带。

我的手轻轻抚上他的脸颊。于是,热情的美人就此贴了过来。

“恩……啊……”

我骨头一酥,下身支起了帐篷。还没开始正戏呢,这样下去我会不会早泄啊。我不禁开始担忧。

“恩……”美人的手攀上了我的腰。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丝不挂。

既然美人人如此热情,我不卖力点就对不起他了!我一用力,将他压在身下。

恩?情况不对啊,我应该是在上面的啊!

刚刚回过神来,我顿时意识到:我错误地估计了美人的力气。

力比我大啊!我开始后悔自己没有经常锻炼身体了。

“热,好热。”美人一边叫一边开始脱衣服。

忽觉一股暖流冲上鼻子,鲜红的液体顺着鼻孔流了下来。

我伸手一摸,我的鼻血!!

还没开始啊,不可以激动!!

我轻轻的吻着他细腻的皮肤,没想到美人真是太热情了,一把将我拥住,不由分说的……将我的腿分开?

“啊!!”进去了!进去了!他就这么连招呼都不打的进去了!!好痛…… “嗯哼,好紧,要夹断掉了,放松点。”美人的一双玉手不由分说的就拍到了我的屁股上了啊,我的小屁股,可是现在最要紧的是……“好痛!!!呜呜……美人你欺负我……哇~~”“吵什么!”美人似乎心情不好,一巴掌甩过来。不但没有节制一点,反而更加用力的冲刺。“啊,嗯哼……”为了不再惹美人不高兴,怜香惜玉的本天子觉定咬着牙,不再叫一句。

美人的动作才不像他长得那样轻柔,在我身体里一路横冲直撞,我的菊花不停的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青丝交缠。

夜晚,屋外凉风习习,屋内春光旖旎。

——我是众人不明白的分割线——

“奇怪,怎么今天皇上都不急着去泽林公子那儿了?”小祥子一边走,一边不解的摇头。

“皇上今天没来么?”一位紫衣公子站在窗边,问下面的侍女。

“回泽林公子的话,皇上今天在御书房过夜。”

“是么?……”良久,整个宫殿再听不到一丝声音。“腻了么?皇上。”细不可闻的叹息在夜空闪过。风托起泽林的长发,带着那一丝沮丧,消失在空中。

——我是皇帝很想要做攻的分割线——

没想到我一世英名,睡遍天下如花小倌的临朝皇帝,居然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惨遭蹂躏。我不甘心呐!!不甘心!!诶呦!

>偶尔吃吃皇帝也不错嘛,呵呵。皇上,痛的话就别乱动,小心伤龙体啊。

哼!都不是你害的!!!

第二章:皇帝的悲惨童年

“美人啊……”朕揉了揉眼睛,往床边一看。“人呢?”

朕刚想起身,下身一阵疼,只好老老实实地趴在原处。再一看被子,血……朕晕血……“哦!”于是,临朝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小受见了神魂颠倒的本天子,在某天早晨看到自己的处子之血后,华丽丽的晕了过去。如此丑事怎么能说出去呢?

朕现在在思考,为什么一直会这么倒霉……刚刚我还在下定决心要隐瞒的时候

“诶哟,皇上啊,您就快点告诉奴才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小祥子一脸担忧的望着朕,朕看着他痛彻心扉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

“朕昨晚,遇到刺客了……”

“啊?”

“很担心我吧?”

“奴才只是在想。”

“恩?”

“怎么房间里没少东西?”

“这跟少没少东西有关?”

“皇上,没人保护您,你肯定拿宝物去跟他交换才保住性命。”

“这也不一定啊,万一他是来抢皇位的,那我岂不是死了?”

“也对。那皇上您怎么还在?”

“废话!朕武功高强,怎么会输给区区小贼!”

“据臣所知,皇上您可是连马步都扎不稳。”一位身穿锦袍的少年走进来。

“ 凌……焕……墨……”朕挤出一个笑容。

凌焕墨,本朝天子最怕的人,没有之一!

——我是皇帝陷入悲惨回忆的分割线——

十几年前,朕还是一个小屁孩的时候,我就有一个敌人,他叫……“你看看凌公子多有出息!”……朕从幼时就开始听啊,听到长大啊,本来我身为太子,可以随意换伴读,可是他是老宰相的儿子啊

每当我们俩一起上学的时候,我就深刻的意识到,他跟我在一起,是想将我的缺点无限的放大。

朕其实缺点很少的(凌焕墨:这是谎言。朱冰:要你管啊!!),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喜欢读书,每当我看得晕晕乎乎的时候,凌焕墨却很流利地把四书五经背了出来。我只好老老实实的跪在太傅的戒尺之下背书。这件事给我美好灿烂的童年,给我纯洁幼小的心灵,蒙上了一层永不磨灭的阴影。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