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澈倾帝心(魔幻 FZ)下——许清风

第23章:妖之叶

早上天气晴朗,碧空万里,暗月澈舒服的坐在窗边榻上,倚窗望江,自有一番诗情画意。

暗夜宇静静的坐在桌边看着书,塔恩正在整理着房间里的东西,安静而温馨。

“叩叩!!”

门外,冷悠然手捧锦盒温雅蹁纤的走入,身后是何何,安理可格与另一个侍从站在门外守着,关上门

,塔恩上前泡茶。

随意坐在一边,冷悠然把锦盒从容的放到桌上,饭盒般大小的盒身发出淡淡的绿光。

“这里面就是妖之叶。”

冷悠然轻言淡语,表情温和如玉,望着暗夜宇和暗月澈两人。

暗夜宇修长的手抚过桌上的锦盒,简单的盒子没有一丝的纹路或刺绣,也就一块布而已,手指微动,

布从外面打开,露出里面水晶透明晶莹的四方盒,里面清楚的看见一片绿色晶润叶子浮在中央,散发

出莹莹绿光。

“这就是妖之叶。”

暗夜宇仔细看着里面的绿叶,如同一般树上的绿叶,不同的是,那叶纵横交错的脉路清晰可见缓缓流

动,透明可见。

“没错!这就是妖族至宝妖之叶,这是一个密封的水晶盒,没有妖王的血是打不开的。”

冷悠然优雅淡然的喝着花,转头望着身边的何何,嘴角扬起温柔的笑意,俊朗迷人。

何何侧好奇的望着桌上的透明盒子,他虽然从小住在哥哥这宫殿里,却从来没见过妖之叶,因为妖之

叶一直被长老们小心翼翼的放着,每次想看一下长老们宝贝得要死,转身就拿其他的宝贝转移他的注

意力。

“一个小小的叶子竟记载了上万种妖法的禁术,难怪你们把他当宝一样供着。”

暗夜宇轻笑如风,蓝眸幽沉,现在他反而不急了,东西都在这里了,还会跑了不成。

暗月澈起身,来到桌边,手拂过盒面,望着里面的经叶,手泻出一丝金光,绿叶上立刻浮现一道道淡

红色的花纹,如同血管般跳动着。

“打开吧。”

冷悠然放下手中的茶杯,把长袖挽起,露出结实修长的手臂,利刃般的指甲轻划手指,鲜红的血滴下

,浸到盒上时瞬间没入里面,与绿叶结合在一起。

无缝的盒子缓缓打开,淡淡的绿光耀眼绚丽,绿叶有意识般飘了出来,停在盒子上方静止不动。

暗月澈伸手接住,手指般大小的叶子在接住的那一瞬间转变成如扇子般,上面纹路和方块上写着看不

懂的字和咒语,轻巧如纸。

何何高兴的跳到暗月澈的身边来,绿眸好奇的伸出手摸着晶莹剔透的绿叶,感受上面冰冷的温度,心

里欢乐雀跃,现在终于让他看见了妖之叶,怎么能叫他不兴奋激动,以前那是老头老说这个有多珍贵

有多宝贝,看都不让他看一眼,还可以用手摸。

冷悠然温柔似水的望着何何快乐的神情,嘴角愉悦的扬起,风华而内敛。暗夜宇在一边看见冷悠然望

何何时的深情凝视,不由得惊讶,随至轻笑出声。

仔细读着上面有关魔石的详单,上面写着魔石的来历和魔石的力量,不过最有趣的一条是魔石开灵窃

后就有了人身,也就是说现在的他真身应该是三岁的小孩子,而且有了人身三年内身上不会只有人类

的气息,魔息将被完美的隐没,直到他有能力自保为止。

看着暗月澈挑起的眉,暗夜宇起身来到他身边,拿起绿叶细细的看着,才发现暗月澈严肃的原因。

“怎么了。”

冷悠然淡淡的问着,两人的表情严肃,难道出了什么问题不成。

“上面写着,魔石开灵窃的话就会隐起身上魔的气息,变成人类的样子,气息也和人类一样,就连法

力最高的神者也感受不到其身份,除非三年后,他有能力自保,魔的气息才会呈现。”

暗夜宇把绿叶给冷悠然观看,沉静的坐下来,蓝眸深思。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世界上这么多三四岁的孩子,从何找起,而且如果真如妖之叶上说的,魔石现在

才是三岁孩子,又是人类,那些让恶魔瞬间强大的魔力从哪里来的。

冷悠然也沉默下来,小心翼翼的把绿叶放回原处,修长的手指轻敲桌面,这是他深思的常有动作。

“如果我猜的不错,魔石身边一般都有魔器,而这些散发出来的魔气就是那些魔器发出的,为的就是

保护魔石的安全,这样别人就不会找得到魔石的真正下落。”

暗月澈眼眸清冷,双腿交叠,嘴角扬起,沉声分析着,看来这会真的从新找起了,不过只要找到了把

这些魔器泄出的人或魔,就一定能找到魔石。

“别的地方我叫人查到的,都没有这么混乱的魔力,只有曼于城,亮格城,与及海洛城和俊朗森才有

。”

冷悠然最奇怪的地方是为什么魔力会在这四个地方同进并处,溢向四方,这就给找寻魔石的路难走了

些,还想着等何何封印解开就回去呢,看来行不通了,找不出魔石,可能会牵累妖族,那就麻烦了。

“那就从这里开始找,掀地三尺!”

暗月澈眼神一敛,语气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好啊。”

“我也要参加。”

何何高兴的举起手,一脸的跃跃欲试,反正有哥哥在,他也想帮一份忙。

“可以!”

暗月澈笑容满面的答应他,这意外的答案让何何一时没反应过来,手还高高的扬着。

把他的手拿下来,冷悠然好笑的掐掐他的脸。

“不过要先把他身上的封印解除才行。”

暗月澈从戒指里拿出一个水晶瓶,这是在家时他从圣池里弄来的圣水,对于解开他的封印刚好可以派

上用场。

“什么时候开始??”

冷悠然当然希望越快越好,现在魔物横行,如若何何解开封印,就算有时自己不在身边也不会这么有

人可以伤到他。

“三天后。每天我会给他喝一次这个水,可以让他身体里的封印力量慢慢减弱。”

暗月澈摇着瓶子里的水,一脸笑意的望着何何,把他看得毛毛的。

“那个,谁有封印啊。”

为什么大家在说封印时都看向他,他身体好得不得了,那来的封印,一定是他们搞错了。

“等一下再跟你解释,何儿。”

冷悠然看出他的疑惑,安抚着他不安的心情。

暗月澈拿起瓶子,到何何身边,倒出一滴,递给他。

“喝了!”

何何望向暗月澈,又看了看自家哥哥,见他点头,没有说活张嘴让暗月澈他圣水倒放嘴里。

一股清爽如泉水的感受从喉咙慢慢滑入体内,全身每一个毛孔如同都尽情张开般吸收着那水的精华与

温暖。

“怎么样何儿。”

冷悠然望着他脸上展开的眉,轻声问着。

“没事,好舒服!就好像躺在云朵里一样轻飘飘的。”

何何睁开眼,笑容满面的望着他,绿眸弯如清月。

“带他回去帮他打通筋脉,舒缓身体里的圣水,那是天上圣池里的水,不帮他舒展的话他会受不了的

。”

暗月澈随意往后待到窗口边,薄纱随风轻飘,轻轻拂过柔滑的银发,再慢慢的飞开,冷冽的寒风拂起

长长银发,成为一道亮丽耀眼的风景。

“好。”

冷悠然拉起何何的手,带着他回房去调息,何何还一头云里雾里的,看来等一下有他解释的。

门外,两名下人装扮的中年男子走了上来,在他们门前站定,对着里面的暗夜宇两人行着礼。

“两位,不知还记得今早救的那位公子吧。”

“什么事?”

暗夜宇冷漠凛然的望着门外的人,两个下人顿时感觉身上如履薄冰一般,冰彻心骨,不寒而栗。

“公子,别误会,我乃是那位公子的管家。那是我家的安亮公子,乃首富之子,我家老爷听说您两位

救了少爷后,立马让小的们来请两位上府,当面答谢!”

暗月澈和暗夜宇双眸对望,反正现在魔石的线索断了,不如四处走走,说不定能发现新的线索,而有

钱人那个是干净的,不如去走走。

“好!你们先等一下,我们换好衣服就出来。”

“是!”

两位站在门外一边去,耐心等着暗夜宇他们换衣出来。

暗夜宇与暗月澈相视一笑,动手换起衣服,一大一小蓝色衣服如情侣般相衬,两人高贵风华,俊美非

凡的身姿让见到的管家愣在原地,身边的人拉了拉衣角才反应过来,快步跟上前面三人的身影。

第二十四章:安亮府

在曼于城谁都知道安亮昆是当地首富,为人善施,做人更是和谐可亲,在当地名声很威望,只要是个

曼于城都知道他的为人。

当看着眼前这座富丽奢贵的豪宅时,暗月澈就知道他多有钱了。四处花山秀水,亭台楼阁,走廊上来

来往往的下人,就连用茶的杯子都是玉做的,一句话:肥的流油啊!

“请用茶,真是万分感谢啊!若没有两位的相救我儿早就命丧黄泉了。”

精明和谐的安亮昆,中年的身体健隽朗朗,双眸带笑,一脸感激的望着暗月澈与暗夜宇两人。

没想到自己儿子的救命恩人竟是如此俊美轩昂,就连一个手下都有一身好本领,如果能结交的话就再

好不过了,想到这里,他笑得更欢了。

“救你儿子的是我家管家,不是我。”

暗月澈轻声道出,优雅随行的端起茶杯轻品着,清香芳郁的香茶顺口而下,让人舒适爽口,看来这个

首富不但有钱,而且非常懂得享受。

“都一样,等一下我必然会备一份厚礼重谢大管家的,这曼于城老夫还是有些威望的,两位一定要多

留些时日,让安亮家能尽尽地主之谊。”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们一定会多留几日。”

反正都会在这里逗留一些日子,既然有人开口挽留,何不顺水推舟,暗夜宇放下亮泽光莹的茶杯,淡

笑从容的说着。

“那就这么定了。”

安亮昆正说着,管家脚步急促的走了进来,伏在他耳边低低细语,却清楚的流放暗夜宇等人的耳里。

“那魔又发狂了。”

这就是管家说的话,当场就让这个善人变了脸色,随之一脸歉意的望向暗夜宇两人。

“对不起啊两位,这有点急事,先让管家带你们四处走走,我这的花园百花娇艳,风景还可以。”

“好啊!我们一来就听说安亮家的花园那可是曼于一绝啊,可以开开眼界了。”

暗夜宇顺着他的话,光明正大的留在他家,起身和暗月澈跟在管家身后往后园前去。

看见他们走后,安亮昆再也维持不了脸上的平静,脸色阴沉的走向另一边的门。

在管家的带领下,暗月澈两人来到一个风景独丽的花园中,现在正值寒冬,可是花园内竟然百花齐放

,娇花艳丽,开得鲜艳欲滴,浓郁芬芳,香气扑鼻,让人心旷神怡。

让暗月澈两人惊讶的不是花园里的花,而是花间那浓郁的血气,最少有上百人的血,如看不见的雾一

般浮在花朵上空,怒气冲天啊,暗月澈眼神瞬间冰冷寒颤,竟用人血来浇灌花。

“没想到你们家的花儿开得如此美丽,在寒冬也能百花齐放,看来费了不少功夫吧。”

暗夜宇一语双关,语气寒冷透彻,让管家全身不由得一颤,随之反应过来。

“当然了,我们有最好的花匠,而且为了能在冬天看到夏天的花开,老爷可是花了不少的人力和财力

,才有眼前的百花艳放啊。”

管家笑得一脸的得意,眼神有着对自家老板的深深敬佩。

望在塔恩的眼里让他充满了不屑,一个小小的管家就如此丧心病狂,可见主人有多么的残忍冷酷,视

人类为蝼蚁,这花里所杀的人他怎么可能脱得了关系,竟还在这里大方的炫耀。

是花了不少人力和财力,不过那人力都当花肥了吧!真是无知,难道不知道作孽太多的话,怨气会生

吃了他吗?被鬼迷了心窍了,这安亮昆,真是胆比天还大。

暗夜宇拉过身边脸色冰冷的暗月澈,两人来到凉亭中坐了下来,那里下人们早就备好的茶点。

“你不用在这里伺候了,我们可以自己坐一下。”

暗夜宇冷眸射向管家,不客气的下着命令,浑然天成的威仪凛然让管家心底发颤,薇薇行礼沉默的退

了下去。

等到他走运,暗月澈再也无法掩饰脸的厌恶,眼神嗜血无情,在他看来,善良的人就是一个国家的未

来,而丧心病狂的人就会让他有杀戮的欲望,而现在他最想做的就是把这个安亮府屠杀殆尽,不留一

个。

暗夜宇心疼的望着身边人严寒的神情,疼惜的亲了亲他的脸,安抚着他的心情。

“月儿,没事的,如果是他做的,那我们自然不会客气。”

对于眼前的这一大片花海,暗夜宇可以说让他开了眼界,他以前高坐皇位时也没有见过如此病态疯狂

的人类,真是着魔了。

暗月澈的心情慢慢平息下来,塔恩倒了杯茶给他,还好茶是好茶,不然说不定主子立刻让这里夷为平

地不可。

“有人来了。”

暗夜宇话音刚落,远处走出两个身影,分别是那天的安亮公子,神情淡然温和,脸色有着大病初愈的

平静。另一位美艳动人,美艳如画,丰满婀娜,直直的望着亭中的暗夜宇,一脸的惊艳。

“这两位一定是我的救命恩人暗公子了,安亮明在这里多谢了。”

安亮明弯身行礼,眼带感激的望向暗夜宇两人,要不是有他们在自己早就被杀死了。

“原来就两位就是刚才管家说的暗公子,真是一般表人才,俊美凡非啊,我叫衣欢是安亮明的小姨。

衣欢微微低身,脸前的丰满更是引人遐想,娇嗲嗲的声音让人心软酥麻,撩人心魂。

两人在桌边坐了下来,而衣欢一直都等着暗夜宇俊朗无比的脸望着,媚眼如丝,娇羞含怜。

“听说两位来曼于城游玩,那一定要多留两天,安亮明可以当两位的导游,带两位参观城里的华丽风

景。”

“就是,就是,明可是最有诗情画意,对于曼于城内的各个亮点都有涉足,一定能让两位尽兴而回的

。”

安亮明和衣欢两人一唱一和,说得是口木横飞,目的就是让暗夜宇多走走,至于真正的心思嘛,只有

他们自己知道。

“非常感谢两位的感情厚爱。”

“哪里,哪里!这是应该的。”

寒风轻吹,百花翻滚如浪,凉亭中,暗夜宇淡雅浅笑,与安亮明谈笑风生,各方面说的精辟独特,让

安亮明大加赞赏,对面的衣欢更是眼露倾慕,娇笑连连,而暗月澈只是以冷漠淡然的神情望着他们,

一句话也没说。

“原来两位在这里。”

安亮昆洪亮爽朗的声音传来,他刚才把事办完就听说自己儿子正和暗夜宇两人在亭中相谈甚欢,这让

他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如果能把暗夜宇两人拉到与自己一头就更好了。

“好了,客人请到前厅用膳吧,可以用膳了。”

安亮昆精明的眼底笑意闪烁,语气温和的请着暗夜宇两人到前厅用膳,看来他真的很重视暗夜宇与暗

月澈竟亲自来请。

暗夜宇在众人面前拉起暗月澈的手,淡然走出,与他们一起来到前厅用膳。

饭后又客客气气的把暗夜宇送出门,在暗月澈坚持走走的情况下,没有用马车接送。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