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邵宁——阿金宝

文案:

本人三观被狗吃,请勿投食

没事爱加小肉肉,食客慢吃

节操没有漏洞多,板砖轻拍

无能文案;

以一个外人的视角去看待另外二人的爱情,非BE~

1

邵宁回来了,他回来的事郑少凯并不知道。

因为郑少凯最近太忙了,局里忙家里也忙,姐姐又生孩子,简直忙翻了。

不过郑少凯一直觉得忙点好,比闲着强,一闲下来脑子里冷不丁的就爱过之前的糟事儿,搞的他这两年半养成了个爱叹气的毛病,一叹气必定会有人问东问西,于是他吸取了《重庆森林》里的经验,想叹气了就抽支烟,多少能掩盖点。

邵宁回来的事还是抽烟时侯站说的。午饭后几个男同事嫌屋里空调凉,结伴跑到院子里抽烟,边抽烟边闲扯淡,从小佟的妆又浓到前几天的抢劫案,从前几天的抢劫案又跳到片儿警扫黄,从扫黄又说到失踪人口,从失踪人口说到邵宁。

“那小子不是辞职了么?还是调走了来着,反正不在这了,”姜磊不肯亏待自己的嘴,抽烟的同时兜里还揣了把瓜子。

“我擦,哪特么能啊,”候站手一挥差点抽到郑少凯的脸,然后眯着眼睛一脸的不屑继续说;“就特么内人,贼精贼精的,见天儿的想着往上爬还能走?扯淡么!丫内见了常队内揍像,擦,就特么欠给人……。”

郑少凯本来一听候站说邵宁心里一动,结果越听越不中听于是不乐意了;“行行行,打住打住,邵宁是有点功利心这不假,可出来混的谁敢说自己没有?你没点头脑没点手段怎么他妈立足?更甭提上进了。”郑少凯一直觉得,邵宁被人这么说挺冤的,他也无非是跟领导关系好点腿脚勤快就给人落下这么个话把,可他通宵审案带伤执勤时候谁看见过。

只有自己知道。

小毛赶紧接过话茬继续;“就是就是,送礼也是一门儿艺术,你倒是说重点啊,扯这没用的干嘛!他到底干嘛去了?”

“我特么不正要说么,”候站嘟囔一句,抽口烟继续道;“内小子无间道去了。”

然后几人一片寂静。

“嘛?内线?”姜磊第一个翻过味儿来,接着憨笑道;“我擦胆儿够大啊,哈哈哈,真没看出来,那小子细细溜溜的胆儿真够大。”

侯站不屑道;“嘛呀,就特么为了警衔儿不要命了呗,这次也特么给他踩了狗屎运了,瞎猫碰着死耗子给逮着一个大的。”

郑少凯听这又憋不住了,用胳膊肘拱了侯站一下子;“你跟他有仇呀一个劲儿丧得人?他妈要换你早尿了,人能去也是真牛B你跟着瞎败兴什么啊。”

侯站听了也不乐意了;“哎我败兴嘛了?这事儿求老子去老子都不去……就特么……。”

姜磊看这走势不对,赶紧打圆场说;“哎要我说啊,要我说这真不是人干的活儿,小邵啊……年纪轻轻有这能耐,哈哈哈,反正我是吓着了,要换我我是不去,老婆孩子还靠我养呢。”

小毛也看出不对味,跟着把话题往外撇;“哈哈哈,嫂子那么漂亮肯定会改嫁,哎侯儿你这消息哪听得?靠谱么,内大的是谁啊。”

“我擦我什么时候说的不靠谱了,档案处小李上厕所时跟刘子说的,我在里边儿蹲呢听见的,他说前几天内小子档案刚回来,这几天可能就回局里露面,内大的好像就是最近的什么大人物,叫嘛我也没记住,就一特有钱的孙子,”侯站也见好就收,过过嘴瘾就算,郑少凯要真跟他火了他也怵。

“这几天回来?大概其算算……也干了整2年了……,”郑少凯皱着眉头算了算日子。

“没,2年多,”小毛纠正道;“我记得刚知道邵哥走那会儿咱还穿毛衣呢,那会儿我还挺惊讶,干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走了呢,连招呼都不带打……。”

2年多,确切的说应该是2年半,郑少凯记得很清楚,那段时间他特别难熬,因为邵宁要跟他分手。

邵宁是他第三个对象。第一个对象是大学时期的,他把郑少凯成功掰弯没多久就出国了,第二个对象是电影学院的,把郑少凯的精力和钱包都榨干后上了干爹的宝马,那时的郑少凯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就是突然觉得好累,感觉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当然想是这么想,因为很快第三个来了,就是邵宁,郑少凯为了他跟家里出了柜。

邵宁是他的校友,俩人其实大一就混个脸熟。那时候郑少凯人高马大阳光端正,虽算不上是真帅哥,但点底爱笑,笑的还憨厚可爱,有血性又是个热心肠,所以挺招人喜欢;邵宁人比较精神,属于正经一帅哥脸,又十分乐于参加各类活动,会来事,很得教官老师的喜爱,但一般这样的同学们看他就不怎么顺眼了,女生瞧着他英俊的小脸还愿意亲近亲近,男生可就直接不甩他了,所以在学校里他也算半个话题人物。

郑少凯当时对邵宁只是知道而已,偶尔学校有活动能碰上。同寝一哥们儿极为看不惯邵宁,说他虚伪功利等等,郑少凯表面应付着哥们儿,心里明白这无非是好面子爱争熬头罢了,哪个男人不好面子?看看他搂的妞有多漂亮就知道,哪个男人不爱争鳌头?看看他球场上有多花哨就知道,所以在他看来,邵宁做的事真没啥可摆扯的,其实这也说明人家对待上级有方法有手腕,对待异性懂得尊重礼让,再说了还有那年年的奖学金在那摆着,人家是有实力的。

郑少凯觉得,邵宁这小子以后肯定前途无量。

邵宁对郑少凯也是脸熟而已,每次见他无一例外的就是咧着嘴跟人傻乐,看着就像邻家的大哥,亲切无比,而且有时自己办活动,只要有他在,肯定是一气儿帮到底不带含糊的,既不埋怨也没有幺蛾子,踏实的不行,完事了也是憨厚一笑,邵宁挺想结交他这个朋友,只是他朋友似乎太多了,每天没完没了的聚会打球,吃饭都没见他落单过,而且他的那帮朋友似乎很不喜欢自己,邵宁在这点上有自知之明,但他总觉得郑少凯肯定不一样,他不是傻玩,他有自己的计划和安排,只是内心比较平和,不像自己这么急于求成。

邵宁觉得,郑少凯这小子以后肯定会特幸福。

后来,相互间不怎么认识却互相佩服的俩人真在一起了,过程很老套,临毕业那年在同一间GAY吧偶然碰见的,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时听见的爆炸声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体会,然后二人尴尬一笑,连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就直接拉着手开房了。

都是青壮年的大小伙子,进屋后连衣服都没脱干净就抱在一起亲,郑少凯把邵宁抱起来然后两个人狠狠地摔倒了床上,趁着邵宁被压得直喘气的空挡就扒了他的裤子,令郑少凯挺意外的是,邵宁看上去挺显瘦,其实身上的肉很结实,比自己这五大三粗的瘦弱不到哪去,肤色在白皙和小麦色之间,是他最喜欢的类型。

于是一不做二不休,郑少凯在自己家伙上撸了两把就提枪向前冲,结果疼的邵宁当时就是一嗓子,嚎的他差点软了,邵宁也发现自己反应过激了,稳定下来后委屈道;“哥你好歹给我做点前戏吧……。”郑少凯这才傻呵呵的翻过味儿来,赶紧伸胳膊将邵宁打横抱,二人一块进入浴室。

在热水的沐浴下,郑少凯就着沐浴液杵进去了,虽然这东西的感觉挺辣,但好过没有。一开始进去邵宁还是疼的直咬他肩膀,咬的郑少凯比他还疼,于是等完全进去后俩人便定那谁也不动了,浴室里只剩下二人捯气儿的声音和水声。

邵宁疼劲儿慢慢过去了就开始觉得一阵酥麻的感觉由下及上开始蔓延,只可惜这点小火苗怎么也燃不起大火,可又一时半会浇不灭,只撩的他心跳加速。

“怎么不动了?”邵宁终于忍不住抱怨道。

郑少凯又傻乐道;“这不怕你疼么,”然后开始上下动起了。

两人的姿势比较费劲,邵宁是后背低着墙壁上的瓷砖,双臂搂着郑少凯的脖子,双腿分别挂在他的臂弯上,一边被这壮牛挤得出不来气,一边又被他下面那个顶的喘不上气,上面喷头又开着,整个人简直都要窒息而死了,然后是越来越滑腻的后穴加速了冲撞,狠狠地摩擦着邵宁的那一点,爽快的他头脑不清浑身乏力,都快要搂不住郑少凯的脖子了,可下面的触觉却越来越敏感,水珠顺着臀部滑落的感觉都能痒到他心里,呻吟出声,可这一呻吟没憋住气,喷头的水就灌到他口鼻里,呛得他直咳嗽,咳嗽也咳嗽不好,全被撞得散架了,邵宁觉得自己魂儿都要顶出来了。

邵宁心想这真没法活了

等一场手忙脚乱的狂欢过后,二人湿漉漉的滚上了床单,郑少凯觉得刚才还不痛快,缠缠绵绵的爬过去抱住邵宁又亲又摸得还想继续,邵宁刚被干掉半条命,此刻正躺床上想接接地气,虚弱的怎么也推脱不开,只好就范。

郑少凯吸取了第一次的教训,这次十分用心特别温柔,邵宁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躺好,郑少凯面对面的轻轻压上去,因为怕把他压难受了所以力量都集中在两条胳膊上,然后分开邵宁的双腿慢慢进入,这次不仅进入的时候没引起邵宁的不适,动起来也十分顺畅,并且很快的便有了啧啧作响的水声,郑少凯边动,边借着昏暗的床头灯仔细地审视着邵宁的脸。

在郑少凯看来,邵宁平时总是一副扑克脸,不是扳着,而是总那么嘴角上翘,看着礼貌谦和,拒人千里,让人想跟他多说说话都觉得气场冷,自己这样自来熟的,跟他独处都觉得尴尬,但今晚在GAY吧的感觉却完全不同,郑少凯断定他看到的是最真实的邵宁,是彻底卸掉面具的邵宁。眼神相对的那一刻,仿佛一切都起了化学反应,生人勿进的保护层被烫开了个洞,正容得一个郑少凯进出,而邵宁就呆立在那望着他,束手就擒。

那嘴唇微张的可爱模样,就跟现在一个样,现在的邵宁被郑少凯压得密不透风,双手轻轻的环着他的后背,头稍侧,双眼轻闭,嘴唇微张,气息跟着郑少凯的进出时快时慢,头脸慢慢的涨起了一层粉红,这层粉红又延伸过脖颈,一直到胸口,粉色的皮肤衬着嫩红的乳尖一起一伏,每次胸口伏下都显出紧绷的肩膀和锁骨,告知着主人此刻销魂的感受。

邵宁偶尔被顶的狠了会微蹙眉头的“嗯”出一声,那声音及享受又懒惰,简直能酥了郑少凯的骨头,于是他加快速度力道,使坏的想看他更加快活的模样。邵宁也没辜负他的期望,越来越多的快感将他的神智卷走,他开始频繁的扭头,侧过头在枕巾上用力摩擦着面颊,呼吸也开始变得粗重没规律,胸口起伏的更加强烈,双臂也渐渐收紧,眉头锁紧却仍然不肯睁眼,偶尔受不了了会侧头一口叼住枕巾不放,但很快又松开,嘴唇一张一合仿佛是要说话,可说了半天都是“嗯……啊……”的呻吟。

郑少凯捣的越来越用力,他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到后来竟是下面粘腻的水声大过了邵宁的呻吟,而邵宁已经满脸满胸的细汗,开始在郑少凯后背上乱抓了。

爱情旅馆的墙壁不隔音,邵宁怕自己的叫声太大,干脆咬住嘴唇偏着头强忍着不出声,可兴奋地声音还是抑制不住的从鼻腔和牙缝中发出来,屋里破床“咯吱”的声音和他自己的水声外加呻吟声,邵宁听着心里很害羞,恨不得有东西能封住自己的嘴巴,可越是有羞耻感身体越兴奋,越兴奋身体越是绷着一股劲儿不放松,这股劲儿绷得他浑身直冒汗。

郑少凯看他这一副努力压抑自己的模样很是受用,便低头一口衔住了邵宁的耳朵,开始轻咬慢添,不想邵宁却被刺激的惊叫出声,同时下面被他狠狠地一夹,这下一夹差点把郑少凯的魂儿夹出来。

邵宁哆哆嗦嗦的推着郑少凯的胸口道;“不……不许碰……不许添……,”然后就要竖起一边肩膀把他的头顶开。

郑少凯明白过来了,耳朵是邵宁的要害,于是嘿嘿笑着猛地压过去一口咬住了邵宁的耳朵开始研磨,同时搂住他的上半身紧缩到怀里开始马达全开,毫不留情的像个打桩机,邵宁完全动弹不得只能任他摆布,终于忍不住的叫了出来;“啊……受不了了……受……放开我……啊……轻……轻点……,郑……。”

郑少凯不停,开始含着邵宁的耳朵喘气,几口气就吹散了邵宁的神智,邵宁的抵抗也变成了拖着长音儿的“啊……嗯好……,”接着郑少凯明显感觉到有粘稠的液体随着他的进出慢慢往外溢,低头看邵宁的小兄弟也通红笔直,一颤一颤的往外吐着银丝,已经把他跟郑少凯的腹部粘湿一片了。

邵宁现在身上一片晶亮,嘴唇红肿湿润,一丝两气孱弱无力,郑少凯看着瞬间怜爱无比,决定这第二场就先这样吧,快点结束好留着力气后半夜再继续,于是又是一顿狠得,直把邵宁捣射了才慢慢退出来。

那一夜二人是干柴烈火烧了个没完没了。接下来的几天郑少凯都不敢光膀子,一流汗就蛰的疼,洗澡都要澡堂快关门了才急吼吼的冲进去,邵宁则是哑了好几天的嗓子,不敢吃辣也不敢坐硬地方,不然红肿的后面就要他好看。

那天以后,二人也没什么口头承诺,就这样凑在一起了,但感情真没郑少凯预想的那么顺利。

开始的确是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二人开房必定是跟野兽一样互相狂啃。可时间长了问题就开始暴露了。

眼瞅着就要开始实习了,实习地方好说,本市找就行,可毕业了怎么办呢?郑少凯不是本地人,邵宁是,虽说优秀学员警校会管管分配,但谁知道靠谱不靠谱,二人都想分到一个局里去,可偌大的城市,多少人削尖了脑袋往一个地方扎,哪是那么容易的,于是郑少凯觉得,不管这段感情能维持多久,都要把握现在好好的抱在一起取暖,好好爱,管他什么风言风语,人都要走了还在乎这么多干球的。

可邵宁却似乎不这么想。在他看来现在是跟领导教官联络的最佳时期,要真能拿个优秀学员分配家里就省钱了,然后再拜托家里走走关系,也许真能把郑少凯留本市也说不定,一个局子当然就不奢求了。

还有一点就是,郑少凯人很开朗朋友多,之前交过两任对象,结局都特惨,失恋的模样哥们儿们早看出来了,所以关于他的性向大家都是心里知道个大概,甚至还猜到了对象时谁,但谁也不捅破这层窗户纸,开始还有人当新闻暗地里讨论,但新鲜劲儿一过就没人再提了。邵宁却不是如此,他一直藏着掖着,之前也有过对象但都跟搞地下工作一般见不得光,而且还不找附近的,就怕一个万一抖出去,要是他跟郑少凯的事情被人发现,那骂他的肯定多于郑少凯,所以邵宁都是小心翼翼的。

见面顶多笑一下,连招呼都很少打,发短信也是半天不回,郑少凯一个电话过去,要是那边有人邵宁说话必定是冷飕飕的,搞的郑少凯心里老大不乐意的,可又挨着自己大老爷们儿的身份无话可说。

这只是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

邵宁其实很挑剔,或者说是完美主义,又或者是脸皮薄,郑少凯描述不清,总之是二人之后再没有过像第一次那样痛快淋漓的情事了。

首先没有保护措施,这是二人事后才恍然大悟的,郑少凯倒没太在意,他的前任,就是电影学院的那个男孩,就总爱随时随地的扒郑少凯的裤子,有事没事的都想来一炮,经常就顾不得什么保护不保护的二人便开战,反正也没怀孕这么一说,甚至内设了都觉得是种情趣。

可换到了邵宁这就不行,无论是没有保护措施还是内设都触及了他的底线,打那之后坚决要求带T,不然死活不上床,内设更是想都别想,理由无他,干净卫生不恶心。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