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澈倾帝心(魔幻 FZ)上——许清风

文案:

一个是世界万物的裁决者 对世间万物冷情相待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王者 戏看人生 却独独被那小小的人儿占据心头

宝贝 你是谁的

当然是父王你的

那父王是谁的

当然是我的

的关键字:月澈 暗夜宇,许清风

第一卷:皇宫篇

第一章

华丽精致的宫殿内,一群身着宫衣的下人忙进忙出。正中央的一张大床上,一名衣着高贵的贵妇汗如雨下紧咬着口中的布帛,美丽绝伦的脸上有着强忍的痛楚,纤细泛白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贵妇双脚曲起,隆起的腹部说明她正经受着生产之苦。

“啊!好痛啊!!”越来越深的阵痛终于让贵妇受不了的哭喊出声。

“舒妃娘娘,快用力,孩子马上就出来了。”产婆用手在舒妃肚子上轻推,帮忙孩子能快些来生出来。

好难受。月从沉睡中醒来,感觉到一股很强的推力正把他往一个方向挤,透过与母体的联系月听见了外面的喧哗声。原来自己马上就要出生了,还是生在帝王家,真是符合了那群人“亏人不亏自己人”的做事风格。

“月,与其站在高高的宇宙之颠看万物,不如到万物中间去来得有趣。”

受不住那股力量陷入昏迷之前月的脑中突然想起那个曾说的一句话。

“舒妃娘娘,生了,生了是个皇子,看多漂亮呀!”产婆高兴的用金黄色的锦布小心翼翼的包裹起月,动作轻柔的递给刚生产完仍面色苍白的舒妃。

月感觉到被拥进一个温暖舒适的怀抱,那应该是此生的生母吧,淡淡的花香丝丝飘入晶莹娇嫩的鼻腔,顿时变得昏昏欲睡起来。人类的身体真是脆弱,月在心里想着。看来得快些让这个身体和灵魂融合才行,虽然日帮他把大部分的力量封印起来。但这个身子毕竟太弱小了,根本就不知能不能承受。运行着剩余的力量再度陷入黑暗中,只是这一次要睡多久才能醒来就不得而知了。

目光温柔的看着怀里那刚来到人世间的小生命,舒妃心里满满是初为人母的幸福。看那小小的仿佛不用力也会伤到的身子,头发竟然是罕见的银色,小巧精致的脸上粉嫩粉嫩的让人好想狠狠的亲上一口,那张水泽的樱桃小嘴发出的声音一定会如精灵吟唱般悦耳动听。

声音?!还沉浸在幸福中的舒妃这才发现自己儿子的不同。

“产婆,皇儿怎么不哭啊?刚刚出生的孩子不是都会哭的吗?”舒妃神情紧张的帮孩子检查,声音有着明显的撕哑和颤抖。

“这个……娘娘,奴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殿下一出生就没哭过,奴婢拍过了也是一样。”这可不关我的事。产婆战战兢兢的回道。虽说宫里人都说舒妃温和婉约贤良有德。但人心难料,这可是她的亲生儿,谁知道她会不会因为孩子一生下来就不会哭而迁怒自己。

“绿袖,快去传太医来。”看到儿子只是睡着了,面带忧色的舒妃轻轻拍着孩子的背。

“是奴婢这就去”绿袖忙转身向太医院前去。

“跟陛下说了吗。”

“娘娘放心,已经叫人去了。您为陛下产下了龙子,陛下一定会很高兴的,这时候说不定就在路上呢。”把孩子轻轻放进早就准备好的的摇床里,产婆扶着舒妃躺下休息。

那个无心的人会高兴那才有问题呢。

疲惫的合上眼,舒妃沉沉的睡去。

夜的星空,迷离扑朔,皎白清明的月亮周围竟然散发着淡淡的五彩光芒,给人一种感觉,好像是兴奋的错觉。

寂静宫帏,微风卷起纱帘,阵阵花香飘溢。

第二章:赐名

苍德殿里,身着紫银绣边衣袍,慵懒的靠在龙椅上的暗夜宇俊美的脸上带笑,看着底下平时在外人面前威风八面此时却像泼妇一般吵得面红耳赤的大臣,狭长的凤眼里勾着满满的嘲讽。修长净白的手指轻敲桌面,看来这一群人真的是太闲了,才两个小时的事情竟然搞到了大半夜。

原本吵得不可开交的众人同时感到一阵寒栗,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非常有默契的停了下来。齐齐的望着他们的王,心里的不祥感觉更甚。眼前这位可是连先皇都惧怕三分的人,残忍无情,最大的喜好是整不听话的官员,那可怕的手断会让人半夜都会惊醒,而刚刚他们竟为了琉城易主的事把王放在了一边喝凉茶,有人已经想着要不要为自己准备后事了。

暗夜宇动作优雅喝着从新沏好的茶,望着底下乖得像小孩子的众人。

“原本不用两个小时就能有结果的事竟让各位这么为难,朕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王爷和丞相老是喊着要休假了。”轻轻把茶杯放在桌上,声音里听不出有什么不满,说出的话却让人有身处寒冰的感觉。

“陛下恕罪。”众人冷汗直流齐刷刷的跪下,有的甚至微微颤抖着。

“字成,你说说看为什么不同意道列。格染当琉城城主。”

“陛下,此人虽有才华却没有开阔的心胸,而琉城是我国重要的边疆运输城池。那里人流混杂闲杂琐事比我国别的城池要多,所以琉城的城主不光要德才兼备还要有开阔的眼界和心胸,而道列。格染并不符合这些条件,根本无法胜任城主一职。”字成此时表情严肃,态度从容,一点都看不出刚才那场争吵有他的份。

“那你觉得谁有资格坐上去。”嘴角轻挑,暗夜宇的此时看起来像是魅惑世人的魔王。

“臣觉得白南世家的白南悦有资格坐上去。”字成说出早就准备好的说词。

“陛下,不可。那白南悦虽说是有资格当琉城城主可他现在是个……”死囚。

“就这么定了,让白南悦去当琉城城主。”冷眼一扫,成功的把某人未说完的话堵了回去。

“臣等遵旨。”众人乖乖闭嘴,毕竟没人会嫌命长。

塔恩同情的望着下面的一干人等,心里早就无语了。身为陛下的贴身总管,当然知道那个白南悦根本是陛下自己按排要字成大人举荐的,之所以要绕这么大的弯子是陛下说想看看肃臣变泼妇的样子

。那琉城可是个大大的肥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派个人去。可怜的人们呀!我在这里帮你们深深的哀悼了。

“陛下,舒翠宫的绿环求见。”门外传来值班侍卫的声音。

“什么事?”

“禀陛下,刚刚舒妃娘娘为陛下产下七皇子。娘娘恳请陛下过去为小殿下赐名。”绿环喜庆的话语从门缝里传了进来。

“贺喜陛下喜得皇子。”一听又多了一位皇子,大臣们连忙恭贺。

“去看看吧。”起身离去,暗夜宇脸上没有一点身为人父该有的表情。对他来讲儿子不过是宫里无聊的玩具罢了。苍无大陆的人一般都能活三百岁左右,而暗夜宇才九十五岁,不愁没有儿子继承王位。

静谧无声的舒翠宫因帝王的到来打破沉默。

“臣等(奴婢)嗑见陛下。”

刚踏入舒翠宫的暗夜宇,无视跪了一地的太医和宫女以及床上仍在沉睡的舒妃,径直的越过众人来到小床边。

“这就是朕的七皇儿吗。”看着小床里的月。小小的脸上安静恬淡,稀稀松松的银发贴在头上,晶莹粉色的皮肤让人分不出是男是女。暗夜宇伸手拉开孩子身上包着的衣服,一点也不怕刚出生的婴儿会不会因此而受寒。

暗夜宇不关心并不表示没人心疼。当暗夜宇的手掀开孩子身上的衣服的那一刻,绿袖和绿环觉得心脏都要停掉了,却碍于龙威而不敢阻止。

望着襁褓里娇嫩无比的小身子,暗夜宇一时心血来潮的用手轻轻的弹了下那小小的玉柱。毫无防备的一条小水柱从里面喷射而出,弄得暗夜宇满脸都是,狼狈不堪。

舒翠宫里此时若掉一根针的话那一定是很响的。把身子伏的更贴近地面,不敢抬头看一眼帝王的狼狈样唯恐会招来杀身之祸,绿袖和绿环更是全身发抖,生怕王会一怒之下杀了小殿下。那可是主子的心头肉啊。

把婴儿用衣服包起来,可怜的月不知道已经被别人吃尽了豆腐。

“太医,朕的皇儿有什么问题吗?”意外的暗夜宇没有生气,风轻云淡的问到。

“禀陛下,七殿下因为出生时时间过长,已……已经成了活……活……死人。”说完太医终于勇敢的晕了过去。

活死人吗?!真是扫兴。

“七皇儿赐名月澈。”起身离去,留给众人的是空气中的淡淡花香和帝王无情的身影。

第三章:苏醒

四年后

五月的天空,天气晴朗,风卷云舒。舒翠宫外微风轻拂,撩拔着百花争相开放。五色丝纱随风起舞,屋角的风玲“叮叮当当”曲调清脆的伴奏。

幽雅安静的舒翠宫内,摆放着各种别致的饰物,火系红色的精石散发出暖暖的光芒,阻挡着从外面进来的凉爽清风。坐在床沿边,舒妃柔和的脸上面带忧色轻轻的用手帮着床上的人儿按摩手脚,不至于让久睡的人儿血液不循。

“皇儿今天的天气多好。是适合去玩的好日子,刚刚母妃从百花园里过来看见你皇兄们在一起和魔兽玩。皇儿你知道吗那魔兽是非常难得的,我国也就这么一只,被你父皇关在了百花园内。等我儿什么想去看了,告诉母妃一声,母妃带我的澈儿去看。皇儿这么久都不愿醒来是在怪母妃吗?只要我儿愿意醒来母妃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

望着床上的孩子,用手轻拂银发,小小的脸上呈现出绝色容颜。舒妃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明知他不会回应自己,却仍习惯每天自言自语的说给他听。她知道别人在底下说自己的孩子是废人,活死了,在嘲笑她的澈儿。但她相信她的孩子一定会醒来的,那时她就可以带着他离开这个吃人的皇宫,一起快乐的生活。

绿袖和绿环在一旁偷偷的红了眼眶。自从小殿下出生后就一直没有睁开过眼,连太医都说没救了。可她们和娘娘一样想信殿下一定会醒的,因为他是上天赐给娘娘的精灵。正是有了小殿下娘娘原本死去的心才又活了过来。

“娘娘,该去给天神上香了。”低头把眼泪擦掉,绿袖轻声道。

把锦被拉好掖入腋下,低头在额上落下一吻,舒妃准备起身离去。

“啊!娘娘。”才站起来却见绿环用颤抖手指着她的身后。

“动了,娘娘,小殿下的手……刚才奴婢看见小殿下的手指动了一下。”

舒妃浑身一震,不敢置信的回头。

睡了四年的人儿手指并没有动,只是秀美如柳眉下,一双曲线优美的睫毛此刻一颤一颤的,好像要展翼飞翔的蝴蝶。

“皇儿,你愿意醒了是不是?快睁开眼睛看看母妃。”轻触面颊,舒妃泪流满面。

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疲倦的蝴蝶终于翩翩而起。一双流光溢彩紫中带金的瞳眸映出舒妃的影子。

“太好了,我就知道我的澈儿不会扔下母妃不管的。”将床上的人抱在怀里低泣出声,舒妃此刻是这么感谢上苍的仁慈,让她的澈儿醒了过来。

绿袖和绿环泪如雨下紧紧握着对方的手,清秀的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喜悦。

月不现在应该叫月澈神情冷淡任由那股淡淡的花香包围自己,心里有一丝丝的动容。

当自己为了让身体和灵魂融为一体不得不沉睡时,这个女人在得知自己是活死人后,仍四年如一日。每天过来帮他擦拭身体,对着永远不会回应她的自己说着每天的见闻。橙没有骗自己,真的给他找了一个很好的生母。

吾赐于你做吾生母的资格。

还不知道已经彻底改变命运的舒妃,欣喜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接触到那一双从未见过的紫金水眸时,震惊的睁大了绘画完美的美目。

紫中带金的眼睛!苍无天陆上从来没有人有过的瞳眸?!看见那高贵神秘的色彩里倒影出自己此刻的表情,舒妃嫣然一笑。不管他是什么样都是自己的亲生子,是自己宝贝,她决不容许任何一个人伤害她的澈儿。

“澈儿,母妃会保护澈儿的,不管任何时候。”微笑的将月澈及腰的银发用蓝天色丝带绑住,舒妃

满意的说着。

我也会保护你的,我的母妃。月澈在心里暗下决心。

“咕咕咕咕”一阵响声从月澈的肚子传出。月澈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肚子,不明白肚子怎么有声音跑出来。

“澈儿饿了,绿袖你们快去准备午膳,记得不要太硬。”

“奴婢马上去。”绿袖拉着绿环飞奔而出,其速度让人望尘莫及。

熟练的为月澈穿好外袍,舒妃抱着他来到窗前。

“澈儿,以后这就是你的天空。”望着窗外万里无云的苍穹,舒妃温柔而慈爱的对着月澈说到。

望着湛蓝天空上一群群结伴邀翔而去的飞鸟,月澈水嫩光滑的脸上,有着满满的好奇。

以前都是在九天之外看着这个世界,从来没有想过要来走上一回。因为觉得没有必要,也没有兴趣,倒是橙和蓝几人老是从那些人类叫做餐馆的地方带回很多说是好吃的东西。老是在性情冷淡的自己面前说人世间有多好玩有多有趣。动不动的就在宇宙之殿里开什么宴会,还爱拉上自己去,最后连日也来掺上一脚,三天两头的想方设法让他来人世间玩一玩,说什么可以让他改去冷漠无欲无心的性格。

冷漠无欲也许可以微微变一下,可是无心的人怎么改。伸手摸着心胸,那里现在是跳动着的,可他知道那只是这个身体的一个器官而已,自己灵魂的那个心的位置仍然如最初一般静止不动,不曾跳动过那怕一下。

舒妃看着怀中人那不属于四岁孩子该有的深深的孤寂。那一刻她明白了,她的孩子真的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因为那一双仿佛寂寞万年的脸上给了她答案。

泪再次落下,不管你是何身份,我以神的后人之灵魂起誓,至使魂飞魄碎也不会让任何一个人伤害于你,因为你是的我的亲生骨肉,是我骨血的延续。

第四章:午睡

清凉初夏,云絮浮动,百花成海随风翻滚,一团团,一簇簇,美丽的蝴蝶欢喜的穿梭来回嬉戏。

洁白如玉的凉亭下,身穿淡蓝休闲长袍,暗月澈悠然自得的躺在躺椅上,肤色红润的小脸上温雅淡然,某种魔兽毛制成的毛毯裹住单薄的身子,左手白皙净莹的手背一只黑黄斑点的蝴蝶怪异的在手足舞蹈的比划着。

除了暗月澈没人知道这只平常的不能在平常的小蝴蝶是神兽幻化来的。

十天前醒来后发现身体融合的非常完美,原因是他的母妃是神族中人。宇宙中有很多的不同的时空,为了维持它们的平衡,每个时空都有力量强大的人在守护和掌管秩序,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神族。

这个时空名为苍无大陆,这个广阔的大地是生活着很多生灵,人类、精灵、妖精、矮人、鲛人人鱼和龙族。这里是一个魔法元素统治的世界,陆地上由风景如画的普蓝、终年冰冷的冰轩、常年炎热的烈斯特、气候温和的曼廉四大强国和无数的小国组成。北边有魔兽森林,南北有精灵生活的精灵森林,辽阔的大海中鲛人人鱼的幽深国,龙族生活在盘龙山上。

自己是四大强国之一普蓝国的皇子。

“月主,您有没有在听白星说话。”眉头轻皱,白星满脸委屈的耷拉下翅膀。

当得知自己是第一个派来帮助月主的神兽时,他高兴的好几天没睡好觉。想想认识两个主上也有一千年了,刚开始月主的时候给人的感觉用人如温玉,淡清冷然来形容在恰当不过,犹如青莲般洁白不染一丝尘埃。时间久了才发现原来法力高强的月主竟然无心跳动,对任何世事都是冷情对待。所以为了让他们对什么事情都兴趣缺缺的月主变得活跃起来,他们八神八兽用了几百年的时间,软磨硬泡,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及下,月主终于点头答应要来人世间“体察人情”。月主来到这里后,他们出谋画谏由日主亲手书写的“月在人世间必做之事”由他这个可爱无敌的小美兽送到月主的手中。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