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之宠你为上(穿越 生子 一)——花落倾语

文案:

一次家庭暴力,让他意外的来到了一个兽人的世界,这里只有雄性与雌性之分,而他,雌性?!还是个会生娃的雌性?

见鬼的雌性,他是男人好不?

谁来告诉他,这庞大的毛绒绒宠物哪里来的?啥米?这是狮子?还是白色的狮子!狮子是吧,可是,有这么大的狮子么,而且,为毛狮子会说话

囧……

咦,敢情这还是绝版的品种?

好吧,力量不如人,雌性就雌性,那那,可不可以不要总是雌性雌性滴叫啊!

本文:兽人文,有生子情节,无女配,1V1。

内容标签:异世大陆魔法时刻穿越时空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筱洛(筱洛)、雷亚┃配角:众兽人┃其它:生子、兽人、1V1、花落倾语

第1章:蛇袭

楚筱洛呆呆的望着头顶遮天蔽日的高大林木,一动不动,他只是照常跟他那个总找他麻烦的同父异母哥哥打架而已,只是不小心头撞到了墙壁而已,为什么醒过来后,世界大变样,难道就因为那一撞,他就挂掉了?

摸摸自己的脸,还是那张脸,再摸摸自己的身上,这是自己的身体没错,那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大大的杏眼转了转,一棵树能有三十层楼高,十个人合抱都不够的粗壮树干,身周一人多高的草木,亚马孙丛林他是没见过,但是,他敢保证,地球上绝对找不到这么高得不像样的树。

那是,他穿越了?还是囫囵个的穿越?楚筱洛捏捏自己的脸,很痛,确定这不是在梦境。可还是觉得有点不敢相信,嘴里嘀咕道:“不一定是穿越了,指不定他是被他那个哥哥给弄到某个还没发现的森林了,因为那个家伙经常会那么干。一定不是穿越了。”

虽然心里不停的在找理由说服自己,可他也知道,他多半是很悲剧的穿越了,眼睛所看到的,告诉他,这些绝对不是地球上能长出来的东西。

此时,心里说不出是开心还是难过,虽说不是很喜欢那个家,但是,那也是住了七年的地方不是,心里多少有点舍不得,哥哥不喜欢他,可改变不了他们有血缘的事实。再说,他那个父亲对他也还是不错的,至少他问他要什么他就给什么,从不对他重言重语,他也明白,他只是把对母亲的那份愧疚全都补偿在了他的身上。

不知道他不见了,那几个朋友会不会想他,还有,他的银行里还有存款呐。乱七八糟想了一会儿,天生的乐观性子,让楚筱洛没有怨念多久,翻身坐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自娱自乐想到,他那个哥哥看到他从他眼前消失,不知道会是个什么表情。

一定很震惊吧,好好的一个大活人一下子不见了,是谁也会被吓到的,即使他那个哥哥总是一副很淡定的样子,但是,也是会被吓到的吧,想到此,不禁嘿嘿嘿的笑出声,在这个寂静的森林里,听起来格外的渗人。

楚筱洛也被自己那笑声吓到了,拍拍胸口,这个是陌生的地方,还是不要出声的好,谁知道在这个森林里会跑出什么东西来。

先到处看看吧,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不管是穿越到什么世界了,查看一下周围的环境总是没错的。

起身,拔开身边一人高的草,慢慢的向前走,不时的左右看看,阳光从树缝间投下斑驳的光斑,给幽暗寂静的森林,增添了一些生气。偶尔从远处传来不知名的动物吼声,楚筱洛这时总会停下来,然后蹲下,等听不到声音了,才站起身继续往前走。

在这个不知道危险与否的森林里,小心是绝对没错的。教他拳击的教官也说过,当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时,小心再小心,才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

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身体所有的感官全部打开,保证在危险来临时,能最快的做出有效的反应。

走了不知道多久,在楚筱洛感觉自己的手快要被这些比人还要高的草给割断时,终于让他听到了水流的声音,刚才以为这些草只是长得高而已,没想到,草叶那么坚韧,在手上划得多了,火辣辣的痛,低头看了眼自己白嫩的手掌上,明显的红色划口,丝丝的血迹顺着口子流出来,让他痛得皱眉。

穿过一人高的草木,眼前出现一条三米左右宽的水流,碧青的水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金色的光芒,水流里,相隔不远就有一块大石头,有的倾斜,有的平整。

小心的看了看周围,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并没有听到其他的什么声音,这才放心的从草木里走出来,向水流走去。

水的颜色太深,让人看不清水流的深浅,用手探了探,意外于水的清凉,抬头看了眼头顶的火辣源头,楚筱洛愣住了,只见高高的天上,高悬着两个圆盘,一个颜色火红,一个颜色金炫,都是让人炫目的颜色。一个左,一个右,相聚不是很远,那是太阳吧,为什么会是两个太阳?他果然是穿了。

不要问他为什么会知道穿越之说,要是你身边一天到晚总有几个女人跟你说,她们看了什么什么类型的穿越小说,你也会知道的很清楚的。何况,他也在她们的催逼下,看过不少。

如果在看到那些如三十层楼高般的大树,一人高的草,还能让他说服自己,他只是到了一个没有被发现的森林的话,那么,现在看到的两个太阳,就让他只能哀叹,他果然是已经不在地球了,也不在他已知的任何一个历史上出现的朝代了。他可没有在任何一本历史教材上看到过,古时有出现过两个太阳。至于那个什么十个太阳的传说,那只是神话而已。

摇了摇头,不管了,穿了就穿了,反正地球上也没有什么值得他太留恋的东西,母亲死了,最疼他的外婆也去世了,在那个家里,他也不是太受喜爱,穿到这里,说不定还好些。

鞠了一捧水扑到自己脸上,清凉的感觉侵袭全身,人也精神不少。不知道这个水里有没有奇怪的东西,要是可以进去洗个澡也是不错的。

正想着可不可以下去洗个澡时,身后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七年训练下的警惕,让他在声音响起的同时,身体本能快速的向左侧一滚,躲开背后来的偷袭。

随即快速跑到离水流不远的一棵树后面,抚了抚胸口,还好当初训练时没有偷懒,不然刚才一定反应不过来。

探头往外看,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袭击他,这一看不要紧,待看清偷袭自己的是什么东西时,楚筱洛瞪大了一双眼睛,他看见了什么,一条五彩斑斓的蛇,蛇身两米粗,蛇头正对着他躲藏的这棵树,高昂的头颅上,一双金色的大眼睛森冷的盯着他,不时吐着蛇信子。

楚筱洛一动不敢动,怕自己一个动作,就让那条能一口吞掉他的大蛇过来把他吞了。他没有见过比这个还要大的蛇了,蛇身有多长他看不见,因为另一半掩在那一片一人多高的草后面。就这两米粗的身子,就够让他胆颤心惊了。他一点也不怀疑这条蛇是否能吞得下他。

眼睛警惕的注意着蛇的方向,同时用余光扫视着周围的环境,身后全是那高大得不像话的树,还有一些不认识的藤类植物,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往身后跑,借着这些藤类植物来阻挡那条蛇的速度。

楚筱洛慢慢的往后退,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蛇的方向,就在楚筱洛刚刚后退时,那蛇也有了动作。只见那蛇,从嘴里吐出了一道水柱,快速的冲他而来。楚筱洛就地一滚,躲到了另一棵树的背后,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前奔,妈呀,那是什么蛇,他没看错的话,刚刚那蛇从嘴里喷出来的东西,是水吧。

蛇不是该喷毒液吗?怎么还喷水?难道这个世界的蛇跟地球的蛇不一样,身体里含的不是毒液,而是水?不过看那水喷到树身上时,树干上裂开的那道口子,不难现象,那水柱要是喷到他身上,会是个什么下场。

这里的蛇果然是跟地球上的蛇是不一样的,就连喷出的水柱,也那么具有杀伤力。要不是他反应够快,现在他一定被那蛇吞到肚子里当成点心,或者是被那水柱给击穿了。楚筱洛一点也没有觉得那蛇喷出的水柱那么具有杀伤性有什么问题,不是地球嘛,什么可能都有不是。

一路被藤蔓绊得跌跌撞撞,不知道摔了多少跤,也记不清跑了多远,等到楚筱洛觉得跑得够远,远到听不见身后有什么动静时,停下脚步,唯有拼命喘气了。

不放心的转头向后看了看,他跑过的痕迹已经被那些生命力旺盛的藤蔓给遮掩,仔细倾听,也没有听到类似于蛇类动物爬动的声音,才后怕的拍拍胸口,稳定情绪,刚才不觉得有多害怕,现在才觉得,能从那么大条的蛇面前逃脱,是多么的幸运。

待呼吸稍微平顺,楚筱洛便打算继续往前走,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吧,这个森林,还不知道有多少危险呢。

看着身边缠绕着树干的藤蔓,楚筱洛头疼,刚刚是拼着一口气,才在这些藤蔓之间穿过,因此,也让自己身上的衣服多出不少的破洞,他可不想光着身子裸奔,即使这只是一个森林。在身上好好的摸了一番,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刀来。

嘿,差点忘记这个玩意儿了。手上的刀是出名的瑞士军刀,多功能的瑞士军刀,在这个丛林里,可是好玩意儿。他记得,这瑞士军刀还是他教官以他生日之名送给他的,说是送他用着防身,不要到时候被人家吃了都不知道。当时小,并不能理解那句被人家吃了是什么意思,只是欣喜于能得到一把精致的武器。

那之后,这瑞士军刀便成了他随身之物,不管做什么事,从不离身,却也从来没有用到过,最多是平时拿出来削削水果什么的。没想到刚那一通跑,这东西还稳稳的在自己裤兜里呆着。现在好了,在这充满未知的森林里,能有一个防身的武器总好比赤手空拳,他虽然也是会拳脚功夫,而且还相当好,但是,有武器在身,就是比较让人放心。

把刀子用衣服的碎布条绑在自己的小腿上,动了动,很结实,能保证奔跑时不会掉。站起身,先离开这里吧,这些藤蔓植物挡着是很麻烦,可他也不敢真的拿刀子去把它们割断,这样太容易暴露他的行踪了。

慢慢的往前走,楚筱洛现在是又累又饿,他回家就是为了吃午饭的,跟他那个哥哥打架后到现在,他不光连饭都没吃,就是水也没有喝到一口。刚刚又是那么一番折腾,现在他的肚子空空如也,嘴唇也干裂了。

第2章:好大滴水果

树林里到处都是遮天蔽日的树,头顶的阳光全被遮挡住,只能透过树隙间射下的光线来分辨周围的环境。

先找点吃的吧,哪怕是找点能解渴的也行,再这么下去,他不被饿死,也会被渴死的。楚筱洛小心翼翼的在树林里前行,当走到一棵矮小的树木前时,楚筱洛高兴的咧了咧嘴,瞧,他看见了什么,是苹果。为什么说它矮小,在周围都是三十层楼高的树木比较下,眼前这棵只有五米左右高的树,的确能被称得上是矮小了。

蹭蹭蹭爬上树,在一个枝干上坐下,摘下一颗熟透的苹果,胡乱的在破了几个洞的衣服上擦了擦,咔嚓一口,酸甜的汁液溢满口腔,让他舒服的在心里叹了口气。从来不知道,原来苹果也是这么可口的。

连着吃了三个,楚筱洛才觉得不那么渴,肚子也填饱了。他这才好好打量这棵看起来像苹果的树。这棵树只是看起来像苹果树而已,叶子却不像苹果树的叶子呈长椭形,这棵树的叶子是圆形的,而果子,却要比苹果吃起来更脆,更甜,汁更多。

摘了六个苹果,把身上破了洞的衣服一侧撕了一块下来,把苹果绑好,苹果,是楚筱洛给它取得名字。扯了扯,确定不会掉以后,楚筱洛才慢慢的爬下树。

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刚刚在那个水流边看到天上的太阳时,他能确定时间应该尚早,只是,在这个自己不熟悉的世界里,谁知道这里的昼夜是如何变化的。他得趁天黑之前,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不然晚上的丛林,实在是太危险了。

虽然不了解这里的丛林夜晚有多危险,但是,身为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那位大叔的人与自然也是看过那么几集的,上面可是有介绍过,大多数肉食动物,多是晚上出来猎食。

楚筱洛小心翼翼的穿行在藤蔓与高大的灌木丛之间,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他可不想再遇到一条会吐水柱的大蟒蛇。

耳边时不时会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兽吼声,还能听到头顶树叶传来的沙沙声。眼睛在适应了丛林不算太亮的光线时,他已经能清楚的看清周围的各种树木,及他们的颜色形状。

楚筱洛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在他感到筋疲力尽,身上摘的六个苹果都被他吃完以后,来到了一片满是果树的林木间。这里到处都是硕果累累的果树,每棵果树都很高大,有的果树枝干,就是躺他两个人都够。有的果树枝干却很细,跟粗壮的主干一点也不搭,完全看不出来是一棵树。

要是能在这里休息也不错,不知道在树上休息够不够安全。仔细观察了下这片果树林,楚筱洛意外的发现,在一棵高大的树上,有一个树洞。树洞靠近地面,洞口不大,可容纳一个成年人的身子自由出入。

楚筱洛在心里小小的欢呼了一声,确定周围没有野兽的痕迹时,几步走到树下,目测了一下树洞离地面的距离,还好,不是很高,三米左右,一间房屋的高度而已,对于从小就惯于爬树的他来说,这点距离,显然不是问题。只是,他唯一要担心的是,这棵树的主干,好像太大了点,要爬上去,貌似有点问题。

先上去看看,不知道这树洞有没有主人,要是有主人的话,他就只能另觅他处休息了。不过看周围,没有任何动物活动的迹象,只有满地厚厚的落叶。也许,今天他的运气也能好一次了。

楚筱洛撑开手,在树干上试了试,试试吧。

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等楚筱洛爬到洞口位置时,已经满头大汗,手掌上又多了几条细小的口子,衣服也多添了几个破洞。幸运的是,终是爬了上来。

坐在树洞口喘了几口气,借着光亮,树洞里的环境能勉强看得清楚。树洞下陷一米左右,里面铺了一层厚厚的树叶,地上散落了一些果核,之前应该是有人或者动物居住过,看果核的样子,应该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主人没有回来了,想是已经放弃了这个住处。

树洞上方,自然垂下了一些树枝,只遮住洞口一半的位置,要是在这里休息,躺在树洞里,下面的肉食动物是很难发现的,即使树上有其他的动物,例如蛇类,只要小心点,也是可以安全的过一夜了。

楚筱洛抬头看了看树上面,然后,楚筱洛张大嘴,树洞上面,一条成年人大腿粗的树干上,结满了果子。刚在树下没看清,现在近了才发现,这些果子出奇的大,每一个都能赶上一个篮球大小了。

哇咧,这么大的果子,一个够他吃一天了。看了看树下,楚筱洛决定试试能不能爬上去摘一个下来尝尝,看那样子,也不像有毒的,现在要是再让他爬下去摘其他树上的果子,估计等下他一定没有力气再爬上来了。

一手抓着垂在洞口的树枝,另一手抓着树洞顶,脚一用力,双手一拉,整个人腾地一声,就着垂下的树枝,稳稳的拉住了上面更大的一根树枝。楚筱洛就这样一根一根树枝的往上爬,不大一会儿,终于到了结满果子的树干处。

找了个结实的地方坐下,这才伸手摘了一个果子过来,透过树隙间射下的光线,楚筱洛看清楚了果子的颜色,淡粉色的果子看起来很漂亮,还能隐隐看见果子里流动的汁液。看着那随着自己的动作不停流动的汁液,楚筱洛吞了吞口水,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要不,试试吧。

虽然不确定有没有毒,但是刚才树洞里有果核的痕迹,想来这片树林里的果子应是都能食用的。不再多想,楚筱洛张大嘴,一口往手上的果子咬下去。哧溜,楚筱洛黑线,低头一看,果皮一点口子都没有,他的牙齿,只是在果皮上留下一条淡淡的痕迹。

这是什么果子,居然咬不开。再试试了,结果还是一样,只是让淡粉色的果皮多了一条痕迹而已。楚筱洛用劲捏了捏,发现果子居然像橡胶一样,捏一个地方,就软一个地方,却不见果皮有裂开的迹象。刚刚看见果子里面流动的汁液,还以为这果子皮薄,怕碰碎,他都没敢用力。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