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番外——明玉

文案:

认识邱鸣晔以前,我的生活还算悠哉

下午三点起床,四点晃荡到夜店给成哥看场子

没人挑事的时候,和兄弟喝酒打牌看看片,

有人砸店的时候,就掀桌抽刀练练手,

早上六点下班,该干嘛干嘛去。

认识邱鸣晔以后,我就悲催了!

丫整一找抽的,没事就在我屁股后面放把火,就差再浇桶油!

我说你好歹一世家小少爷呢?能不这么阴人吗?

结果他爷爷的死孩子,红着张小脸,羞答答地居然有脸说他看上老子了!

草,不带这么整人的!

内容标签:黑帮情仇 三教九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邱鸣晔,罗皓 ┃ 配角:邱震,简飒

第01章

我给成哥看店的那天,很巧地在大门口遇上了邱鸣晔。

他穿了件白色的立领西装,领口打了个黑色的蝴蝶领结,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小小的身板显得特别直。

我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他却突然回头向我这边望来,小眼神阴森森地。我一个寒颤,心头顿时涌上不好的预感。

果然,半个小时不到,小齐就慌张地跑到我面前:邱鸣晔领着一帮毛孩子,把谭东宇压在了包厢,调戏着呢。

我顿时觉得太阳穴突突跳得厉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等小齐再说什么,我带着几个保安立马赶了过去。

“咚”地一声,包厢门被撞开,一屋子狂吼狂叫的小屁孩瞬间静了下来,齐刷刷地看向门口。

很满意这么强烈地注视,能受到这么多少爷和小姐的关注,我感到很荣幸!趁着这群毛孩子还在震惊中,我迅速查看了下房间里的状况。

房间里十几个男男女女,邱鸣晔坐在中间的沙发上,旁边正是谭东宇。只不过谭东宇是被一个瘦猴般的男生压在沙发上的,他口中被灌满了红色的酒液,嘴里呜咽着哭声。

我顿时觉得有点头疼。这样的场景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店里的客人经常会看上送酒的服务生,动手动脚是经常的事。

但是这次让我惊讶的是,现在连屁大的毛孩子也会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由其是正坐在谭东宇腰上的那个,居然拿着酒瓶上的丝带,在捆绑谭东宇的手腕!

我在心里骂了声娘,虽然心里极度厌恶这些少爷小姐的恶趣味,但还是整了整脸上的表情,对着沙发上的少年,公式化地开口:“邱少,我们店可是做正经生意的,您这样,我们不好向上面交待。”

邱鸣晔不屑地哼了一声,完全不在意我的话,他口气傲慢地对我说道:“你去把徐成叫来,凭你还不够资格和我谈话。”他一手搭在沙发上一手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翘个二郎腿,看着比成哥还有大哥派头。可惜配上他那张奶油色的小脸,反倒让人觉得他是在和我赌气。

所以尽管他在我面前装大爷,把成哥拿出来压我,我一概自动滤过,回他道:“成哥现在不在店里。”

“打电话给他!”邱鸣晔的脸微微地涨红。面对那么明显的糊弄,小少爷他大概觉得脸上被打了个巴掌,自尊很受伤。所以他挑高眉梢地看着我,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小模样。

看着邱鸣晔的表情,我顿觉心情舒爽。虽然知道这可能会是一只一旦得罪就会死咬着人不放的小王八,但是看到他这副憋屈的小模样,我心里也就平衡了。

又偷空用眼角扫了下另一边的谭东宇,他的上身已经被扒光。

现下的状况似乎有点紧张,我只好退一步,赔笑道:“邱少,其实不用找成哥,您要是真想玩,我可以另外给您找几个专业的。东宇他还小,什么都不懂,到时候惹几位少爷生气,我也不好向成哥交待。”

“不是说做正经生意的吗?怎么,难道还兼职拉皮条?”邱鸣晔诚心找茬,终于抓到了我的话柄,他将手中的酒杯狠狠地砸在茶几上,眼神利利地看向我,“还是糊弄我呢?”

我盯着茶几上透明的高脚杯,心中不禁感叹:好手法,一滴都没洒出来!这位邱少爷不会是练过的吧?不过我又立马否决了这个想法,眼睛上下扫了他一圈,就他这鸡排小身板,不太可能!

我正走神的厉害,旁边的阿竟却突然推了我一把。我不耐烦地回头用眼神问候他,他笔了笔沙发上坐着的人,邱鸣晔僵直地坐在那儿等着我的下文呢。

扫了眼邱鸣晔不悦的小脸,我其实乐得将他晾在那儿!死孩子就是来找茬的!

前几天他领着这群小屁孩想进成哥开在东巷的那间酒吧,我当时看他们一群人高中生打扮,就没让他们进。后来听人说起,才知道这死孩子是邱家的少爷,那天是特意去暗野庆生的,没想到让我给堵在了门口。我想他今天八成是来这讨面子的,还特意选了夜总会这么容易招事的地方。我不好在这里给成哥添麻烦,于是只好赔笑道:“邱少,大家都是明白人,您又何必为难我。”

他瞟了我一眼,又转头看了眼沙发上正纠结着的两人,才慢悠悠地道:“我朋友就看上他了。”

还真是好眼光!店里的这几个服务生,也就东宇最单纯善良又最漂亮了。所以我绝对不允许他就这么被糟蹋了。

“邱少,您看,我给您朋友另外安排两个,绝对不比他差。”我谄媚地笑,感觉肌肉都快抽搐了。

他听我说这话,突然抬眼,眼中好像闪过一抹精光:“好啊,那你准备找谁来替,你自己吗?”

他这话一说完,周围的人都刷地转头看向他,包厢里静得只有长长的抽气声。

我更是感觉汗毛耸立,在心里暗想:这小子口味不会这么重吧?我一个五大三粗肌肉纠结的打手他也看得上?

压抑着心里止不住的恶寒,我对着邱鸣晔讪讪地笑道:“邱少,您真爱说笑!”

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邱鸣晔一张小脸红地有些晕,很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才道:“嗯,我开玩笑而已。”

冷风飕飕地刮过,包厢里彻底没声了。邱鸣晔虽然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但是毕竟涉世不深,有些场面上的事还应付不来。就像现在这种情况,他要是顾忌自己的面子,就应该绕开话题了。

所以圆场的工作只能由我来完成了:“我就知道邱少是跟我开玩笑来着!您且稍等,我这就去安排人过来,绝对让邱少您满意。”三两下就把这事给绕过去,我赶紧用眼神示意旁边的阿竟去把沙发上的谭东宇弄出来。

邱鸣晔这时候已经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我想他本来是准备捉弄我,一时冲动答应了我换人,只是场合不对,方法也不对,倒有点自掘坟墓的味道。

他沉着个小脸坐在沙发上,眼神阴阴地看着我。脸上白皙的皮肤经包厢昏黄的灯光一照,说不出的森冷。

我想我跟这位邱少爷的梁子结大发了!

感叹了下我未知的人生,等阿竟他们收拾好谭东宇,给这位小少爷点了个头,我领着一帮人赶紧从包厢里退了出来。

临出门前,我又悄悄地回望了眼邱鸣晔。他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将个小身子挺得笔直,大有输人不输势的阵仗。

我心里突然觉得,与这位小少爷相遇,也许并不让人那么无奈!

第02章

为了避开邱鸣晔,第二天我毫不犹豫地回到了东巷的酒吧。

邱鸣晔却好像铁了心地跟我耗上了,晚上立马就出现在了暗野。

我心想这位邱少爷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呢?一边却主动上前和人少爷打起了招呼!虽然这么做很没脸没皮,但是依着这位小爷的性子,等他自己找上门来的时候,到时候肯定有够我受的。

所以此刻对着沙发上坐着的人,我咧开嘴笑得特别谄媚:“邱少今天怎么有兴致来小店?”

邱鸣晔靠在沙发上,翘着腿,用眼角扫了我一眼,眼神淡淡地……

我尴尬地笑了笑,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他旁边坐着的一个瘦猴男生却突然拔高了嗓音:“怎么?我们去哪还得向你报备啊?”

我循着声音看过去,正是上次骑在谭东宇身上的那个小子!虽然同样是一副精致的小少爷打扮,但这位瘦猴兄却总给我一种靡靡不振的感觉。

不过想归这么想,小人始终不得罪为妙,即使是要说些背着良心的话:“邱少您可千万别误会!我这不是见您来了高兴吗?您愿意来这儿,那是我们店的荣幸!”

就算再厌恶邱鸣晔,但上门既是客,我不能在这里砸了成哥的招牌。

索性邱小少爷也不是蛮横的人,大概觉得派头摆足了,我的诚意也够了,他终于开了金口:“上两打啤酒。”

见他规规矩矩地下单,似乎并没有要开刀我的意思,我在心里松了口气

可惜没高兴太久,小少爷又开口了:“你留下,陪酒。”邱鸣晔细白的小手指一伸,对着我笔了笔,意思再明显不过。

得,敢情是我自作多情了!

我再能忍,都止不住有股想将这死孩子拖出去揍一顿的想法!陪酒?!你丫的!要不要老子顺便给你陪个床啊,不销魂免费!再怎么说老子也不像是让人随便消遣的鸭子吧?!

虽然心里有冲天的怒气,但是看了眼邱鸣晔明显来者不善的表情,我忍了,嘴上于是应承道:“难得邱少这么看得起我,荣幸之至!”我悲哀地发现我已经对自己的恶俗自动免疫了。

而邱鸣晔听我这么说,脸上终于显露了一丝得意

我总觉得那笑里藏了点什么。

******

两打啤酒在茶几上一字排开,邱鸣晔坐在沙发上睁着双桃花眼定定地看着我,眨都不带眨一下。

我有点懵了,死孩子什么意思?我干巴巴地望向邱鸣晔。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总觉得邱鸣晔看我的眼神里带了杀气。对,就是杀气!他用杀气森森的眼神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我——嘴角明明弯着,眼神却犀利得似刀片。

太过于挑衅的眼神!邱鸣晔总给我一种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锋利,正和他身边的这位瘦猴兄相反,浮华轻狂却压抑按捺。

以上,面对这位小少爷,我感觉很被动。

所以当这位小少爷再次开尊口的时候,我竖起十二万分的警戒心。

“我觉得我们很有缘。”邱鸣晔说这话的时候很是漫不经心,他转动着手中的酒杯,眼睛别有深意地看向我。

我却一刹那懵了,他在向我传达什么?

“邱少太看得起我了,我怎么敢和邱少攀交情呢!”我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心里估摸着邱鸣晔话里的意思,想着他是不是挖了个坑等我跳呢?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果然一眨眼他的声音就冷了下去。

他态度转换得太快,我还没反应过来背后却突然被人猛踹了一脚,然后很自然地,我一个趔趄向前跪倒,趴在了邱鸣晔的大腿上,紧接着,下巴上就传来了凉凉的触感。

低头,邱鸣晔细白的一根手指正抵在我的下巴上——这是,被调戏了?

甩掉脑中奇怪的想法,我抬头正视邱鸣晔,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不屑。

这种状态,我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现在的状况很微妙,假使我稍有不慎,也许就会被这位少爷抓住把柄死咬着不放。但是,出于男人猥琐的心理,这个时候的我,却控制不住地在心里YY:假如,我是说假如,现在跪在地上趴在别人大腿上的,不是体型健壮四肢强劲的我,而是这位白皙俊美又有点精致妖艳的邱少爷,那该是如何的一副活色生香!

“把这些都喝了!”

我还在心里肆意意淫眼前的美少年,一个冰冷的声音却一把将我从中生拽而出。

“邱少……”我对现在的情况有些理解不能,“这是?”

“道歉!”

“道歉?”

“你之前的行为!”

我心里一颤,怎么就忘了,邱家的小少爷可是记仇的!

我扫了眼面前的一排酒瓶,虽然看起来数量很多也挺壮观,索性清一色都是啤酒。我虽然不是海量,但是两打啤酒还是不在话下的。

拿起面前的一只酒瓶,对着邱鸣晔没什么表情的小脸,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声音那么有震撼力:“只要能让邱少消气,今天就是灌破了胃,我罗皓也陪得起!”举起手中的爽啤,我不等邱鸣晔再说什么,一口气全灌了下去。

冰镇的爽啤喝起来很痛快,刺激的感觉不仅是胃,连喉咙都在颤动。只是感觉再好,十几瓶啤酒下去,尿意也涌了上来。

缓缓地放下手中的瓶子,我笑着看向邱鸣晔:“邱少,我去下洗手间!”

邱鸣晔听到我的话,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却又赶紧挥挥手,示意我闪人!

我乐得离他远远的!

******

站在便池前,我哼哼着拉下裤链,掏出我,恩,还算可观的老二,放松了身体,享受着开闸放水的舒畅。

这时候人应该是最懈怠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中却突然传来“嘣”地断弦声,哪里似乎出了错。

邱鸣晔是有钱人家的小公子,按理说有这种黑坑背景的少爷,除非是没了救的纨绔,一般都非常善于玩弄权术啊,人心啊什么的。而这位小少爷,手段这么狠,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是安全的呢?

难道是我低估了自己,或者,高估了那个小兔崽子?

真是可笑的想法!不是我诋毁他,那位被宠坏了的小少爷,心胸未免太过于狭窄,不,简直是小肚鸡肠!所以我还能活到现在,绝对不是什么低估或者高估的原因,我深信,这位少爷到现在还没动手,绝对是因为他还没玩够!

像是要验证我的想法,我刚拉上裤子拉链,背后就传来一阵剧痛!

今天的第二击!我想以后出门我绝对有必要先看下黄历,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宜出行的提示,一天之内后腰连续受到两次攻击,我还真有点消受不起。要知道,女人靠上身软化男人,男人靠腰力取悦女人,再这样下去,我非废了不可!

所以整顿好下半身,我回头猛地就给了身后的家伙一拳,他在没有警戒的情况下硬生生吃了我一记。

明明是臭烘烘的厕所,因为一场有点血腥的肉搏,却偏偏有了那么点壮观的味道。擦掉嘴角的血渍,我看着躺在地上,穿着紧身黑色背心和黑色裤子的黑人兄弟,对着他竖了个中指:“兄弟,黑社会也讲究时尚和品位的!”

蹲下,我扫了眼他那身黑色紧身肉搏装,又道:“这种打扮现在已经过时了。”又拉了拉自己西装衬衫的领口:“有听过西装禽兽吗?”说完,我大笑着走出了厕所。

只是我的得意没有持续太久,刚准备拉开厕所门的时候,脑中突然传来一阵眩晕。

那酒果然有问题!我这么想着,身体就沿着墙壁慢慢滑了下去。这时候那位黑人兄弟很神奇地走到了我面前,用他半吊子的中文很是严肃地说道:“有一种死伤,叫做静电(有一种时尚,叫做经典)。”

我苦笑着闭上了眼睛!

第03章

我是痛醒的!

乱糟糟的暗巷里,一群阿猫阿狗围着我拳打脚踢,我皮再厚也不够这么艹的。

但是我刚挣扎着醒来,就有个家伙用他的爪子照着我的门面就是一拳,还好死不死地正中我的眼睛。

好了,标准的家有贱狗!估计这会儿还是斑点狗!虽然我不靠脸吃饭,但好歹也是下面领着十几个小弟的大哥一枚,威信还是要树立的。

松动松动身上的筋骨,我想着也应该给这群小猫小狗些颜色看看了,人群外却传来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行了,都住手!”

邱小少爷拨开满身煞气的打手,很是突兀地站在了我面前。小少爷他一身精致的打扮,腰是腰腿是腿的,气势凌人地站在那,不像是来找我茬,倒像是来寻开心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