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澈倾帝心(魔幻 FZ)中——许清风

第七十五章:受伤精灵

吃过午饭,暗月澈坐在窗前的躺椅里,看着外面丝丝阳光洒入室内,、倾洒在柔顺丝滑的银发上,散发出淡而圣洁的光芒,刚换的淡绿色衣裳在温阳的照耀下如谪仙下凡,高贵神圣。

“七皇弟,我们要去玩,去不去。”

下面,暗如冰身着粉红色罗裯,一脸期待的望向上面的暗月澈。

‘救我……’

一声平常人听不到的求救声虚弱无力,却和着暗如冰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暗月澈的怀里。

眉头轻皱,暗月澈对着下面的暗如冰摇了摇头。

看了看楼上的暗月澈,暗如冰失望的一跺脚,转身和侍女一同走了出去。

“救我……救我。谁来救救我……”

悲伤绝望的声音再度传来,深远而无力。

“小阳。”

“主子。”

小阳恭敬的站在暗月澈身后。

“我睡一下午觉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

小阳转身出去,关好门守在门外。

暗月澈在小阳关上门的那的一刻,消失在了房间里。

而此时的时雾岚正喝着茶,看到突然出现在他眼前暗月澈,口里的茶水喷了出去。

“我的殿下啊,你这么进来了,万一我在脱衣服怎么办。”

时雾岚拍拍胸口,一脸的惊吓。

“跟我去救个人。”

“救人?”

什么人能劳烦到他老人家去救啊。

不过虽然这样想,时雾岚还是起身跟着他一起走了。

循着断断续续的声音,暗月澈两人来到了一个豪华奢侈的庭院中,庭院里花草扶繁,假山流水。

“小殿下你肯定人在这里吗?”

审视着周围的环境,时雾岚低声沉问。

这个地方一看就是洛香城里少有的富贵之人。

暗月澈没有理会时雾岚的疑问。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在这里……救我……”

这回暗月澈清晰的知道声音的方位在哪里了。

走入装饰得华贵奢侈的内室,站定在一面墙面前,暗月澈冷笑的勾起嘴角。

还有机关,也对,不然怎么关得住魔法高深的精灵一族。

手抬起,放在墙中央,微微用力。

“哗……”

墙向两边打开一个小门刚好可以容纳一个大人出入,收回手,暗月澈走了进去,时雾岚快步的跟上。

里面一个楼梯连接下面,暗沉的密室干燥通风,一路直下,暗月澈闻到了空气中带着淡淡的清香。

魂酥散,专门用来对付精灵的软筋散,看来那人对精灵一族很是了解。

密室深处,暗月澈两人看到了那个向他求助的精灵。

披散到脚踝的绿色长发,精致唯美的五官,细腻白晰的皮肤,衣服凌乱,洁白如雪的锁骨若隐若现,因为被用药的关系,浑身无力的坐在地上,手脚都被一条细长的链扣着,望着暗月澈的眼里有着惊喜和恭敬。

“精灵,……我的天啊,谁这么大胆连精灵都敢禁锢。”

“救我……”

干燥裂开的嘴,用力的挤出几个字,却无力再站起。

“先把他带出去。”

暗月澈手一挥,铁链应声而断。

时雾岚总算知道暗月澈叫他来干嘛了,当苦力的。

上前把地上的精灵把起来,跟着暗月澈走了出去。

走出大内室,暗月澈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

被发现了。

时雾岚脑子里闪过这么一个话。

可惜他猜对了。

门外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淡定的走了进来,英俊的五官带着戏谑的笑。

“没想到人世间竟有这样的绝世人儿。”

黑曜石般深邃的黑眸,精致绝美的五官,细白如雪的脖子,清冷淡然的气质,在在的吸引着男人的目光。

看见男人眼里的目光,暗月澈冷寒的双眸里闪过杀意。

“放肆,你知道他是谁吗。竟如此大胆。”

抱着精灵,时雾岚仍高雅如莲,鄙视的看望眼前想垂涎美色的男人。

“你敢破坏人类和精灵族的协议,私自禁锢精灵,这可是死罪。”

时雾岚看了看怀里的精灵,连高贵温和的精灵都不放过,恨不得杀了眼前的人。

听到这句话后,男人大笑出声。

“哈哈,笑话,你以为你们能走出这里吗。这可是我林冈成的地盘。”

听到林冈成一句,时雾岚一愣,随后,更是气愤。

“洛香城城主林冈成,你好大的胆子。”

时雾岚可没想过要给他客气,一手搂着精灵纤细的腰,一手挥出一个火系攻击火球。

六级火球,林冈成脸色一变,避开了疾飞过来的火球。

轰!

火球打上了假山上,爆炸开来,整个假山霎时夷为平地。

“不管你们是谁,今天都别想走出这里。”

知道他的秘密还想走,想都别想。

看出时雾岚对暗月澈的恭敬,林冈成非常聪明的击向了暗月澈。

可惜的是这将会是他最大的失策。

轻松的闪身避过,暗月澈一手把一边的时雾岚推开。

惊讶的望着一闪身就避开他的暗月澈,林冈成眼里带着淡淡的红色。

轻勾嘴角,暗月澈不屑的看着林冈成。

“不自量力。”

单手成爪,暗月澈挥出一个金色风元素球。

防不及手的林冈成瞬间被打向了一边的墙上,口吐鲜血,久久起不来身。

“我们走。”

暗月澈转身带着时雾岚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庭院。

刚回来的暗如冰就看到了暗月澈和时雾岚突然了现在庭院里,时雾岚手里还抱着一个受伤的精灵。

时雾岚抱着精灵放在客房里,退到一边看着暗月澈。

暗如冰上前一看,真是的精灵啊,可是为什么会受伤。

“祭师,他怎么会受伤的。还伤的这么重。”

看着床上虚弱的绿发精灵,暗如冰的母性光辉馬上出现,不过她知道问暗月澈不如问祭师来得快些。

此时暗多粼和暗煦也得到消息走了进来。

“我不知道,是七皇子救的,他被洛香城城主林冈成软禁在了自家的内室里。”

“胆子不小啊,难道不知道这样是死罪吗?”

在大陆对于禁锢精灵有着相当严律的法规,毕竟那个国家都不想被魔法强大的精灵记恨。

“那根本就是个色魔。”

时雾岚决定这次回去,一定让夜宇把林冈成干掉,谁叫他想染指七皇子的。

“好了,你们先出去吧,让雾岚先给他疗伤。”

暗煦让他们先离开,免得不晕都被吵晕了。

关上门,暗煦望着床上的精灵,苍白无血色的脸,身上的伤痕处还沾着血。

“不行啊,他伤得太重了。得殿下出馬才行。”

时雾岚求救的望向床边坐着的暗月澈。

暗月澈紫金双眸定定的看着床上的精灵,单手指在精灵的额头上。

淡淡五彩的光芒包围着精灵全身,柔和,温暖。

窗外的灵气感应到了一般,纷纷拥向床上,进入精灵虚弱的身体里。

慢慢的精灵毫无血色的脸变得红润起来,呼吸平稳有务,身上的伤也好了大半。

收回手,暗月澈望入一绿色清澈的瞳眸里。

第七十六章:杀魔精灵

精灵看着眼前救了自己的孩子,美丽圣洁的银发,高贵的紫金双眸,虽然表情冷清,可不知为什么却让他感到温暖,就好像刚才帮他治伤时一样,仿佛回到家的感觉,让他好心安,心温暖。

“醒了。”

‘嗯。’

在时雾岚的帮助下坐起身,精灵的眼眸没有离开过暗月澈一眼。

“我叫安,是木系精灵。”

声音清澈动听,呢喃多情。

“你不用怕,我乃是普蓝国王爷暗煦,救你的是普蓝国七皇子,这位是我们的大祭师时雾岚,有什么要帮助的可以和我们说,我们会帮你的。”

暗煦温和有礼,笑若清云,让人一听就亲近起来。

“几天前,我提前从精灵森林里出来,除了想看热闹外,还想着找一下自己想要的东西,可是才到这里就被捉了,他给我吃了不知是什么东西,我的魔法用不出来,他好像要用精灵的血提炼出什么东西来,他已经捉了好多个了,我原本今晚就要被他带走,我不想死,就冒险用最后的力量让风中的精灵们帮我求救,就这样被你们救出来了。”

说到这里,安的表情里仍然有着恐惧和害怕,一双绿眸如同两潭汪泉。

而暗煦等人的表情可以说是震惊了。

用精灵的血提炼东西,听都没听过。

“噬魔心法,用十个精灵的精血加上魔血一起提炼,就可以得到毁天灭地的力量。”

“不会吧,殿下,真的有这种可怕的魔法啊。”

天啊,用精灵的血修炼,这人是不是变、态啊。

“不过不会成功的,因为创造这种方法的人最后也是因为这种修炼自己杀了自己,而且上半部已经毁掉了,更加不可能。”

暗月澈眼里有着复杂的光芒,说出事情的真相。

“那林冈成那里知道的这种修炼法。”

暗煦难以想像如果这种方法成功的话,那世上还有精灵的存在吗。还好没有成功。

“我不知道,不过听说是一个叫心魔的人给的。”

“心魔。”

时雾岚差点跳了起来,这魔实在太熟了,到哪都能听见。

“安,你知不知道那别个的精灵在哪里。”

暗煦走到床边,问着安,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剩下的精灵救出来。

安沉默的想了想。

“好像是在一个树林里,我听那人对手下是这样说的。”

“看来林冈成一定是和心魔勾搭起来了,不过好像不知道心魔被我们打伤的事情。”

“哼,他要再来,这回就干掉他。”

时雾岚摸摸下巴,一脸的得瑟。

“你有那个本事吗?”

暗煦一盆冷水沷下,成功的让某人气翻了白眼。

“看来我们来对地方了。”

暗月澈勾起一笑,可爱而绚丽,让一边精灵看傻了眼。

夜,寂静无声,皎白的月光朦胧而醉人,暗沉无人的庭院里,一个修长纤细的身影霎时出现,让在院中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后,飞身上三楼,直奔向暗月澈睡的房间。

站在门外,黑衣人从怀里掏出一个细管,就着门缝往里面一吹。

在门外等了一刻钟左右,黑衣人轻手轻脚推开门走了进去。

他可没忘记那人说要活捉的事。

走到床边,猛地一拉开床幔,床上竟空无一人。

“上当了。”

黑暗的房间霎时亮了起来,黑衣人回头一看,竟发现暗月澈就坐在自己身侧的椅子上悠闲的喝着茶。

“没想到半夜会有来客,招待不周啊”

暗煦笑如清风的从门外走入,淡雅无双,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在招待贵客呢。

“真是没想到我们这么受欢迎,一来才半天就有客人上门啊。”

时雾岚跟在暗煦身后走了出来,气质清雅如莲,却全身散发出凌厉的光芒。

暗多粼冷眼的倚在门上,一脸同情的望着被暗月澈请进来的人。

他们都在这里他竟没有发现,此时来人血红的眼里出现了震惊。

“入魔了。”

暗月澈手里的茶水向着来人一沷,水好像有生命一般,又如一条有力的手,瞬间撕开来人的面纱,露出真面目。

“魔精灵。”

入了魔道的精灵。

魔精灵见身份被看见,转身从窗飞了出去,一跃而下地面,正想逃走,却看见暗月澈和时雾岚直直的站在前面,回过头,暗煦和暗多粼断了他的退路。

“没人可以在无视了普蓝皇族的人后还能安全的离开。”

暗多粼俊美的脸上无情的望着无路可退的精灵。

魔精灵见无路可走,骤然而起,攻向身材最为矮小的暗月澈。

暗月澈心里一阵苦笑,是不是因为自己小所以好欺负。

伸手挡下魔精灵的一掌,暗月澈退至一边,他可不想浪费时间对付他。

魔精灵想再缠上暗月澈,却被暗多粼和时雾岚挡住。

两对一,虽有些丢人,但非常人就要用非常手段。

魔精灵出手打着暗多粼却又被时雾岚趁机出手,双手难敌,很快处于下风。

就在这时,暗多粼花了一个虚招,魔精灵一下子让时雾岚得了机会,翻身至身后,结结实实打了一掌。

魔精灵口吐鲜红,手抚着胸口,单膝跪地。

暗多粼上前用手扣住,想起都起不来了这回。

“澈儿,他要怎么处理。”

入了魔的精灵,还真是麻烦。

暗月澈上前,直直望入魔精灵的眼眸深处。

“无知。”

暗月澈抬起手,反手一掌,在时雾岚的惊呼声和抽气声中拍了下来。

看着被暗月澈一掌打死的魔精灵,暗多粼放开了手,任由没有了气息的精灵倒在地上,转瞬间化做粉色的白点消失在空气中。

“澈儿,他是不是被控制了……”

暗煦望着地上剩下的白点,一脸的婉惜,精灵本就是温和亲切的一族,却因为人类的贪欲而毁灭。

“对,没救了。”

暗月澈也不做解释,头了不回的走向三楼的房间。

他们也跟着离开了现场,待众人走后,微风卷起那一小点的白光,温柔的舞起,为一个精灵的离去而悲伤。

回到房间的暗月澈并没有睡着,只是坐在了窗前,望着刚才精灵死去的地方。

精灵一族,他们温和,爱好和平,与世无争,世人都以为他们是没有灵魂的,却不知,是世人肮脏的身体容不得他们纯洁无暇的灵魂,也并不是说他们死后会永远消失,这么美丽的灵魂他们怎么会舍得让他们消失。

只是让他们干净的灵魂回到了他们最爱的绿色身边而已,小花,小草,树木,都是他们的灵魂所在。

刚才死去的灵魂再过一二百年后又回由树木重新哺育,开始新的生活,只不过那是的他就是来生了。

手是的戒指传来动静,暗月澈脸上出现甜甜的笑。

走回床上趴下来,拿出通讯水晶,看着里面那张想念的脸,心里甜甜的暖暖的。

“夜,怎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不用问,一定是有人告黑状去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除了时雾岚谁还会这么八卦。

看到暗月澈心情很好的样子,暗夜宇放下心来。

“刚才听岚说有人想杀你。”

想到自己的宝贝置身于危险之中,暗夜宇就觉得让他一人前去洛香城有多蠢。

“没事的,不是好好的吗,只是一个法力不强的精灵而已。”

就知道是他,不然谁会这么鸡婆。

“夜,我们来聊天嘛,我突然睡不着了。”

在床上翻滚着,微嘟着嘴撒着娇,却不知这模样看在对方的眼里有多煽情。

“月儿,真是调皮,要是在就打你小屁屁。”

假意的恐吓着,眼里却有着化不开的溺爱和任宠。

暗月澈轻笑出声,亲了亲对方的脸。

“跟我聊天嘛。”

“好,小调皮。”

躺在床上盖好被,两人一边聊,一边笑,听着暗夜宇低沉磁性的嗓音,暗月澈的眼皮慢慢的合上,手上还紧紧的拿着水晶片。

看着熟睡的人,暗夜宇才关了通讯,处理未完的奏折。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