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抱枕的男人+番外——迷你小香猪

文案:

属性分类:架空/科幻世界/美强/轻松

01 调戏人的卖家小哥儿

叮咚叮咚(MR C):“……”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MR C):“亲我们库房里面各种货号齐全,只要您下了订单就可以立即发货哟亲~┌(┘3└)┐”

杨若初被对方一口一个亲吓的毛骨悚然,更让他气愤的是对方明显跟他杠上了的那个“叮咚叮咚”又翻了一番的长度。这种类似挑衅的行为简直是十恶不赦!!!

杨若初咬着牙气愤地把键盘敲得当当响: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MR Y):“那请问我现在收货地址在A市,如果当天拍了抱枕当天付款的话大概什么时候能够拿到货呢?”

陈繁在网络的另一端暗暗唾骂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竟然跟客户较起了真儿,可是他就是忍不住地: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MR C):“亲好巧哦我也是在A市的如果是我亲自送货上门的话当天两个小时内就可以送货到家了哦!”A市算是比较小的二级城市,绕着A市开车一圈也花费不来两个小时,所以陈繁这么说还真不算吹牛。

杨若初自然是知道“无事献殷勤”之后便是“非奸即盗”的,是以他把键盘敲得震天响,惹得隔壁合租的哥们儿都开始敲暖气管子了,可是他才不管呢!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MR Y):“免了我不缺那么点儿快递费用!你就按照正常顺序走就行了!”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MR C)给杨若初发送了一个缺牙露齿笑的表情,然后用夸张的语气问道:“美女不用客气我们在一个城市嘛哪里用多花快递钱的,我送货上门然后再请你吃顿饭当交个朋友怎么样?”

杨若初”……”地无语了,他反复地去点击个人资料,确定自己当初注册的时候没有图占便宜选择女性的性别(网购有时候就像网游一样,美女性别美女头像的客户总是可以享受一些优惠的),这人到底从哪里觉得他是个美女的??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MR Y):“美女你妹!凸 - T - 凸 老子是个爷们儿,纯的! 我拍了货付了款了你赶紧给我把货发了别在这贫嘴了。”

卖家陈繁小帅哥儿还在意犹未尽地输入着调戏买家的话的时候,对方头像就突然暗掉了。

陈繁囧,觉得不会真的调戏到妹子了吧?明明头像上看着是一个挺肌肉的帅哥的呀,是他的菜他才这么上瘾地刺激对方的,真那么肌肉纯爷们儿这人怎么会这点刺激都受不了就给跑了?

02 憋屈的取货

杨若初看着X猫的头像上的自己:古铜色皮肤衬在白色T恤下闪着黄金的光芒,蓝色的运动帽下是自己都难以启齿的柔顺小卷毛儿;臂膀上金属质感的手表把周围的皮肤沈的很黑,很man,只有杨若初自己知道自己有一颗多么柔软的小受心- -

杨若初178的身高在照片上并没有显示出来,只露出的上半身体态修长,壮而不肥,如果在gay吧里绝对是那些娘受们追捧的对象,可惜,他杨若初是铁板钉钉儿的小受儿。

就算他心里再受,外表却总归是爷们儿中的爷们儿,这照片看上去总不女气吧!?

被莫名其妙的卖家调戏这点让杨若初很是烦恼,他怕再遇到这样不知所措的情况,所以很是迅速地在隐身之后把自己的头像撤了下来,换上了施瓦辛格的肌肉半裸照。

完事儿,杨若初眯着眼看着施瓦辛格的照片在那笑,惹得隔壁的同事频频探头,想一睹为快,杨若初轻咳一声关了网页后轻手轻脚地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注:施瓦辛格是杨若初心目中的独属于他的攻。)

杨若初的订单是一早刚开电脑就下了的,结果等他晚上刚吃了饭,手机就慢悠悠响起了“甜蜜蜜”之歌儿,随着音调哼着,杨若初语调轻柔地“喂”了一句。

“您好,请问是叮先生吗?我是快递公司的,您有快递到了,请到收发室来签收。”

“好的,您稍等。”

然后杨若初就踢踏着拖鞋下楼去快递了,临出门还被他妈妈往手里塞了一只垃圾袋。

杨若初扔了垃圾后跟收发室大爷打了声招呼,刚一出大门就看到了一辆110结尾的小面包车,众所周知快递公司的快递员们在市区内经常开着小车儿四处送货,所以他上前就敲敲敲面包车的玻璃窗,待玻璃窗被摇下来后,杨若初面无表情地伸手念咒似的“叮咚叮咚”喊了几声,窗户后的女人一脸惊恐地看着他,像在看一个神经病似的,然后她身后冒出个男人来,一脸凶悍地“汪汪”叫了几声,就把车窗很迅速地摇了上来,车子子弹一般地飞出去了。

杨若初一脸莫名,对着车子绝尘而去的背影喊:“我要去投诉你们!什么破态度!”

然后杨若初就听到身后悠悠的一声叹息:“叮先生你要投诉我?”

杨若初迅速回身笑的尴尬:“哈哈哈,我以为那辆车是你们公司的呢……”定睛一看,得,介是一级别低的快递小哥儿,还是骑电动车的!

介快递小哥儿也奇怪,习习夏风吹拂下,他竟然还头戴棒球帽,整张脸都埋在了帽子之下,不过杨若初对他长的怎么样也不是很好奇就对了。

“叮先生请报一下您的名字和手机号码吧。”

“134%¥……@%……名字,名字……”杨若初想到自己下线前改的名字,不抱希望地问小哥儿:“同志你能跟我说一声我名字是多少字不?”

快递小哥儿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看,防腐蚀好奇这人怎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的,低头一个指头抵着一个指头地数着:“1个,2个,3个……一共18个字。”

于是传达室大爷就跟看疯子一样,看自己院子里的小杨在门口“叮咚叮咚”的,最后终于忍不住出了门敲了敲铁门:“小杨咱这门开着呢,而且门铃在上边,你别自己配音啊,大爷耳朵不好使,不容易听见啊。”

杨若初:“……”

03 杨若初小受?!

于是传达室大爷就跟看疯子一样,看自己院子里的小杨在门口“叮咚叮咚”的,最后终于忍不住出了门敲了敲铁门:“小杨咱这门开着呢,而且门铃在上边,你别自己配音啊,大爷耳朵不好使,不容易听见啊。”

杨若初:“……”

快递小哥儿,也就是X猫商城的某卖家陈繁耸着肩膀,笑的不能自抑还想着一本正经地扳着手指头数杨若初在那里跟崩豆儿似的“叮咚”,数到第八对“叮咚”的时候,杨若初才后知后觉地反应道:“不对吧同志,我报手机号码应该就可以了吧!”

陈繁耸着肩膀低头把帽子往下拽了拽,低沉着嗓音回答:“理论上这样也是可以的……”

杨若初抓狂,尴尬地给传达室大爷挥了挥手表示自己精神并无问题,然后低着头背了一遍自己的手机号,这才拿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抱枕。

陈繁本来想调侃这位“叮先生”的女朋友收到抱枕一定会觉得言过其实的——毕竟买这抱枕的女性多是自用,男性则多是买来送给不在身边的女友替代自己用的。这位“叮先生”虽然身材魁梧却远远没有到达200cm的高度的。话到嘴边,陈繁又吞了回去:他突然想到自己是以快递员的身份来的,而不是X猫卖家——他要怎么解释自己能够不开包就知晓这包裹内是一只抱枕还真是一个技术活儿,索性不暴露罢了。

陈繁压着帽子看到杨若初背对着他抱着抱枕幸福地冒泡泡,一走三晃悠地进了门,传达室大爷跟看毒贩子似的盯着陈繁看,奈何那犀利的目光被陈繁的小帽子挡在了头脑之外,直到杨若初转弯走进了单元楼,陈繁才吹了声口哨然后掀翻了帽子骑着电动车转弯回家去了。

杨若初其人有着熊攻的体质,却有一颗白兔受的纤细内心,这也是为何他每次去GAY吧不但无功而返并且还总是被他心仪的强壮攻当做竞争对手而被敌视——这是多么令人心生犹桑的一件事情啊!(不过被心仪的男人用火辣辣的目光看也很让杨若初心内顿生爽快。)

好在现在科技发达了,没有人疼没有人爱的妹纸们迎来了他们的福音,那就是传说中的等人大小的“男盆友抱枕”——并不是真的像是那些宅男们买来的充气娃娃一般的真人模样,反倒是长得像一只钩子般(如图),在细细的类似脖颈的位置之上是一个厚实的弯形回旋,睡觉的时候人可以把脖子圈在里面,就像枕在男朋友的臂弯里似的。

这个抱枕的下端是直溜溜滑溜溜的单根棒棒,人在睡觉的时候可以反身压在抱枕之上,两腿间夹着这只棒棒——就像是紧紧缠着自己的男朋友的双腿似的。

杨若初就这样幸福地头枕抱枕,腿夹抱枕,心怀满意地沉沉睡去,他183cm的高个儿确实不易搭配壮士攻,就连抱枕也要买最大最大号的那个闪亮亮all star版,可是内心的寂寞如雪真的是需要这样一个人性化的抱枕来抚慰的。

04 被限制的男人

半夜,杨若初觉得自己身上有些热,口中有些渴,两腿间的热量也渐渐升温,竟然生出些许滚烫的感觉。

与此同时,陈繁躺在自己的床上,也觉得自己——浑身燥热,口渴难耐!

两人同时从睡梦中惊醒,却发现自己身旁竟然躺着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在惊讶之后,两人又同时发现自己身处的并不是熟悉了很久很久的床上,而是在一个空白的空间里,四周空荡荡的,身上光溜溜的,好久不曾感受到的恐慌袭击了两人。

杨若初缩着身子想靠着抱枕给予自己面对未知的勇气,结果却碰到了温热的肉体,察觉到不对之时他大惊失色地扭头看过去,发现是个陌生面孔的小个子男人(之前送快递的时候因为把帽檐儿压的很低,所以杨若初压根儿就没看到陈繁长什么样子),抱枕早已不在了身边。

虽然对方没有长三头六臂牛头马面,但作为在这特殊地方的唯一人,杨若初稍加考虑就决定离这个人远一些,天知道他倒霉催的跑到这里来到底是因为什么,或者说因为什么人。

陈繁毕竟是经历过大风浪的人,因此在初始的惊讶之后,他已经镇定了下来,此时看到杨若初躲避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心道这人看着高高大大魁梧的很,胆子却不如自己大。他举着双手示意自己的无害,甚至还退后了一步,但是他察觉到身后有种莫名的阻力正阻止着他的倒退,明明空无一物的后背却像是贴到了玻璃上一般,又冰又凉的。

杨若初也是退后到一定距离之外就寸步难行了,两个人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杨若初在心底给自己打了打气,只当这是在做梦,可是赤裸裸的状态实在是不适合交谈,如果此时自己还穿着那套家居服就好了——“砰”的一声,杨若初身上像是美少女战士变身时的样子一样,冒出了一阵耀眼的白光之后就出现了他最喜欢的小熊猫家居服。

陈繁嘴角抽动地看着眼前这只巨无霸型的熊猫套装男,正想开口问他是如何办到的,毕竟一般人都不很喜欢自己裸奔着与人说话的,杨若初就开口抢先道:“你想象自己最喜欢的一套衣服它就会出现了。”

陈繁依样照想,果然一阵白光后,他身上出现了他平日里穿惯了的衬衣黑裤,杨若初很有先见之明地把眼睛捂了起来,没有被白光照瞎眼睛,陈繁见状摸了摸自己刚刚有被闪到的眼睛,咽下了想要吐槽的话语,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现如今二人到底是在什么样的处境之下然后想办法出去。

杨若初在穿上衣服之后整个人都显得没有那么紧张了,他甚至还幻想了一下给自己穿上了棉拖鞋,陈繁动了动在地上有些冰凉的脚丫子,依葫芦画瓢给自己穿上了皮鞋,当然没有忘记一双纯白色的棉袜子。

杨若初有些鄙视这人的矫情,不过一想自己不喜欢穿的拘束不代表别人不喜欢,也就释怀了。他起身对着四周敲敲打打起来,却发现在二人身边空气中仿佛有一种不莫名的力量在拘束着他们的活动空间,明明看不见,却也打不破。

05 密室相会

陈繁起身动动领带拽拽衣领后也就开始沿着看不见的边缘敲打了起来。

两个人一个顺时针走动一个逆时针敲打,最后又相会于刚刚两人分开的地方,陈繁耸耸肩,杨若初学着他的样子耸耸肩,两个人又同时把肩膀松懈了下来——这鬼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偏偏选了毫无瓜葛的两个大老爷们儿给关在了一起?

莫非——杨若初偷眼瞧去,看到了陈繁翘挺的鼻梁还有头顶的发旋,莫非他是自己命中注定的攻?不不不,杨若初又否定了这种猜测,不说自己是否喜欢被比自己矮的男人抱,就连上帝他老人家的美学也不会允许这种搭配存在的吧!?

莫非——陈繁假借着抻领子的时候斜眼看身旁的男人,只看到他皱着的眉和撅着的嘴,竟有些诡异的可爱,莫非他是自己命中注定的男人?不不不,天知道他陈繁向来只攻不受,虽说他的小菊花还是朵雏菊,但他并未曾打算找人给自己开苞的,一旁的男人看上去那么肌肉那么攻,怎么想也不可能是他的“MR Right”。

两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又都若无其事地划了过去,仿佛刚才暗自紧盯对方不放心生旖旎念头的人并不是自己似的。

但是尴尬的气氛还是笼罩了二人的头顶,惹得杨若初和陈繁都不约而同地举起拳头置于唇边佯装着请咳出声。

若有若无的触碰下, 在二人还不曾意识到时,他们可以活动的空间诡异地拓展开了一点点,比刚刚还要宽阔那么些。

不死心的杨若初又沿着看不见的壁走了一圈,又走了一圈,“咦”了一声,回头对站立不动的陈繁喊道:“我怎么觉得这鬼地方变大了?”

陈繁一直看着杨若初运作,自然也发现了这点,但是想想刚刚并没有什么触发什么奇特的条件啊——触发已经自动自发地把二人被关在这里当做人生的副本看待了,因此遣词造句上耶不自觉地用上了相关专业术语——除非……

陈繁举掌轻快地又连着咳嗽了几声,然后示意杨若初再勘查一遍,杨若初心领神会掐着刚刚幻想出来的手表计时,却没有发现空间有再行拓展的迹象。

杨若初示意陈繁不要停下咳嗽,自己也清清嗓子加入了咳嗽的行列,可惜空间拓展的条件并未触发,这让本兴致勃勃想要探险的陈繁有些郁闷。

杨若初一郁闷就开始想象,想象自己明明抱着雄伟高大的抱枕在自己睡觉却在睡梦中跑到这个奇怪的地方——抱枕出现,杨若初下意识地抱紧它,还舒服地蹭了蹭,这让旁观的陈繁目瞪口呆。

陈繁看着杨若初猫咪似的撒娇举动有些吃惊,想到了老家那只爱抱着他的裤脚撒娇喵喵叫的小黄猫,继而他裤腿一沈,心下道“小家伙又来了”然后想到了什么似的低头看去,发现果然是老家的那只猫咪!

小黄到底是怎么被传送过来的?难道真的有他们肉眼看不到的通道存在且随心而动?那这通道又是单向的还是双向的?他二人是否还能够回到现实世界当中呢?

这些都是未解的,好在还有希望在,刚才他们不就在某不知名的情况下开拓了疆土吗?

俯身抱起小黄,陈繁无意识地搔了搔猫咪的下巴,猫咪舒服的嗓子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引起了杨若初的注意。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