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番外——血姬

文案:

属性分类:现代

人的内心其实是相当廉价而简单的世界。

一点点的八卦,就像糖果一样,很快便能征服人心。

真正的事实与加油添醋的谎言,人们往往都会选择後者,对於说出真实的人却加以排斥。

人的内心其实是相当廉价而简单的世界。

一点点的八卦,就像糖果一样,很快便能征服人心。

真正的事实与加油添醋的谎言,人们往往都会选择後者,对於说出真实的人却加以排斥。

正如目前在校园中蔓延的八卦,像是中毒了一样,连社会都跟着一起沦陷。

「听说啊……那个家伙根本不是优等生,他只是和某个老师有一腿呢!」

小小的教室里,没人在乎八卦从哪里来,又有多少可信度。他们只是需要调味料来让乏味的生活添增一些口味。

「真的啊!?哪个老师?」

纵使这些八卦的来源只是出於他人的忌妒或恶作剧,人们也会将它吃的一乾二净,甚至意犹未尽的想要更多糖果。

「就那个、那个老师嘛!有看见吗?刚刚走过去的那个啊!」

「天啊!那他们、他们是……同性恋吗!?」

将快乐建筑於他人的痛苦上,甚至故意将那人的痛苦当作快乐。

人们啊……总是如此。

不管是电视上、收音机、报纸还是手机简讯,出现最多的永远是那虚伪比真实多上太多的八卦,事实的真相没有人在意,彷佛被封锁线紧紧困绑住一样的被丢在角落中。

因为性别与职业,师生恋外加同性恋的劲暴话题很快充斥在每个人耳中,甚至更加的变本加厉。

彷佛连转过一个弯、走过哪些地方都会被学生、媒体们加油添醋再大量报导。

这样的话语如同锐利的刀刃一般深深刺入当事者的心口,却没人愿意停下不断刺出刀刃的手。

媒体们开心的报导着,斗大的标题上写满了残忍的话语,让受害者像是没有一丝一毫隐私的被大众观看着。

「你们在说什麽?」

「也让我们加入吧!」

人与人之间的八卦交流比任何网际网路都还要快速,甚至更加的可怕。

不用多久,整件事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彷佛犯下了滔天大罪、无法原谅一样的谎言却让人们吃的津津有味,完全无视了伤心欲绝、就快崩溃的主角们。

给予添加物的饲料,就像是十分甜腻的好听话,人们却听的开心、愉悦,欲罢不能。

看着坐在角落中默默哭泣的少年,苍雪犹豫着、抿着唇,最後还是走了过去,伸出手就和以前一样的拍在少年头上,给予笑容与支持。

「要振作起来,节宇。」

廉价的安慰,却是最为真实的安抚。

然而,伤害依然在扩大。无论是节宇或李艾老师终将会受不住打击而崩溃,除了像是黑洞般永远无法满足的人们。

然而,这件事到底是怎麽传出去的呢?

露出微笑的少年,洒出了手中的饲料,人们便一窝蜂的聚集上前。

事情就是这麽的简单啊。一直都是这麽的廉价而简单啊。

解闷的上班族、找到点子的媒体、恶作剧的学生、忌妒的师长……当他们开心啃食甜死人的糖果时,又有谁会注意到天空落下的泪水?

只要顺着大众的需求,将利害关系全部统一,像这样廉价的糖果,每个人都抢着要。

而所谓的真相呢?没有人会在意。

「像是……什麽……之类的……还有啊……事实上……」

充斥在耳边的删除音,掩盖了真实。但那又如何呢?大家只是一窝蜂的想要糖果。

看着这一切的少年,伸出手拍在默默啜泣的节宇头上,就像往常一样的露出微笑,支持着。

终於在承受到了一个极限後,再也无法忍受出现在网路、手机、现实中莫有虚无的指责的少年,站上了顶楼上。

「还真是廉价啊……无论是这个世界。亦或是我们……」

望着站在栅栏内,一脸面无表情的苍雪,少年张口,接着像是终於找到发泄出口的痛哭失声。

「呐……就让你看看吧。」

凝视着摇摇晃晃的节宇,苍雪伸出了手。

从忌妒、羡慕中巧巧长出的尾巴,就让你试着抓抓看吧,从内疚身後露出的尾巴。

那样的一切,那样丑陋、黑暗的一切……当然不能让你看见!

不会知道掩饰的单纯少年,看着熟悉的笑容。

答案呼之欲出,却又好像看不见似的。

「所以……到底答案是什麽呢?」

彷佛抓住了对方最私密的小尾巴,有种被信任的安心,凝视着苍雪那双灰银的眼,节宇呢喃着。

那双灰银的眼瞳,节宇一直都觉得过分冰冷,就像是金属一样的色彩,没有温度。

「那种事情……不知道啦!」

然而下一瞬间从灰银眼中露出的笑意却温暖的有如太阳一般,让节宇像是被感染了一样的跟着笑了出来,伸出手握住了对方与笑容相同温暖的手。

跳过了栅栏,两人相视而笑。

像那些有的没有的,根本不需要在意啊。就让那些廉价的人们,吃个够吧!吃到满嘴都是,像是被饲养起来的牲畜一样的给他们吃吧!

递上了书信,已经不会再出现在校园中的节宇和李艾。

默默看着这一切的苍雪,没有露出笑容,只是面无表情的凝视着。

在外头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节宇认真的作起了简单的工作,甚至最後真的与李艾大方出柜。

看着再次恢复平静的社会,像是失去了兴致一样的苍雪坐在顶楼上,一脸无趣的脸孔望着始终如一的湛蓝天空。

底下丝毫没有改变的人们等待着下一次的发放饲料,就像是廉价的牲畜一样只想着满足自己,又有谁注意到了?在这背後被迫付出的、默默落下阵雨的人,会是谁?是多麽的痛苦?

他们不会知道……

就只听甜腻的漂亮话,廉价的事实没有人愿意听。然而,在这麽多廉价的人们中,你是否也是?

「这种事情……是当然的啊!」

冷漠看着那努力工作的过时饲料,想到了新的饲料添加物,少年拨通了手机号码。

从话筒中传来记者兴奋的话语,询问着这次有什麽新的劲暴题材?

拥有一双冰冷灰银眼眸的少年,蠕动了双唇。

『……你说什麽!?你给我再说清楚一点!』

这次从话筒中传来的声音不再兴奋,一股熟悉的慌张与恐惧让少年勾起了唇角,切断了电话。

最後再看了一眼那从来都不知道真相的可怜孩子,少年转身离去。

新的饲料发放时间,已经快到了……

前段

节宇和苍雪在学校中见不到面,两人分开後虽然还是有用书信、电话往来,但见面的时间还是很少。

有鉴於此,好不容易找到放假时间的节宇拨通了手机中那名少年的号码。但通话键都按下去了,节宇才想起来这个时间点对方应该还在学校,而且还是上课时间。

『哈罗!好久没联络了啊!』

话筒的另一端传出了好友的声音,让节宇愣了下。

「你、你现在不是在上课吗?」

虽然是自己先打电话过去的,但对於苍雪轻松的回应还是感到很傻眼。

『你也知道我在上课啊?』

像是刻意的调侃对方,苍雪轻声笑了,随後从话筒中传出了斥喝声。

『苍雪!上课时间你打什麽手机啊!?』

教授的斥喝声并没有让苍雪挂断电话,反而是让他咋舌了一声,节宇甚至可以想像的出此刻对方脸上的不耐烦。

「我只是想问你,这个礼拜有没有空?」

熟知好友的个性,节宇快速的说出自己打这通电话的用意。若是想让懒惰的苍雪重新打电话过来恐怕是有一定的困难度,所以节宇只好在心中默默的对教授道歉。

『这礼拜?唔,今天、现在你有空吗?』

另一边的苍雪向是完全无视了怒发冲冠的教授,一派轻松的问着。

「哎!?我是有空啦。」

语调中多了份无奈,节宇知道,对方又要翘课了,而且自己阻止也没用。

『太好了!在门口等我!』

『苍雪!!』

教授的怒吼声与苍雪的话语重叠爆出话筒,过大的声音让节宇不得不将手机拿远一些。

不等节宇再说话,话筒传来了被切断连线的通话声。

望着传出空洞声响的话筒,节宇忽然觉得十分无言。

「可是我没有驾照也不会开车啊……」

一阵白烟随着一个漂亮的甩尾,稳稳停了下来。

帅气的白色跑车停在公寓前,从驾驶座上接着下车的人有着一头雪白的短发与一双冰冷的银灰色眼眸,那高挑却纤细的身躯让等待的少年愣了一下。

稍早前,像是忽然想起节宇没有车也没有驾照的苍雪极稀有的回拨了电话,只匆匆丢了句等等有人接应,之後不等对方听不听得懂,便挂断了电话。

「你是……」

过度相似的面孔、陌生至极的冷淡表情,节宇看着面前的人,一时之间竟分不出对方是谁。浅意识中告诉他面前的人不是那名认识多年的好友,但视线却传达出面前的人就是那名好友没错。相互矛盾的感受让节宇表情复杂的说不出话。

「上车。」

显然对方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

「喔,好。」

看对方似乎知道要去哪里,节宇摸摸鼻子也只好坐上副驾驶座。听刚刚那简短的两个字,节宇依然分辨不出对方到底是男是女。

只是才刚上车,节宇立刻就後悔自己因为对方一脸的冰冷与身上的沉稳而被骗了。

连坐都还没坐稳,刚关上车门,驾驶便像是完全忘了车上还有人一样猛然的踩下了油门,白色跑车像头飞奔而出的猎豹一样,奔驰在街道上。

身体猛然被向後扯,节宇瞪大了双眼,抽气的看着四周风景向後飞奔而去,心跳像是瞬间加快速度一样的狂跳着,连安全带都还来不及系上。更别说看见跑车居然无视了红绿灯,甚至连双向车道都不予理会的在车阵中穿梭,节宇只能张大了口发出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啊啊啊啊啊──」

另一边,挂掉电话、一手拿起书包後不理会追来的教授的苍雪离开了教室,但不是从门口离开,而是直接从窗户一跃而下!

「苍雪!」

怒吼中参杂了惊呼,从位於三楼窗户轻巧落下地面的苍雪像是接受喝采的演员一样,转头看着挤在窗口向下望的教授与同学们,露出大大的微笑挥了挥手後,帅气的教书包甩到肩膀上,迈开大步。

「你给我站住!站住!!」

无视了身後的吼叫声,苍雪一派悠闲的走向门口。

与此同时,重叠的怒吼声从背後传来,并以极快的速度靠近中!

查觉不妙的苍雪脸色一变,虽然连内容都没听清楚,却连回头都不敢的瞬间拉开双腿,狂奔向门口。

「站住!你还敢跑?还跑啊!!」

背後发现目标狂奔,自己也瞬间加快了速度的人发出足以让苍雪脸色瞬间惨白的怒吼声,让苍雪更是连一点减速都不敢,甚至更加快了速度向前奔去!

若是此刻苍雪转过头,便能看见一名同年龄的少女正一脸狰狞,宛如地狱修罗一般的紧追不放!

「苍雪!!」

发出怒吼声的少女将一头褐色长发盘在头上绑成了包包的形状,连男性都为之羡慕不已的高挑身材加上长手长脚的四肢,让她以不逊於体育班的速度追杀着面前的少年。

距离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减着,毕竟苍雪的强项并不是速度。

但,目标大门就在前方了。苍雪咬着牙,强迫已经疲惫的双腿加把劲。

彷佛算好了时间似的,与此同时一个漂亮甩尾停在大门口的跑车上下来了一名身穿休闲服的少年──节宇。

「苍雪!」

看见迎面冲来的少年身後还跟着一位明明长相甜美,此刻却有如夺命修罗似的少女,节宇顿时不知该说什麽才好。

他该说苍雪在学校的这段时间真丰富、多采多姿吗?

「接着!」

看见「接应」人员,苍雪露出那抹熟悉的笑容,二话不说的抛出了肩上背着的,极度碍事的书包。

「唔喔!」

急忙接下在空中划出弧线、越过大门的书包,节宇看见面前的少年忽然与少女拉开了距离,让那伸长的手硬是扑了个空。

「啧!差一点!」

一声咋舌後的少女蹙眉,居然又加快了速度!

只是,几秒差距已经出现。苍雪像是个没有体重的人,脚下一弹,在大门前跃了起来,同时双手一撑栏杆,竟轻巧的翻过了那足足比一个大人还要高耸的大门栏杆!

「完美!」

落地做出了一个标准的完毕姿势,苍雪露出大大的微笑,只是还来不及离开,身後一只手猛然穿过了栏杆之间的隙缝,扯住了那一头雪白的飘逸长发,快速在指尖缠了几圈後,狠狠扯紧!

「哇啊!痛痛痛,社长大人,我的头皮快缺一块啦!」

发出惨叫的苍雪双手抓着头,感受到从那手中传来的怒火又不敢直接将对方的手扯开。

「我理你那麽多。快把东西交出来!快!!」

像是要表现出自己现在有多生气,少女扯了扯手中的一头长发,满脸怒容甚至会让人以为苍雪是不是杀了她全家。

「好好好,我知道了。先把手放开好不好?我会顶上无光的!」

头皮被扯的疼痛,苍雪灰银的眼角凝出了泪水,让那张偏女性味道的脸孔看来如此的惹人怜爱。

「不放!除非你把东西交出来!」

想起上次就是因为对方这样说所以松手,进而让苍雪逃走,少女气的咬牙切齿,更扯紧了纤细的五指。

「我、我知道了啦!小宇,看那个前面袋子里面……」

忽然被点名到的节宇看着怒火中烧的少女和眼角噙泪的苍雪,不敢怠慢的赶紧打开手中的书包。

「对,前面那个袋子……里面有一张表格……对对对,就是那张。」

伸手接过节宇递来的纸张,苍雪像是拿到了什麽烫手山芋一样的将它交给身後的少女。表格接手的同时头皮一松,苍雪立刻像是被家暴的小孩一样跳开大门栏杆,疼痛的捂着头皮,彷佛不管说什麽他都绝对不会再靠近对方一步。

「哼哼,早点交不就好了?」

看着表格内容,少女弹了弹纸张,挑高细长的柳眉。

「你这方面的能力明明不错啊。干麻老是做贱自己?」

一脸高傲的少女单手叉腰,看着正揉着头皮的苍雪,奇怪的问着一直以来的疑问。

「痛死我了……哇靠!你穿高根还追的上我?!」

不知是刻意忽略问题,还是没听见,苍雪低头的视线看见了少女穿在脚上那超过十公分的超细高根鞋,夸张的道着。

对於苍雪的回避问题,少女只是挑高了眉,不以为意的冷哼一声,也跟着回避了问题。

「以後别再迟交这类东西就不会顶上无光了。」

脚跟一旋,少女帅气的挥手道着,逐渐走远。

「呿!」

看着少女远去的背影,苍雪蹙起了眉,眼中一闪而过的神色并没有被身旁的节宇发现。

「苍雪,我有几位朋友也要去。」

坐上跑车,节宇表示想找对方一起去某个乡下的同时也说明了还有其他人同行。

「喔。」

原以为对方多少会不悦,但苍雪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并没有其他的反应。

见苍雪如此容易的接受了,让之前做了心理准备的节宇顿时有种被噎到的错觉。乾咳一声後,节宇自动自发的解释着剩下的细节,好缓和心中的尴尬。

「加上我们……唔?」

以眼神询问着前座的驾驶是不是也一起去,节宇直到现在还是不了解对方到底是谁。上了车的苍雪又没有要介绍的意思,这让节宇实在不知道该说什麽,不自在的很。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